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73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73章 夏听音

    蛋泥一帮,抬着个牌匾,上面挂着红布,强子一边走一边点鞭炮,扔的巷子旁,大红鞭炮“霹雳巴拉”红纸满天飞。

    小孩子都跟着跑。

    一路走到初依家门口,满地红纸。

    院子里,几个小学生都用手堵着耳朵,正看着他们,身上都穿着白色的练功服,初依也是,她也堵着耳朵。

    蛋泥他们嘻嘻笑着挤过去,“快!你学校今天开张大吉,我们给你定了个牌匾。”

    初依把蛋泥拉到旁边,压低声音说,“什么学校,就是个武术班。”

    “一样一样!”蛋泥把她推向牌匾,“快,揭幕!然后你说挂什么地方,咱们赶紧挂上。”

    初依死不抬手,才收了七个小学生,她怎么好意思挂牌匾。

    “我不!”她挣扎,一抬头,她笑着甩开蛋泥跑了过去。

    乔宴站在她家院门口,她立刻就告状,“他们让我挂牌匾,我才不挂。”

    乔宴以为自己很早,没想到大家更早。

    他抬手摸着初依脑袋,往院子里走,又说,“人家给你送牌匾是好事,你说谢谢,收下才对。”

    初依头摇的飞快,随即看着乔宴,“你想的挺美的。”

    乔宴不知道她说的想的美是什么意思,就觉得一块牌匾,他说,“咱们讲个意头,不是吗?”

    初依点头意味深长地笑,而后一转身,一把掀开那红布。

    红绸布飞上天,落下来,显出牌匾上镀金霸气的四个字,

    ——“武林世家”

    乔宴当时就傻了。

    蛋泥铁蛋彼此沾沾自喜,“美吧!”

    强子说,“我们跑了好多家呢。”

    初依看着乔宴笑,他们这里的人,什么套路她最清楚。

    乔宴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不要,他说,“这么金光闪闪的字,挂在国术院都够格哈。”

    初依都不好意思看。

    两个小孩从牌匾下钻过去。他们觉得好玩,又钻回来。

    乔宴忙说,“不能放在这儿。”

    初依说,“先放屋里去。”

    “那怎么行。”蛋泥说,“是准备让你挂门口的。”

    “挂什么?”祁白从外面进来,一眼看到那牌匾,再看乔宴手搭在初依肩膀上,他对身后人挥手,“快,快,花搬进来。”

    花店的工作人员端着大花篮进来,摆在院墙边,还没出去,后面又跟进来一个大花篮。

    两个。

    后面又一个。

    再一个。

    一连摆了十个。

    初依的学生跑过去,用手挑好看的花拔.出.来,开始玩。

    院子里乱套了。

    初依嘟囔,“明明我看过万年历的。”

    乔宴捏了捏她的肩膀。

    初依说,“我先把牌匾收起来,不然你妈明天来还不笑死。”她走过去,揪着铁蛋他们,“走,屋里说话去!”

    看着初依他们挑着帘子都往屋里去。

    祁白走到乔宴面前,低声说,“你以后对初依好点。”

    “那当然。”乔宴说,他看着祁白带来的花,说,“你送这么多花,回头请你吃饭怎么样?”

    “不用。”祁白听他语气理所应当替初依做人情,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有些话我和你说清楚,你这个阴谋家,初依明明当时已经准备回头和我好了,我不纠缠,纯粹是不想初依难过。”

    乔宴说,“我会对她好的。”

    “不敢承认对吧,你也知道,我和初依这么多年的感情,根本不是你和她这么短时间可以比的。”祁白说,“这院子里的树,院子里的人,今天的一切,初依那时候明明已经回头了。”

    乔宴又保证说,“我会好好对她的。”

    “我就是想不通。”祁白压低声音,“你中间明显用了手段。——我们一直都在准备婚礼,初依如果真的不愿意,她是不会默许的,你就是不敢承认,其实中间你已经输了。初依不要你了。”

    乔宴看着他说,“我真的会对她好的。”

    “我不相信你!”祁白说,“越想越气,最后那天,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要初依误会你,然后你说出真相,让她心里产生落差,内疚愧疚。本来她明明更愧疚的是对我。”

    乔宴说:“但你不能否认,初依有这么多事情,后面都是因为你。那个张朝阳的表姐,听说她父母现在都去外地搞地产了,她还没有走,你知道为什么?”

