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31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31章 夏听音

    乔宴跟着初依,漫漫长夜之后,还得漫漫长路。他昨晚猜测到初依要锻炼身体,却没有猜到自己要跟着练。

    这条路看着笔直,可并不近,不过初依步伐轻盈,走的很快。乔宴不轻盈不快也没办法。

    午夜落的霜仍在,他俩踩出两行印子,没有二十分钟,俩人就到了西关饭店。

    早餐正在开始。

    初依进去转了一圈,就找到了铁蛋,把事情和铁蛋说了。

    完全没有想,铁蛋会奇怪为什么乔宴和她一起在小燕塔里面呆了一晚上。

    乔宴想提醒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很坦荡地安排好,对着乔宴说,“这会吃饭人多,咱们先去我家,回头再来吃。”

    乔宴跟着她走出来,饭店门口,那里支着一口很大的锅,热气腾腾正小滚着,里面搅着不知什么。

    酸酸辣辣的。

    一晚上饥寒交迫,乔宴现在看着那大锅里的东西,竟然觉得很有食欲很想吃。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想了。

    初依说,“这是河南胡辣汤,我们这片河南人多。”

    乔宴说,“你常吃吗?好吃吗?”

    “好吃。”初依下了台阶,“有肉。这家的东西都好吃。”

    乔宴跟着她下台阶,其实他觉得,先吃了饭再去换衣服也可以,里面的人也不是很多。

    不过初依已经走了,他就跟上。

    “你身体确实挺好的。”他说。

    初依说,“那当然,我妈总说我就这点好处。可惜我姐身体不好,我这么好的身体,要给匀给我姐一半就刚好了。”

    乔宴说,“你姐现在,好点没有?”

    “好多了,她现在和我家里人住在老家,换个环境。”初依又转头特意看着他说,“那晚谢谢你。”

    乔宴对上她的脸,发现她脸白净,一晚上没睡,根本看不出来一点,实在旺盛的令人羡慕。

    他说,“那你家人放心你自己住,谁给你做饭?”比如早饭。

    初依说,“他们有什么不放心,我能吃能睡!”

    乔宴默然。

    心里又想,初依壮实,自己不觉得冷和饿,也体会不到别人的冷和饿。

    这没办法。

    “哎呀……”初依忽然停下脚步。

    乔宴看着她,改变主意了?

    初依说,“忘记给你说了,要是祁白的车还在,你就拐回来先自己吃个早饭。你别怪我没提前说,失礼了。”

    乔宴心想,“原来她并没有忘。”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期待回去吃那碗胡辣汤了。

    又走了两步,初依停下,看着乔宴说,“其实如果我不陪你吃饭,也没什么对不对?你可以自己先吃,顺便等着我,不用让你麻烦跟着我回一趟家的。”

    乔宴:“……”

    初依指着他们刚刚走来的那条路,“这条路笔直,你顺着再走回去就行,我等会就来。”她说着在包里掏出钱包,抽了一张二十的,又一迟疑,塞回去,换出来一张一百的,又顿了一下,还是塞了回去,干脆把包塞进了乔宴的怀里。

    乔宴莫名其妙抱着那包。

    初依已经把包拉开,她垫着脚在里面翻,提出塑料袋里的高跟鞋,又拿出工服,夹在腋下,又在里面摸了一阵,昨晚上吃的那面包玻璃纸,在包里乱响。

    最后她收回手,手里多了一串钥匙。

    初依说,“你带着我的包去吧,你的钱包在车上,万一吃完了我没来,人家催你让地方,你就先从我钱包里拿钱买单。”

    乔宴寻思了一下,除了钱的事,她也不放心他。

    不过这地方确实挺乱,不是砸人车玻璃,就是抓住人一顿打。

    他看着初依,开玩笑的语气问,“那也不用整个包给我,你是怕有人欺负我,让我带着你的包撑腰吗?”

    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她是有这心思。

    和在那车上留条,一样。

    初依也不笑,很正常地说,“你别多想,你和我在一块,这就是我的事。”

    她抬手在自己的包上拍了两下,也像拍乔宴,“再说,我觉得给你钱太怪了。你一定不习惯和人伸手拿钱。”

    乔宴看了她一会,垂下眸光,什么也没多说,把她的包拉上,问,“你爱吃热饭,还是温的?”

