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7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7章 夏听音

    晚间,初依正在院子里收衣服,听到电话的短信声,她抱着床单被罩冲进房子,看到是一条乔宴发来的短信。

    “我有事出去几天,下周回来。想我给我打电话。”

    初依盯着看了一会,把电话扔在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来,翻着声音看,给换了一个特别的短信提示音。

    第二天一早,蛋泥来叫她上班。

    他们俩一起还没有一起上班过。

    蛋泥在路上说,是祁白打电话给他的。

    公共汽车上人很多,初依上车早,有位置,后来让给了一个孕妇,她站着,蛋泥挤着她站,长路无聊,就开始给初依絮叨,“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我也承认乔宴确实吸引人,可是吸引力大的人,并不适合结婚,总有人喜欢他,你多累呀。但你和祁白从小长大,我都是为了你好,你想想那时候,祁白没工作,他家也不积极。我每天都替你发愁,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初依看着窗子外头,看着骑自行车的争分夺秒。

    蛋泥又说,“一辈子那么长,总得打算的长远一点,你不能只看眼前,那以前你和祁白也好的和一个人一样。现在他妈买房,还想着写你一个人的名字,还有经过这事,祁白以后一定更听你的,你结婚就再也不用发愁了。”

    初依头也没转,看着窗外问道,“祁白他爸昨天去找那个女孩家,结果怎么样了?”

    “好像不太好。”蛋泥说,“不过那女孩不是说,只要你和祁白一起,这事情就算完了,这事不用管了。”

    初依说,“可我不想和祁白在一起了。”

    蛋泥:“……”

    初依说,“我和他一块,全部的人都高兴,我妈妈,我爷,还有我姐。他们现在都高兴。”空了一会,她又说,“……还有祁白家也高兴,都高兴。”

    蛋泥:“……”

    蛋泥的手机响起来,他艰难的掏出来,看到是祁白,他接了电话。

    车在路边靠站停下,大家挤下车,蛋泥对初依说,“那你帮我请个假,我去看看祁白找我什么事。”

    初依点头,心事重重,也没心情多问。

    蛋泥转头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医院里,

    祁白一夜没睡,看到蛋泥来,和看到救星一样,把昨天见乔宴的事情学了一通。

    蛋泥拉着凳子坐下,说,“你家和对方谈的怎么样,刚刚初依还问我,我骗她不用担心,可这事情不处理,不是个事。”

    祁白说,“我爸去根本没有见到人,人家不见。”

    祁白抓着头发,心烦意乱,“怎么办,乔宴说,他要处理,他一处理,被初依知道,我和初依不是更没戏了。”

    蛋泥站起来说,“怎么能让他处理。这有他什么事,咱们自己的事情自己来。”

    “那怎么办?”

    蛋泥说,“这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纵容自己女儿绑架,现在网络社会是透明的,咱们把事情扬开,他们自然该怕了。”

    祁白不确定地说,“这事情初依怕连累她姐,不行。”

    蛋泥说,“咱们就虚张声势一下,让对方知道咱们也有人,不具体干什么。”

    祁白不明白了,“那要怎么办?”

    ******

    当天中午午餐时段,

    一百多人,围堵了张朝阳家的朝阳集团,说他们老总纵女行凶,绑架勒索。

    张朝阳在外地,他爸爸在公司。

    对方直接报警了。

    初依在公司正给乔宴擦桌子,有警察来找,要她去派出所。

    周策连忙夹着包跟上。

    警察说,“你不用跟。”

    周策说,“还是跟上吧,那堆人里头,也有我们公司的。”

    “那就走吧。”

    周策坐着警车,心里无限感慨,自从踏进九街十六巷,生活就脱离了主流圈,现在连警车都坐上了。

    到了派出所,初依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蛋泥他们都被抓了。

    人家自然也不会告诉她,只是把她单独放在一间房子里。

    问那天的事情。

    初依曾经待过一晚拘留所,她谁也没有说过那晚的心情。但教训留在心里,她真的不想再呆了,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这事情会深陷到哪一步。

    就实话实说,把自己那天的事情说了。

    问她话的民警一路都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三十多岁,公事公办的样子,令初依的心里更没有底。

    录完笔录,她才忐忑地问,“我那样打人,算是正当防卫吗?”

    民警合上本子说,“这还不好说,是不是防卫过当,还是正当防卫,我们都要调查。”

    门关上,人家出去。

    初依一个人坐着,心里惶惶的,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谁说了算!

    周策在外活动,打电话给赵亮,“这怎么回事?”

    赵亮说,“怎么这么能惹事,不是说找朝阳吗?怎么找到他爸那儿去了?”

