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34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34章 夏听音

    风不断从车窗灌进来,吹的初依头发乱晃,她却觉得自己的脸还是热的,从什么开始热的,她却不知道。

    听到乔宴问她为什么不想回家,她还有点怔忪,“……我没,没不想回家呀?”

    乔宴说,“那就好。”

    这三个字平常,却带着一种可以令谈话结束的力量。

    她觉得十月的风,好像有点冷。

    车开到九中门口的时候,她觉得这样不说话太怪了,就说,“我真的没有不想回家。”

    乔宴空了一会,嗯了一声。

    初依捏紧自己的包,准备到地方下车:

    祁白在家等她,俩人心知肚明,但她真的没有说假话,是不是在躲,她自己也不知道,也没有想过。

    车在西关饭店门口的街口停下,那边还没有关门。

    初依压紧自己的包,看着那边,猜测祁白也许会在这边。

    乔宴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她,风不断卷着他,吹向她,她抱着包的样子,神情紧张,他从旁边拿起钥匙包,“初依——”

    初依转过身看他。

    他说,“周总给你说没有,你来了公司,以后得负责早晚锁门。”

    初依诧异了,“我才来一天,你们就这么相信我?锁门的不都是亲信?”

    “亲信呀……”乔宴看着她,笑了,“里面的办公室,应该锁的地方都锁着。我怎么不知道看门的都必须是公司的亲信?”

    初依看着那钥匙,还是不接。

    乔宴说,“晚上出来应酬,不用你。周总和我的意思不一样,你以后就负责把公司关门锁门的工作做好就行。”

    初依听说不用自己去牌局,心里也谈不上高兴,那地方不适合她,她知道,可又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高兴,好像,这样也失去了可以了解什么东西的机会。

    她抬手,从乔宴手里接过钥匙,“那现在,是谁负责开门关门?”

    “我。”乔宴说。

    初依极之意外,“你?”

    乔宴笑着点头,右手敲了敲方向盘,说,“我和周策家不在这里,我是来给周策帮忙的,我俩分工,我选了个开门,他爱睡懒觉,就说关门最好。”

    初依这下放心了,觉得他们俩可能应酬多,开门锁门的工作困着人。

    她说,“你放心,交给我了。”

    乔宴说,“这个我真的挺放心的。”说完他又强调一句,“现在有你在公司,周总也放心。”

    知道是夸赞她身手,初依笑着拉开车门,初秋的夜,舒服自然。她站在乔宴车边,忽然觉得心情出奇敞亮。

    刚刚路上的不愉快全都没了。

    她弯腰,透着车窗和乔宴说再见,又忽然意识到他早前问的问题,想问乔宴一句,又觉不好开口,就摆摆手,让乔宴走了。

    看到他的车掉了头,渐渐驶远融入月色,初依小声说,“其实我想说,今晚上,我不会去那个塔了。你也别担心我,可千万别去。——翻进去,就出不来了。”

    她小声嘟囔,转身往家走,心里觉得自己很奇怪,为什么不能坦荡地说?反正自己是好心……她搞不懂自己就不想了,又回头看了看,乔宴的车已经看不见。

    西关饭店里,意外的,竟然铁蛋他们都没在。

    平时他们晚上在这里聚着打牌。

    又一想,泥蛋他们现在被捆了缰绳上班,晚上肯定拼命出去玩。

    她往家走,却越走,心越沉。

    脚步都沉。

    她站在自己家巷子口,愣神,旁边的树影一晃一晃,这片没灯,全靠住户门口的灯照亮,如果没有人开,就比较暗。

    要隔一般人,不免会害怕。

    但她从来没怕过,可现在,她也开始犹豫不决。

    她这才发现,她是真的不想回家,她怕家里有人。

    她往前几步,走到自己家门口没有停,看了一眼,就判断出里面有人。

    脚踩在邻居家门口的小石墩上,她一跳,撑上人家的墙头,挑着一道墙,看自家院子,她的屋子亮着灯,厨房的灯也亮着。

    她看到院子里挂着她的床单,被罩,不是她洗的。

    厨房的窗子开着,祁白在厨房,正把洗好的一筐子水果,往盘子里放。

    她轻飘飘跳下墙头。

    蹑手蹑脚,做贼似的,又跑了。

    一边跑,一边想乔宴早前问她的话,“为什么不想回家。”她心里又开始憋的难受,她自己都没发现,他怎么发现的?

    冲入到十字路口,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小燕塔,那一会,祁白一定会找去。

    夜色正浓,路灯晕下黄色的光,落她一身。她抬头,月亮很好。她心里筛选着自己还可以去的地方,这样好的晚上,她可以去挺多地方,但都是露天的。

    以前,她还有姐姐家可以去,现在……她伸手去掏手机,忽然很想她姐,想她妈妈,爷爷。

    手伸出来,却没有捏着电话,而是捏着一个钥匙包。

    她眼睛一亮。

    这么冷的天,谁想对着太阳星星月亮睡觉,有片瓦遮头,当然更好。

    她拔腿就跑,可以住公司,简直太好了!

    初依跑到公交车站,坐车去了公司。

    以前她妈年轻的时候,在国营单位干过,后来总说,“那时候有单位的归属感,你们现在都不懂了。现在换工作,换一辈子。那时候,选了一行,一干就一辈子。”

    她在车上摇摇晃晃地向往,现在有点明白这种感情了,她在这单位,说不定也可以干一辈子。

    不过她的老板胆子太大,还敢骗骗子,她得保证他们不被打死,那才行。

    下了公交车,走了十分钟才到公司,又觉他们公司确实也不大,两家公司还用一个地址,也是够节省的。她以后帮忙要款,不知道可不可以帮助公司壮大?

