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70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70章 夏听音

    火车晃着,初依的对面坐着一个小男孩,他妈妈递给他一只鸡腿,他咬了一口,一嘴油。

    小男孩面颊鼓鼓,吃的非常卖力,初依看着他,渐渐就出了神。

    觉得小男孩非常幸福,吃饱就不会有烦恼,拿着一只鸡腿,就能很幸福。

    她低下头,翻着自己手里的电话,而后站起来,“我去活动活动。”

    初静从窗外转回目光,她一直在玻璃的倒影上看初依,看着初依走出去,她也跟了过去。

    两节车厢相联的地方,初依靠在旁边,车一晃一晃,她看着手里的短信内容。

    初静过来,她看到,继续翻着电话。

    初静在她旁边靠着,“还想不通?”

    “没。”初依说,“我也同意你们说的。”

    初静说,“祁白家这次是下了决心,房子写你一个人的名字,又给你那么大一笔钱,这些东西听着势利,但结婚后,这些东西才是女人的保障。”

    初依说,“我这两个月,为钱犯过难,我知道这代表什么,姐你不用说。”

    她的语气哀哀的,意兴阑珊的味道。

    初静说,“我不知道你现在喜欢的人,什么样,可从你给家里说的那些事情,你俩就不合适。他再好,不合适就是齐大非偶,你只见过他妈妈,没有见过他爸爸,更不知道他以前什么样。”

    初依垂着头,不言不语。

    初静心里泛起心疼,说,“如果可以换,姐姐宁可再倒霉一百倍,换你能得偿所愿。可你和他才到哪儿,而祁白这里,错过这个好姻缘,姐姐怕你耽搁了。”

    初依说,“我就是想想,没事。”

    火车上了一架桥,“过河了。”初静喊,初依以前最喜欢看火车过河的时候。

    初依没动,还是低头,右手按着屏幕,一亮,显出上面的锁屏,再一按,屏幕黑了。

    初静知道她的心思,想看短信,又不敢看。

    她抬手,搭在初依的肩膀上,“咱们不说婚姻的保障,咱们就说爱情和感觉好不好?”

    初依抬头看她。

    初静说,“你想过没有,这个乔宴,他要真像你说的那么好,你以后也会过的累。你和祁白多少年了,多少激情考验都过去,祁白是不是真的爱你,你也知道。可这个乔宴你才认识他几天,就算他现在喜欢你,这种喜欢可以持续多久?”

    初依说,“姐,你不用说,我开那公司,见的就是各种失败的感情。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初静说,“妈妈和爷爷身边没人,你自己站一会就好了,姐姐先回去。”

    初依点头,又一想,跟着初静一起过去了。

    对面座位的小男孩已经吃完鸡腿,他妈妈正在给他擦手。

    他说,“我能再吃一个吗?”

    他妈妈说,“当然不行,吃多了会胖,你没看新闻,现在很多小孩都超重。”

    “可我还小呢,正长身体。”小男孩说的一本正经。

    但他才五六岁的样子,周围就有人笑。

    初依也跟着笑了笑。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祁白在车站接的他们。

    初静看到祁白的宝马车后座,放着超市购物袋,最上面是围裙。

    “你家没围裙呀?”她奇怪,“还是这是给你们新房买的?”

    祁白帮初依系安全带,“新房的要初依去挑,这是我买的,这两天在家学做菜,阿姨不是不喜欢初依总在外头吃饭,我学学做菜。”

    初依想到了乔宴的妈妈,那时候,她也是想过要学做饭的。

    车融入夜色,她在车上,心乱如麻。

    真怕到家的时候,乔宴在堵她。

    她家的巷子里又黑又安静,祁白把车开进去,没有别的车。

    初依说不出什么心情的下了车。

    祁白在她家待到12点多才走。

    她出来送祁白,说,“今天……周策打电话的时候,说你们俩打架了?”

    “没有。”祁白说,“他问我,‘你怎么说服我女朋友嫁给你的?’我回他说,‘别胡说,我是有未婚妻的人,谁要抢你的女朋友。’”

    初依看他,黑灯瞎火,一盏小门灯也不怎么看的清楚。

    祁白笑着说,“他气的摔门走了,这么多次,我才占上风这么一次。”

    初依推着他去开车门,“那你回家吧,路上好好开车。”

    祁白站在车门口说,“我没有提那音频的事情,他要是万一再找你,你给他看吗?”

