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5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5章 夏听音

    “东西都装完了吗?”乔宴的妈妈拿着一个盒子走进来。

    初依连忙把床边的东西拨拉到里面,“坐这,坐这!”

    乔宴的妈妈看着乔宴的床,她儿子的床从来没有这么乱过,上面堆满了乔宴的衣服。

    “这是干什么?”

    初依说,“乔宴说这些不要了,让我帮他叠起来,回头给人。”

    “一次扔这么多?”乔宴妈妈觉得奇怪,拎起两件西装看了看,其中有一件,乔宴以前穿着特别好看,还是她给买的,不过现在穿不上了,只是他一直都不舍得扔。

    “这件也扔了呀,”她在床上看了看,觉得儿子的衣柜都要空了,“——又不搬家,至于这样扔东西吗,又不碍他的事。”

    初依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转身,风从窗缝里吹到她脸上,她出了一身冷汗。

    怪不得呢,原本她还奇怪,为什么乔宴要这样扔东西。

    原来……她想到乔宴说的,“到时候我说服我妈妈,咱们一起住。这是——他要准备开始搬家了吗?”

    初依抬头在额头擦了擦,她真的觉得自己出汗了。

    “初依,你过来。”乔宴的妈妈叫她。

    她忙跑过去。

    乔宴的妈妈,打开那盒子,里面一片红,是昨天见过的那条裙子,换了白色的大方盒子,还带丝带,看上去更漂亮了。

    “我想来想去,昨天还是去把这裙子给你买了,这是半身的,你上面喜欢穿什么搭配都可以,也是长裙,你可以先在里面穿上打底裤,要是觉得不踏实……还可以安慰自己,就算出现上次的情况,你都不要担心,反正这裙子是红色的,也没人看见。”

    初依听的感动又感激,原来她昨天下午出去,是给自己买裙子。

    乔宴的妈妈坐在床边,伸手拉住她的手,抬头看着她嘱咐,“女孩最好的年纪,就这么几年,以后想穿,过了这个年龄,穿上也就是其他的感觉了。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

    初依站了一会,千言万语,实在不会表达,伸手搂上乔宴的妈妈,她不知怎么说,觉得眼睛有点湿。

    那盒子被她郑重地收好。

    乔宴的妈妈拿起衣服折叠,她连忙过去帮忙,“乔宴怎么还没回来?”

    “谁知道。”乔宴的妈妈后退一步,看向客厅的时钟,“快中午了,出去一早晨,也不知道干什么。和小时候一样。”她的语气嘟囔,带着抱怨。

    初依笑,说,“要不我打他的手机问问。”

    “不用。第一咱们要吃饭,第二你们俩要坐飞机。他反正得回来。”

    初依加快了速度,把床上的衣服一件件叠起来,都放进一个大袋子里。

    门响,她拿着乔宴的一双皮鞋跑出去,“这双也不要了吗?看着挺好的。”

    乔宴手上的钥匙都没放下,就被堵到了门口。

    他看着初依,神情怔忪。

    初依身上没有换衣服,穿着那件她妈给她做的衣服,带荷叶袖子的小褂子,本来就显居家,她还提着他的鞋。

    乔宴仿佛一秒都穿透了时光,看到自己婚后的生活。

    他笑着,接过自己的鞋。

    “谁让你动这个的,这个我自己会收拾。”他顺手把那锃亮的皮鞋扔在门口,带着初依去洗手。

    初依急急地小声说,“你干嘛扔那么多衣服?你是不是……”她鬼鬼祟祟往洗手间外头探头,然后偷偷关上门,一转头,

    却对上乔宴吻过来。

    她慌忙后闪,一头撞在门上!

    “哎呀失手了!”乔宴连忙伸手去揉她的头。

    初依又惊又懵,不敢置信,过了好几秒,才打他,“你干嘛?”

    乔宴揉着她的脑袋,很委屈地说,“你关门,我当然配合一下。”

    初依一想,霎时像被浇了开水一样,一把推开他,拉开门就出去了。

    外面,传来厨房里说话的声音。

    他妈妈,“你怎么在厨房洗手?”

