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1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1章 夏听音

    乔宴和初依表白之前,初依已经觉得这样忽然上门,见乔宴的妈妈很尴尬,结果乔宴没头没脑又说了那番话,初依更无法自在。

    晚上去吃饭的时候,她一个劲乱想。

    正是饭点,餐馆里人很多。

    是家私房菜馆子,和乔宴家不远。

    乔宴说,“咱们自己人,不坐包间好不好?”

    他妈妈没说话。

    初依小声说,“就三个人,还坐什么包间。外面热闹。”

    说完她觉得自己说错了,穷热闹,她们九街十六巷的人都喜欢穷热闹。

    她捂着自己的嘴笑,觉得自己傻模傻样,怎么总说错话。

    服务生过来领位。

    乔宴的妈妈走在前面,她跟上,乔宴扯住她,低声问,“你自己笑什么?”

    初依说,“你不知道什么叫穷热闹吧?”

    乔宴抬手按住她的脑袋,推着她往里走,“坐外头你自在点,小傻妞。”

    初依伸手握拳,恶狠狠地威胁他。

    白色的桌布,垂的低低的,三个人坐了四人台。

    初依在对着乔宴妈妈,还是对着乔宴坐,两个选项之间,退而求其次,选了对着乔宴坐。

    乔宴的妈妈和善,但并不健谈,就只简单问了几句乔宴生活上的事情。

    平时怎么吃饭,怎么洗衣服之类的。

    没有打听初依家里的情况。

    晚上回去,乔宴自己抱了被子,放在沙发上。

    下雨了,

    初依躺在乔宴的床上,觉得这一天特别长,她经历了好多事,睡不着。

    隔着一扇门,乔宴躺在客厅。

    乔宴房间的东西不多,进门右边是床,靠墙放着,正对是窗,窗下摆书台,书台旁边还有两个大书柜。

    这是书房和卧室两个功能混合的摆法,书柜正对初依睡的地方,衣柜却在左边靠墙的位置。

    只有一个双开门的。

    初依有点奇怪,乔宴爱臭美,怎么在家衣服这么少?

    书倒是多,书柜里还摆着几样她不认识的古玩。

    时间半小时半小时的过去,初依对着黑暗睁着眼,看着那些她不知道是真假的古玩,脑子胡思乱想着,乔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和自己嘟囔,学着她爷爷的语气说,“你说说你自己,都躺在人家的床上了,还觉得不认识人家,你自己说,这是不是很荒谬?”

    然后她自己又傻笑。

    雨打在窗上,外面有风,刮的一阵急一阵疏,过了会,雨骤然大了起来,她站起来跑到窗前去看,噼里啪啦的雨花砸在玻璃上。

    外面有绿化的花园,雨水瓢泼似的落下,打在叶子上,她想着,以前的乔宴,学习的时候,下雨天,应该也是看到这样的一方景致。

    天大地大,自己拥有的,只有自己家门口的那一块,就像她的小燕塔。

    门上响起敲门声,她回头喊,“进。”

    门推开,乔宴穿着他白色的运动款睡衣站在门口,“我帮你看看窗子关好了没有。”他走进来,“看什么呢?”

    初依说,“我看看外头,想着你以前,是不是也在这里这样看着外头学习。”

    乔宴很松了口气的语气说,“总算没白把你领回来。”

    说话间,他走到了初依身侧,黑暗里陪她看。

    初依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她伸手在台灯下摸,想开台灯,却找不到按钮,她茫然地,“咦——没开关。”

    乔宴靠近她,她身子向后,被桌子挡住,乔宴轻轻地笑,“你怕什么?”他脚下一踩,灯亮了。

    空气里湿湿的,乔宴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初依想到自己之前蹭住在他那里,俩人用一样的沐浴露,身上的香气也不同。

    她压着心慌往旁边站了站,说,“你不是检查桌子吗?”

