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0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0章 夏听音

    绿树,红花,蒲公英满天飞。

    “我妈和我爸爸分开了。”乔宴说,“具体原因和咱们俩这会的话题无关,以后再告诉你。”

    他的目光执著而热烈,又带着期待。

    初依被他拉着手,风太凉,从领子钻进去,令她背后发凉。

    她错开目光,觉得乔宴一定不知道他自己多好看,不然他不会这样拉着她说话,还这样看她。

    她手上用力,想挣开,“这事……这事我不知道。”初依说了句真话。

    “我不是,没有觉得你不好……我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每天都开心……可我们认识的时间还那么短。”她伸手推乔宴,“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她的语气很乱,惶急,好像怕伤害了乔宴。

    乔宴伸手拉住她推他的手,攥在手心里,然后捂在他的心口位置,微微笑着说,“你急什么?”

    初依说,“我没有急。”

    乔宴看着她笑,“没有被人表白过吗?”

    “当然有。”初依猛力甩开他,挥手的动作利落干脆,头发在身后甩出一道弧。

    乔宴的视线粘在她身上一会,笑着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你误会。”

    “我有什么好误会的。”初依说“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咱们认识没有多久,我也才分手没有多久……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喜欢我吗?我有什么好喜欢的。”

    她转身,让自己冷静下来说,“何况……我还欠着你的钱呢。”

    乔宴从背后看着她,看到风把她身后没有绑上去的碎头发,吹的乱飘,那头发很细,看上去都不是黑色,柔软的黄色。

    她还是个——黄毛丫头呢。

    他伸手,从旁边拔了朵小野花,红色的,伸到初依脸前面。

    初依背对着他,忽然面前多了朵野花。

    小小红红的几片叶子,都开的正好,天然美,却不贵气,带着小心翼翼讨好的意味。

    她笑了,捏过去说,“虽然我收花不多,可给我送野花的,你也好意思。”

    乔宴从后面看她,轻声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想逼你,就是觉得有些话,应该和你说清楚,我怕你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初依看着不远处地上的草,被风吹的乱晃。

    她说,“那确实是……不知道。”

    乔宴依旧勾着头看她,柔声说,“其实我也觉得这样和你说有点早,不过我也是没办法。你想想——咱们俩这样,越来越近,如果我不说,有一天你误会我占你便宜,那我可怎么办,对不对?”

    初依转着手里的花,“那有什么好误会的,我们是正常的工作关系。”

    “正常吗?”乔宴勾头看她,视线紧紧凝在初依脸上,观察着她的表情,“那你说,为什么我要拉你的手……让你靠在我身上睡觉?”

    初依抿着嘴,过了会说,“我师兄弟他们,也都是这样对我的。”

    乔宴把她转过来,对着她问,“你真的这样想。”

    初依不说话。她是觉得,乔宴对她有点格外不同。

    可她并不了解他,还以为他和别的女孩一起,也是这样对人家的。

    想到这里,她就不说话了。

    乔宴扶上她的肩膀,柔声说,“我知道人和人认识需要时间,有些话,我现在说了你也未必信。”

    他知道她情场遇挫,生活工作也遇挫,再难以简单信任别人。但这些话,不能说。

    他说,“自信心这个东西,真的和股市一样,能涨能跌。也是完全可以慢慢建立的,信任也一样。咱们久了,你慢慢就放心了。你别急,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告诉我。”

    初依说,“那你说的是自信心还是信任?”

    “都一样。”乔宴说,“我对你这么有信心,就代表我信任你。”

    初依说,“可信任也不代表喜欢。”

    乔宴拉着她的手,往前走,说,“谁说你不喜欢我,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

    初依脚下躲过一丛小花,脸上露出笑,打了他一下,抢回自己的手说,“你不怕我吗?”

    乔宴说,“我又不会偷偷和别的女孩去日本,我怕什么。”

    初依:“……”

    她停下脚步,看着乔宴,“你……”

    乔宴回头看她,说,“怎么?那女孩不是我安排的,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那小饭馆里,你和祁白之间的问题,我没动手脚。”

    初依有点丧气地往前走,“心眼怎么那么多,就知道别人想什么。”

    乔宴跟着她走,“生气没有?”

