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42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42章 夏听音

    约的地方在新商业区的露天咖啡馆。

    蛋泥他们一下车,他就被周围林立的商业大厦震撼了,“这地方几天没来,盖的这么好了?”

    “一天一个样。”旁边跟着的,是上次和初依去打王鹏的人。

    蛋泥拿着电话,打给冯哥,“喂——我忘问了,那女的长啥样?”

    “哪个女的?”

    “跟王鹏的那女的!”

    冯哥那边空白了一会,传过来沧桑的声音说,“*的样。”

    蛋泥骂了一句,把电话挂了,又拨了个号码,左手抬起来,在头上拨拉了几下,一转身的瞬间,他在高楼大厦的玻璃上,照到自己,一个头发短,长相蛮的男人,身边还带着几个人,竟然觉得还挺有派头,能够冒充黑社会,就又拨拉了几下自己的圆寸头,电话通了,他一收笑容喊道,“你人在哪个咖啡店?——啥,啥八颗?”

    旁边人把他转了一下,他看到不远处一个咖啡馆,绿色的标志,对电话喊,“知道了。门口等着。”

    他挂上电话,对自己人说,“这店我知道,就是那娘们说的英文。装啥装,约咱们还在这么人多的地方,不嫌丢人。”

    旁边人想,这样显然是对方觉得更安全。

    蛋泥走过去,汪晴站在门口,穿着件红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紧身裤。手里还拿着件皮衣,端着杯咖啡。

    打了招呼坐下,蛋泥想,穿那么紧的裤子,会不会没有怀孕?要是没怀孕就糟,钱不好要了。

    汪晴把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说,“有话就直说吧。”

    语气很老练,果然是批发市场混的。蛋泥说,“就是还钱的事,王鹏欠我们公司的账,你给清一下吧。”

    汪晴说,“那三十万是吧?可以!——等他老婆签了离婚协议,我就付。还有初静现在住的那两室一厅,我也可以给她买了。但是都要先签离婚协议。”

    果然是生意场上的女人,算的比他清楚,但铁蛋也不是吃素的,就说,“我们是来收账的,不管别人离婚。你不准备还钱,刚刚电话里咋不先说清?”

    “怪我?”汪晴指着自己,语气一变说道,“老娘又不傻,他还没同意离婚呢,要是我把钱也给了,他还不离婚!转头和他媳妇儿无债一身轻的过日子去了,那我怎么办?”

    蛋泥,“咦?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

    “你们男人都能提上裤子不认人?女人怎么就不能说话不算数?再说……我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了!”汪晴的声音略大,周围有人看她,她满脸无所谓。

    坦然的令蛋泥觉得无地自容。

    这么泼辣的女人,蛋泥觉得他都没有见过,说道:“之前我有个兄弟和你打过交道,回去跟我说,哎呀不服不行,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今天算是开了眼。”

    “大家彼此彼此。”汪晴说,“我知道在你是初依的师哥,更知道九街十六巷,谁都知道她们两姐妹的大名,出了名漂亮的姐妹花呗,当然初静出嫁,风光的不行,听说结婚那天,不服气她嫁人,打架都打了好几场……”她喝了口咖啡说,“但那又怎么样?老娘没有一点本事,敢去抢她的男人!”

    她放下咖啡纸杯,又轻飘飘地说,“她漂亮怎么样?还不是被我睡了她的男人。”

    蛋泥不行了,比不要脸,他不行。

    觉得再坐一会,他这新单位都不能混了。这女的混不吝,他觉得凶她也许都没用,但还是决定试一试,他站起来,一抬手扔开桌子,换成河南话骂道,“故意的是不是?”

    汪晴坐着不动,手搭在肚子上说,“我是孕妇,这附近有监控,我也知道你们的公司!你敢打我试试?”

    蛋泥瞬间变成无计可施,除了咖啡被扔在了地上,这女的什么损失也没。

    想到今天的钱又要不来,觉得非常挫败,又一次在初依面前,承诺的事情没做到,上次说给初依介绍工作没成功,结果这次出来帮她要钱还是没成。”

    他心一横,拿起手机说,“行。离婚你就清账,对吧?”

    “当然!”汪晴说,“不离婚我怎么给你清账,现在我又不是王鹏的老婆!”她低头,按着自己的手机说,“再说,都没离婚,收账也收不到我这里!你来我这里要钱,还不是为了帮熟人。——大家都打开窗子说亮话的好。”

    蛋泥盯着她看了一会,知道还是个刺头他确实惹不过,接连被警告有监控,也令他心里产生新的危机,离开他们没有监控的老地方,满世界都不安全了呀。

    他几步走到旁边拨了初依的电话,电话一通就问,“你姐走的时候,签了离婚协议书没有?”

