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6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6章 夏听音

    初依万众瞩目,一下站了起来,大家都看着她,好像当时,她曾经也和乔宴祁白在这里对持,乔宴用剪刀,剪了自己的衣服。

    她左右一看,还正是这张桌子。

    她转身往外走。

    乔宴扔下碗,直接跟了上去。

    祁白坐也不是,追也不是。

    还好蛋泥立刻坐到他身边,给他一个台阶,“还不追去,看不出来,来挖你墙角的?”声音很大,让所有人听。

    祁白立刻追了出去。

    门口,走了没多远,乔宴已经拉住初依。

    “这你家门口,咱们不好说话,换个地方好不好?”

    初依不说话。

    乔宴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昨天都说那样的话了,就想着要说到做到,可那怎么能算数。”

    初依望向他,远处的花树落了花,剩下枯枝,可两个月前还全是花。就像昨天这个时候,她还躺在乔宴的怀里,只是一夜,就变了样。

    她说,“世事如此多变,我才知道。”

    语气孤单又茫然,乔宴伸手,想摸她的脸,神色心疼。

    初依伸手挡住他的手,说,“我以为自己已经学懂了,原来还没有。”她按下他的手。

    这里在她家门口,乔宴知道她怕人说闲话,放下了手,他说,“咱们好好处理这事好不好?”他伸手,扯着初依的白运动衣口袋,晃了晃,“你和我说,你都顾忌什么?”

    初依低头,看着他拉她口袋的手指,带着种小心翼翼。

    乔宴说,“我知道昨天那种情况,不止是他,就算是蛋泥,你也会那样做。我不生气。”

    初依说,“我不全是为了他。”她说不出,肖楠的无所顾忌,是根本不怕乔宴,她不想乔宴,被她连累,好像她连累祁白一样。

    她抬头,看到祁白远远过来,不远不近地站着,神情忐忑。

    好像小时候,好多次她回头,都是他这个样子。

    初依伸手,拉开乔宴的手,她现在才明白,真的喜欢一个人,是想他好的。

    她想乔宴好,像她第一次见过的他。

    永远一副被人宠坏的宝贝蛋样子,给别人挖坑。

    乔宴脸上的笑容淡下,他回头,看到祁白,却更紧地扯了一下初依的口袋,“我给你时间,你慢慢和他说好不好?”

    初依说,“我妈妈今天都要和她妈妈去看房了。”

    她说完转身跑了。

    乔宴没有追。

    祁白走到他身边,停下,还没说话,乔宴说,“明天别忘了提醒初依上班。”

    祁白说,“你……她不上班了,可以吗?”

    乔宴说,“那让她来和我辞职吧。”说完他转身走了。

    祁白回到家,看到初依的妈妈和他妈,正在院子里看楼盘的广告册,在紧张地选房子。

    “初依,等会一块去看房。”

    “我不去,我要洗衣服,没有衣服穿了。”初依把洗衣机拉出来。

    她妈妈和李屏对视了一会,又低头看广告。

    初依回到屋里,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扔在床上,又把昨天换的床单被罩拿起来。

    祁白跟进来走到床边,坐下,“初依……你明天还上班吗?”

    “当然上。”初依掏着旅行袋里的脏衣服,她旅行回来攒了不少。

    祁白看着那旅行包,不说话,伸手扯过初依的衣服,也给她帮忙。

    想说让初依别去上班了,可又怕,不敢说。

    他现在,更怕她了。

    初依把包里自己的衣服拿出来,从t恤里掉出她昨天戴的胸罩。

    那带子弹性不好,确实已经变形。

    她愣愣地看着,想到昨天,那时候还想着问乔宴以前的女朋友……现在竟然,都不用再问了。

    她卷起来衣服,出去一股脑扔到洗衣机里。

    屋里,祁白苍白着脸,把手从初依的口袋掏出来,手上多了张纸条。

    这件,是初依刚刚穿过的衣服。

    他好像预感到什么,又不愿相信。他看着那纸条,想看,又不想。最后还是慢慢展开,纸条上写着一句分外温柔的话:

    “初依,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女孩,却只有你,碰巧走到了我心里。”

    笔迹飘逸,非常显功力。

    初依掀帘子进来,他慌忙把那纸条攥进手里,说,“你洗衣服没有分颜色吗?”

