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4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4章 夏听音

    初依一抬手,准确抓住她手腕,“你没看到他是病人?”

    张倩只感觉到,手腕部位像架在了金属架子上,“你他妈放手。”她几乎有些气急败坏。

    初依不放,她说,“祁白,你站我后面来。”

    祁白这才朝周围看了一圈,视线对上肖楠,他反应过来,“你让人抓我,还抓了初依?”

    肖楠走上前来,慢悠悠说,“你要一直保持这种智商,我瞎眼了才能看上你。”

    她抬手抓上初依的手腕,“放手!不放手多加一笔,你别忘了,除了你,还有你家里人。”

    祁白满眼诧异,“你就是这样把初依骗来的吧?”

    初依松了手。

    张倩连忙退后两步,揉着自己手腕,看怪物一样看着初依。

    肖楠左右走了一步,笑道,“简直奇怪,这一会,我竟然不那么生气了。人要和同级别的人,才谈得上计较,我和你们,有什么好计较的。”

    初依说,“做人当有格局,是无论什么位置,都有那个位置的格局,就像你,不该以大欺小,而我,不能恃强凌弱。”

    肖楠笑着点头,“这话说的不卑不亢,你倒是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什么恃强凌弱,你强的什么,我倒看看。不过……”她话音一转,说,“你不是打小三的吗?听说你这人也爱讲公道,那你说说这事,我冤不冤?”

    张倩说,“你说我姐这事,算不算被渣男骗了?”

    初依站的直直的,外面远处的街道上有拉土车过去,扬起灰尘,这地方荒无人烟,她大概也猜到了地方后面的话,她说,“算又怎么样?不算又怎么样?”

    肖楠说,“算,你就走,他留下。不算,你们俩都留下!”

    祁白说,“初依你走,这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你不用管我,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能怎么样?”初依看了看门口的,转头瞪他,“都是练家子,你现在这样,能打几个?”

    祁白说,“我给你银行转了200万,我要是死了,你就拿钱把账还了,以后带着嫁妆找个好的。”

    初依的眼泪毫无预警冲上来,她气恼地说,“你怕人家不够恨咱们是不是?”

    祁白说,“这事情上,我学的教训够够的。她恨我,我也认了,让她打一顿出气也好。”

    他脸上还带着青紫,却说这样的话,那么倔强。

    初依瞬间想到小时候,他们第一次自己去六角小燕塔玩,才五六岁的年龄,男孩发育迟,祁白就慢吞吞的,爬楼梯的时候,祁白跟在后面一直问,“初依,你累吗?”初依自然不累,上的很快。他仰着头又追问,“你累吗?累了我陪你坐一会再接着上。”

    初依一抬腿跨两阶,看也不看他,上的飞快说,“不累,你快点。”

    祁白跟在后头,初依上去转了一圈,等了好一会,祁白才上来。

    她不耐烦地说,“你怎么那么慢?”然后蹬蹬蹬就又跑下木楼梯。

    祁白气都没有喘顺,又跟着往下跑。

    一步不离她。

    而她总是跑的很快,有些东西就看不见。

    从小到大,他都陪着她,真的没有对她不好。

    可为什么还是成了这样?

    初依站在那里,鼻子很酸,不知道哪里错了。

    张倩不耐烦道,“想好没有,你想帮他打架就留下,不想你就滚。”

    初依看向她说,“该说的话说,该办的事办!你们说这么多,无非也是想打祁白出气,但我告诉你,没门!”

    她的语气很强硬,肖楠忍了好一会,忍下心酸说,“你们俩原来感情这么好。感情这么好,就别出来祸害别人!”她退后一步,说,“我也不说了,打断他一只手,这事剩下的,我家和他家算。”

    后面的人冲了上来,初依推开祁白说,“你顾着自己。”

    她转身,抬脚,不高,一个狠踢,踢在来人的右侧腿骨上,那人顿时单膝跪地,捂着腿,觉得腿骨断了。

    初依转头对肖楠说,“我打输了,手一起让你们打断,现在别动祁白!”