    初依说,“嗯,乔宴在厕所洗,我没有抢过他。”

    乔宴轻轻合上洗手间的门,心有余悸地捂着自己心口。

    妈呀,要不是自己反应快把初依骗了出去,他可没好果子吃。

    他伸手,从内口袋里掏出一张单据,看了看,又轻轻宝贝地折好,装回了西装内口袋。

    *******

    晚上的飞机。

    初依他们吃了下午饭才走。也没什么行李。走的很干脆。

    初依和乔宴的妈妈约好,过段时间就来看她。

    飞机上乘客也不多。

    乔宴坐在窗口,她靠走道。

    初依想到回家很高兴,但是离开乔宴的妈妈还有点舍不得。她伸手戳了戳乔宴,乔宴放下手里的杂志,“怎么?”

    “你现在躲不掉了,你说,你扔那么多衣服,难道是要搬家。”

    “那还用说。”乔宴放下书,换了一本,递给她,“你要看吗?”

    初依扫了一眼,推开说,“我家又不弄花园。”

    乔宴愣了几秒,把杂志收回去,这杂志是一本英文的,封面是一丛丛的薰衣草,风信子,雏菊,装饰的花园角落。但是里面是家居装饰的。他一秒犹豫没有,把杂志压在了下面。

    又换了一本看。

    初依很自在,晃着脑袋美滋滋地想事。

    “乔宴,我那天想了,我知道我还是喜欢干什么了?”

    “喜欢什么?”

    初依弯腰,从座位下拉出她的包,从里面翻腾了一阵,拿出她那个卷卷巴巴的作业本,翻到一页,她压在乔宴小桌板上的杂志上,“看!”

    乔宴挺喜欢她这个不拘一格的“记事本”,还有正方格,令他好像总一下能回到小学,他说,“这个我先问问,你怎么总用作业本记东西。”

    “我家多呀。”初依拧开瓶子咕咚咕咚喝水,“我爸走的急,学校一下就办不下去了,当时留下好多作业本。”

    乔宴转头看她,聆听的姿态。

    有些男人,精工细作,当他们专注凝视的时候,女孩总会顿时心乱如麻。

    初依也是。

    乔宴和她笑闹还好,他神色若认真,很成熟的视线注视她,她顿时就会浑身发紧。

    她抬手,推开乔宴的脸,说,“没什么,不就是个本子嘛。”

    乔宴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揉了揉,才暖暖地说,“来,让我看看我们小傻妞的理想。”他拿起初依的作业本,细细地往下看。

    拿起来,看到上面写着:

    “乔宴今天说,理想是想自己要做什么,如果不用养活自己,最想干什么?”

    答案是,“欠债还钱……”

    他拉起初依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又继续看,下面写着:

    “如果不用还债?”

    “那和以前一样。”

    空了三行,很认真地写了三个字:

    打小三!

    乔宴抬手,放在自己嘴边,忍了好一会,忍下笑容。

    初依趴在扶手上,手被握着,却一直看着他,“不好是不是?”

    乔宴笑着摇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挑了初依能听懂的语言体系,靠近她,低声说道,“你可以不想自己能不能干好,而只想,你想干什么?更开阔一点。”

    因为飞机上虽然人少,可也有别的乘客,所以他声音放的低。

    初依和他靠的这样近,说着自己的理想,乔宴什么都知道,还这样一味迁就,和她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却又不知这种莫名的幸福为什么而来。

    乔宴说,“我喜欢你说的,人活着得有底线。金钱不能撑起一切,人心日渐浅薄,大家追求除了名利再无其他……”他说到这里,忽然不再说了,从西装内口袋掏出一支笔,在初依的作业本下面,很飘逸地写下两个字,

    “传承。”

    他侧头看初依,很有耐心地说,“你每天都在做,孜孜不倦,不觉得累的,其实就是你最喜欢的。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真的继承你父亲的遗志,给人教拳呢?”