    “签了。”初依说。

    “协议书在哪儿?”

    初依还没回答,就换了男声,乔宴的,“怎么样?”

    蛋泥顿时觉得来了救兵,走远几步,踢里哐啷一阵告状。乔宴听完说,“嗯,那让她去医院吧,你也去,初依带着离婚协议书过去,在那边碰面。”

    电话挂了,初依看着乔宴,她此时正在乔宴的办公室。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她正准备来问问,怎么给王鹏父母管饭。

    乔宴拿起西装说,“走吧,让他父母先去吃饭,然后去医院,今天一次把这事给你办了。”

    “怎么办?”初依说,“你不知道,王鹏不会同意签字的。”

    乔宴伸手穿上西装,翻着领子,对上初依的脸,她神色带着担忧,好像空有一身力气,对着刺猬却无处下手。

    他笑着抬手,捏了初依的脸一下,“走,今天一定让他签了。”

    初依抬手,他已经收回手,笑着往外走了。

    初依追上去,巴巴地说,“真的?你有什么办法?先和我说说行吗?刚刚电话里蛋泥的话我也听到了,其实那女的也知道王鹏不会签字,你觉得吗?”

    ******

    初依和乔宴一起到的医院,刚下车,就看到蛋泥蹲在医院门口。

    初依自己开车门下车,喊着问他,“你吃饭了吗?”

    “吃了。”蛋泥看看时间,“你们过来怎么这么久?”

    初依埋怨地看着乔宴一眼,说,“乔总非要说午饭不能耽误,我陪他吃了碗面。”

    蛋泥点头,很反常没追问初依吃的什么面,好不好吃,而是对乔宴说道,“你是料到这事今天会拖的时间久,所以让初依先吃了饭再来。也是对的。”

    他的语气幽怨,初依说,“你是不是受委屈了?”

    乔宴推着初依往里走,“办正事。”

    病房里,只有王鹏和汪晴两个人。

    乔宴没有让其他人进去,只有他带着初依,还有蛋泥。

    几天没见,王鹏已经可以坐,他很高兴地看着初依,“初依——”

    初依把离婚协议书从包里掏出来,放在病床上架着的桌上,干巴地说,“签字吧。”

    汪晴连忙伸手拿过,翻看着,看到上面财产方面根本没要求,顿时松了口气,说,“这样也好,她懂的做人,我也会做。王鹏的那账,我还了!”

    语气很大方,语调也不同。

    初依懒的理她,就没说话。

    汪晴说,“当然,上次说的那房子,我也可以买。”她对王鹏说,“我把你现在贷款那套房子给她买下,以后你也可以放心了,我对你算不错了吧。”她抬手,点着王鹏的太阳穴,“以后对我好点。”

    语气娇媚,还带撒娇,蛋泥顿时觉得这女人不止会不要脸,还会两面三刀。

    王鹏错开头,说,“这事以后再说,我不离!”

    汪晴一下变了脸色,“你再说一次?”

    她撒泼起来,可不得了,王鹏可不想初依看到,就说,“我这还在医院呢,回头再说。”

    “在医院怎么了?”汪晴可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时不再来,拿着那离婚协议书,指着王鹏说,“今天人都在,我就把话说明了。”她指着初依,“你!别把人当傻子,你上次在派出所门口威胁我,说不让王鹏见我,转头就把王鹏打了,你心里想着什么我知道,无非是再打王鹏,见我一次,你打他一次对吧!我今天把话说在这里,这事我慢慢和你算。你以后敢再打王鹏,我加倍和你算!”

    初依看着她,又看她的红毛衣,最后视线落在她的裤子上。

    还没说话,就听铁蛋小声说,“别看了,真的怀孕。”

    初依:“……”

    “说正事吧。”乔宴把初依拉到一边,看着王鹏,对上脸,他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被打的挺狠,脸上现在还满是紫色淤血,身上还打着石膏,他佯作没看到,很冷酷地说,“这事现在不太好办。”

    他慢悠悠说道,视线下挪看着床边的椅子,又看了看初依……还有蛋泥。

    那俩也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乔宴顿时明白他指望错人了,他是来装领导的,这时候,理应初依或者蛋泥帮他拉一下椅子,可惜那俩没伺候过领导,没有觉悟。

    乔宴只得自己抬手,拉了把椅子,对王鹏说,“看到没有!就是这么这样的,眼里一点活也看不见。半点指望不上。”

    初依没想到这还有她的事,她明明什么都没干。虽然知道乔宴在演戏,可也有点难受,不过还是忍着没说话。

    就听乔宴说,“她来我们公司一直闯祸,这事情就不说了,就说钱的事情,之前欠了30万,她来以后涨到了万,加上利息。这都是小数目……”他的语气没什么情绪,“就是今天我才知道,还有一笔两百万的款子。”

    他看着王鹏说,“初静借的,你们是夫妻,你帮她还了吧。”

    “什么两百万!”汪晴一下急了,“你们这是讹人!”