    “窗子!”乔宴低低笑,毫不留情面地更正她。

    初依嗯了一声,很低,也没有和他争,她往旁边又站了站,“那你看吧。”

    乔宴站着不动说,“这样一目了然,不是关的挺好的!”

    初依,“……”

    过了会,见他还不动,初依呐呐地说,“那你还不走?”

    乔宴顿了顿,抬手搭在她肩膀上,“明天一早我就去了,你在家等我,我得去两天。”

    “你开玩笑吗?”初依一下瞪大眼睛,“我和你妈妈都不认识,你让我自己住你家?”

    乔宴笑着说,“这可奇怪,不是一直说好的吗?”

    初依说,“我那时候根本没听进去。再说……听说和经历能一样吗?”她有点急,何况之前乔宴也没有表白,她扯着乔宴的手臂,“不行,我去住酒店吧。要不你带我去。”

    乔宴说,“你住酒店我不放心。”

    “那带我去,我跟你去。”初依晃他,声音压的很低,做贼一样的语气,“你不是去要账吗?我可以保护你。”

    乔宴只是摇头,“我觉得,你这样多摇我一会,我一定该软化了,所以不行,不用摇了。”

    初依愣了一下,更大力晃他,“这是什么逻辑,你说!你说!”

    乔宴笑的不行。

    猛然抬手,一把搂住她,揽着她肩膀压在自己怀里,“我也舍不得你!”

    初依,“……”

    被搂着,她觉得自己又变了那只鸟,如果轻轻靠过去,她可以正正好,靠在他颈窝的位置,轻柔小心地,不压坏他。

    但也只是想一下,还是硬邦邦地站着,脑袋倒是没卡壳,回了句,“……我又没不舍得你。”

    “可我不舍得你。”乔宴低低地说。

    语调低沉,夹着窗外的风雨,砸在窗上,发出不可思议的声响。

    初依抬手刚想推他,乔宴已经放开手,往外走着说,“好了,早点睡吧。真拿你没办法,不抱一下,不让我睡觉。”语气吊儿郎当,好像他平时骗人的轻狂样。

    初依一腔柔情顿时清仓,愣了愣,被这颠倒黑白的不要脸语气惊呆了,说,“我真的想用脱拖鞋扔过去。”

    乔宴站在门口笑,眼神却认真,“等着我回来。”

    初依追出去抓住他,把他揪进屋,压着门低声问,“那你……你给你妈怎么说的,我就是你同事吧?”

    乔宴靠近她,也神秘相问,“……那不然呢?”

    初依定了一会,和他大眼对小眼,然后,她什么也不说,开门,把他扔了出去。

    上床,她盖上乔宴的被子,舒舒服服,这次睡着了。

    *******

    早起,在做客的时候可以成为好习惯,初依起的一向早,所以在别人起床的时候,她就已经起来,穿好衣服,收拾了房间,还偷偷打了会拳。

    就是没洗脸刷牙。

    等乔宴和他妈妈都起床,她才装着一起起来。

    吃了早饭,乔宴在他妈妈房间说话。

    乔宴说,“我两天就回来。”

    他妈妈坐在梳妆台前面,在翻自己的首饰,不紧不慢地问,“这女孩,怎么总穿运动衣?”

    乔宴说,“她穿裙子才好看,就是不爱穿。”

    他妈妈从镜子里看他,用目光谴责这个答非所问,过会,看乔宴没反应,才又说,“她以前做那样的工作,以暴制暴,其实是有点自卑吧?还有她穿衣服,不爱打扮,那只是保护壳。”

    乔宴坐在床边,手在上面扫了扫,淡声说,“她家以前开武术学校的,她父亲去世的很突然,她当时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性格上是有些不成熟的地方,她自己也已经意识到,很想‘改’,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改’。”

    “你没帮她?”

    “我觉得好。”乔宴说,“她纵然想的不够现实,可也是自己觉得的正义,这东西,我早就没有了,或者好多人,不是没有,而是不敢有。有什么好改的,又不是错!”