    “我哪儿知道。”周策说,“乔宴让我好好照顾初依,这怎么办,把人照顾到局子里去了,你赶紧过来,过来。”

    赵亮火速赶来,找熟人打听了一下,却收到一个劲爆的消息,——张朝阳他爸,请来了律师团,也不知道要告蛋泥还是告初依。

    因为要调查,初依也不能走。

    这是被变相拘留了。

    赵亮和张倩熟,张朝阳不在,他去找了张倩。

    张倩在家门口见的他,见了面就说,“这事你别找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好的,他们干嘛去惹我爸,我爸说了,出了这事,不是他们错,就是我们家错了!”

    “这话不是这么说。”赵亮有点急,“何必这样弄到回不了头。这样闹下去,对你爸的集团也不好是不?”

    张倩笑了,说,“赵亮你真逗,这些人闹一整,你看看社会版新闻都上不去。就算他们集体引火*,你看看新闻上可以呆几天。”

    赵亮:“……我做中间人,大家一人退一步怎么样?”

    张倩摇头,“这事不是我不想退,而是往哪儿退?本来我表姐是有气,想着一箭双雕,把乔宴和初依拆了,正好素简喜欢乔宴,她做个人情。素简他爸和我表姨夫一起做着生意呢。”

    赵亮目瞪口呆,“你们这些女孩……怎么心眼这么多。”

    张倩歪着头笑,有点天真的样子,“所以你其实和我说没有用,你让乔宴去求我哥,我哥要是愿意说话,这事也许还有救,毕竟我是女孩,我爸也不听我的呢。”

    赵亮顿了顿,忽然摆着手说,“不行,不行,那天你们那样,乔宴和初依都掰了。乔宴那样的,什么女孩找不到,他现在都出去玩去了,不会回来管这个破事的。”

    张倩说,“果然是花心的,看着长得就是花心的样子。那我去求求我爸算了,你请我吃饭。”

    赵亮说,“你说,去哪儿吃。”

    “不去了。”张倩笑容收起,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鞍前马后的帮她,你也喜欢那个女孩?”

    赵亮急了,“我喜欢她干什么?她是周策公司的员工,还有那个蛋泥也是,初依欠着周策三十万呢。”

    “还有这事。”张倩又露出笑,“那行,我知道了。”

    她转身回了家,赵亮看着她的背影,背后直冒冷汗,这些看着衣食无忧的大小姐,每天闲的都玩心眼了吗?

    他没有完成任务,周策也不意外。

    “算了,谁让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他思量了半天,问赵亮,“可以送被子吗?咱们给初依去买一床干净的被子。”

    赵亮说,“你买给自己吧,乔宴知道,你看看你可怎么办。”

    周策说,“最多卷铺盖跑路,我不怕他。”又说,“我给他打过电话了。”

    赵亮低头抽烟,摇头苦笑,“这叫什么事。——初依要被她这个男朋友连累死了。”

    周策说,“可惜她男朋友这次根本没出现,是那些没脑子的人自愿的。”他十分不理解地看着赵亮,“你说,因为想对一个人好,而一再把她推到火坑,这些人是怎么办到的?”

    “真的都是人才。”赵亮感叹。

    派出所里面。

    房间门推开,进来一个新的民警。

    初依坐直,等着人家问话。

    那人看了看她,在对面坐下,问道,“你就是初依,九街十六巷那个,初依。”

    初依大眼睛看着他,不敢轻易回答。

    她正在倒霉,不知道是不是以前也有人告过她们,现在要一起倒霉了。

    那人说,“我是刘珊的朋友。”

    初依想了一会,才想起刘珊是谁,就是第一次见乔宴的时候,她们在小饭馆帮过的那个女的。

    她说,“她不是去外地了吗?”

    那人说,“嗯,我们俩以前认识……现在她已经回来。我们下半年就要结婚了。”

    初依知道人家不想细说,就说,“那太好了。”

    那人说,“所以这事我给你明说,刚刚我已经去问了,我们所长接了电话,不知道谁帮你求情了,朝阳集团也说愿意私了,等会我们会让你走。但你赶紧想想,这事情怎么一次性解决了。就算我们用你的电话,查出是谁发的视频,甚至找到把你男朋友从医院带走的那个人,都没什么用。拉不到背后的人,你懂吗?所以私人恩怨,你还得自己去处理好。”

    初依说,“懂。——所以我当时也没想着报警,是他们报警的。”

    “是因为你们那边的人,去围堵了人家公司。”对方说,“大概是想人家能投鼠忌器,可这样太蠢,威胁人根本没用。”

    初依觉得这话是在说她。

    她头低低地,自己的人生,现在真是一团糟。

    *******

    也许是看了赵亮的面子,也许是刘珊的未婚夫说的,有人给她求情,反正初依真的被放了。

    但因为这件事,她也彻底蔫吧。

    蛋泥他们也是为了帮她出气,或者帮她撑腰,她谁也不能怪。只是心里更憋屈,更无处可诉。

    周末,看她有心事,周策的秘书叫她和同事一起出去玩。

    初依不想去,周策说,“不能不合群,你去了坐一坐也行。去你以前上班过的酒吧。”

    初依又一想,回家也是被拉着说结婚的事情,就去了。

    酒吧里,灯开的暗,飘着很浪漫的音乐。

    大家坐卡座,初依坐在那里,就看到上次乔宴赢她,坐的那个位置,脸上多了笑容。

    周策也不摆老板架子,坐在她旁边问,“听说你家里在谈你的婚事?”