    乔宴没理她。

    王鹏有气无力地说,“我妈打电话说了,我知道!好,我还!”

    “还你妈还!”汪晴一下急了,“你住的那房子几十万,我给掏了也算了,这他妈明显是坑人,你脑子让驴踢了才会答应。看不出人家在害你吗?”

    王鹏想打她,想阻止,都不行,他身上打着石膏呢。

    所以汪晴一下得了势,喊的越发大声,“什么两百万,张口就来两百万,她咋不说借两千万!你还陪她。你咋不陪她上天?!”

    初依往后一步,她纯粹怕自己忍不住打人。却发现蛋泥也不动声色退了退。

    却见乔宴抬起右脚,搭在左腿上,弹了弹裤腿的灰,很不紧不慢地搭话道,“两千万自然也会有!只要有需要,随时五千万也不是不行。”

    乔宴的欠揍富二代形象,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他每次使用的时候,都令人可以忽略他带智商的样貌,直接想暴揍他一顿。

    一副钱多烧的,就是喜欢和人比无聊的样子,正常人见这种人,只有两种反应,一种是缠上去,好落好处。另一种都是想,立刻绕道。

    惹上傻逼不可怕。

    惹上一个有钱的傻逼可不得了。

    所以此时他演技一展现,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成油子的汪晴,怕了。

    她看着乔宴,心里估量着这个人,和初依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着她。

    乔宴淡淡地视线挪向她,“看什么看?你们打人那天晚上,没见到我?”

    汪晴的头皮一下炸了起来。想到那一堆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的男人,身上都带着浓浓公检法的味道。

    她抿着嘴,一句话不敢说。生怕说错了。

    乔宴说,“想起来?想起来就好……”他又弹了弹裤腿,有点不耐烦地说,“既然你想起来,我也就明说了。初依这事,我管定了!”

    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装欠揍富二代,从来都是讲究挖坑的艺术,但这一刻,他不想挖坑了,因为……害怕初依看不懂。

    他暗搓搓叹了口气,说,“你,敢和王鹏在一起,回头就是上千万的债务,帮他前妻还。你要去法院也可以,公检法,咱俩比比谁人多。”

    汪晴首次遇上,比她更脸大不要的。

    气的小肚子抽着疼。

    她摇着王鹏说,“王鹏!看出来了吧,就是为了咱俩分开,你千万别上当。”

    “对,确实不应该上当。所以赶紧签字的好。”乔宴对王鹏说,“你要有情有义,就别弄这事,现在放了前妻,让她拿着钱,也找个好对象,重新开始生活,才是男人!她那么漂亮,还年轻,又没孩子,你还怕她找不到人?你这里也有家有口,要不是不离婚,我们后面不免还得加手段,对大家都不好!”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王鹏立刻想到年少时,那么多人排队追初静,如果自己和她离婚,她一定转头找人能再婚。

    而且用手段威胁他,当着一屋子人,更不能离!

    他也是硬气的人,怒声道,“说不离就不离!你有什么手段,都亮出来看看!”

    乔宴示意汪晴,“他手上打着石膏,你押着他是手签字吧,我们当没看见。”

    汪晴的肚子正在疼,她孤立无援地站在一旁,刚刚这男人的话,她不是不知道在挑拨。可心里就是过不去,她为了王鹏,做什么都行。但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在王鹏的心里,她就是比不上初静。以后离婚,初静结婚,他恐怕更忘不掉!”

    她几下撕了那离婚协议书,扔在地上说,“王鹏!去你妈的!你以后一定后悔!”

    她走到门口,推开蛋泥,就开门走了。

    离婚协议书碎在地上,没人追她。

    *******

    这下没办法离婚了,初依闷闷不乐和乔宴立刻医院。

    “没有离婚协议书,还怎么离婚?”

    乔宴抬手,按在她的头顶,晃了晃说,“小傻妞,本来就不是为了离婚。”

    “不是为了离婚?”初依一时还没明白。

    乔宴说,“过几天,你就知道。”

    结果没过几天,第二天,王鹏妈就打电话来,说汪晴去打了胎,和王鹏断了,还求初依,劝劝初静和王鹏和好,真的,真的,不要再在外面故意欠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2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2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