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4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4章 夏听音

    大街上车来车往,有一瞬间,世界好像就剩下他们俩。

    初依想到乔宴的妈妈刚进了商店,他们也不能多耽搁,连忙推开乔宴。

    “快点跟上,你妈妈等咱们呢。”

    乔宴跨前一大步,就顺势搭上她肩膀,和她搂着走。

    初依被揽的东摇西晃,对上店门口的橱窗。

    “咦,你看那裙子,你应该搂一个穿那样裙子的女孩。”初依说。

    乔宴走前两步,橱窗里面有条正红色大裙摆的裙子,一层层的,却不觉繁琐,裙摆拉起来,可以挡一片天。

    必须成天没事干,才能穿的那种!

    他往左边挤了一下,让那半身裙对着初依,比了比说,“是呀,你穿正好。那咱们给你买了。”

    初依立刻笑,“我才不穿!”

    那裙子太夸张了,都能当礼服,她推推乔宴,“你能想象我穿这种裙子,走在九街十六的回头率吗?”

    乔宴很认真地看着评述,“这裙摆大,完全可以踢腿,也可以打拳……你要穿着翻跟头,还能有武侠片的写意。”

    初依也跟着胡诌,“就是你当对手太菜。”

    乔宴歪头,靠在她额头笑的不行。又柔声说,“其实穿白运动鞋,上面穿这个也会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初依推他,“你穿也好看,你怎么不穿。”

    乔宴的妈妈在店里叫。

    他俩推推搡搡往店里走,进门的时候还互相挤,小孩一样,笑闹着。

    乔宴的妈妈从来没有见过乔宴这样。

    她手里拿着衣服,对初依说,“过来试试。”

    乔宴一秒身份换位,成了个拎包的,站在旁边,替她们拿东西。

    ******

    餐馆里,人声鼎沸。

    乔宴看着他妈妈点菜,都没有看菜单。初依说,“阿姨昨天就看好了。”

    乔宴说,“我就知道你们俩要下馆子。”

    乔宴的妈妈对初依说,“昨天那个山药,咱们再要一份吧?”

    初依点头,“你喜欢吃就点,吃不完有我。”

    乔宴:“……”

    他有点不悦,拨拉了下初依的脑袋,“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吃不完有你,你又不是垃圾桶。”

    “你怎么说话呢。”初依打掉他的手,笑道,“浪费多不好,我可以少吃点米饭,多吃点菜,不然剩下怎么办,扔了可惜,不扔剩菜吃了对身体不好。”

    乔宴的妈妈说,“昨天我俩说吃饭的问题,初依知道我总一个人吃饭,有时候想多吃几个花样,买回去多了,还得分两顿吃,觉得不健康。”

    初依对她说,“要顺应节气,节气。”

    乔宴的妈妈笑着点头,问她,“那这个节气,咱们应该吃什么?”

    初依拿过菜单,“我看看。”她顺着看了一会说,“要是可以看看他们厨房就好了。我们家门口的几家饭店,我们去吃饭以前,经常都先去厨房看看,什么新鲜吃什么。”

    “那人家不说?”

    “都是熟人,不敢不让看。”初依回答的混不吝。

    乔宴妈妈说,“那下次我跟你去看看。”

    初依说,“你提前说,有些拿手菜,菜单上没,让他们提前准备。就是地方小,比不上这地方漂亮。”

    乔宴诧异地看着她俩,你一句,我一句。

    把他完全扔一边了。

    他十分意外,虽然知道他妈妈会喜欢初依,可也没想,怎么熟悉的这么快。其实他自己和初依交浅言深,关系虽然近,可并不能说特别了解。

    而且他走了一晚上,怎么没人逗着他说话。

    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咳嗽了一下,说,“那我呢,怎么没人问我?”

    他妈妈头也不抬地说,“你不就是个掏钱的,问你干什么。”

    乔宴:“……”

    初依安慰他,“没事,你不爱吃也不会浪费,有我。”

    乔宴:“……”

    空了一会,他说,“后天就要回公司了。”

    初依和他妈妈都抬头看他,异口同声说,

    “真的?”

    “这么快?”

