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39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39章 夏听音

    医院门口,人出出进进,初依站在走廊上,这是最近的医院,因为这附近靠山近水,原本就是离市内远的地方,所以医院并不奢华。

    有年岁的老医院,消毒水味道也特别重。

    大家都聚在院子里,弄的医生护士倒是很紧张。这年头当医生也不安全,随时被打。所以给祁白处理的医生很谨慎,院方为怕出意外,还多叫两个医生回来。

    初依坐在花坛边上等消息。

    周策和乔宴站在花坛边抽烟,火星在乔宴手里一明一灭,周策说,“我看都不敢有人出来报告消息,聚这么多人,这么小的医院,也不怕吓坏人家。”

    乔宴看向初依,她低着头,旁边灌木丛支出来一根长长的树枝,在她脑袋顶上,他伸手过去,把那“危险”的树枝拨开,卡在旁边的树枝上。

    初依听声抬头,看到那树枝,看向他说,“谢谢。”又低下头。

    玻璃门被推开,蛋泥出来了。

    几步走到初依面前,“醒了,你进去看看。”

    初依站了起来,往里走。

    周策和乔宴把烟掐了,跟进去。

    一进走廊,周策就皱眉,陈旧的医院,总有点吓人的阴森。

    初依走在前面,白运动衣干练,背脊笔直,他觉得这种时候,初依真的有“定海神针”的作用。

    蛋泥在前面对初依絮叨着,“先给你说清,你担心,等会儿祁白家里人来了,我会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说话就行。”

    “怎么会没关系?”周策搭话道,“你们这儿的人办事,都不会多想想是吗?”

    这是蛋泥的老板,蛋泥只能立刻回头“倾听。”

    周策说,“你想想,第一她在场,第二又是因为想取得她的原谅,才找人打自己。这事让我一个外人看,都看不出来到底哪儿能和初依没有关系。”

    “不是。”蛋泥说,“不是这么回事。”他转头对初依好声好气地说,“这事情我不能说,祈白有他自己的打算。”

    初依没说话,到了病房门口,她站着,看着那门不动。

    蛋泥说,“没事,自己人动手有分寸。”他把门推开了。

    里面光亮,还算干净,祁白坐靠在床头背上。

    脸上挂着青青紫紫。

    看着门口的眼神渴望。

    初依走进去,蛋泥合上门,乔宴和周策往旁边让了两步,没有进去。

    *****

    “初依——”祁白叫的声音怯怯的。

    初依走过去,抬手在他脸上按了一下,“骨头有事吗?”

    “没!”祁白有点委屈地说,“就是身上疼。”

    初依低头,从床下拉出来木头凳子,看到上面有灰,就又塞了回去,说,“祁白,做什么都没用。你再闹,我就去直接找你妈妈了!”

    她的语气平淡而决绝。和她出手一样,狠起来不得了。

    祁白白了脸,“我都这样了,你还是一点不心软。咱们俩四年,四年对你一点意义也没是不是?我为什么那样……”他挣扎着起来,随即又呲牙咧嘴地靠回去,“……就算我错了,可,可也不是因为想对你好?”

    初依看他那可怜样子,心软了些说,“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我的想法已经和以前不同。以前咱们俩一起,都是无忧无虑的,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我说,你也不明白。因为你不是我,你没有经历我经历的那些事。”

    “可我都知道呀。”祁白喊道,“你这是强词夺理,就算我有不明白的,你可以和以前一样,和我说呀。”

    初依摇头说,“有些东西,别人和你说没用。要自己走才知道。就像王鹏出轨,说为我姐好。你骗我,也说为我好。我说了,你也不明白,这件事对咱们的关系影响在哪里。我不再相信你了!”

    “初依——”祁白喝住她后面的话,蹬视着她,“……每年大年三十,我都不在家,跑到你家来找你,我一有时间,就来九街十六巷陪你,你喜欢吃的东西,多远我都去给你买,爱是这些细节,你看不到我爱你是不是?”

    初依站着不动,白炽灯的光从上面照着她,那头发一根笔直分明,和她的性子一样。

    祁白等了一会,眼睛红了,“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你……那你和别的男人,不是一样过了两夜,你怎么不说。我都相信你了!”

