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0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0章 夏听音

    大雨落在车顶上,周策把车停在他的住处外,“那我先回去。”他拉开车门下车,乔宴从副驾驶过去前面开车,初依跟上,跨在副驾驶坐下。这里离公司不远。

    乔宴看着周策进家门,转头和初依说,“回家。”

    已经午夜,街上的人不多,雨滴落在车顶,噼里啪啦和鞭炮一样。

    初依抬手摸着车顶说,“这雨也真有劲,你看,那么小,那么有力量。”语气很愁苦。

    乔宴笑着看她,“怎么了?”

    初依看着车顶说,“如果用不到地方,就没有用。”

    语气含着种她自己都不懂的落寞,乔宴猛然觉得,初依也许很孤独,她看似朋友一大堆,可是没有几个人懂她。

    平时大家笑闹,可谁都不会和她聊天,问问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以后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他伸手过去,拉上初依的手,握在嘴边,亲了一下,看着前面的路说,“你看,雨水把路洗的多干净,我都不说庄稼需要下雨了。”他说完笑,牙碰上初依的手,轻轻咬了一下。

    初依笑着缩手,“你又胡说了。”

    乔宴把车拐上公司的路,那小楼在雨里等着他们。

    他笑着说,“看,家都洗干净了。”

    初依捂着嘴对着窗子笑,不看他了,“你只会胡说八道。我不听。”

    乔宴下了车,先跑过去开了门,初依不等他过来接,自己拿着西装扣在头上,拉开车门跑过去。

    乔宴站在门口开了门等她,她跑进去,乔宴锁车,下卷闸门。

    “呼啦啦”一阵响,初依把西装从头顶拿下来,看到乔宴的肩膀都湿了。

    她转身去摸灯,乔宴锁上门,笑着过来,“找不到地方吗?”他的手也乱摸,挨上初依的,初依笑着打掉他的手,“别乱动。”

    却感觉乔宴伸手摸上她的脸,“脸上怎么湿了?”说完又摸上初依的头,语气心疼又令人心悸。

    黑暗里,没有光。

    初依找灯的手停下,觉得呼吸一秒钟变得珍贵。

    “这个地方好不好?”乔宴问,他的手在她脸上,轻轻摸过,把那水珠抹掉,他越来越近,初依感觉灵敏,仿佛知道他要干什么,她浑身都绷紧了,没有答他。

    不知所措。

    乔宴的手,轻轻捧在她的脸侧,拇指,轻轻地揉着她可怜的脸蛋。

    柔声问,“初依……知道我爱你吗?”

    初依浑身一震,身后有墙,支撑着她,但她也无处可躲。

    只得低头,躲开他的气息。

    乔宴的手抬她的下巴,又追问,“知道吗?”

    初依轻轻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乔宴没有动,又轻问,“那……感觉到……我爱你了吗?”

    初依都想哭了,他怎么没玩没了,她觉得兴奋又不知所措。

    简直只想甩开全世界,把自己裹到被子里。

    乔宴靠的更近,气息侵袭而来,“感觉到了吗?”

    初依觉得危险又别无选择,“感到……”脸被抬起,唇被压住了!

    初依脚下趔趄,腿瞬间软的站不住。

    乔宴伸手单手揽着她的腰,把她压在墙上,又挤到怀里。

    带着要为她奉献一切的激情。

    雨哗哗落下,砸在卷闸门上。

    初依的心,一下被搅到天上。他今晚勾她的手心,那湿软的一下,轻柔却又带力量,令她意乱情迷又神思难返,何况此时这样。

    她站不住,整个世界狂风暴雨又春风拂柳,她软成水,变成不认识的自己,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初依……”乔宴离开一点,叫她的名字,像爱的捧在心尖,又性感陌生,随即更狂猛的一阵来袭。

    初依的心跳都停了,仰着脸,空气稀薄,腿不知去了哪里,她无法呼吸,心压着快要不会跳。

    雨洗刷着世界,他洗刷着她的心。

    她在他怀里发颤,情难自已,浑身发紧,他每一下,都把她抛上天!

