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43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43章 夏听音

    初依没想到,还能有这个结果。

    “分手就分手。连孩子都没了……”

    挂上电话,她心里说不出什么味,拉开自己最下层的抽屉,拿出一个牛皮纸文件袋,立刻跑去乔宴的办公室找他,一推门,却发现办公室里有人。

    周策的秘书在。

    她慌里慌张卡在门口,这才觉得自己没礼貌,最近和乔宴走的太近,已经忘了礼貌,靠在门口不说话。

    周策的秘书站在乔宴的办公桌对面,手里拿着本,显然正在记东西。

    初依说,“我……没事,抱歉……”她又卡壳,猛然意识到道歉没敲门也不好,这种台词通常都是用于撞破了人家的什么“好事”。

    看到她这样,周策的秘书笑了笑,还对她挤挤眼。

    乔宴慢腾腾端起自己的茶杯,递给周策的秘书。又对初依说,“那进来说吧。”

    秘书拿着茶杯出去了。

    初依连忙挤进去,关上门,冲到乔宴桌前,把刚刚接到的电话内容,给乔宴快速转述了一遍,又追着乔宴问,“……这就是,就是你说的结果?你知道她会这么做?你怎么知道?”

    乔宴看她哈巴狗一样,问的又快又急,脸白生生的,看不出是不是高兴,他抬手,在自己脸上擦了一下,说,“吐沫星子喷我脸上了。”

    初依自己静了瞬间,立刻喊道,“怎么可能,我练功的,说话走的是丹田!”

    乔宴转头笑起来。

    椅子转动,初依就看不到他了,她连忙绕过大桌追过去,抓上乔宴的椅子扶手,把他转过来,外面天色正好,他眉间都是笑意,英气勃勃,外面天气好,也好不过他这男儿正风华的年岁。

    初依一时间有点愣神,说,“你不装那种富二代骗人的时候,看着挺正派的。”

    乔宴抬手,捏她的鼻子说,“本来就挺正派。”

    初依打掉他的手,这才发现俩人太近,她的心乱跳,一时有点搞不清自己激动什么,又期待惧怕什么,只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化解这尴尬。

    她猛力一摇乔宴的椅子,“你说,别打岔!刚刚说的问题,你是不是就要的是这结果?”

    咔嚓一个细响,乔宴和她都不动了。

    俩人对着瞪视。

    乔宴刚刚感觉到座位微下沉,什么断了。

    初依显然也感觉到了,保持着姿势不敢动。

    乔宴看着初依说,“……这个椅子质量不行。”言下之意,如果真坏了,和初依无关。

    “那你……”初依手抓着椅子扶手说,“还不快起来,我这样提着,累死了。”

    乔宴连忙站起来,他靠近初依的时候,初依也顺便松了手。

    椅子没有倒。

    初依走过去,晃了晃,椅子卡卡响动,掉下来一个黑色的塑料东西,看不出是什么,断了一半。

    乔宴看着她,不看相信的眼神,原来这“傻妞”以为椅子会倒,就给他提着。

    初依不甚满意地检查着椅子说,“这椅子看着挺好的,怎么不结实。”

    乔宴靠在桌边,缓了口气说,“设计师做测评的时候,大概忘了丹田之力也应该侧一侧。”

    他的语气风趣。初依回头看他,“你笑我?”

    “怎么会?”乔宴微笑看着她,一瞬不瞬,又说道,“你担心我摔倒,我怎么会笑你。”

    “谁担心你了。”初依说。反驳是条件反射的,心却揪成了一小团,自己随意的一个行为,他就看在了眼里,心细如发,她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对她的人。

    她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显得不傻,手伸到椅子下面,抠了抠,抠下来另半个黑色的不知道什么部件。放在桌上,实在无事可做,她才站起来。

    乔宴一直站着没动,靠在桌边,不动如山。

    只是瞅着她。

    初依越发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扫到乔宴身后的牛皮纸文件袋,她才想到自己把正事全忘了。

    “你还没说,你是不是早料到那女的会这么做,昨天才这么说?”

    她是实在人,不直接回答是不行的。

    乔宴就坦白道,“我也不知道她会这么狠心。”

    初依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拉过那椅子,一边说,“这椅子坏了,我坐,你靠着说就行。”

    她大概仗着自己平衡力好,轻轻坐下,乔宴靠着,她拉着椅子凑到他旁边,仰头等他说。

    乔宴打量着她每一个小心翼翼的动作,身子向后,坐在了桌上,“那我就给你细说说……”他的语气蛮无奈的,“教这么笨的学生还没学费,你说我怎么这么亏本?”

    初依晃了晃他的腿,老实又可怜巴巴的。

    “连行贿巴结人都不会。”乔宴摇头,却又说道,“她是做生意的,精于算计是一定的。而且她以前发家的时候,做的生意,算计的就是一块几毛的事,对王鹏,就算有喜欢,可要承担一辈子的债务时,我告诉你……”他抬手,搭在初依头上,晃着说,“十个里面九个一定打退堂鼓。”

    初依想到祁白和她的问题,没说话。

    乔宴手上使劲,又晃晃她的脑袋,“你姐姐这事受了委屈,我给你说,男人都现实,说的再好,也赶不上合适的时候,出现在他床上,或者需要时,给他一碗饭的人。其实人人都一样。”

    初依觉得这话很冷酷,她的心都凉了。

    乔宴又说,“所以你姐和王鹏,一但离婚,王鹏没有选择,十之八.九就会和那女的在一块,他们孩子也有了,再婚也是顺理成章。”话锋一转,他却说,“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婚姻又不是找下家的借口,你说对吗?”