    初依说,“你要帮我叫饭呀,那就叫上,我十分钟就能来,来了正好可以吃。”她说话间往前跑了几步,站在一个巷子门口张望,而后转脸对着乔宴,高兴地说,“祁白的车不在,他肯定回家了。那等我十分钟。”

    然后她就跑进了巷子里。

    乔宴心里留下了初依那一笑,小女孩的简单,淬不及防,晨光中,被人兜头兜脸糊了一个最美丽的“早安。”

    他别过脸笑,拐回去西关饭店。

    天特别蓝。

    饭店里,正好铁蛋还在,立刻招呼他,“乔先生,来这坐。”

    大家都看“乔先生。”眼神猎奇。

    一晚上没睡,西裤都皱巴的“乔先生”,手里拎着女士大包,神色淡定,走过去拉了圆凳坐下。

    扫了扫裤腿,上面真有土。

    服务员给他端了胡辣汤过来,酸辣味很正,勾人食欲,他收回手,看旁边人都把一牙牙锅盔掰了泡进去,那锅盔烙的特别显功力,切的有棱有角,看上去卖相就在体现品质。

    他左右找地方洗手,准备吃饭。

    一转头,却对上铁蛋的笑脸。

    黑胖脸,一脸笑。

    乔宴被煞了一下,“……这地方能洗手吗?”

    铁蛋说,“你昨晚,怎么和我们初依在一起?”

    这里的人都没礼貌,随便打听人*。

    乔宴又想到初依说,素质……可能我们现在依然也没有。他就说,“正好碰上了。——在什么地方洗手?”

    铁蛋挥手,把服务员招过来带他去洗了手。

    乔宴回来,刚拿起筷子,还没有心情感叹后厨的脏乱,铁蛋就又凑近他说,“祁白一会就来。”

    乔宴轻轻放下筷子,看向他。

    那架势,大有一种洗耳倾听,而后弄死你的云淡风轻。

    铁蛋忽然想到昨晚初依输了喝酒的事情。

    如果要带智商玩,他们可不上场。

    于是他忙收起八卦的心思,笑着说,“您吃,您吃!”

    左手拿起手机,走出去打电话。

    等会有热闹,必须叫人来瞧。

    乔宴又拿起筷子,想到初依包里的废塑料袋,拉开包,想把垃圾先给她扔了。

    包里面东西很多,有两个大瓶子,他拿着在包里看了看,是卸妆的,还有洗脸的……那她回家怎么洗脸?

    他把玻璃纸拿出来,看到下面角还塞着一个卷吧的作业本。

    早上初依就是从这本子上撕的纸。

    他好奇拿出来,不明白她怎么还要用作业本,自己的素质也忘了。

    翻开一张。

    看了一会,他把本子拿了出来,手肘压在包上,认真地看。

    都是初依写的工作总结。

    不过只有几张,后面是一张账单。

    从他们第一天去,喝了多少酒,后来别人去,每天用了公司多少酒,她都记着。还有她写的一些零散的注释。

    这是和公司对账用的。

    乔宴看了看那倒贴的记录,这才知道,她的朋友兄弟去,他一直以为是老板在请客,现在看来,是她在帮着清酒钱。

    乔宴把那本子合上,心里说不清什么味。

    一想就知道,为了维护她那帮兄弟的面子,让老板装着请客。

    他把本子塞进包里,把拉链慢慢地拉上。

    看了看时间,手还没放下,铁蛋就回来了,后面跟着祁白。

    祁白穿着米色的风衣,今天在造型的整齐程度上,压制了一夜窝墙角的“乔先生”。

    铁蛋这桌在中间,此时他一来,就目的明确,拉圆凳在乔宴身边坐下,“你昨晚和初依在一起?”

    乔宴手里拿着一牙锅盔,没机会掰。

    他放回去,架在筷子和碗中间。

    看向祁白。

    祁白说,“你不用否认,已经有人告诉我了。”

    乔宴看了一眼铁蛋。

    铁蛋觉得很惊悚,不明白怎么就锁定他了。

    乔宴却没和他多计较,看向祁白说,“你说话可以挑地点,也可以挑措辞。刚刚的问题,容易令人误会。你怎么说我没关系,她还小,这么人多的地方,你那样问,让别人怎么想?”

    “你别说那么多,”祁白冷哼一声,“不用你装好人,上次青天白日在这里挂初依的头发,你早就蓄谋已久。”

    乔宴说,“是呀,所以我让人买了机票,送你和别的女人去了日本。”

    祁白:“……”

    铁蛋拿起桌上的烟盒,电话,做好了只要开打,他就可完美躲避的准备。

    祁白却没有掀桌子,他缓了缓,问乔宴,“你是不是要撬墙角?”

