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5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5章 夏听音

    乔宴开着车,初依和祁白坐在后面。

    大家都一言不发,心情一言难尽。

    到医院的一段路,好像一下就过去。

    乔宴把车停在医院门口,没有进去。

    初依拉开车门下了车,拐到另一边,开了门,让祁白下车,俩人还没有站稳,祁白的妈妈,爸爸,阿姨,还有别的亲戚就全都涌了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初依回头看着乔宴的车,角度不对,她也看不到他。

    大家一拥而上,车开走了。

    她被大家拉着进去。

    李屏一边走一边说,“到底怎么回事,医院打电话给我说你不见了,让我连忙赶来,原来你去找初依了。可衣服怎么弄这么脏?”

    祁白回头,只是看初依。

    李屏拉上初依的手,“呦,手怎么这么冰?”她给初依搓着手,“从小身上就跟小火炉一样,怎么今天冰成了这样。”

    大家到了病房,七嘴八舌问怎么回事。

    祁白不说话。

    初依把手机掏出来,放在桌上说,“刚刚在家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视频,是我姐那时候被打的时候,在街上录的,然后对方说,她是和祁白去日本的那个,让我去见她。”

    一句话,好像刀把空间劈裂,成了两个世界。

    李屏一把抓过手机,看了看视频,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对上面的电话号码,“这不是肖楠的电话呀。”

    初依说,“谁会用自己的手机发这种可以成为把柄的视频。”

    李屏十分惊讶地看着她,看着初依生平第一次冷若冰霜的表情,明白过来,这几年初依打小三积攒了不少经验。

    她都有些磕巴了,祁白的阿姨追问,“那然后呢?”

    初依看着自己前方,面无表情地说,“然后她让我去西郊的化工厂那边找她,我去了,看到她叫了二十多个会功夫的,不一会,祁白也被抓来了。她说生气祁白骗了她,要教训祁白,我动了手。”

    李屏一屁股坐倒在后面的椅子上。

    祁白的父亲站了起来,“她怎么能这样?这么没家教!”

    祁白的阿姨说,“这真是,还好没有让祁白和她一块,咋是个这样的。”

    “那现在呢?怎么让你们回来了?”李屏找回思路,“你一动手?她害怕了?”

    她的语气有自己都不知道的期待,初依被逗笑了,眼泪掉下来。

    李屏随即明白自己说错了,愣愣看着初依,看她眼睫毛上挂着眼泪,陡然心里心酸起来,初依从小就结实,哭的时候,真的……她印象中都没有。

    她走过去,抱上初依的头,她站着,初依坐着,头就被搂着,她安慰着初依说,“没事,后面的事情让祁白的爸爸去。”又问祁白,“后来呢?”

    祁白看着初依,也是满满心疼,把后面的事情就学了,也没修饰。

    听完后,祁白的爸爸怒不可赦,拿出手机,“我打给肖楠她爸问一问,这叫什么事?”

    “别打!”李屏喊住他,“先问清楚,直接打电话又什么用?”

    “应该报警。”祁白的阿姨说,“她这样威胁人,还打人,报警。”

    “警察能处理的都是表面的问题。”祁白的父亲摆手,“没用。这样只能更加翻脸,你能保证,她不报复,她打不过初依,初依还有家里人。”

    李屏搂着初依说,“别怕,这事咱们想办法,都能处理好。”又对祁白的爸爸喊,“你说话注意一点。”

    初依轻轻推开李屏,站了起来说,“我要回家了,我妈妈该着急了。”

    “阿姨让司机送你。”李屏说。

    李屏的话音没落,她的手机响,她拿起来一看,接了,而后说,“你们到了,在病房,病房。”

    她挂上电话说,“你妈和铁蛋他们来了。”

    初依一看,又慢慢地坐下。

    祁白靠在床上,一瞬不瞬看着她,俩人隔着那么近,可初依一眼也没有看他。

    ******

    乔宴回到公司,周策已经在等他。

    一见他回来,就不满道,“你怎么回事?让我过来你又不回来。”

    乔宴说,“我刚刚开车走到一半,定位上看到初依出家门了,跟过去看了看。”

    周策这才发现他神色不大对头,“她没事吧?”

    乔宴把车钥匙扔在桌上,在窗下的椅子上坐下,“叫你来,本来是说张朝阳的事情,现在不用了。——和祁白去日本的那个女的,是张倩的表姐。”

    “什么?”周策懵了,随即恍然大悟,一拍桌子说,“那晚上,祁白放烟花让人打他那天,怪不得我觉得张朝阳和他妹表情都不对。——可这事情不对呀?”

