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41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41章 夏听音

    初依看着乔宴,不知道说什么,乔宴把她拽进来,她没想到他会转头就换了方向要债。看到王鹏父母一脸惊愕,乔宴也不笑,用他一贯堪称“影帝级”的,有钱人家宝贝疙瘩调调说,“想好没?钱分几期还?”

    一句多余话没有,直奔主题问分几期。

    王鹏妈已经被那初依要打工十年的时间长度给惊呆了,问,“那……欠了你们多少钱?”

    “不多。”乔宴说,“就小46万。”

    “46万!”王鹏妈震惊。

    “46万!”另一个是初依。

    乔宴睨了初依一眼,拿起桌上的计算器扔在文件篮里,“自己算,本金30万,加上利息,你弄坏的水台,报价6万,这部分公司帮你垫款,也是要收利息的。要是算到你按时还清的日子,还得加利息。看你可怜,这事情原本和你没关系,后面的利息就还没算。”

    他的调调没什么感情,好像初依和他就是上下级,兼债主。

    初依看着他,都不知道他说的真假。

    她可不是演技派,王鹏妈把她从小看到大,一看她被惊呆的傻样,知道她也没作假。这下真的害怕起来。得立刻走。

    她刚想说话。

    门响了,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对乔宴说,“过来,找你有个急事。”

    乔宴拦下他,对王鹏父母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周总。”

    又对周策说,“……你来的正好,这就是王鹏的父母,来找初依的,我顺便让他们把债清一清。”

    周策空了只一秒,转头就看屋里人,而后对乔宴无缝衔接地说,“那可真是好事,初依才把咱们公司的洗手台也给破坏了,他们是亲戚,一起把账算一下。”

    乔宴说,“他们看着不想认账的样子。”

    “怎么能不想认账?”周策眼一瞪,看着王鹏爸爸说,“那是王鹏的账,做生意押了老婆家的房子不是吗?让前妻的妹妹来还。这样可不够男人!”

    初依低下头秒懂,这俩一定时常搭场子。

    王鹏爸呐呐地说,“这事具体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王鹏做生意抵押的事情我们知道,具体多少钱,你得让我们去问问。”

    他也想着,先走了再说。

    乔宴说,“那就打电话把王鹏叫来吧,一个大男人,做生意押了老婆家的房子……”他看着周策,“还是这事?之前怎么没人给我说。”他抬手,很无辜又很有点烦地点了点初依,“正好,初依你们带走,我们不要她在公司还债,这人破坏力太强,回头还得给她垫资。”

    初依抬起手,慢慢握成拳,对“影帝”转了转手腕。

    没想到乔宴反而演技爆发,点着她,怒其不争地说,“我说错你了?你看你,动不动还威胁老板,什么地方敢用你?”又对王鹏妈说,“今天你们不把这事情说明白,不能走!”

    初依:“……”

    事情急转而下,王鹏父母一看还要扣押他们,好像这时候才知道这是借贷公司,借贷公司是什么?

    ——高利贷呀。

    高利贷=黑社会。

    王鹏爸先一步意识到情况危急,对王鹏妈突然大声喊道,“都是你,怎么会说来这里找初依?”

    王鹏父母也是出身九街十六巷,这些年见过不少夫妻离婚去对方单位闹的,很多人怕丢人,也怕丢工作。

    王鹏妈说,“我咋知道会这样?”

    “所以说你没脑子!”王鹏爸说,“王鹏欠人家那么多钱,你咋不说?”

    “我咋能知道!”王鹏妈也被骂急了,“我咋能知道还有这么多事?和初依算账,不来她单位找她领导,难道你要和她比动手?你打的过她?”

    乔宴和周策略嘲讽地对视了一眼,去公司找人,从来都带着某种威胁的意味。

    初依跟不上剧情地站在一边,这俩夫妻忽然吵起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乔宴伸手拽着她帽子,把她拽到一边,他身后的位置。

    蓝天白云在窗外,在他们的身后。

    初依抬手,点点乔宴,等了一会,乔宴没动。她又伸手,在他西装后背,画了三个字,“怎么办?”

    乔宴却猛然回头来,视线对上,他很快、很开心地笑了笑,而后转头,顺手按了电话。

    初依看到号码是催款部的,心里留下他那一笑,觉得至于吗?坑人他就那么高兴。

    电话一通,乔宴说,“你们要找的王鹏家的人,正好在公司,你们过来请他们过去谈吧。”

    如按了静音。

    王鹏父母不吵了。

    乔宴挂上电话,看着他们,公事公办的口气说,“你们去催款部说吧。”

    王鹏父母无法置信地傻住,随即又去看唯一有“实力”的熟人……初依。

    但初依也是欠债的,此时拿人手短,她站在一边,也没办法主持正义。王鹏妈反应过来,掏出手机说,“都等一等,让我给王鹏打个电话。”

    周策说,“行!去催款部慢慢打!”