    初依说,“有一点。”她顿了一下,气鼓鼓地说,“你不应该说我以前的事情。”说完又觉得,事无不可对人言,犯错的又不是乔宴。

    就又说,“算了,算了!”

    乔宴上前两步跟上她,说,“有时候人做一件事,也许方法不对。但不能否认出发点并不坏,所以我们不应该完全否认。”

    初依手里的花晃着,她说,“你在帮祁白说话?”

    乔宴说,“我和他不熟,就是不想你不高兴。”

    初依抿了抿嘴,而后忍不住露出笑,忽然,又露出很顽皮地笑容,说,“你猜当年,祁白是怎么和我表白的?”

    乔宴看她,眼神意外。

    初依佯装没看见,晃着手里长长的花枝说,“当年……祁白和我表白的时候,是带我到小燕塔。他和我说,他和那塔,那燕子一样,一辈子都陪着我。”

    她脸上的笑容没了。

    换成一种怀念而伤感的茫然,“当时我没有答应。后来我们去西关饭店吃饭。我记得那天蛋泥他们都在,他一个劲给我要各种吃的。然后蛋泥问,‘你们俩是不是好了?’祁白说,‘是呀。’蛋泥当时就点了点头,说‘猜也是。’大家都觉得我们俩天生一对,好像一直都该在一起一样。”

    她捂着自己胸口那里,觉得空荡荡的,她平时都不敢想这些。

    她说,“后来他家有钱,搬家,我们也一直好好的。我不喜欢出去,他就总来陪我。我不喜欢和他的朋友出去玩,他们都是有钱人,我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压力特别大。说话也说不好。你说……”

    她看着乔宴,“你这么聪明,什么都知道,你能和我说句真话吗?祁白和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不是我自己也有错。我不进步,不够脚踏实地。不够会打扮,他一起去日本的那女孩,比我漂亮,比我时髦。他家的压力,根本原因也是我不够好,没有钱,但更多的,是他妈妈在我这里看不到希望。”

    纵然不说,但几年的感情,她无时无刻,其实都在总结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那么好,走到了这一步。

    乔宴抬手,轻轻挨在她的肩膀……

    周围的树不停摇晃,风中的空气有湿漉漉的味道,风雨欲来,他手上用力,轻轻把初依揽进怀里。

    轻声说,“都不是,你没错。你的委屈,我知道。”

    初依抓着他的衣服,委屈地说,“……我不喜欢你,我才和男朋友分手几天,我不想做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不喜欢。”乔宴拍着她的背说,“想喜欢就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我都在,不会和别的女的去旅行。”

    初依正要哭,一听这话,直接给逗笑了。

    她砸着乔宴,“你这人怎么这样?”

    哭都不给人好好哭。

    乔宴抬手,摸着她的眼睛,拉着她的手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心里也难受呀,你不知道,人人都当自己才是主角,可我今天才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竟然还有人和你表白过。”

    初依说,“你这话莫名其妙,我有男朋友,当然被表白过。你不会以为是我和祁白表白的吧。”

    乔宴换了只手,把她的手紧紧攥着说,“当然不是,我以为你和山大王一样,说,‘嗯,那个,你不错,以后我男朋友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初依阴着语气说,“我一招你就躺地上!”

    乔宴忽然抓着她跑,“快点回家,要下雨了。”

    初依感觉到雨滴落下,很轻,她手试着,风从指间跑走,她跑着说,“那你以前和女孩表白,都是这样把人带到你家来的吗?”

    乔宴猛然收脚。

    她跑过去。

    被揪着拽回来,一下砸在他怀里。

    他顺势抱着她,说,“你想知道?那你以什么身份问我?”

