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3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3章 夏听音

    餐馆里

    初依和乔宴的妈妈坐的并排,对面放着几个购物袋。

    “这家的山药好吃。”乔宴的妈妈说,“你爱吃山药吗?”

    “爱吃。”

    “爱吃……”

    异口同声,一句是初依,一句是乔宴的妈妈,她已经知道初依会这么回答。

    俩人都笑,乔宴的妈妈说,“那我来点菜,这家的菜不错,就是平时没办法自己来。”

    初依说,“一个人吃饭有时候就是不方便,不过我们家那边,餐馆里都是熟人,自己去吃饭都会变成人越来越多,然后不够吃。”

    乔宴的妈妈点点头,她和初依逛街一下午,能聊的都聊的差不多,知道初依家的大致情况。听到初依说这个,她翻了一下菜单,说,“从小长大的地方,都是老街坊,大家彼此认识,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

    初依捧着茶杯,抿了一口,想到她姐姐的事情,没出事以前,走到什么地方看到有人看她,说她,她都心里很坦然,知道人家一定说,“那就是形意武校的初依。”

    但现在,她却怕见到人说她,因为她怕别人说的是,“那就是初依,就是她姐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说,“只要一家人好好的,平平安安,在什么地方住,都是好地方。”

    “对。”乔宴妈妈叫了人来点菜,然后和她说,“你都不知道,乔宴才被警校开除的那年,跑出去不在家,我天天睡不着觉。”

    初依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那家伙,上过警校?

    这绝对是开玩笑,那人身上的有钱人家宝贝蛋“贵气”,可怜的警校压不住吧!

    她静静地,稳着自己。

    她们这种练家子,遇事讲冷静,强敌在侧,临渊大事,更要冷静。

    听八卦大事件,也同样适用。

    她稳稳地,又抿了口茶,说,“他现在挺懂事的,你有什么话,应该告诉她。”

    乔宴妈妈轻轻叹了口气,“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看有那么多夫妻,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为什么不沟通呢?”她看着初依,神情像长辈,也像朋友,“要合适的时机,有些话才能说出来。”

    她转开视线,继续看着菜单说,“那时候他并不想和我说,他从小都比较有主见,我也没太管过他。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就一定是对的,或者我觉得对,是不是他想要的。”

    初依很诧异,这种父母,她们九街十六巷没有。

    她想多打听几句乔宴哪一年离开的警校,又觉得不合适,这事应该问乔宴自己。

    就说,“他现在和周策一起,弄那个借贷公司,都挺好的。公司虽然有点艰难,但是也没有不安全的地方,你可以放心他。”

    “谁知道他能干几天。”乔宴的妈妈把菜单又拉到初依面前,手指点着说,“……这几个菜好,等明天咱们再来吃这几个。”

    初依:“……”

    *******

    初依回去,辗转反侧。

    没想到,乔宴以前干过警校。

    他哪点像……

    她翻了个身,用脸压着手,想到那一晚,她提着西瓜刀遇上他,和他一起的几个人。

    她一下坐了起来。体制内的人,身上有相同的气质。

    所以那天,她和那几个女人,都不约而同,以为来的是警察。

    警察不穿警服,也能令人感觉出。

    她掀开被子跳下床,走过去,踩亮了灯。

    拿出乔宴的相册来。

    又翻了一遍,有他打篮球的照片,春游的照片,小学班里开联欢会的照片,可是没有,任何一张可以挂钩警校的……

    她的心里开始不安。

    第二天,乔宴的妈妈起床,发现初依竟然精神很萎靡。

    “你是不是换地方没睡好?”

    初依摇头,她一晚不睡都没关系,但一晚不睡,要分析事情,脑细胞贫瘠,可愁死她了。

    “没事,去洗脸,阿姨带你上街去,转转,晚上累了就回来睡的好。”

    初依飘着去刷牙,视线扫到昨天买的衣服,乔宴的妈妈还没收拾呢,今天又要买。

    俩人早饭都得外头去吃。

    初依有了心事,只觉心神不宁,想问问乔宴,也觉得还是得见面问。

    一念至此,她拿着牙刷去找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发现有未接,她昨天按了静音。

    按开来,看到乔宴发来的短信

    “??????”

    初依笑,把手机放在桌上,去漱口,洗脸。

    乔宴的妈妈换了衣服出来。

    “今天给你买一条裙子吧?”她自己穿着条半长的裙子。又问,“你为什么不穿裙子,有特殊的原因吗?”

    初依在脸上揉着抹脸油,想了想,说,“我14岁那年,第一次来月经那天,正好穿的裙子,结果……很不好。后来穿裙子就倒霉。”

    乔宴的妈妈正在整理出门的包,很多女孩初潮都出过意外,很不在意地说,“那也没什么呀,你小时候不穿裙子吗?怎么能这样算是不是倒霉。”

    初依闷闷地梳了头,绑起来,把洗手间面盆周围掉的几根头发捡起来,收拾干净了,走出来说,“那天,是我第一次穿裙子,小时候为了跑跳方便,我都穿短裤。”

    乔宴的妈妈,怔了几秒,看着她身上的睡衣,觉得已经可以想象她小时候的样子。

    她转身微微笑着说,“那也没什么,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穿裙子就会倒霉,那只是你的心理阴影。”

    初依站着,想了一会说,“嗯,应该是吧,全班的人都提前上了一堂生理卫生课,还是活教材!”

    她说完黯然地回屋去换衣服了。

    进门口几秒,又走出来说,“其实这都不算,最糟糕的是,我师兄弟多,他们跑到我们班,威胁我同学,大家都不许笑我,还有别的班!”

