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9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9章 夏听音

    俩人笑闹着走出去,乔宴说,“真的不和我回家,那咱们去吃点东西。”他揽着初依去拿车,一辆车过来,停在路边。

    车门打开,祁白下来。

    乔宴的笑容没了,看着初依说,“你叫了他来接你?”

    初依说,“没有。一定是蛋泥说的。”

    祁白却上前来,“初依——”他的神色很焦急。

    “家里出事了。”

    ******

    咖啡馆的包间里

    “不知道怎么忽然有了这些消息。”祁白手翻着鼠标,“强子打电话给我,让我看。”

    初依脸气的彻底白了。

    有人在网上破坏她爸爸的名声,发帖说他父亲以前诱骗来学功夫的女学生,所以后来才没有人找他们学拳了。

    “这是谁造谣!”初依生平第一次,有被气疯的感觉。

    乔宴说,“你别着急,互联网黑人不用本钱,你得学会,别把网上的东西当真。也别轻易被影响。”

    初依喊道,“怎么能不当真,那说的是我爸爸。”

    “知道知道,”乔宴哄着她,“但是公众人物,才要注意这些对自己的负面影响,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周围的人心里有定论。”

    初依喊道,“你没见过我爸爸,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乔宴说,“这事情没有话题度,不过是有人想你不痛快。”

    “怎么没有话题度?”祁白说,“不知道的人,跟风骂的人也很多呀。”他翻着回复,又换浏览器搜索,“而且越来越多。”

    “你能知道回帖的是人还是鬼?”乔宴说,“这事情背后,应该有人在推波助澜。”

    他伸手揽过初依,初依站着不动,看着屏幕眼都直了,乔宴说,“你先别急,这事情看着严重,但对你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影响。那些东西,你看没有用。”

    初依摇头,一句也听不进去。

    祁白说,“我觉得应该发真相,去澄清一下。”

    “可是互联网,你和谁证明?”乔宴说,“但凡能上网看热闹的,都是不嫌事大的。”

    “那咱们找删.帖公司。”祁白说。

    乔宴说,“删.帖公司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是假的,你现在一删,反而显得像真的。而且你删了,人家还能再发。”

    他心里知道这事是为什么,早前初依被弄出来,有人心里不服气,但还是牵扯祁白,他不能说。

    初依猛然趴在屏幕上,看着那帖子,都快哭了。

    上面说,因为她妈妈粗鲁,嗓门大,他爸爸才会做那些事情。

    祁白连忙合上电脑,“不看了,咱们不看了。”

    初依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空有一身力气,但是有力气没地方使。

    “我赞同祁白!”初依看着屏幕,语气坚决,“这事情不能让我妈妈知道。”

    乔宴拉了椅子,在她身边坐下,柔声说,“我明白你固守的一些东西,但是你什么时候才明白我,做人不能直来直去。”

    初依看他,“你有别的办法吗?”

    “你要相信我。”乔宴说。

    “要不咱们告那些发帖造谣的人吧?”祁白说。

    “可以告吗?”初依一下有了希望。

    祁白说,“当然,只要舍得花钱,有什么不行的。”他立刻打开电脑,“我现在就找。你别急,这事交给我,不过是花点钱的事。”

    初依过去,挨着祁白坐,“真的可以?”

    当然,祁白握了握她的手,“咱们找律师,谁转载就告谁。”

    “够了!”乔宴怒声道,“你当我摆设是吧!我不说话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有机会了,这些事情都是谁惹的,你告那么多人,难道要这事成新闻?”

    祁白,“……”

    初依,“……”

    显然乔宴这么生气,他们俩都没想到。

    乔宴说,“你什么都别干就是帮忙了!”他拉起初依,握着她的手说,“什么都别做,让我来。好不好?”

    初依不知道要不要相信,觉得人生充满绝望,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可以做什么。

    祁白也不大相信乔宴的话,第二天,他就找了□□的公司,但是好几家,价格开的越来越高,却没什么效率,他才发现,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

    乔宴下了飞机,已经有人在接他。

    上了车,那人递给他一沓叠资料,“都已经安排好了,这是上次周先生弄那块地的资料。”乔宴说,“张朝阳这两天都看了哪些地方?”