    语气很忐忑紧张。

    初依说,“我答应你了,和那音频关系其实不大。”

    祁白说,“我已经偷偷练了好几个菜,回头做给你妈吃,吓她一跳。”

    初依点头,“你开车慢点。”

    祁白亲了她一下,上车,又打下车窗,钻出来说,“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忘了告诉你,我妈把咱们别墅旁边的那栋也给订了,她说,要愿意,到时候你妈和咱们住,这样两家人一块,还和以前一样。就是不知道你妈妈是不是愿意去。”

    因为太担心了,现在变得谨小慎微,一味讨好,初依伸手过去拨拉他的头发,“我妈当然不会搬,她不舍得我爸。”

    祁白拉着她的手,爱不释手地说,“初依,我们就和以前一样,我一定一辈子都对你这么好。你信我吗?”

    初依说,“信。”

    他对她的感情,经历过年年月月的考验,想褪色,也无处可退了。

    看着祁白的车慢慢开出去,初依站了一会,回去。

    “早点洗洗睡,明天还要出去打扮梳头。”她妈妈端了盆水给她。

    初依接过,进了屋。

    一盆热水,让她洗脸用的。

    初依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那里,手压在水里。

    心里空空的。

    不明白为什么什么都知道,还是不能释怀。

    这事情,不是她给姐姐的理由。

    不是她给家里的理由。

    也不是她给祁白的理由。

    她把手抽出来,水已经凉了,她出去偷摸看看左右的房子,大家都睡了。

    她拿着钥匙,鬼鬼祟祟出了家门。

    一路跑向小燕塔,今晚没有那么亮的月色,午夜路上没有人。

    她的脚步声很清晰。

    远远看到塔,黑色里肃穆,云遮住月亮,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细长,一会在前,一会在后,她速度快的出奇,像和自己的影子做伴。

    又猛然想到,人生的路其实就是这样,不能期望谁可以和自己做伴。

    大家都是只能靠自己。

    她停在路灯下,看着对面的高墙,里面的六角小燕塔森然。

    刚要过去,云层散开,月亮露出来。

    她抬头随意看了一眼,踩下宽马路,却猛然抬头,后退两步,看着塔上,神色震惊意外。

    有人在。

    她跑到对面,迅速靠在墙下,心砰砰跳。

    她晃了晃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她看到了乔宴。

    她吓的够呛,靠着墙坐在花砖地上,这样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进去了。

    她在身上摸了摸,手里抓着一串钥匙,连包也没有,身上也没有装卫生纸,她抬手,把脸埋在衣袖中间,觉得自己魔怔了,自己吓自己,吓的她好像要得心脏病。

    快要圣诞,作为著名景点,两侧树上都缠着彩灯,只是还没有亮。

    初依定了定神,放下手,准备站起来。

    手扶在地上,还没撑着起来,手一晃,看到乔宴正走过去。

    她忙撑着站起来,平时矫健的动作变得笨拙。

    乔宴上前一步,拉着帮她。

    “你怎么在这儿?”初依刚站稳就先发制人,指着后面的高墙,“还有,你怎么出来的?”

    乔宴不着痕迹打量她的表情,说,“我把身上的700块钱给了里面看门的。”

    初依向后站了一步,拍打自己衣服上的灰尘。

    觉得有什么东西,要把自己碾碎了。

    夜色温柔沉静,乔宴有了天时地利的机会,不紧不慢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他的声音如水,听不出情绪。

    初依说,“我答应我爸爸,要照顾好家里人,我爷爷年纪大了,我妈妈一个人,带大我和我姐姐。我把咱们俩的事情和家里说了,她们不同意。”

    乔宴说,“不同意是她们没有见我,我不是告诉过你,等我回来处理。”

    初依摇头,“之前是我错了,每个人都应该信守承诺,就像我妈妈,答应我爸爸会照顾我们,我爸走了,她一个人,拉扯我们也觉得浑身是劲,所以爱情很轻,将来结婚了一辈子的路那么长。”

    “她愿意,是因为她爱你爸爸。”乔宴上前一步,“初依,你好好和我说,为什么?”