    肖楠气的牙痒,“想的美。”

    有人扑向祁白,还草草摆了起手式,初依喊道,“祁白,是会八卦掌的!”

    祁白说,“看出来了。”

    几个人也向初依扑来,她抬手一举,双腕相交,瞬间吐拳为掌,迎上,劲道刚猛,对方一硬碰,顿时手臂震了一下,软了下去。

    初依左手放低,右脚在地上一踢,土飞了起来,她脚心砸向另一个人的小腿,那人捂着腿软瘫倒下。

    没有留劲,用她练了十几年的劈拳劲,一下一个,她爷爷曾经说过,同样是练家子的王鹏,也受不住她三下。

    初依脸定的平平的,手肘平举,狠厉一掌拍在对方肩膀,那人倒下,脸趴在地上,疼的五官扭在一起。

    肖楠张倩大惊失色,后退几步。

    却看到祁白已经被打倒在地上,肖楠又疼又恨,当没看见。

    看初依抬脚,掀起很小的灰尘,而后带灰尘的脚落在旁边人脚腕上,那人就捂着脚腕倒下,脚那么低,杀伤力却不可思议。

    连着躺下几个之后,别人都犹豫了,初依趁机转头,跑过去帮祁白,打祁白的两个人回头来战,双手一抬,初依双拳直直击上那人手臂,对方捂着手臂,抽搐蜷缩在地上,喊道,“妈的这不是形意。”

    初依双手刚猛吐劲,雷霆之力砸上另一个人。

    她收回手说,“谁说我只会打形意?”

    她打的来了兴致,回头一下一个,这里是厂房,有废弃的木头,有人轮着木头上来,初依一个后仰躲过,空翻了一下,转身,一个姿态异常优美的出掌,好像时间都被无限拉长,所有人都看着那人中掌,而后软软倒地。

    真正的练家子都知道,厉害的高手打人,就是一下把人就打懵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但平时也只是听说,谁也没见过。

    另一人一看木板不行,扔下,捡起根木头棍子冲上去,初依说,“还是不行。”

    形意腿抬的都低,但她也能踢高的。

    双手抓住那人的木头,她一个空劈,砸在对方肩膀上。

    那人倒在她脚下。

    破碎地声音喊道,“妈的,锁骨!”

    初依扔掉木棍,周围一看,没人了。

    她转头对上肖楠,肖楠和张倩,一副看外星人的样子看着她。

    好像见了活怪物。

    地上的人,谁也起不来。

    初依没有留劲,所以最少都是骨折。

    她知道自己闯祸了。走过去,把祁白扶起来,旁边堆着一堆木头,她扶着祁白坐下,自己坐在旁边,问祁白,“这个女的,到底什么背景?”

    祁白捂着肋骨的位置说,“家里什么都有,这两年才开始搞地产。”

    初依说,“这事更大了。”

    祁白看向肖楠,不知道肖楠会怎么说。

    肖楠已经缓过来,她走过来,坐在初依的旁边,看着远处躺倒的一地人,觉出巨大的不真实来。

    张倩也是,她觉得自己腿都是软的。走到她表姐旁边,也坐下。

    而初依,一丝解脱也没有。

    她说,“我闯祸了是不是?”