    她真的要没气了。哼出声,娇怯地不认识自己。

    又感觉陌生沉沦,只想不管不顾继续。

    乔宴再次离开的时候,还给她空气。

    她看到自己紧紧圈着乔宴的脖子,像要挂在他身上。

    灯光大亮,乔宴伸手按了灯。

    他说,“我不舍得,你身上湿了,不洗澡怕你感冒。”

    初依看着他湿了的肩膀,又看他,他的双眼,亮的纯洁,初依盯着他一直看,最后她手上使劲,无法控制自己,压下他的脖子,主动吻他。

    她愿意跟着他沉沦,

    跟着他心神错乱,

    干什么都愿意。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雨一直下,整座城市渐渐寂静无声。

    树枝摇摆,把最后残留的叶子,摇晃下去,落在地上,被雨水冲走。

    乔宴抬手扶着她的脸看她,初依眼神娇怯,尴尬又期待地看着他,俩人都在喘气。

    乔宴笑的,好像心里又开了花。

    初依说,“我的腿软了。”

    乔宴弯腰,手伸过初依的腿弯,打横抱起她。

    初依圈着他脖子,靠在他肩头笑。

    俩人上楼,全世界就剩他们俩

    初依洗了澡,穿着乔宴的衬衫。

    躺在床上,乔宴洗了澡在她旁靠着,在她左侧,厨房里,慢炖锅里有红酒炖牛肉。

    初依说,“你的生存能力令我吃惊,咱们下午走那么急,你还不忘锅里炖上吃的。那万一咱们不回来呢?”

    “当然要回来。”乔宴说,“走的时候就想好的,反正不会出去八个小时,你回来饿了,也有东西吃。”

    初依看着他,她洗澡后吹干了头发,乔宴的头发随便吹了一下,这会是半干,男人头发带湿气的时候,都会看上去有点孩子气。

    她看着乔宴说,“你觉不觉得,有时候人的身体很奇怪,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乔宴轻轻挪了挪,看着她的眼睛,吻她,“是这样吗?”

    初依伸手又圈上他的脖子,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这件事,好像她要做不够。她在乔宴的身上,寻找自己想要的陌生世界,压住他,意乱情迷地,身不由己。乔宴却扶着她的腰,把她放在旁边,被压在被褥间的时候,她感到了乔宴身体的变化。

    他离开她,好一会,才问,“困不困,一点钟了。”

    初依看着他的眼睛说,“不知道,困,可我还想和你说话,不想睡。”

    “那就吃点东西好不好?”他低头,这次又吻的很轻很克制,“吃着东西,咱们俩聊天。”

    初依点头,松开手。

    乔宴翻身下床,坐在那边,背对她却没动,自己笑。

    初依想了一会,忽然用被子捂上自己的脸,小声说,“是不是我圈着你脖子的时候,你都不能动。”

    被子外,乔宴说,“我觉得这样别无选择,挺好的。”

    初依:“……”

    她掀被子坐了起来,非常生气,“你现在知道我不能教学生了吧,连这种时候,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

    乔宴从橱柜拿出一个粉色的碗,他才给初依买的,把慢炖锅盖子掀开,转眼,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牛肉过来。

    “你看,牛肉还带牛筋的。”

    他上床,坐在床边,拿着筷子递给初依。

    初依不吃,“我生气了,没有胃口。”

    她的语气气鼓鼓的,她刚刚都觉得自己软成水了,结果乔宴还不能动,这样她怎么知道乔宴是不是自愿的。

    乔宴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在她眼前。她看到,那带牛筋的地方是透明的,颤巍巍地冒着香气。

    她转开脸,“还是生气。”

    乔宴把肉放碗里,“那是几级的生气?”

    “生气还分级别?”