    乔宴说,“如果真是你家的墙角,我没兴趣。”

    祁白手搭在桌上,看着乔宴,想到昨晚上,他等来等去等不到初依,就给蛋泥他们打了电话。知道初依被叫去吃饭,他就想着多等一会,谁知道,等的他都睡着了,初依还没回来。一睁眼,天就亮了。

    他跑到蛋泥家去找人,正好遇上铁蛋打电话过来,说要带狗去帮初依的新老板找车钥匙。

    他就一刻没停,直接过来了。

    他从上到下看乔宴,觉得这人,今天和之前见过的样子,很不一样,之前穿的那样子,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宠坏的宝贝蛋。

    今天却很沉稳。

    这是为了初依,改变造型了吧?

    他说,“我告诉你,你和初依没戏,我回去几天我家还得放我出来。初依和我从小认识,我俩是真正的两小无猜。你要讲道义,就别做让人看不起的事情。”

    乔宴平淡地说,“我又不认识你,和你也不是一条道的,讲什么道义?”

    祁白,“……”

    铁蛋拿着东西,进退维谷。

    不知道这俩人怎么不打?又一想,祁白学聪明了,这人不能打,——是初依的新债主。

    他慢慢把电话和烟放回桌上。

    服务员端着一碗胡辣汤放在祁白面前,还有一牙锅盔,架在筷子和碗上。

    祁白说,“我没叫。”

    那女孩说,“是他叫的,刚让我五分钟后端过来。”

    祁白一秒钟想明白,“你还给我家初依叫了饭?”

    乔宴没理他。

    祁白一把火烧到了胸口,真想说,“给你三十万!以后离初依远点。”可他没三十万。

    又想到昨晚上,这人和初依一起,好像初依和他的问题之间,又陡然多出了其他的问题,他心烦意乱,拉过那碗饭,抽了双筷子就开始吃。

    “想离间我和初依,门都没有。我才不会给你机会,在初依面前装好人。不就是有点臭钱吗?你现在是初依的债主,我忍你。等我有了钱,你等着,今天的账我给你记着呢。”

    乔宴没有动筷子,看着已经开吃的祁白,他把那锅盔熟门熟路掰了泡到胡辣汤里面,吃的香极了。这人如此没心没肺,乔宴也是有点佩服:

    “女朋友”一晚上不见,他还可以这么平静,有胃口吃饭?

    难怪初依说,他最多等的就睡着了。

    有个生命力旺盛的“女朋友”,就是好。

    又或者,因为从小有个这样的男朋友,没人试过对她牵肠挂肚,她不生命力旺盛,也不行。

    乔宴说,“以前,我没想过这问题,但从认识你之后,我发现,一个男人,就算养不活自己的女人,但如果能说的天花乱坠,给女人一个理想或者梦想,就可以理直气壮,让她跟着自己吃苦。而且,因为你爱她,她还必须无怨无悔。爱情,真是人渣找老婆的合法伤害权!”

    铁蛋:“……”他以后不惹这位乔先生了,说话好伤人。

    祁白却没受伤害,或者他觉得说的不是他,就扒拉着饭,嘴腾了空,侧头看着乔宴,神情鄙视,“还敢说有钱,连吃个早饭的钱都没,以为谁不知道,你的钱都锁在了车里,还得抱着我女朋友的包,花初依的钱,在这里充的什么二五八万!”

    乔宴看了他几眼,而后绊子都没打,站起来,手伸到西装裤兜里,一掏。

    “啪——”一沓一百落在桌上,不是土豪范的一大摞,而是最多不超过十张,都对折着,中间扣着一个金色的钱夹。

    yclip,这东西祁白都没见过。

    他只觉得太有范了,塞西装裤后面,半点都看不出。

    他立时决定自己也要弄一个。

    乔宴坐下,顺手扯了下西裤,说,“这里是七百,我出门只带这么多钱。但是有需要,我任何时候可以最少把这变成七万。”

    祁白推开碗,找了块纸擦嘴,想回嘴,又想到上次那剪刀事件,一时不敢轻易出招。关键那钱上面别的那东西,看上去太有范,一下就把这人和他们拉成了两个世界。

    他愣了一会,心说,麻蛋,这个挖墙脚的,还是个棘手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1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31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