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48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48章 夏听音

    乔宴和初依面对面坐着,一个靠床头,一个坐床尾。

    乔宴手里捏着几张牌,初依还在继续发,一边说,“我发牌,你能赢我吗?我打的也可好了。”乔宴从床单上拿起一张,□□去,又拿一张,□□去,随后合起来,用牌敲着床说,“那还没说赢什么,没有赌注,这怎么玩?”

    初依好不容易分完了,抱着自己的牌,警惕地躲开手说,“你别想趁机分散我的注意力,偷看我的牌。”

    乔宴看着她笑。

    他穿着圆白宽领的t恤,白色长运动裤,干净的一身,坐在对面笑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在微笑。

    初依也觉得自己被感染,心里和什么开了花一样。

    她把牌扣在心口位置,捂着说,“那你说玩什么,玩什么对我公平?”

    乔宴洗着自己手上的牌,慢悠悠说,“那这可难了,玩什么……你才能赢呀?”他含笑问自己,随即摇头,“除了打架,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可以赢我。喝酒你都不行。”

    “敢笑我。”初依拿起枕头砸他。

    乔宴笑着躲开。

    纸牌散了一床。

    初依收起来牌,“那不玩了。早点睡觉早点起。”

    乔宴把枕头扔给她。

    她接过,塞到脑袋后面躺下,躺的美美地说,“忘记告诉你了,我晚上睡觉打呼噜,你今晚别想睡觉了。”

    乔宴笑着往洗手间去,顺便问,“你刷牙了吗?”

    初依忙又跳起来去刷牙,乔宴手里拿着牙膏,已经给她挤好了。

    初依接过牙刷,又感慨说,“今晚的那个羊肉真好吃,就是没有吃上牛肉的。老板说他们家牛肉的更好吃。”

    乔宴说,“那是销售策略,不这样说,下次你就不会惦记了。”

    “那羊肉的也值得人惦记。”初依从镜子里看乔宴,“你有什么拿手菜吗?”

    乔宴没有刷牙,站在旁边看她,看她拿着牙刷,期待地看着他,他笑着按她的头,“刷牙!就惦记吃。”自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说,“我会做红酒炖牛肉,过几天做给你吃。”

    初依笑着对着镜子刷牙,镜子里映出她神采飞扬,腰板挺直的模样。

    她左右转了转,看自己,对自己嘟囔,“哪儿像鸟?——怎么好意思觉得自己像鸟?”她说她自己,“有你这么硬绑的鸟吗?”

    开水漱口擦了脸。

    她开门出去,外面的灯已经都关了,只留她的床头灯。

    她上了床。

    乔宴说,“你关灯试试。”

    她关了灯,屋里很黑,乔宴开了门廊的灯,可这灯有点亮。他关了门廊的灯,开了洗手间的门,里面的换气扇嗡嗡嗡。平时不觉,但要睡觉,就显得吵。

    他关上厕所灯,那换气扇才停下。

    “到底是小地方的酒店,细节上设计的不够合理。”他对初依说,“那我开着门廊的灯,好不好?”

    初依说,“我不怕黑,你想留就留。”

    乔宴说,“我下楼去给周策打个电话,你先睡。”

    初依坐起来,“你要下楼去?”

    乔宴拿起外套穿上,“嗯,过来也要帮他办点事情,你先睡。”

    初依看他拿了电话,也拿了烟盒。

    她靠回去,说,“你是犯烟瘾了吧,要下去抽烟?”

    乔宴站在桌前,停了一会,说,“你不喜欢男的抽烟?”

    初依看着天花板说,“也没有太注意过。我周围抽烟的人太多了,也轮不上我在意,不过这东西始终对健康不好。”

    乔宴把烟盒放下,只拿了电话说,“那我以后不抽了。”

    初依躺着没动,脑子里像炸开了一颗焦雷。

    她只怕自己听错了。

    门关上,她攥着被单,心不确定地晃悠着起来。

    屋里寂静无声许久。

    她才颤颤巍巍看了一眼桌子,看到乔宴的烟盒安静躺在那里。

    她愣愣地,说不出心里有什么在翻天。

    他说,

    “你不喜欢男的抽烟?”

    “那我以后不抽了!”

    她掀开床单跳下床,跑到窗前,又上下找地方开窗,却不成功。

    窗外灯火绚丽,她想看他一眼,看看他现在在干什么。

    她跑到桌前,拿起烟盒看了看,里面是满满的一盒,才抽了一支。

    烟盒合上,她捏着站在桌前,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还是,想的太少了。

    ******

    夜风很凉,乔宴走出去。

    喷泉已经关了,他走出去才发现,不抽烟,他出来也没那么有必要。

    站在门口,他拨了电话。

    不多时,周策接了。

    那边一听就在牌场上。

    “已经到地方了。给你说一声。”他说。

    周策说,“等等,等等,赵亮——你来替我玩一会,我出去打个电话。”

    过了后,听到周策换了个安静地方。

    他带笑的声音过来,“我带了两万来,想着早输完早走,谁知道,竟然手气不错,一直玩到现在。你来的电话正好,我抽支烟,休息休息。”

    “你悠着点。”乔宴习惯性地去摸口袋,摸了个空。

    周策说,“你说是不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最近没空交女朋友,所以情场眷顾我了。”

    乔宴看着街上偶尔一辆车过去,长街寂静,淡声说,“你的女朋友,只是个位置名称,没有123,可以有abc。”

    “呦!这是自己有了心爱的人,连我们和你用一个称谓,你都在抱不平吗?”周策说,“不能这样我告诉你,不然你要没朋友的。”

    乔宴笑起来。

    周策说,“开心吧?早就给你说,谈个女朋友多有趣。”

    乔宴说,“我和你来说催款的事情。”

    “没事,你拐弯就拐弯,回头事情办了就行。”

    乔宴说,“明天我陪初依先回一趟她老家,她和家里分开的急,让她回去看看。”

    “也好。”周策说,“多待几天再回来,——其实我挺羡慕你。”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令人挺不适应,乔宴说,“你又没输钱,怎么今天不高兴?”