    “嗯,你说说。”乔宴把碗放在床头柜上,筷子架在碗上,很万事尽在掌握的语气说,“不同的生气程度,有不同的解决办法。你是几级?”

    “那……你觉得是几级?”初依的语气开始不确定。

    “五级?”乔宴试探着问,“想不想打人?”

    初依委屈地说,“我不会打你的。”

    乔宴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的意思如果你想打人,我就打电话把你犯错的前男友叫过来。”

    初依“噗嗤——”给逗笑了。

    “你这人,最爱胡说八道。”她抬手打乔宴,乔宴抓住她的手,压在怀里,也笑,而后压向她,认真地俯身下去,说,“小傻妞……你怎么对我,我都开心。”

    初依仰头看着他,他目光深情,头顶后面,有顶灯照出的光环,她枕在一堆枕头中间,有什么从身体内流淌而出,她侧开脸,她知道乔宴身上的变化,只不过,和以前对祁白一样,她视而不见。

    但此时,她却不受控制地,浑身都在燃烧。

    真的想再和他干点什么。

    她觉得自己真的疯了。

    推开乔宴说,“我饿。”

    乔宴起来,把枕头摆好,碗端过来,“这会不热了,吃还刚刚好。”

    初依尝了一块,“咦,你为了我就这样吃,所以做的淡是不是?不用就着米饭就能吃。”

    乔宴说,“这是英国菜,那边人不吃米饭,都配土豆泥。”

    初依看着那软软的牛肉,如果配着馒头或者米饭,味道多好。怎么配土豆泥,土豆泥她可在肯德基吃过。

    很遗憾地说,“那边人真可怜,连米饭都没。”

    乔宴点头认可,抬手,拇指抹掉她嘴边一点汁,又把拇指放在自己嘴里吮掉。

    初依拿着遥控器按开电视,又问,“咱们俩互相了解一下吧,——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红色!”

    “为什么?”初依手按遥控换台,吃着牛肉,心不在焉地问。

    乔宴挑着碗里的牛肉,好的都摆在碗边,排队等她吃。一边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着你妈给你做的那件红衣服。”

    “噢……”初依转头,“在我们九街十六巷?”

    乔宴说,“在六角小燕塔那边,你躺在祁白的腿上,红衣服特别好看。”

    初依嚼着牛肉,“我怎么想不起来哪一天呢,我从小就爱去,每次祁白在,我都躺着他的腿,那水泥台子还是太硬。”

    乔宴从牛肉里尝出了醋味,觉得心里怪难受的,又不知道为什么要难受,一早就知道的事情,有什么好吃醋的。但他真的不想和女朋友分享前男友的事情,连着吃了好几块,才把醋味赶走。

    一抬头,初依正瞪着他看,“你怎么把牛肉都吃了?”

    乔宴连忙又去给初依盛了一碗。

    初依夺过碗,自己吃。

    “你去收拾床上的衣服。”她还给他派活。

    乔宴把床上俩人刚刚洗澡换的衣服拿起来,心里却想着,如果告诉初依,他以前没有过女朋友,不知道她心里会不会对他更好一些,可怎么说呢,不能太明显。

    这个和他赌博不一样,不熟悉业务。

    手里勾了个奇怪的东西,他一看,是初依t恤里面带着内衣,那内衣带子勾在他手指上,是拧巴的,他灵机一动,说,“咦,女孩的内衣带子,都是这样弯弯的?”

    初依看了一眼,有点生气的说,“那你以前的女朋友大概穿的都是高档货,价格便宜的,就会有这种问题。”

    乔宴,“啊?”

    他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个答案,但也是不吃亏的人,立刻说,“祁白真吝啬,怎么不给你买点好的。”

    初依端着碗,咽下嘴里的牛肉,看着他说,“你不想混了是不是?”

    她也从牛肉里吃出了醋味,刚刚亲了她,就和前女友比较,还挖苦她的前男友。

    真真是,不想混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0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0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