    祁白的脸黑了,“不知道是不是你搞的,她最近总缠着我。”

    乔宴说,“她不喜欢你,当初就不会那么大反应和初依作对了。”

    祁白站了一会,听到初依屋子里吵杂热闹,有人闹,有小孩笑,他心酸又无奈,这些原本都是属于他的。

    他恨声反击道,“反正我告诉她了,我喜欢的只有初依一个。”

    乔宴:“呦,有进步呀。知道祸水东移给我。”

    祁白想了想说,“你到底怎么弄的,为什么张朝阳家都陆续去外地了?”

    乔宴周围看看,没人,才说道,“他们买的时候以为是政府扶持项目,其实不是,现在地砸在手上,银行不给贷款,别人不接手,他们只能自己去搞开发。”

    祁白空了好一会说,“这事怪我,我谢你,但你也是为了初依,我也是,所以我不落你的人情,咱们算两清。”

    乔宴点头,含笑说,“好。”

    初依掀帘子,跑出来后面跟着几个小孩,手里都晃着玫瑰花。

    她笑着对乔宴说,“我们在排练,等明天你妈妈来的时候,我们给她献花怎么样?”她指着那边,“我们有那么多。”

    那边花篮里,水红色西洋蔷薇,粉色玫瑰,白色的乒乓菊,绿色的叶子生机盎然,和院子里小孩子的笑一样。

    当然只是说说,第二天初依只自己买了束花去接乔宴的妈妈。

    乔宴的妈妈这次来,是看房子的。

    房子乔宴已经先看过,离初依家不远。

    初依的妈妈对乔宴很喜欢,但是结婚买房,却还是有些小小的不痛快。

    之前祁白和初依谈结婚,买的是别墅,写初依的名字,初依不用和婆婆住,银行还有花不完的钱。

    现在再谈结婚,乔宴是甩祁白九条街,可买的房,一样被那两栋别墅还有曾经的礼金甩了九条街。

    这事,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有铁蛋他们几个,有时候还嘟囔,好像他们自己要结婚一样,当然都觉得选实在的东西更重要,人心会变,但东西不会。

    初依自己没这么多想法,就是想着得学做饭,因为乔宴的妈妈也不会做饭,这样如果乔宴以后不在家,她不能总和婆婆下馆子去。

    心里真正别扭的,只有乔宴。

    *******

    新建的小区,绿化不错,就是实用面积都不大。

    初依在阳台上,算着晾衣服可以有多少地方。

    乔宴的妈妈看她拿个黄色的卷尺,蹲在地上,量量这边,又量量那边,这地方阳台小,三室一厅,也只够晾衣服和做成室内花园里选一样。乔宴想给初依弄个室内花园。

    乔宴的妈妈转开目光,低声说,“结婚是大事,你爸爸问了好几次了。”

    乔宴说,“恩,他也问我了,我说回头带初依去看他。”

    “你别胡来,”他妈妈说,“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乔宴笑了,说,“我就是随便说说,现在有初依,他们知道就已经是打击了。”

    他妈妈笑,“你别胡闹。”

    初依跑进来说,“我算了一下,咱们装那种伸缩的晾衣杆,这边阳台朝南,做成那种花园,也不好养花,还是晾衣服实用。特别是冬天。”

    乔宴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冬天的衣服可以送出去干洗。”

    初依说,“那里谁的衣服都洗,也不见得干净。”

    乔宴说,“那你平时冬天洗衣服吗?”

    “当然……”初依把“不”那个字咽了回去,她有她姐和她妈妈。

    她挽着乔宴,和乔宴的妈妈嘻嘻哈哈从楼上下来。

    乔宴的妈妈说,“这是期房,到时候盖好了,面积肯定没有这个大。”

    初依说,“啊,这已经很大了呀。”她姐姐离了婚,以前的那套房子卖了,把她家抵押的房款空了出来,那是乔宴的钱,会加进去买房,初依家也会添一部分,她觉得买这个三室一厅,已经很大。

    但看乔宴和他妈妈都不是很满意,她有点茫然。

    难道他们想买两套?

    乔宴的妈妈站在楼下,和乔宴说,“这房子,还是买一套更大的吧。”

    初依不知道更大是什么概念。

    乔宴却觉得,再大也大不过几个月前祁白家出的婚房,人家出的是两套,难不成他买三套,才能让丈母娘直起腰杆?

    他没有当女婿的经验,又有点身在局中,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平衡初依家的落差。

    带乔宴的妈妈转了一圈,回到酒店。

    晚间,

    乔宴送初依回家。

    路上有卖烤红薯的,初依连忙买了两个。

    乔宴开车,她坐在副驾驶吃。

    乔宴说,“嗯……之前祁白给你买的房,还有那些礼金,如果我给的少,别人会说你嫁人挑的不如上一家,如果我给一样的,别人又会说我和他比。——但我要比他给的多,别人还是会说,你也许因为这个选的我。你说咱们怎么办?”