    “嗯。”

    周策吃了个橄榄,“你怎么不和家里人明说?你不想嫁的人,难道他们能逼你。”

    初依说,“因为他们觉得好。”她低下头,手里捂着一支啤酒,她帮人离婚那么多次,连她自己都知道,祁白在婚姻的市场上,是抢手的。

    青梅竹马,家里有钱,人也长得好,不花心,还是独生子。

    她仰头喝了一口啤酒,她的家人,并不了解乔宴的好,乔宴和他们这种人不一样,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和曾经的她一样。没有见过的东西,让别人怎么理解自己。

    “说也没用。”

    所以她,闭口不提。

    周策抬手拍拍她肩膀,“看看,谁来了。”

    初依一抬头,看到门口那边,乔宴正推门进来。

    她的心里涌上惊喜,侧头看周策,眼睛亮亮的。

    周策站起来说,“这个位置给他坐,怎么样?”

    初依也站了起来,有点紧张,又想,她和乔宴都分开了,坐在一起不好。

    周策却已经站出去,对过来的乔宴说,“你坐这边,和初依玩,她正不高兴呢。我帮你哄她哄了一周,也没哄高兴。”

    乔宴有点风尘仆仆的感觉,他伸手过去,拉上初依的手,握在手中,拉着她坐在里面,招呼大家都坐。

    七八个人挤在一起。

    周策拉了张单人椅,坐在外头。

    初依开始如坐针毡,周策和乔宴,是商量好的,要给她过明路。

    她顿时觉得自己是火上被两面烤的烤肉,祁白走她家的路线,乔宴走这边的路线。

    曾经九街十六巷,是她的世界。

    现在他显然在告诉她,如果愿意,他们可以重新有朋友圈。

    她轻轻把手从乔宴手中挣脱,放在桌上。

    乔宴说,“你们在玩什么?”

    “瞎玩”周策笑说,看着初依。

    乔宴也扭头看旁边的初依,逗着她说,“……那我先和初依玩个有趣的吧。”他抬手,摸摸初依的头,“抬头,和你说话怎么不看人?”

    初依抬头,“你要干嘛?”

    乔宴笑着看她,看了好一会,好像要看清一周没见,她胖了还是瘦了。

    初依都有些受不了了,他才在桌上看了看,拿起初依的啤酒瓶,“我和你再打个赌好不好,我会变魔术,”他随手拿过旁边一个大的餐巾,展开,那餐巾大的像个小丝巾,他搭在瓶子上,对初依说,“信不信?我可以不碰这餐巾,把里面的酒喝光。”

    初依不想上当,可又觉得不信。

    她有些幽怨地看着乔宴,他总骗她。

    乔宴说,“怎么,你不信?我已经喝光了。”

    初依不确定起来,酒吧灯光暗,瓶子要拿在手上举高才能看清里面,她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她低头的时候,他喝了。

    乔宴说,“怎么样,相信吗?”

    初依想了想,摇头说,“怎么可能喝。”

    乔宴说,“真的喝了,不信你看。”

    初依拿掉餐巾,伸手,刚要拿瓶子看里面有多少酒,乔宴伸手抢过瓶子,对她举了举,“多谢帮忙。我没有碰餐巾哦。”

    初依眼巴巴看着他,看着他,慢慢,喝了她的酒。

    大家都笑。

    她愿赌服输,就说,“你要什么。”

    刚刚她的同事好像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乔宴抬手,点着自己的脸颊,笑着凑到她跟前,点着说,“来,亲一下就行。我这么远回来,你还没亲我呢。”

    初依惊呆了,没想到这么多同事,他会这么说。

    大家也都安静,都用一脸乔宴丧心病狂的样子看着他。

    初依站起来,气急败坏地说,“让开。”

    乔宴怕她把他扔出去,连忙站起来,外面坐单人椅的周策也是。

    初依直接走人了。

    周策笑,对乔宴说,“真够丧心病狂的。”

    乔宴追出去,自己也想,

    手法那么多,现在竟然只想能用来骗她亲自己一下,他也觉得自己很丧心病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7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7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