    “咦?”初依呆了呆,虚心问道,“你这句话,一句话中间换了意思是吗?前面是帮男的找借口,后半句是不赞成。”

    乔宴说,“我要迁就你的理解程度,也是不容易呀。”

    “又开玩笑。”初依打下他放在她头上的手,心里却觉得有什么迸发四溢,他随时,出其不意就逗她,太讨厌了。

    却不知这句话乔宴说的半真半假,他不止要迁就她的理解程度,更有她的情绪。

    他说,“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初依第一次被人问看法,她还得想一下,才说,“这件事我明说了吧,这个女的比我聪明,我姐那事情,是她故意趁着王鹏不在,把我姐骗出去的……”

    她脚下使力,抠着地,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怕乔宴不知详情,又说道,“而且据我分析,她是先装着倒贴王鹏,做小伏低,等的就是怀孕,到时候再抢人。她是用了战术的。”

    乔宴饶有兴趣看着她摆出讲解战略地图的表情,在说这件事。

    初依又说,“那天,别人打我姐的时候,我说,‘谁欺负我家人,我杀她全家!’但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因为从来,没人欺负过我。我从来不知道,被欺负是那种感觉,可我姐这事情,我后来想了很久,越想越觉得憋屈。所以她和王鹏彻底崩了,我其实是开心的。可一想到没了孩子,又觉得不应该高兴……”

    她低下头,有点黯然,“我帮人离婚很多次,觉得那些人很可怜,可是心里也不明白,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委屈和可怜……甚至,我也许一直都有种心理上的优越感。”

    乔宴微微勾头看她,打量她的眼睛,不知道她是不是会红眼眶。

    初依说,“我父亲曾经说过,一个人大方,是因为他有。那些有心里优势的人,说着漂亮的话,多数也是因为事不关己。你不知道,那女的多坏,不止骗我姐去打了我姐,还冤枉我姐才是第三者,如果她回头嫁给王鹏,我姐嘴上不说,心里一定是难过的。”

    她看着乔宴说,“所以谢谢你。”

    其实她心里想的,真是打的王鹏以后不敢见那女的。可现在是*律的社会,她动手,依仗的不过是师门规矩。

    可人是会变得,她不能控制别人一辈子。

    乔宴说,“没事了。你不是说,不要她和王鹏见面吗?有什么办法比相看两厌更高效?”

    仿佛听到她心里话,他就搭了这么一句。

    初依愣愣地,“你怎么知道我说过这样的话?”

    “想知道?”乔宴靠近她,看着她的脸只想动手捏一下,他搓了搓手指、站直了说,“当然不能告诉你,要跟着我学习办事,可是要掏学费的。”

    初依跟着站了起来,“那要怎么掏?”

    她学乖了,没有问掏多少钱。

    乔宴说,“这还差不多,起码先给端杯水,找行政那边换把椅子来。”

    初依欢天喜地跑出去。

    “喂——”乔宴叫住她,“你这文件袋里是什么?”

    初依得意了,靠在门口说,“你看看。”

    乔宴笑,她穿着白色运动衣,自信的时候,真真神采飞扬。他打开,抽出来一看,神色就奇怪起来。

    全抽出来,看了几张,他就叹气,“你竟然让你姐,签了这么多离婚协议书?”

    初依毫不谦虚地说,“在办理离婚方面,我真的比你专业。”

    乔宴没什么表情地说,“那昨天怎么还给我装,说婚离不成了。”

    “……那我不是,还想看清你有什么后招。”初依说,“再说,和人谈离婚,不准备上十份八份离婚协议书,就跟快递上门,只拿一张邮递单一样,万一客户签坏了,怎么办?”她叹着手,问的很理直气壮。

    “哦……”乔宴扯着调子,“所以你把这东西拿给我,就是说后面的交给我了吗?你倒是会使唤人。”

    初依说,“以前我爸爸总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就努力练功,想着有一天,别人可以乘凉。但从认识你以后……我才知道,我也可以在别人的树下乘凉。”她看着乔宴,笑的很开心地说,“反正我是公司的人,你不想帮忙,我自己去,出事了,公司也不能炒我,我觉得真好,又安全。”

    乔宴打开抽屉,拿出一个东西扔给她,“别捣乱,接着。”

    初依伸手接准,仔细一看,是个巧克力软糖。

    她高高兴兴装口袋出去了。

    ******

    初依出去,找周策的秘书,要乔宴的杯子。

    蛋泥正好晃过来,看到她,就跟到茶水间,“你一脸笑,有什么好事?”

    初依摸自己的脸,“没呀。”汪晴的事情蛋泥也知道。

    蛋泥看着她手里,乔宴的杯子,就没说话。看初依拿了茶叶,倒进去,加了热水,又轻轻倒掉,重新加进去热水。

    手法熟练。

    他说,“以前你也给师父这样精心泡茶。”

    初依右手拿着壶,看着热水冲进去,茶叶被冲上来,然后舒展在杯子里。她精心了吗?

    蛋泥说,“祁白在医院,昨天你也没去看她。今天去不?”

    初依说,“……还是不去了。”去了,就是惹事的上门添堵,不去就是寡情薄意。

    如果一定选一样对祁白好的,那还是寡情薄意吧。

    蛋泥却说,“其实……其实是李姨今天早上打电话给我了。”

    初依看他,“为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3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3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