    她弯腰开了卷闸门,里面的玻璃门露出来,她开了门。

    进去,开了灯,一片光亮作伴,她看到墙上的表已经十一点。

    她双手合十,对空气感谢她善解人意的老板。

    先锁上卷闸门。

    又依样,把里面的玻璃门锁了。

    他们公司有会客室,里面有沙发。

    她很开心,关了一楼灯,拿着手机照亮上了二楼。

    可惜走到会客室,一推门,门锁着。

    初依又推了推其他的门,除了厕所的,全都锁着。

    她心里蛮感激,厕所门开着就行。

    她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把包扔下。

    先整了整自己的桌子,大桌上,还有电脑可以开。她开了自己桌旁的灯,把大灯去关了。

    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开始写她的笨人工作日记。

    没有人教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提高自己。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每天记下对自己有触动的事情。

    这两天对她触动最大的,就是乔宴的事情,可是落笔的时候,她又写不出了,心里都是那晚上,在小燕塔上,她偶尔睁眼,月亮转了方向,有月光从旁边照过来,给他们俩照出了长长的影子。

    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伫在了她的记忆里。

    她的心里,想到那影子的时候,就是茫茫然的。

    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东西不小心就被自己记住,而且,记得那么清楚。

    她甚至记得,他抬手,对着他自己的影子,手很快地抖了几下。

    他以为她睡熟了,在学她之前的手势。

    她在自己心口揉了揉,想把那堵的感觉揉走。

    或者打拳。

    她站了起来,刚甩了甩手臂,就听见车响,在公司楼下。她停下,听到不多时,卷闸门哗啦啦卷上去的声音。

    而后玻璃门开了。

    停了一会。

    有门合上的声音。

    初依伸手关了台灯,二楼窗子一侧外面有广告,正好看不到楼下,她准备躲在黑暗里,如果是小偷什么的,就狠狠收拾对方。

    脚步声上来,她机警地一跃而起。

    听出是谁的脚步。

    乔宴的。

    她左右看,吓的不行。

    千钧一发的时间,她钻到了桌下!

    黑暗里,她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灯光刷刷刷一排亮过去,

    乔宴站在楼梯口,看着那边桌上的大包,唤道,“初依——”

    初依躲在桌下,憋着气。

    佯装自己没有在。

    乔宴等了一会,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而后初依的手机就先背叛了她,在桌上欢快地叫起来。

    楼里寂静,那手机显嘹亮,嘹亮的近乎没素质。

    椅子被推开了,初依灰溜溜地钻了出来。

    对上乔宴。

    他穿的整齐漂亮,手机在他手里一亮一亮,而她狼狈不堪。

    初依有点恼羞成怒,翻找着自己的手机,不等乔宴说,她就先发制人,“你是故意的,把钥匙给我,就是为了等这样看我的笑话。我都钻到桌下了,你不能装着没看到吗?”

    乔宴一言难尽的样子看着她。

    初依找到电话,按掉,然后说,“怎么了?你给我钥匙的时候,又没有说非工作时间,我不可以来,我这样来,一定是有事,你看我虎落平原,不能放过我吗?”

    “是虎落平阳。”乔宴说。

    初依更觉没脸,提着包往外走,“我有东西忘记拿了,回来拿一下而已。现在我拿完了!”

    乔宴没说话,等她走到跟前擦肩而过要下楼的时候。

    他准确地拉住她手腕,说,“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我住这边。”

    “咦?”初依诧异了。

    回头死盯着他。

    要是他住在这里,那这“仇”就结的更大了。

    “你骗我?”她问他。

    乔宴攥着她的手腕,低头笑起来,他说,“第一次见的时候,你曾经也用这语气和我说过话。”

    初依莫名其妙。

    乔宴看着她,眼神暗暗地亮,带着难言的意味说,“那天,你也是这样的语气,质问我,‘你拽我的头发’?”

    语气很低,带着怀念。

    初依抬起手腕,甩开他,忽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有点慌,有点乱的说,“你……你怎么会住这边?”

    要算账,要“报仇”的想法,一秒钟,全忘了。

    *******

    四楼

    是加盖的,初依曾经理所当然以为这地方是库房。

    初依转了一圈,有点不敢相信,这里如果换成楼房,就是一室一厅的样子。

    虽然收拾的不错,可那是对她而言。

    这不应该是她印象里,乔宴住的地方。

    客厅和卧室几乎是开放式的,中间按着玻璃的隔断,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开放式厨房,整齐,但和品位奢华不沾边。

    就是衣柜比较大,初依看到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乔宴的西装。

    他常穿的那些,精致的做工,娇宝贝的颜色,淡粉色,浅蓝色细条纹的。

    乔宴站在厨房,给她倒茶。

    水倒到杯子里,腾出热气,带出很淡的茶香。

    初依站在旁边,静静看着,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乔宴侧头看着她笑,“是不是有点意外?”

    “你……你怎么住在公司?”初依说,“我今天才发现,好像我并不认识你。”

    乔宴说,“所以我把家门钥匙给你,现在不是认识了。”

    初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4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4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