    周策说,“没有。算了——,好好和初依玩吧。”

    乔宴挂了电话,想了想,又笑起来。

    “打个电话也这么开心?”身后响起初依的声音。

    他回头。

    初依走过来,身上加了件白色的运动衣。

    乔宴身上是白色,她也是白色,除了里面还有红色的短褂子。

    她脚上还穿着拖鞋。

    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乔宴的心里,泛起一阵难言的柔软。

    他说,“怎么不睡?”

    初依说,“我想看看你在干什么。”她的脚在地上凭空踢了一下,说,“这地方你又不熟,万一有点事情也不好,现在太晚了。”

    乔宴静了一会,说,“你带手机下来了吗?”

    “带了。”初依递给他。

    乔宴拿着,说,“打开。”

    她开了电话。

    乔宴说,“我给你下个软件,下次我在什么地方,你从电话上就可以看到。”

    初依凑过去看,“还可以这样?这么好,那你可以看我吗?”

    “可以。”乔宴看她,说“这功能开发的时候,想的是挺好的。但实际用的人也不多。大家都太多秘密了。”

    屏幕上,显出他们俩的红点,在同样的位置。

    初依说,“啊,真的可以这样。”她拿着电话,左右走了几步,转头对乔宴笑,“我先上去好不好?然后你看有没有变化?”

    乔宴说,“一起上吧,你要自己搭电梯,九层呢。”

    初依拿着电话走在前面,对着信号,“那我们就慢慢试,反正要好多天都出差。我这样不怕人贩子把你拐跑了。”

    乔宴上前一步,拉下她的手,“看路。”

    初依笑的眼睛弯起来,“你又想看我表演空翻了是不是?要不然怎么平白无故担心我走路,我摔不到!倒着走都没事。”

    乔宴抬手,揉着她的头发,“那穿的拖鞋,还是别让人看到了,回头问你,你没登记。”

    这招确实好使,初依忙向他身边躲,乔宴搂着她进了电梯。

    ******

    周策这边牌局散的时候已经过了一点。

    张朝阳开车回家,他妹妹也刚回来。

    两个夜猫子在车库门口对上。

    甩上车门,张朝阳说,“表姐的事情问清楚了。”

    张倩按了电子锁,踩着高跟鞋跨过一小块草地,走到他身边,“你说。”

    “我问的周策和赵亮。”张朝阳说,“说祁白和那个叫初依的,原来是青梅竹马。”

    他冷笑了两声,“你一定猜不到,他们说什么。”

    他走在前面,上了台阶,和妹妹一前一后进门,顺便把刚刚牌桌上的话学了。

    “放他妈的屁!”张倩听完就忍不住骂道,“他想骗家里的钱,和家里安排的女孩去日本。我去他妈的,这么混账的人也有。”

    “说谁呢?一回来就骂人。”

    他们父母还没睡,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别墅大,保姆已经睡了,但张朝阳的母亲还是站起来,对他们努力努嘴,佣人房的方向,说张倩,“怎么说话不注意,也是大姑娘了。”

    张倩是火爆的性子,毫不犹豫一阵告状。

    她表姐是表姨的孩子,肖楠,才从国外回来。前两年放假回来,见过一个男的,说喜欢。中间断断续续开玩笑,谁也没当真。

    今年毕业回来,上个月去日本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但和今晚听到的版本都不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张朝阳的父亲摘掉眼镜,“无缘无故,怎么会有这件事?”

    张朝阳坐下,说,“这事也真是邪气了。那天我们出去玩,遇上个男的讨好女朋友,给女朋友放烟花,后来大家都出去看,结果一看你知道怎么着,原来那男的就是和表姐去日本那个。”

    张倩说,“我和我哥还怕认错人,因为只看过他们去玩的视频和照片,后来我特意问表姐了人名,就是他,没错!叫祁白!”

    “你们说这人一直有女朋友?”

    “不止有,感情还很好。”张朝阳把晚上的事情又学了一遍。

    张倩说,“他那个女朋友,正巧我们最近还见了,是个傻了吧唧没见过世面的,半点没办法和我表姐比。”

    越说,家里人越生气。

    他妈妈说,“那这事情可不对了,你表姨明明给我说的时候,是说肖楠现在的男朋友。两家也同意的。不然怎么会去日本旅行。那这男的这样,还偷偷有女朋友,不就是脚踏两只船?”

    “先别声张,你明天给你妹妹打个电话,现在都这么晚了。”张朝阳的父亲说,“大家都先睡。明天再说。”

    ******

    酒店房间里,窗帘拉着,只留了门廊的灯。

    初依已经睡了。

    乔宴看着自己的手机,又看看初依。

    她睡的样子又乖又老实。

    一点也没有打呼噜。

    他觉得自己应该睡,明天才能有精神。

    初依本来就精神比他好。

    他翻了个身,可是睡不着,实在是愁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8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8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