    初依说,“我就是心疼我妈妈,不想她再为我担心,我爸去世的时候,家里没有女人,爷爷中年丧妻,老年丧子。我妈妈要养两个女儿,一个身体还不好。”

    她看着乔宴说,“我和祁白,知根知底,才能把日子过好。”

    乔宴说,“你长大了,会想事情了。”

    初依说,“我也答应过祁白,和他好好的。”

    “这不是理由……”乔宴说,“你必须给我一个,我可以信服的理由。”

    初依不想说,她后退一步准备找机会跑。

    旁边树上的灯,闪呀闪,忽然亮了起来。

    她傻呆呆周围看看。

    而后看向乔宴。

    乔宴说,“我都说了,没有七百块钱搞不定的事情。”

    虽是开玩笑的语气,可他和初依都没办法笑。

    小小的彩灯,变幻着,一阵一阵,红的,绿的,黄的,金色的,银色的。亮在初依的两边,给她从未经历过的浪漫。

    初依看着乔宴,忽然委屈的恨不能哭出来。她又后退一步,觉得自己不走就走不掉了。

    她说,“这些都是假的,你做什么都没用,你有我的定位,所以知道我要来这里,我这么平凡的人,要不起浪漫。”说完她转身跑了。

    乔宴看着宽阔笔直的路,月色落在上面,现在没人挡,他根本跑不过初依。

    他转身,去拿车,关上车门,他看到车里自己的手机,他拿起来,自言自语道,“……明明我先来,你后来,我没有说你找我,你却说我故意来找你。”

    他抬头,彩灯一闪一闪,闪在他的车窗上。

    知道这时候追过去,初依也会跑的藏起来,他靠在方向盘上,彩灯又闪在他的头发上,五彩斑斓。

    过了会,他的手机在手里叫起来。

    他拿过手机随意扫了一眼。

    精神一震。

    他坐直了。

    是初依发来的,还带语音?

    ******

    一小时后,周策倒霉催的被从被窝里挖出来。

    桌上乔宴的手机在播放语音,里面是乔宴自己意气风发的声音,“你们这都是给我岳丈面子,我这里借花献佛……”

    周策捂着嘴打哈欠,看着他,“你说……张朝阳是不是看上初依了?不然怎么会把这语音发给初依?”

    乔宴手磕着桌子,而后抬手,在眼睛上搓了搓,笑了,“怎么出个这差错,还以为初依真的不要我,吓死我了。”

    周策去洗手间洗了个脸,打着哈欠出来,脑子已经清楚。

    他用毛巾擦着手说,“你和她说过要娶她没?”

    乔宴想了想,说,“算是说过,不过她还不知道。”

    周策愣看着他,然后把毛巾扔桌上,说,“我也能理解初依,她和你一起,一定挺累的。因为我和你一起,有时候也很累,总是猜不明白你在干什么,等真相大白的时候,有时候我也是一半明白。”

    乔宴还在沉浸的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

    周策弯腰盯着他看,而后坐在床边说,“那你准备怎么办?初依和祁白那种关系,根本就不好拆,以前我就和你说过,要不是祁白犯了那个错,你一点机会也没。现在也不过是回到正轨。”

    乔宴拿起手机,笑着说,“她喜欢的人是我,要不然也不会把这录音发给我,她还是不舍得我。”

    周策伸手过去,捞过香烟盒,挠了挠头说,“人家那边,给的都是实在的,感情也是实在的。你这边,什么承诺都没,还是个有钱人的女婿,初依有病,才会为了你不结婚。”

    乔宴说,“窗口抽烟去。”

    周策也知道乔宴戒了烟,站到窗口,窗子一开,冷风吹的他哆嗦,他拿了件睡袍披上,说,

    “咱俩兄弟一场,我给你说掏心窝的话,初依他们那种,就是老实人,不爱花俏的东西,你说那些没有用,看看祁白家出手就知道,都是实在的。没什么文化的人,你和她讲情调,不过是浪费感情。”

    乔宴玩着手机说,“以初依和祁白的感情基础,我不和她讲爱情,还能讲什么?”

    周策真真好奇,“这语音的事情,你根本没办法证明,初依看不到你以前,你就算要解释,你觉得她就能信你?”

    乔宴忽然说,“你说,我和她说,要是我有事,她还有人照顾,她会是什么表情?”

    这思路,显然没有考虑周策说的话。

    周策却听的心里挺害怕的,不知道乔宴要干什么,“……你别这样说。”

    乔宴说,“或者我给祁白说,初依是我的,他不放手,等着将来戴绿帽子。你说能不能吓走他。”

    周策想到初依的样子,夹着烟过来,“这个情节我喜欢,就这么定了算了。”

    乔宴推开他,淡淡说,“早都安排好了,你看着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70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70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