    肖楠坐在她旁边,有点很荒谬的方向一致感。

    她说,“是呀,你敢杀人吗?敢绑架吗?你都不敢。可你打伤了这么多人,那要怎么办呢?所以……你自然是闯祸了。”

    初依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搓着自己的手心,惹事容易,了事难,就是这个道理。

    她今天可以一走了之,可以后日日夜夜对方的报复会防不胜防。

    这还怎么睡安稳觉。

    祁白说,“肖楠,剩下的事情,你和我算。”

    初依没说话。

    肖楠也是。

    过了会,肖楠说,“好!你现在过来,给我跪下认个错,这事就算了。”她现在也有点无法下台,叫的人都打倒了,还有点意兴阑珊。

    祁白站了起来,对初依说,“初依,你走吧。这没你的事了。”

    初依抬头看他,他一辈子,对她最硬气的说话,就是这会。

    初依说,“让她再叫人来就行。”

    语气已经破罐子破摔,她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反正不能看祁白跪下认错。

    祁白说,“咱俩已经分手了,你走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初依说,“那我坐在这儿也不碍你的事。”

    祁白说,“这地方是她家买的地,不是公园。”

    初依说,“我知道你给我递话,反正我不走,不能跪。”

    肖楠觉得她都要被这俩人活活呕死了,“你们俩——”她的声音一顿,忽然看到有车远远拐了进来。

    她看向张倩,“你叫朝阳了?”

    张倩说,“没呀。”她站了起来,一看到车,却掉下脸,随即又笑了,对初依说,“这才有意思,你男朋友来了。”

    初依早已经看到来车。

    她低下头,不敢看祁白。

    祁白死死盯着,看那车冲到门口,车门打开,乔宴下车。

    祁白觉得一点惊喜和惊吓都没。

    好像宿命一样,他注定遇上这个人,被他抢走女朋友。

    他站了起来,把初依拉起来说,“你走吧,接你的人来了。”

    初依坐着不动,她觉得自己的脸很烧,心灼热,手心也冒汗。

    这事和在噩梦里一样。

    肖楠却靠近初依说,“这是你的新男朋友呀,我告诉你,朝阳给我交过他的底,你别以为他能救你,他不算个什么东西,在我们家眼里,什么都不是,所以朝阳和他们,想翻脸就翻脸。”

    初依看她。

    肖楠说,“在乎的人,才用顾忌,不在乎的人,谁会顾忌。你伤害祁白,也不过因为找到了更好的,他对你已经不再重要罢了,人都一样,什么重要,计较什么。你以为自己多好?不过是水性杨花。”

    乔宴绕过一堆人,神色莫名,快速走到初依面前,拉起她看,上下左右的,“你打的这些人?伤你了吗?”

    祁白苍白着脸。

    张倩冷笑。

    肖楠站起来,叹了口气说,“来的正好。”她看着初依说,“要不换这样吧,你二选一算了,和“新人”走,这事我就和祁白这个旧人算,咱们俩两清。反正你这么能打,我也顾忌你。”

    她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初依看着她,等后半句。

    肖楠说,“不过祁白自然没有好下场,不止是跪下那么简单,但我怎么收拾他,是我的事。”

    她微微笑了笑,越想越好玩,说,“但你要不放心他,就和现在的新人掰了,选祁白,那今天这事就真的结束。我不在你背后使坏,也不发你姐的视频,更不会动你家其他人。”

    她看着初依说,“你选一个吧。”

    乔宴拉着初依说,“先走,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初依知道乔宴为什么这么说,乔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没动,看着肖楠问,“你这样损人不利己,为什么?”

    肖楠看着乔宴,神情挑衅。

    而后拿出电话来,说,“哦,你不愿意选祁白呀,还想要爱情,那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今天的事情吧。”

    初依终于觉出,今天是一个别无选择的巨大大坑。

    肖楠按了号码,没有拨,又看着祁白说,“还有你,耽误我这么久,跪下认个错。我以后不动她。你说这生意不划算?你该不该给我认错,你自己说?”

    初依看着祁白,祁白一身狼狈,和两个月前,已经判若两人,她还记得,曾经祁白的出现,每次都像带着好天气。

    但如今,因为她家的事情,竟然把他折磨成了这样。

    谁和她一起,都是倒霉。

    她转身,拉上祁白说,“这本来就是我男朋友,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我都不知道你刚刚说的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4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4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