    他拿出手机,“赵亮在日本见过,难道他不认识张朝阳的表姐?”

    乔宴没说话,就代表默认。

    周策立刻给赵亮挂了通电话,赵亮过来的很快,昨晚上有点不对头,大家都知道。

    过来一问,赵亮说,“他表姐才从国外回来,我还没见。”

    周策把手机扔桌上,骂道,“这寸劲!活该倒霉了!”

    赵亮拉椅子坐在他旁边,“我回头给张朝阳说说,他还小,有点任性。我也没和他提过你家的情况。”

    周策抬手,“别!你说了,咱俩以后别玩。”

    赵亮碰碰他,“那钱我让他还给你。”

    周策冷冷笑了笑,和平时样子一点不同。

    谁都有不可冒犯的地方。

    他看向乔宴,看乔宴冷着脸,坐着不动,好像想不通的样子,他说,“这事又不怪初依,她也是被连累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当时那种情况,你应该最清楚,报警也没用,警察又不能保护她一辈子,再说,她毕竟是普通人,和有钱人打官司,人家能耗得起,她根本耗不起,权衡之下,换成我,我也和她一样选。先走人再说。”

    乔宴没说话,初依和别人不一样,她不会审时度势,更不会事急从权。

    她说的话,也许,真的是决定。

    周策看他还是不说话,和赵亮对了对眼神,忽而眼神一闪,说,“其实女孩都差不多,你多见见,就那么回事了。咱们晚上出去玩,让赵亮给你多介绍两个你试试。”

    赵亮说,“这没问题。”他说话间就拿起手机。

    乔宴看着窗外,晃了晃椅子,猛然转过来,看着赵亮问,“赵亮,我要收拾张朝阳,你站哪边?”

    赵亮,“啊?”

    初依家这边整个都乱套了。

    普通人,谁会谈恋爱不成,就因为被伤面子去绑架人

    李屏一边庆幸儿子躲过一劫,一边庆幸,还好有初依。

    初依的妈妈也没办法说什么,祁白和女孩去日本,骗家里的钱,说到底,都是为了给初依还她们家的债,祁白有错,但也根子在她们家。

    初依什么都不想,只是看自己的手机,不知道,如果她不打,那手机会不会响?

    如果响了,她要不要接。

    第二天是周日,原本李屏和她妈妈商量好了去选房子。

    初依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她一晚上没睡着。

    就去西关饭点吃早饭。

    也顺便躲个清静。

    铁蛋,蛋泥他们都在,周日,大家都放假。

    看到初依来,就端着碗挪到和初依一桌。

    初依的胡辣汤上来,她拿了筷子还没开始吃,祁白也来了,他在初依身边坐下,说,“我爸今天会去找肖楠她爸。”

    铁蛋他们赶紧端着碗挪地方,又回到隔壁桌。

    初依咬了口锅盔,说,“她故意找的会功夫的,就为给我下马威。但又连武器都没准备,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她就是心里气不过。所以你心里要有数,这种账不好清,人心里有气,有时候一辈子都过不去。”

    祁白低头,嗯着不说话。

    初依说,“咱们不能总说别人,不会说自己。”

    “知道了。”祁白说,“你别生气就行。”

    声音很小。初依说,“你昨天被打的地方,今天还疼吗?”

    “不疼。”祁白说,“这事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你最讨厌这种事情……”

    服务员把他的胡辣汤端过来。

    初依看他的可怜样,把筷子递给他,“吃饭吧。”

    蛋泥隔着桌子说,“今年你运气不行,回头咱去塔寺烧烧香。一会一块都去。”

    他们以前也是,觉得不好了,全都去烧香。

    初依却不想去,她用筷子挑着自己的胡辣汤,一口也吃不进去,她觉得自己不想吃东西,以后都不想吃东西了。

    一个人从她身边走过,拉开她对面的圆凳坐了下去。

    “怎么不吃饭?”那人说。

    初依猛然抬头,对上来人。

    乔宴。

    他穿着西装,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

    他手里拿过双筷子,扯过初依的碗,“不好好吃饭,都凉了,我的那碗给你吃。”他拿筷子,扒拉着初依的饭,开始吃。

    全部的人,都惊呆了!

    表情千言万语。

    祁白更是,白着脸。

    中间发生过什么事,只有他和初依,乔宴清楚。

    初依是怎么和他好的,他心里也清楚。

    只是两个月,他和乔宴的身份,在这个小饭馆里,就翻了个个。

    大家全都看着初依,她在这地方长大,和祁白青梅竹马名声在外。

    但此时,有人大模大样端着她的碗吃饭。

    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明白的说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5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5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