    “看了不少,但我看他不准备买。就是看。”

    乔宴没说话,看了看腕表,“直接去餐厅吧。”

    饭点,张朝阳正在餐厅吃饭。

    旁边坐着几个人,一个人说。

    “现在一线城市房价太高,开发商已经找不到利润,所以都来这里,三线城市还是很有发展空间的。”

    张朝阳抽着烟,听他们说。

    服务员推开门,传菜的进来。

    外面一行人过去,他忽然眼睛一亮。

    对旁边人说,“刚刚外面过去的,我看到乔宴了,你去打听打听,看他来干什么?”

    旁边人是他的助理,立刻就去了。

    过了会回来说,“我给包间服务员了点钱,让拿着我手机进去录音了一下,听出他是来买地的。”

    “他们?买地?”张朝阳差点嗤笑出声,“他们有几个钱。”

    他家能进军房地产,还是和他姨夫,好几个人绑在一起呢。

    那人说,“听他们的意思,是买了地就能转手,挣个差价。”

    张朝阳来了兴趣,“这个有可能,他们公司还是能弄来资金。”

    他的助理把手机塞给他,插上耳机,低声说,“您自己听。”

    张朝阳戴上耳机,就听里面的人说,“市政府后年,会提出新商圈的规划,就是你现在看的这块,旁边的,都已经被内定了。你们到时候想开发,就跟着政府规划一起,不想自己开发,等一公布,你们转手就能挣钱。”

    乔宴说,“就是不能贷款,我这里资金有点问题。怕不够……”

    “小乔你这是谦虚了,有你岳丈在,资金上还能有问题。”

    乔宴说,“其实我也是为家里跑跑腿,这种好事,还是大家给面子,我岳丈心里清楚。”

    张朝阳皱眉摘掉耳机,思量着,原来乔宴有女朋友的,那和初依……是玩玩。

    他笑了笑,见怪不怪,对左边的人说,“你们这边政府,要规划新商圈?”

    “是呀。不过还没有定地方。”

    张朝阳点头笑起来。

    晚上回去,他给他爸打了一个电话。

    “我下午又让人去查了,那边储备了二十多个文化产业的项目,无论从低端,还是以后的投资热点来说,他看上的那块地,都没有问题。”

    他父亲说,“查清楚没有。”

    “那周围现在要建的项目里,有高尔夫球场,赛马场,别墅,度假村。你让我来看,也是想在这边发展,我没有漏口风,外头人绝对不知道我们想买地。”

    “你非常看好?”

    “嗯。”张朝阳说,“如果只是炒地皮,咱们不用考虑后面的行政审批,有资金现在就是优势。”

    “那下周招拍的时候,你等我过去。”

    第二周,张朝阳的父亲亲自过去。因为是政府的公开拍卖,人很多。

    张朝阳和他说,“那边穿蓝色衬衫的那个,就是帮乔宴来拍地的。”

    “那乔宴呢?”

    “还没见。”张朝阳说,“好多人自己不愿出面。”

    他父亲左右看看,又仔细看了一遍,所有的程序都没问题。

    趁着开始之前,他和张朝阳去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就听里面一个人,躲在厕间,声音很鬼祟地说,“什么,那块地做错预算,转手不止那个价?”

    张朝阳和他父亲对视一眼。

    厕间的人又说,“行,行……老板你放心,我一定拿下,比原来高10%也行。都记住了。”

    张朝阳和他父亲,默契地往外去。

    他们出去没多久,看到厕所门口,一个穿蓝衬衫西装的男人出来。

    张朝阳进厕所又看了看,出来说,“就他一个在厕所。”

    他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走。”

    *******

    乔宴在酒店收拾行李,手机在床上闪。

    他拿起来,看了看,然后笑着拨通了周策的电话,“事情成了,他们抢拍成功。”

    “哎呀你行!”周策声音很大,也兴奋,“等他们发现,也得两三个月,肯定和我一样。”

    乔宴笑,“反正你的破地有人接手,你可以回家了!”

    “那你订了机票没有?”周策问。

    “着急找我庆功?”