    *****

    晚间

    初依辗转又难眠,一会想出去问乔宴,他以前上警校的事情,一会又想乔宴的妈妈不知道睡了没有。

    见儿子,没见几天,又要分开。

    一会又想自己的家里人,她把被子蒙在脸上。

    觉得自己真正睡不着的原因,是乔宴回来了,她太高兴。

    这样不好,更应该问清楚他过去的事情。

    第二天,他们一天都陪乔宴的妈妈。

    也没机会说话。

    到了下午,有人找乔宴的妈妈说事情,他们俩才得了空闲。

    初依拉着乔宴去外头说话。

    小河蜿蜒,一米多高的芦苇晃着,风中轻盈。

    初依拔了一根,在乔宴头上点了点,“你回来,还没看几眼,又要走了,会不会不舍得?”

    乔宴说,“当然不舍得,那边有可以坐的地方,我领你去看看。”

    他抓着初依的手走,他走在前面,要踩在草地上,前天下过雨,地不好走,有些地方都软。

    初依看着他脚上的皮鞋,很快沾了泥,但他一点没感觉的样子。

    她脚步轻,脚上的泥少。

    旁边的花,下过雨很多就落败了,看着很可惜。

    “前面地势高,就没这么泥。”乔宴说。

    初依被拉着,只看着眼前一块,是他墨蓝色夹克的衣袖,露出里面白色一点点的衬衣衣袖,那衬衣衣袖干净极了。

    她看着自己被他拉着的手,也不觉得地上的泥有什么,或者只要被他这样拉着,谁还在乎那点泥。

    远处一片树林,乔宴一脚跨上去。

    把初依拽了上去。

    “这儿可以坐。”乔宴说。

    初依循着他说的地方看去,看到一个——树墩。

    乔宴按着她坐下,把她转了一个方向,“你看那边。”

    初依看去,远处的河水滔滔而去,两侧芦苇荡漾,她抬手,挡着下午最后灿烂的阳光,“你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吗?这地方如果在我家那边,男孩也爱来,玩泥打架都方便。”

    乔宴在她身边坐下,拔起一株小草,说,“知道我们最爱玩什么?”

    初依侧头看了一眼,看到他手里的草,不解道,“拔草?”

    乔宴低着头笑,也不看她,顺手拉过她的手,“你猜。”

    初依不明所以,抢回手说,“你说话就说话,总拉我手做什么?”

    乔宴手里拿着那根草,不说话。

    绿草嫩嫩的,风里娇气地晃。

    初依也从旁边拽了根,吸了两口清爽的空气,定了定神,问道,“好了,说正事,你怎么还上过警校?”

    乔宴面露诧异,看着她,“你怎么知道?”随即一想,不可思议道,“我妈连这都给你说了?”

    “你怎么那么意外?”初依说,“难道你妈不能说?你给她说过不能说?”

    “那倒是没有。”乔宴说,他看了初依好一会,才看去远处,没什么语调地说,“不过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她以前不提,也从没给别人说过。”

    初依倒觉得这没有什么,她连自己的糗事也都说了,觉得乔宴的妈妈说这些,也很正常。

    初依碰碰他,“那你为什么被开了?”

    乔宴不说话。

    她又碰了碰他,“我可以问你妈妈的,但我觉得应该问你。”她说完又补充,“还有,我还认真翻了你的相册,也没警校的照片。怎么回事?”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略尴尬地说,“当然,这样有目的的翻你的东西不对。就是觉得你怎么事情那么多,都是我不知道的,想的我晚上都睡不着觉。”

    乔宴笑了,伸手揽她,“你怎么这么逗?”

    初依推他。

    他更用力,反而把初依拥到身边,靠在她耳边说,“这是秘密,得这么小声地说。”

    “周围又没人!”初依躲开他,也躲开那痒痒的气息。

    “有!”乔宴搂紧她,大言不惭地说,“人在做,天在看!”

    这人无所不用其极,初依说,“我想把你扔下山坡。”

    “认真的。”乔宴搂紧靠着她,“这事情……该怎么和你说呢?”他的神情很踌躇,“……我当初年少,想上警校,也不是和你一样爱抱打不平。后来不干,也就不干了。”

    初依摇头,“这不是真话。”

    “为什么?”乔宴盯着她看,“你从什么地方判断?”