    他妈妈透镜看着他,看乔宴低垂着目光,说话的语气听着很淡,却全是护着的意思。手里拿着的玉镯,左右翻了翻,说,“……都说婆婆见媳妇,第一次要给见面礼,我给她个玉的,她戴着,以后大概还得怕打了。不合适是吧?”

    “给个金的就行。”乔宴坐在床边,很无所谓的语调,“不要我爸给你的那些,奶奶留下的那些就不错,老样子,她一定喜欢。”

    那语气,好像过年给个红包般轻巧。

    他奶奶留下的东西,他妈妈平时都不舍得戴。

    他妈妈站起来说,“嗯,你会算计,都算计好了才回来是吧?”

    乔宴笑着看她,说,“她真的以前开的是打小三的公司,你在我爸那里受的窝囊气,有一天,初依都能替你讨回来。”

    他妈妈看着他,“你找女朋友,是为了我?”

    “当然不是。”乔宴说,“你没见过初依动手,那真是一下一个。我爸家里,那么多不长进的,外面有小三的,以后听说我找个这样的女朋友,一定闻风丧胆!”

    他低声说,“我认识她的时候,都不知道她那么厉害。后来发现还有这个附加快乐,你以后就知道。”

    他很愁苦,不能和初依说,有点用身世讨可怜的嫌疑。又没别人可以说,只有他妈妈。

    他妈妈都听呆了,好像此时才发现,乔宴的不同。

    他那么轻快,高兴,好像全天下的快乐,都让他承包了。

    她也没有不喜欢初依,这女孩,看着就简单透亮,谁会不喜欢。

    他妈妈一下逗笑了,把手上的镯子扔在床上,一对光身的足金镯子。

    “是不是这对?”

    乔宴拿起来,低头看着说,“……妈,我觉得今年我的运气最好,是一辈子……最好的时候。”

    他妈妈站在床边说,“不用拐着弯再说好话,我知道了,帮你说好话是吧。”她妈妈伸手抢过那镯子,转身放进抽屉里说,“没出息,自己追女朋友,还要妈妈帮忙。”

    乔宴诧异地说,“咦,妈妈,你是个没有心计的人,怎么可能发现我的聪明睿智?”

    他妈妈很淡漠地说,“没办法,谁让我生了个脸皮厚心眼多的儿子,慢慢,也就锻炼出来了。”

    乔宴:“……”

    *****

    卧室里

    初依翻着相册,手机在旁边叫唤,她看到上面的名字,按了静音,当没有看到。

    乔宴走进来。

    看到电话一闪一闪。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说,但还是说道,“不想接可以关机。”

    初依翻着他的相册说,“我刚刚想了,这两天你没在,我正好想一件重要的事情。”

    乔宴感兴趣地走过去,手扶在椅子后面,陪她看相册,“想什么?”

    初依说,“我想,我要找到自己的理想。”她抬头看乔宴,“你以前给我说的那些。”

    乔宴说,“那要先想自己喜欢什么?你如果不在意要养活自己,最想干什么?”

    初依说,“我要好好想想。那个饭店的小老板,给了我很多启示,我不能像以前一样,总觉得自己脚踏七彩祥云,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拯救别人!”

    她说完以后,又想了想,“……怎么让我自己一说,这么中二。”

    墙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乔宴该走,可却还是站着没动。

    他站在初依身后,看她翻着自己的过去,有一搭,没一搭和自己说着闲话,重要,但是不打紧的家常话。

    他抬手,把初依身后的帽子整了整,说,“这世上,有几个人,二十岁就可以选定一生的目标。你别太急了。”

    乔宴的妈妈正巧出来,听到这句。

    站在门口。

    很感慨自己儿子,竟然没有结婚,已经开始体会当父母的心情了。真是又想子女什么都知道,以免到社会上吃亏。又怕他们什么都知道,没了童年快乐。

    她叹了口气,往厨房去了。

    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儿子要把人领回来了。

    太喜欢了,竟然还怕自己搞不定,追不上人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1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1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