    “不是!是张朝阳他家最近没空再折腾,都去弄那块地,网上的帖子沉了,大家都觉得是祁白的功劳,他和初依周末说要订婚期了。”

    乔宴抬手按下箱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

    乔宴绝对没有想到,他帮初依鞍前马后的时候,初依会倒戈。

    他走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

    他因为怕人监听,不过最近没有给她打电话而已。

    当天没有机票,他第二天才回去。

    十二月的天,已经见冷。

    乔宴风尘仆仆,直奔楼上,准备换了衣服就去找初依。

    可下面周策打电话给他,“下来吧,祁白来了。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来帮初依还钱的。”

    乔宴挂上电话,下了楼。

    周策的办公室里,

    “这是初依欠你们公司的钱。”祁白神情自信,过了一个月,伤也好了。

    看到乔宴,他还从容点了点头。

    周策笑了,“这么说,初依要和你结婚了。”

    “嗯,明天晚上我们俩家正式见面,给初依过聘。”祁白说,“我来初依也知道。”

    乔宴的脸黑了。

    他冷着脸问,“之前不订,怎么偏挑这时候?”

    “我才出院。”祁白的态度温和。

    周策拿起手机,毫不犹豫拨了初依的电话。

    电话一通,他递给乔宴,“你来和她说。”

    乔宴很懵,接过手机问,“昨晚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我之前不是和你说好,我只是不方便给你打电话。到底怎么了?”

    那边空了好一会,初依的声音传来,“我让祁白去和你们说了。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说完她把电话给挂了。

    乔宴不可思议地转头看祁白,“初依怎么了?”

    祁白说,“她很好。今天不在家,你不用去找她,”

    周策伸手对乔宴说,“手机给我。”

    乔宴把手机还给他。

    周策拿着手机,出去给初依又打电话。

    初依又接了。

    他关上乔宴办公室的门,“初依,你怎么回事?”

    “周总,您找我有事?”初依平平淡淡的。

    周策顿觉心口塞,他说,“初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家里有什么变故,但是你怎么能这样,你知道乔宴为你做了多少事,你怎么能背叛他。”

    初依那边没说话。

    周策敲着桌子,又压着火气说,“你根本不了解乔宴,他从来不管闲事,可是为了你,他早早就把公司的钱还了,你不能这样对他。”

    那边空了好一会,初依的声音传来,“……那就让祁白把钱还给他吧。”

    外面一声巨响,周策开门出去,看到乔宴正急速下楼而去。

    他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看着祁白好好的。

    他拿起电话,对着对面说,“祁白和乔宴打起来了。”

    那边人说,“我在外地呢,他们打架我也回不去。”

    周策挂了电话。

    乔宴开车直奔初依家,这事情太突然,他知道初依家一直在谈婚事,可那在他看来,是初依在拖时间。

    但现在显然不对劲了。

    火速赶到初依家,才发现她家没人。

    乔宴强迫自己冷静,拿起来手机,这才想起来可以看定位。

    不看还好,一看,发现初依在外地。

    她没有关定位,也许是忘了,也许是还有希望。

    乔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在初依和他的问题上,第一次,他完全找不着北。

    *******

    九街十六巷,祁白比乔宴晚一步开车来到。

    他看着乔宴的车,停在初依家门口,他平时停的地方,就没有把车开进去,拨了初依的电话,然后说,“他在你家门口呢,没有走的意思,你等会回来,要不要直接去我家。”

    “不用了。”初依说,“回头我发短信给他说清楚。”

    祁白没在说话,也没说发短信分手不好,容易被人骂渣。

    窄长的巷子,他看着那边,看到乔宴的车忽然倒着出来,他连忙把车开走,从倒后镜看到,乔宴把车开走了。

    他调了头,跟上乔宴,尾随乔宴开车回了公司。

    他打给初依,问,“你是不是给他发短信了?”

    初依问,“他走了吗?”

    “他回公司了。”

    “那我等会就回去。”

    祁白放下电话,拿着,看着乔宴的公司。

    车后座放着他的钱,今天没有还钱成功,因为没人要。

    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问那边,“我欠人的钱,还的时候对方不收,我直接打到他们公司账上,可以不?”

    外面,商店都已经挂上了装饰彩灯。

    一年中最热闹的圣诞节,要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9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9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