    初依看着他,说,“你没有!你早前故意说咱们俩在酒店的事情,说咱们俩不是什么都没发生,不过是为了让别人听。你这点心思,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祁白顿时无言。

    初依说,“信任就是这样慢慢没的,你也已经不再信任我!因为你知道我不是你的了。”她说完转身去开门。

    “初依——”祁白从床上挣扎起来,要拦她。

    初依转身说,“以后你是我师兄。”

    她说完开门走了。

    蛋泥在门口守着,这地方没什么隔音。他听了一点,对初依说,“你先走吧,我给祁白家打过电话,他妈妈正过来。”

    初依看着蛋泥,一言难尽。李屏那个人也泼辣,回头她敢因为这事,去她的每个师兄弟家闹一场。

    病房里一阵响,蛋泥连忙推门进去,看到祁白摔倒在地上。

    门关上。

    初依在外面对门站了一会,转头对周策说,“咱们走吧。”

    说完就先一步往门口去。

    周策有点摸不准她要干嘛,这女孩平时也蛮好说话,关键时候,总做一些他预料不到的事情。

    他落后几步,拉着乔宴说,“我看她就剩下左右为难了。这种关系都难缠,小地方,关系搭着关系。”

    乔宴视线跟着初依,她头发在身后绑了一下,走路都不晃,可见走的非常稳。

    周策推了推他,“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这事该怎么办?等会男方家里人来,肯定得骂她。”

    乔宴没言语。

    周策顿了一会,又忽然有点赞赏地说,“哎呀,这是追人吗?这是逼死人。把女孩逼成这份上的,我还真没见过。”

    乔宴说,“他没这么蠢。”

    “谁?”周策搞不清一个“他”,是男“他”,还是女“她”

    “你说谁?”

    “是谁都不重要。”乔宴说。

    周策撞了他一下,“说话总说一半。说起来,他这男朋友也够缠人的,——幸好早分手了。”

    “这有什么。”乔宴很淡然地说,“他被分手了,你觉得不吵不闹就放手了,那女孩得多没吸引力?!”

    周策点头,“那也是。”

    又一想,好像猜到了祁白的意图,说,“这是想用关系逼着初依吧。就和网上那些当众求婚什么的一样,对吧?”

    乔宴停了一会,说,“这个,就没人能帮她了。”

    上次他嘱咐过她,要学会拒绝。但初依和外面那帮,还牵扯一起长大的师兄妹情义,他们,并不真的了解人家关系有多深。

    前面初依已经出了玻璃门。

    风从开门的瞬间灌了进来,他们迎风出去。

    初依站在门口,看她的师兄弟都还在。

    一堆人,十几二十多个。

    初依说,“你们还不走?”

    铁蛋扔下烟头,跑过来说,“祁白怎么样?”

    初依看着他,冷冷的声音说,“铁蛋,你这第二次了!上次为了王鹏,你给我爷爷告状。这次,又为了祁白,给我下套。”

    “这叫什么话!”铁蛋一下变了脸色,无法置信地盯着初依,声音带上怒气,“咱们一起开公司,一起落魄。我干什么没有和你一起,我对你不好?你这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初依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好的也有了远近亲疏是不是!”

    “胡说!”铁蛋气的哆嗦,“你这样说我?良心呢?”

    强子蹿过来拉他,“铁蛋哥!”

    铁蛋挣脱他,对初依喊道,“这是你和祁白的事情!我沾了什么邪霉,你算账算老——我这里来了?”他本来想说“老子”,千钧一发的时候还是咽回去换词了。

    周策看着乔宴,用眼神担忧地问,“不知是不是又要打架了呀?!”

    乔宴面色如水。

    却没想,初依不退反进,上前一步,看着铁蛋,一字一句地说,“咱们说过的话,一个吐沫星子一个坑!上次你怎么和我爷爷说,——不得同门相残!”她一指身后祁白的方向,“今天,你动手了吗?”

    铁蛋的表情千变万化,最后他语气一软说,“那不是他叫的吗?”他有点崩溃般,蹲在地上,“他自愿的呀,他求我们的呀。”

    初依居高临下,用周策和乔宴从没见过的一种冷硬眼神,眼锋压着地上的人。

    强子偎到初依身边,也陡然软著语气说,“初依姐,今晚我没动手。但真的是祁白哥求他们的。”

    周策莫名其妙呀,这些人怎么这么怕初依,不是应该帮祁白情感施压吗?他看着乔宴,手肘碰他,又用眼神询问,“这搞什么?”

    乔宴却好像已经有点明白,那些人比他们更了解初依,估计知道初依真的生气了。他淡声说,“看着就行。”

    初依转头来,对他们说,“等会我自己走。”她的视线对上乔宴,说,“我家今晚空了!”

    她是个坦荡的人,纵然说着这么暧昧的话,也带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正气。

    周策:“……”

    乔宴点了点头,推着周策走。

    周策心里直骂人,“这是打完斋不要和尚!”

    这种老式的医院,都是大门对楼,中间一个大大的花坛,周策和乔宴绕着花坛走。

    乔宴沉默。

    周策心里嘀咕,开口却也怕初依听到。

    他们刚拐过的弯,就听初依说,“咱们这一派形意拳,走的是刚猛路子……我爸要知道,教你们一场,就是为了打同门的师兄弟,帮他追女孩,心里一定很高兴,再也不怕这手艺失传了。”

    周策和乔宴脚步很有默契地停下。

    层层叠叠的花丛另一边,越过牡丹,玫瑰,大蔷薇等等枯枝败叶,初依已经挪到了她师兄弟中间。

    大家都如临大敌看着她。

    又心里侥存希望。

    初依手抬起来,轻飘飘搭在强子肩膀上,“船行有舵,修道从师!你们,好久没练手,今晚都只会用脚,这不行!把式不能丢。”

    “别!”强子的声音一扬一挫,人已经腾空,随即后背着地狠摔而下,水泥地摔的他能岔气,翻转着哀嚎道,“妈呀!姐!我说我没动手!”