    初依惊讶极了,“这种事情还能难倒你?”

    乔宴说,“关键是牵扯你家里,我想办事办到你家人心上,我不了解她们。而且我不想别人说你。”

    初依甜甜地笑了笑,把红薯递给他,“那你有什么祁白没有的长处吗?”

    乔宴咬了一口她的红薯,“嗯,你炒股吗?”

    初依摇头,扔掉红薯皮,看着他,“不炒呀,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乔宴说,“恩,是,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他觉得也不能说股票代码了。

    那要怎么样有逼格地在女朋友跟前,刷出一个“更佳联姻对象”的形象,看来需要点技术。

    他回去,就给周策打了电话,安排人家,“你找个人来,帮我个忙!”

    两天后,

    有个陌生体面的男人找到初依,在西关饭点和她见面,从带油腻的桌布上,推给她一张卡,“这里面五百万,乔先生给你的,你和乔宴的婚事,乔家不同意。”

    吃早饭的一饭馆人,都被胡辣汤呛了一下。

    初依这半年的婚事一波三折,每次都激荡人心。

    大家都竖着耳朵听。

    初依平静地问,“为什么?”

    那人站起来,轻蔑地看着她说,“卡背面,是乔先生的股票代码,你自己算一下差距吧。”

    初依坐了好久,在一圈人惊讶,震惊,以及同情的目光中,拿着卡去找乔宴了。

    见了乔宴,她一扫早前的黯然,很高兴地说,“有人给我五百万买你,我卖啦。”

    “咦?”乔宴刚起床,坐在被窝里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初依说,“我为什么不要,我有你,钱我要,人也要。这人如果真是你父亲,那简直太好了,咱们当礼金收了多好。”

    “咦,”乔宴极其不理解,“这事……和当年祁白的事情差不多,怎么不说,有可为,有可不为?”

    初依用卡作势扇着凉快说,“当年没有周策给我发短信呀。”

    乔宴问清楚怎么回事,他倒在枕头上说,“这周策,我只让他找人和你在公司旁敲侧击一下而已,他怎么给我弄这么大一出。”

    初依倒在他旁边的枕头上说,“我觉得是他了解你,你要不是因为太爱我,这方法,明显才是你爱用的。”

    她晃着卡说,“我保证,这里面肯定没有五百万。”

    乔宴一翻身,盖在她身上说,“那要是有怎么办?你今天就卖给我吧。”

    初依扔掉卡,搂上他的脖子,甜声甜气地说,“那既然你只让周策找人给我旁敲侧击,为什么会给他卡?……嗯?”

    她的声音拉的长长的。

    乔宴目不转睛看着她笑,而后低头吻她,“小傻妞变得聪明,都是和我待久了。”

    初依说,“你就是没想到周策会给我发短信对吧?”

    乔宴低头,吻住她,动情地缠上她,手一掀,碍事的被子扔开,他压上初依,含糊不清地说,“以后家里你管账,一个月给我七百块钱零花钱就行。”

    初依扬起脖子,一瞬间思维停顿,她随着他动情,伸手,探进乔宴的衬衫里,小声说,“不行,七百太多了,二百吧。”

    五月一号

    初依在邻居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风风光光嫁给了乔宴。

    大家都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都是初依从小爱打抱不平,又淡泊名利,所以才嫁了一个真正的好人家。

    乔宴笑的见眉不见眼。

    成功刷新在七大姑八大姨八卦中的分量,成了大家口中的“更加联姻对象!”

    洞房花烛夜,

    初依在婚房里,找到了一份真正来自乔宴父亲的礼物。

    她拿着礼物里的旧照片,在电脑上,对着上次给她的股票代码,对电脑上的人。

    乔宴换了衣服从浴室出来,看她对着电脑发呆,他靠过去,“怎么了?”

    初依指着电脑说,“上……上次你给我钱,我以为是你自己攒的。可这个人,他真的是你爸呀?”

    乔宴拉起她的手,吻着说,“难道你以为我骗你?”

    初依愣愣地看着电脑,又说,“这里说他二婚,家里有小三逼走正宫的传闻,是真的吗?你不会当初因为这个才喜欢我的吧?”

    乔宴抬手抱起来她,打横抱着初依往卧室走,故意放快脚步说,“还好已经领证,再也不用怕失业了。——我喜欢你什么你等会就知道。”

    初依:“……”

    乔宴转身一脚踢上了卧室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73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73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