    初依连忙摇头,“那不行,我师兄他们有人在教,我不能砸别人的饭碗。”

    乔宴摇头,“路是人走的,他们教大人,你可以教小孩,他们教男的,你也可以只教女的。我觉得你那一跳,就足震撼人心。见过,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初依的心一下蹦跶的上了天,他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夸过她。

    更没想到,她那晚,随随便便跳那样一下,他都记得。

    还说什么一辈子。

    她推开乔宴,红着脸说,“你上次都没说。”她不好意思又心花怒放,尴尬又激动,好像浑身都烧了起来。

    整个人又轻飘飘地,如同落在外头的云层中。

    乔宴却不说话,那总是灿亮的目光,柔柔落在她身上。

    带着无尽的喜欢和疼爱。

    只是望着她。

    初依的心又乱又慌,只恐他说出什么情话来。

    又期待,不知他还可以说点什么。

    她伸手抽过乔宴的钢笔,看到上面有颗白色的五角星,连忙找到话题,说,“你这笔,就是传说中的万宝路吧?”

    乔宴看着那一点点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没有别的乘客看初依,他拿过,随手合起来,扔到初依的包里说,“给你了。自己上网去查查,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对笔我不懂,别人给的。”

    初依点头,完全信了,还说,“听说是很有名的。”

    乔宴很随意地说,“万宝路香烟我倒是知道,两个牌子有关系吗?”

    初依一想,“咦,我是不是记错了?”

    “回去查查。”乔宴浑不在意,翻开一本杂志给她。

    他却又翻着她的记事本。

    慢慢地看。

    他这样专注她的东西,初依又觉得心神都荡漾起来。

    她翻着杂志,看到都是家居装饰的,翻了几页,都挺好看,她合上看了一眼封面,看到是早前乔宴给她的,她以为是花园的那本。

    她笑着又翻看,过了会,她发现她已经美滋滋地又靠在乔宴的肩膀上了。

    “咦,我怎么又靠在了你身上?”

    乔宴淡然地说,“早就说了,你会很喜欢很喜欢我。”

    “才不是。”初依鄙视他,而后大模大样又靠在他肩头,说,“我觉得这是因为你长得像一把椅子。”

    乔宴说,“那就一直靠着,小心有人跟你抢。”

    初依沉沉地压着他,心里却想的是,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抢过她的东西!

    ******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间,

    乔宴不让初依回家,又说他的房子几天没人住,回去要打扫卫生,他去出差都是因为初依,让初依和他一起去帮忙换被罩拖地。

    初依总说自己有劲,这样提出用她的时候,她当然不能说不去。

    帮乔宴收拾了房间,可是乔宴却自己拿了她的被褥,占了沙发。

    不许她去睡会客室。

    “你想想那地方,多少人坐。”他一句话,就终结了初依的反抗。

    俩人收拾完,也都晚了,第二天是周五,还要上一天班,初依就没有再坚持。

    *******

    第二天一早,初依睁开眼,乔宴就已经起来了,正在对着她床边的立式穿衣镜,换衣服。

    初依说,“咦,你怎么起来这么早?”

    乔宴抽出条领带说,“等会约了人吃饭。”

    初依坐起来,揉着眼睛,放下手,她看清楚乔宴身上的衬衫,是藏蓝条纹的,看上去特别矜贵,但又和他平时穿的不同。

    然后她看着乔宴风流倜傥的姿态打着领带,她的心里有种奇怪的不踏实感,好像他出门,就会被别的人看上,喜欢上,惦记上。

    他昨天也说,小心别人和她抢。

    她有点不痛快地说,“你这是,又要出去骗人吗?要我去吗?”

    乔宴失笑,两步过来,单腿上床压着她的被子,飞速亲了她额头一下。

    刚想离开,初依揪住他的领带。

    “还没说,是不是要去骗人,你别不给我说,改天你让人打死了怎么办?”

    乔宴侧头,盯着她迷糊的脸蛋看了看,低声说,“你不放手,我就上床了。”

    初依愣了两秒,被这个流氓打败了。

    她扔开乔宴,翻身下床,恶狠狠地说,“等你有一天被人抓走了,我一定不救你!”

    乔宴大声地笑起来,看到她往洗手间去,上衣摆塞在短裤的裤腰里,她自己也不知道……觉得好玩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5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5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