    铁蛋拔腿就想跑,几步远的花坛边靠着拖把水桶,他心念一动,抢过来也许可以过几招?

    初依左手轻轻一抬,手掌吐劲,对着他背脊后心就是一下!

    铁蛋几步前冲直趴在地,摔的浑身散架,想一搏的心思直接歇菜。

    “那话我爸怎么说的?”初依看着铁蛋,又看周围几个,“两军交战,千军万马之中,也得能闪转腾挪。走亦打!”她手一抬,两腕相交的瞬间,变掌为拳,猛力吐劲,旁边的一个师兄软下了。

    “初依——”那人哀嚎。

    初依左拳一压,右拳刚猛而出,雷霆之势,左边一个魁梧的师兄捂着手臂倒下。他想挡一下,却觉手骨要断,他疼的心肺抽在一起,吸着寒气投诉,“……初依,你看我身体最壮,还加劲了是不是?”

    初依收回手,看着他老实说,“真没有!我一视同仁!”手肘平举,左手拳在肘边,对上另一师兄。

    那人很激灵,一看这起手式,那是要打壮烈的。转身就跑,一边喊,“初依——千军万马之中,能闪转腾挪,不代表可以分.身抓人。大家都跑!”

    师兄弟反应过来,撒腿都散!

    初依只有一个人,追着一个是一个。

    “一箭射空,当空不空!你们要和自己比运气!”她双拳齐齐出,那师兄拿起旁边拖把想挡,初依不躲不避,双拳直上拖把杆,电闪雷鸣的力道,拖把杆应劲道而断。那师兄挥舞着拖把杆倒在铁蛋身边。

    “妈呀!”那人疼的呲牙咧嘴。

    铁蛋砸着地说,“我刚刚就想用这个拖把呀!”

    周策看的心跳急速,又满腹好奇,“那一箭射空,当空不空什么意思?”

    “解签的话。”乔宴隔着花丛,神色担忧,随便答道。

    “我问什么意思?”

    乔宴觉得他烦,这是个梅开二度的签,他怎么说。

    周策却不放弃,又问,“那你觉得初依知道什么意思吗?”

    乔宴依旧紧张地看着初依,她动作严密灵敏,又简洁朴实,一个个师兄弟倒地,跑一半,抓住的都是一招。

    初依抓住最后一个师兄的时候,已经跑到门口这里,看到周策和乔宴都在,她很冷静地说,“我不这样,祁白的妈妈会去他们家闹的。这里有医院,他们可以就近住下。”

    那被抓的师弟以为见了熟人,又是初依的老板,她会注意形象手下留情,急急说,“对对,师姐这样就够了!我就……”

    不等他说完,初依变拳为掌,忽而平推出去,看似无意,其实大巧若拙,那孩子一下扑进花丛里,哀嚎道,“操!师姐这里脏的很!我宁可躺地上。”

    初依随口说,“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

    乔宴二话不说,从后裤袋掏出钱来,从钱卡里抽出来两张,扔在那花坛边。

    初依愣了一下,随即看着他,千言万语。

    她的小师弟从里面哀嚎着爬出来,一把各抓着100块钱,那孩子忽然欢喜起来,喊道,“姐!这拳理竟然是真的。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

    初依瞬间觉得自己被打败了,对乔宴说,“这句话,我爸以前怎么说,他们都记不住,还没二百块钱好用。”

    乔宴拉着她走,左右看,“这地方,一定真的有监控。”

    初依一想,“那早前的地方,没有监控是吗?”

    “新开垦的地界,路都才修好,政府哪里有闲钱装监控。”乔宴领着她过马路,三人很快地跑远了。

    周策一边跑,一边笑着说,“真是开眼界,初依——话说刚刚我还怕男方家找你的事,怪你,结果倒好。你直接帮男方报仇了。这招祸水东移,你怎么会?怎么可能想出来?”

    在他心里,初依还是很老实的。

    乔宴抬手按了下初依的头,说,“初依会拐弯!”开了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车一开,乔宴顺口问副驾驶的初依,“待等春来,彩在其中。你听过吗?”

    初依莫名其妙,“没呀?”

    乔宴说,“放心了。”

    周策拿着手机,笑倒在车后座:

    手机上显示,“观音灵签,六九签,解曰:一箭射空。当空不空。待等春来。彩在其中。是为,梅开二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9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9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