    *******

    看到人出去,初依非常摸不准,看着乔宴,想问又不知该怎么问。

    乔宴拿着茶杯递给她,“没点眼色,也不知道给我倒杯水。”

    初依接过杯子,抱着问,“你要干什么?”

    乔宴说,“我要喝水,不是给你说了。”

    初依抱着杯子,站了一会,出去倒水去了。

    周策趁机对乔宴说,“你早上的短信什么意思?走几天?”

    乔宴说,“还不知道。”

    “那怎么行?”周策说,“我都没有心理准备。”

    乔宴转到桌后坐下,顺手脱了西装,搭在椅背上,拿起电话,按了个号码,而后对对面说,“打王鹏的电话,就说初依在公司还账这事情不行,就说老板说的,他父母在这边,不说清楚还账的事情。不行。”

    催款部的人说,“可之前的手续都转到初依这边了。”

    乔宴想了一会,说,“嗯,那你们先压着人,叫蛋泥过来……”他挂上电话,对周策说,“最近有个新闻,夫妻婚后丈夫欠债,离婚了老婆还要跟着还的。你借给初依她姐二百万怎么样?”

    周策冷哼一声,“我给她张纸!”转身气的出门了。

    正遇上初依端着茶杯进来。

    周策不怀好意地冷哼,“你还给他倒水,他刚给你姐背了两百万的债。”

    说完弹了下初依的头,甩门走了。

    初依莫名其妙,揉着自己额头说,“他干嘛弹我?”

    乔宴说,“没事,他帮你的忙,让他收个利息吧。”

    初依把茶杯递给他说,“果然是干这行的,开口闭口都是利息。”

    乔宴接过杯子,对初依说,“你出去上班吧。”

    初依:“……”不准备和她说说王鹏的事情吗?

    乔宴喝了口水,看她还在,问,“怎么?你还有事?”

    “当然!”初依说,“你不准备和我说说吗?你押着王鹏的父母,犯法的。”

    乔宴点头,“嗯,够一定时候才算,现在会计在和他们算账,那个花时间,他们留下是自愿的。”

    那他们不留下行吗?初依觉得她都无言以对。

    门响,蛋泥推门进来,“找我?”

    乔宴用茶杯盖点了点初依,“你出去上班吧。”

    初依握了握拳头,然后,出去了。

    关上门的时候,她觉得乔宴太嚣张了,可是她又搞不懂他在嚣张什么,实在气馁。

    *******

    过了一会,蛋泥就出来了。他到催款部,对王鹏的父母说,“房子是初依家的,可以让公司收房,不是什么大事。刚刚我才知道,是还有另外一笔借款,问题比较大。初静姐走的时候,从公司借走了两百万!”

    “两百万!”王鹏父母要心脏病了。

    蛋泥说,“我也是刚知道,怪不得把初依押在这里,家里实在没什么好抵押的了。”

    “放屁!”王鹏爸爸受不了了,“这一看就是天仙局,他们就是开借贷公司的,想说借多少就是借多少。”

    蛋泥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觉得有问题,可以上法院解决的。要打架,我也打不过初依。真的就没办法帮上手了。”

    王鹏爸爸说,“这是要逼我们家卖房,还初依家的债。”

    “那是王鹏哥的债。”蛋泥纠正!

    “那是他们两夫妻的债。”王鹏妈妈说,“我们家就一套房,卖了,我们住哪儿?”一辈子的心血,一栋房子,怎么舍得轻易放弃。

    蛋泥说,“其实也不是没办法。那个叫汪晴的,之前说愿意帮王鹏哥还债。”

    “她?”

    “反正她都有了王鹏哥的孩子,迟早一家人的事。她之前给初依都说好了。”

    王鹏父母看到了曙光,却还有点犹豫。

    蛋泥说,“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改变主意没有?”

    他的语气不确定,反而令王鹏父母产生了自我怀疑。

    王鹏妈拿出手机说,“让王鹏问问她。”

    “问我哥就得坏事。”蛋泥说,“男人都爱面子。”他伸手要电话,“——所以我来打吧!这丑人我来当!”

    那口气,他真是个好人。

    电话通了,汪晴却说不过来,蛋泥问了地方,安抚好王鹏父母,就自告奋勇带了人去找她。

    他下楼的时候,看初依正站在别人身后学电脑,把初依叫出来,神神秘秘说,“你知道乔先生要我去干什么?”

    初依摇头,“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蛋泥说,“他弄了张假的借据,你姐欠公司二百万。我先给你说一下,免得你回头知道误会我们。”

    初依:“……”

    蛋泥说,“这个办法太好了。”他搭着初依的肩膀走到一边,向往地说,“我现在才发现,跟对一个老板,才是二次投胎,你觉得不?”

    初依没理他,转头回去了。

    铁蛋对着她背影喊,“咦,你怎么不激动,没听懂吧?——我的意思,等会那小三要是把这账清了,哥可是给你挣了过百万!”

    初依脚下一趔趄,差点栽倒在门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1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1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