    初依说,“你手上那功夫,没有下了大代价,练不出来,你动手的时候,比我都快。我又不傻,你挂我的头发,给我脸上抹黑,我都知道。”

    乔宴扭开脸,对着旁边笑出声。

    “承认了吗!”初依说,“我当时不觉,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加上认识你以后,你会换牌。慢慢就联系上了。”她抬手,支着自己的下巴,“给你三分钟,你决定,说还是不说!”

    语气非常斩钉截铁。

    河水过去,洗干净下面的石头,小黄花顽强地在河岸边晃。

    周围都是潮湿泥土的清香。

    乔宴松手,手里的草落在草地上。

    “这可怎么办?”他低着头说,“……说了,我和别人有保密协议,不说,我还想你多喜欢我一点呢。”

    初依把那草拿起来,轻轻插在他头上,柔声说,“你不说我回家。你以后也别和我说。”

    乔宴愕然地望向她,“你把我头上插根草,是卖了我的意思吗?”

    “嗯。”初依用手指勾他头上的草,那草就一晃一晃的,她眺望着说,“你不告诉我不行,我不能和不明不白的人做朋友。我们萍水相逢,你不告诉我,我没办法信任你了。”

    她看着乔宴,很不讲情面地说,“你要是偷窃抢劫过,就算是以前,也该告诉我。我才能决定,是不是要和你做朋友。你说对不对?”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更重要,交往的时候,要给予对方足够选择的权利。

    何况他们俩并不是做朋友。

    而是要一生一世的伴侣。

    乔宴明白初依说什么,却是第一次在初依身上,感受到她对事的果断干脆。

    看着她,心里有什么在翻涌。

    她一脸单纯,稚艳,眼神落在自己的头顶上,闲闲地和自己说话,却带着随时抽身而去的决然。

    他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初依,不知正好对了自己哪一处的审美,为什么自己就是觉得她漂亮的整个人都在冒光。

    他可真不敢和她硬碰硬。

    他低头,空了一会,认命般地笑了笑,而后收起笑容,靠近初依,她没有动,也没有躲,他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英俊的脸庞,带着柔情蜜意。

    初依越听眼睛瞪的越大,“你做过江湖黑社会的卧底?”

    她抬手抓着乔宴肩膀,“无间道里的梁朝伟吗?”她的语气兴奋,“然后事情败露,你现在是出于组织对你的保护,所以要你隐姓埋名吗?”

    乔宴退后一点,无语地看着她,最后抬手,指了指自己头顶被发的,“分手草。”

    初依快速抬手拿下来,乔宴顺手接了过去。

    初依说,“你快说。有那么波澜壮阔吗?”

    “你,”乔宴唉声叹气,拉过她的手,“少看点电视。”

    初依正激动,全神贯注都在他的脸上,生怕他说什么,忽悠自己。

    “那你是什么情况?”她问。

    乔宴答非所问地说,“果然江湖儿女,说到这个这么激动。”

    初依抬手,“那你……咦?”

    她看着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你给我无名指缠一根草干什么?”

    “好玩。”乔宴淡然地拿走。

    初依看也不看,追问道,“那你是什么情况?任务完成了没有,完成之后不是应该高升吗?”

    乔宴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小傻妞,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好,对方黑吃黑,最后新来的那帮,把我当成目标了。我不干,纯粹是觉得我妈就我一个儿子,这行我干不了。”

    初依愣愣地,莫名想到周策不知什么时候说过一句,“乔宴是滑头,谁也别想他多管闲事。”

    但他一直都管她,帮她。所以她才从来没有深思过。

    “你没成功?”她尤自有点不敢相信,“警察去黑帮卧底什么的,不是都应该成功了,然后退役吗?”

    乔宴站起来,顺手拉起来她,说,“这世上做事情,成功是少数,不成功才是常态!你以后就知道了。”

    初依说,“我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又一次阵亡了。”

    她的语气呆呆的,带着茫然。

    乔宴看着她笑,刚刚那根草,被他偷偷装进了口袋。

    抬手拉好初依的手,很愉快地说,“大功告成,走,回家!”

    初依莫名其妙,大功告成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4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4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