    初依愣了一会,转身出去说,“……忘了。”

    俩人谁也没有提刚刚的事情。

    祁白把纸条捏紧,偷偷地,装到了自己的口袋。

    *****

    当天下午,祁白也没有去看楼盘。

    他去了找乔宴。

    他问了蛋泥,知道在公司可以找到乔宴,又找蛋泥要了乔宴的手机号,到公司楼下的时候,给乔宴打了个电话。

    乔宴真的在公司。

    他拉开车门下车,让司机把车开远,他自己不能开车,坐他妈妈的车来的。

    乔宴出门出来,还是看到了他妈妈的车。

    他连忙说,“你别误会,我不是来炫耀的。”

    乔宴在请他进去还是门口说,二选一之后,选了在门口长话短说。

    他说,“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祁白说,“我是来求你的,你能不能……能不能看在我和初依从小认识,青梅竹马的份上,成全我们。”

    乔宴的心里闪过一幕,花瓣纷飞,初依枕在他腿上,笑的绝色。

    可初依都不记得……

    他说,“不行!”

    祁白上前一步,又哀求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初依,初依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你不知道她。”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乔宴的兴趣,乔宴看着他。

    祁白说,“你不知道她最怕什么,你别看她表面果断,其实她这人最念旧长情,有些女人和男人好一场,爱错了,转头就可以重来,但我们初依真的不是,她从来对人都是一心一意的。”

    乔宴说,“你说的这么好听,其实也并不是真的爱她,如果真的心疼她,怎么会做伤害她的事情。”

    “我知道你说去日本那件事。”祁白哀哀地看着他,“可你现在这样,她也很难过。我们俩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敢说,如果初依和你一起,你就会一辈子都这么爱她。”

    乔宴自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祁白等了一会,看乔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这个男人,自信而从容,一如第一次见,就令他觉得危机感。他说,“第一次见你,我就有预感,你会撬我的墙角,你怎么能这样?那是我的初依!”

    “那是我的女朋友。”乔宴正色纠正他,声音如水,“初依现在喜欢的人是我,你知道,我也知道。”

    祁白干巴地看着他,说,“我走到这一步,也是因为我爱初依,初依不会离开我的,你又何必一定要她左右为难?”

    乔宴拿起手机看了看,懒得再废话,说道,“我最近要办点事,这事就先这么放着,但她不会和你一起的,你记住。”

    祁白,“……”

    乔宴看着他,“你惊讶什么?昨天初依那是情非得已,不代表她回心转意。”

    他拿着手机,想了想,还是把话说明白了。

    乔宴说,“我给你说,我把你的破事给你了了,你暂时好好给我照顾初依,别再惹她不高兴知道吗?”

    “你要干什么?”祁白顿时着急,拉住乔宴的手。

    乔宴甩开他,“你还是不承认,你根本就照顾不好初依,她只会被你连累。因为你俩小时候的情分,我把这事情给你办了。你要是懂事,就识趣点。”

    祁白急急地说,“我家会处理的。你什么都别干。”

    乔宴说,“哦,还是你家,你自己找女朋友,还是你家,初依是嫁给你,还是你家?你的担当呢?”

    乔宴的手机响,有车来接他。

    他从口袋掏出表来,一边戴着一边说,“你回医院躺着去,都病成这样了,还周围晃。要是真的心疼她,就好好想想她想要什么,而不是你自己要什么。”

    祁白:“……”

    乔宴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我怎么感觉这么怪。”

    教儿子呢。

    这四个字他没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6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6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