    初依被抱着,他的手臂圈着她的腰,他还没这样抱过她,如什么被引爆,初依浑身拘谨生硬。

    乔宴继续笑着看她,“初依——你以什么身份问我。如果是我女朋友,你问什么我都会老老实实回答。”

    他身上还是那白色的夹克,里面是白色的圆领t恤,她见过他脱掉外套的样子,这样的男人,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

    以前一定女朋友很多。

    初依抬手推他,“你先放开我。”

    乔宴说,“你摔我一下吧?我先试试被你摔什么感觉?”

    初依推他,“神经病。”

    “真的。”乔宴手上使劲,心里觉得自己实在够丧心病狂的,不想松手,只想多抱一会,宁可被摔一跤。

    初依手压在他肩头,“松手。”

    乔宴靠近,“那你……”后面的字眼没机会出口。

    一时间他就觉得腰侧猛然剧痛,随即蓝天就那么通透地转了一下,他就被砸在了一堆野花丛中。

    他简直都要懵了!

    看着天,有水落在脸上,旁边的余光可以看到小花和虫子。

    他缓了两口气,说,“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电光石火之间吧。”

    初依拍了拍手,在他身边蹲下,说,“我手没轻重,我爷爷说,因为练的少。以后你陪我多练练吧。”

    乔宴躺在花丛里,说,“我感觉旁边有个蜘蛛爬过去,你快点,把我扶起来,不然一会爬我耳朵里了。”

    初依说,“你别装,我扔过那么多人,从来都没有不能动的。”

    她站起来,准备走。

    “那都是你师兄弟。”乔宴喊,“他们练过怎么躲你,我没有呀!”他的整个身子都不动,看着初依,只有眼珠会动。

    初依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快起来。”

    “真的不会动了,你摔了我的脊椎。”乔宴说。

    “怎么可能。”初依说,“我悠着呢。”不过她对自己没多少信心,语气就不大确定。

    “先别管那个。”乔宴说,“你先看看旁边,是不是真的是蜘蛛?那么大?”他的语气真的带点害怕。

    初依站了一会,觉得他不像装的,蹲下说,“哪里有?”

    手搭上乔宴,“摔哪儿了。”

    手心一软,被人猛然拽住,她蹲不稳,就被拉倒了,砸在乔宴身上,他顺势,搂上她大笑起来,“上当了!小傻妞!”

    他的笑声清亮,小孩子一样,开心的不行。

    初依的头被压在他心口,听到这样的笑,生出言语难述的感动和欢喜来。好像,她是他心爱的……他抱着她,才会有这样开心的笑。

    乔宴一个翻身,把她压在旁边,身子没有压她,只用手压着,抬手,胡乱拨去她脸上碎发,看着她,依旧在笑。

    初依说,“你就这么开心?”

    乔宴嗯了一声,看着她却不动。

    初依被看的不好意思,撑着要起来。

    乔宴没有挣扎,松了手。

    她以为乔宴不会轻易放手呢,还有些意外,刚坐起来,脸颊和乔宴脸颊侧过的瞬间,忽然脸上一软。

    乔宴趁机亲了她一下。

    毫不犹豫!

    初依定住。

    随即瞪向乔宴,“你……你怎么一个机会都不放过?!”

    乔宴一跳而起,利落潇洒,伸手拉她,“让你亲回来,要不要?”不等初依说话,他又说,“或者报仇,把我拉倒在你身上?”

    初依坐在草地上,听完后,觉得自己怎么都是吃亏,把手递给乔宴,乔宴自然伸手来拉她,而她顺势一脚踹过去。

    乔宴向她倒过来,她早有准备,转身就闪。

    可谁知道乔宴也算好了,抱着她,准确地趴在了她身上。

    初依愣了两秒,竟然发现自己接连吃亏。

    一翻身,就把乔宴按在了地上,下一秒就骑在了他身上,威胁说,“你要造反呀!”

    乔宴顺从地被压在草地上,看着她,感慨地说,“……愿望成真的这一刻,我竟然没有高兴,反而想的是,你这么熟门熟路,到底这样压过多少人?”

    初依愣了一下,一巴掌盖在他脑袋上,“欠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0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0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