    乔宴的妈妈忍着,同情又好笑。

    初依都不想回忆那一天,回去换衣服了,留下一句,“第二次我穿裙子,是去谈我结婚的事情,然后我姐就出事了。”

    乔宴的妈妈,收起了笑容。

    俩人昨天想哪儿说哪儿,这事也说了。

    再次下楼的时候,乔宴的妈妈就没有再提要初依买裙子的事情。

    初依拿着手机,给乔宴打了几次,“他没开机。”

    “他不是给你发酒店的照片了,你打到酒店问问。”

    初依说,“不用了。他不想开机,大概就是不想别人找他。”她总觉得乔宴有点神秘。

    手臂里挽着他妈,还觉得他神秘。

    她装起电话,左右看看,问乔宴的妈妈,“你需要买生活用品吗?要不咱们去超市,你家里缺不缺卫生纸那些,我有劲,正好给你买一些。你一个人拿这些不方便。”一想又说,“还有米面油,都挺沉的。我帮你多买点。”

    乔宴的妈妈拍了拍她的手,很不忍心地说,“……那些我现在都网购。”

    初依:“……”

    昨天的雨水,已经被风干,商店都被洗的干干净净。

    初依陪着乔宴的妈妈又逛街,看她试衣服,给意见,是不是好看。乔宴的妈妈这个年龄,还没有身材开始走样的趋势。

    也属于基因不错。

    初依觉得乔宴像他妈妈多。

    就是不知道他爸爸什么样,乔宴家里书很多,都是她平时不会看的那些。

    下午,她们逛了一天,决定去昨天吃饭的那家餐馆。

    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乔宴家没车,大概因为乔宴常年不在家,而他妈妈也不开车的缘故。

    初依说,“咱们明天还出来逛吗?”

    “你想逛咱们就再来。”乔宴妈妈说。看着初依身上的运动衣,儿子想自己帮他打扮女朋友的任务,看样子完成不了了。

    初依说,“我是想,咱们不如一会买点东西,明天早餐可以在家里吃。”她和乔宴妈妈什么都好,就是吃饭买单的时候,乔宴妈妈总不让她付钱,她心里不踏实。

    乔宴妈妈知道她想什么,动了动她的衣领说,“明天还是来吧,给你买件衣服,配今天的围巾,下个月要圣诞节了。”

    初依说,“圣诞我们公司有账期,要周围要账,乔宴大概不能回来看你了。”

    乔宴的妈妈看着她笑,而后说,“我的意思,到时候你穿漂亮一点,让乔宴带你去玩,照相也好看。”

    初依笑,还没说话。

    一辆出租车在她们身边停下,车窗开着,后座的人探头出来,对她们说,“两位美女,逛街呢?”

    语气吊儿郎当。

    初依看去,快要日落,远处天一片艳红,车里面坐的人,风华正茂,笑容灿然灼目。她又惊又喜,喊道,“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乔宴拉开车门下车,转身付钱。

    她又追过去问,“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她语气又急又快,在乔宴身后,就差高兴地跺脚了。

    乔宴转身,揽着她上台阶。

    初依说,“我们正要去吃饭,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乔宴低头,着看她笑,说,“我从机场直接过来的。”

    “那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初依又晃着他问。

    乔宴的妈妈一直看着初依,自家东西被人这样喜形于色的喜欢,她也高兴。转身说,“你来的正好,帮我们提东西。咱们再逛一会。”

    乔宴接过初依手里的购物袋,顺手牵上初依的手,走过去。

    迎面就是橱窗里的大玻璃,初依对上,眼睛直了。

    身边的乔宴风度翩翩,白色,红色的纸袋拎在手里,西装很窄,显得他很时髦的感觉,像给那些杂志拍的硬照。而他旁边的她,就衬得穿着土气。

    她很气恼地推了乔宴一下,不让他拉手。

    乔宴拉的很紧,她没甩开。

    乔宴说,“生气啦,我已经尽快回来了。”

    初依的好奇心回来,又问,“那你怎么找到我们的,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这么有缘,你不惊喜吗?”

    乔宴心想,原来是这样。

    你觉得很惊喜呀?那电话里开的定位,这么快就被忘了。

    他侧头笑,神色一凛,看着初依头顶说,“别动!”

    初依浑身紧张,顿时不敢动,“是不是虫子?”初依努力感受头顶的动静。

    “嗯。”乔宴靠近她,“别动。”

    初依看他如临大敌,浑身绷着问,“什么虫,大不大,蜘蛛吗?”

    乔宴靠近,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西装布料的那种味道,还有点说不清的什么……蓝色细条纹的衬衫文雅别致,松着两颗纽扣,却令她觉得高高在上,她身边的男性,没人会这样穿,细节上,精益求精。

    微微走神的瞬间,额头一软,却是被亲了一下。

    乔宴按着她的头顶,清亮地笑,“小傻妞,又被骗了。”

    原来根本没虫。

    初依抬手要打他!

    却被乔宴一把搂进怀里,紧紧地圈着,他亲着她的额头说,“我想你了,一刻也停不了。周策这次回去要气死了……”他说完笑,像做了坏事的大孩子。

    初依的心,一下被掀了起来。

    他那么开心,笑声入心入肺,好像照亮了全世界。

    她呆呆地忘了动。

    看到前面的玻璃里,她被他抱着,刚刚她觉得难看的自己,被他搂在怀里,很宠爱的抱着,她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洋气好看了。

    头靠在他的颈窝,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说着想自己。

    她竟然热血沸腾,又虚荣兴奋。

    她甚至,跨阶层,跨性别的陡然明白了,男人开顶级跑车的所图,绝对不会是仅仅为了速度快。

    她木木地站着。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好像,好像从来都没有恋爱过一样。

    这些东西,这些感觉。

    她竟然不可思议地,全都没有经历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3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3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