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24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24章 夏听音

    蛋泥正在周策的公司,祁白和初依的事情,对他的隐形伤害不小。

    嘴上说的,有时候正是心里怕的。他虽然以前总说初依结婚靠不住什么的,但心里还是怕让自己说中。

    可谁知道,还是怕什么来什么。

    没钱,真是寸步难行呀。

    不过叫他来的电话,是周策打的。当然有些不怀好意,一次次打交道,周策觉得,九街十六巷的人,其实也有点意思。

    他也想知道那对小情侣,什么结果。

    这俩人一拍即合了。

    刚说了几句,蛋泥的电话就响了,祁白告急的的一通话,通过他的山寨机,嘹亮地被周策也听到了。

    周策好不兴奋……

    看着蛋泥两眼冒光,用情绪表达,“哦,你们那儿最漂亮的姑娘,要下海了?是夜场佳丽还是小姐?”

    蛋泥却很沉稳地说,“行,知道了,你在那儿等着,地址发给我。”而后挂了电话。

    他和祁白可不一样,祁白是关心则乱,于是他稍想了一下,决定干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抬头一看周策,发现对方凝视着自己,抬了抬电话说,“我再打个电话。”

    周策忙说,“随意,随意。”

    蛋泥的手机响,他看到短信,是祁白发来的地址。

    手指按掉就拨了个号,然后对着那边说,“喂——李姨,你昨天不是问祁白吗?刚找到他,地址等会发给你!”他挂了电话,在周策的茫然不解中,把刚刚的短信地址,转发走了。

    挂上电话,蛋泥闲闲一笑,那蛮子脸有点心狠手辣的味道。

    周策心里一动,觉得这真是自己公司千挑万选,最适合的“讨债鬼”头头呀。于是他决定亲和一点,先混成朋友,再拉他入伙。就说,“其实前天在度假村,我见到你们了。”

    蛋泥放下手机说,“我也看见你们了。你们当时在二楼是吧。”

    周策点头,在烟盒里抽出烟来,递给他一支,自己也叼上,而后给俩人点了,又问,“初依之前也来我们公司干过,你知道吧?”

    “知道。”蛋泥点头,“还用你们的人办了点事。”

    周策讪笑,一点没受干扰地继续追问,“她和他那男朋友,其实挺好的一对,怎么要分手?”

    蛋泥吸了口烟,摇头,他们这种人,都特别爱面子,别人给面子,他们也不拿架子。

    就也用对熟人的语气说道,“还小,家里不同意。”

    “家里反对是挺麻烦。”周策也吸着烟点头,装作似有所感,其实在楼上听了个一清二楚,而后说,“那我听刚刚打电话找你有事,你要不要先走?”

    “不用。”蛋泥说,“这事我知道,我们初依要去酒吧做酒水推广。她前男友担心她吃亏,让我去看看。”

    周策感慨着半开玩笑,“人家还没分手,你这里已经给归类到前男友了。”一说完他又觉不对,重点错了,连忙说,“你不是说,那个初依是你们九街十六巷最漂亮的姑娘吗?又是你师妹,她有事,你不着急?”

    蛋泥抽了口烟,很闲地抬了抬手,浑不在意地说,“没事,你不了解情况,我们初依去夜场,要担心,也应该担心的是夜场的客人。再说,全市排的上的夜场,都有我们的熟人。”

    周策惊讶了,“那你刚刚给谁打的电话?”

    因为太八卦,都忘了礼貌。

    蛋泥弹了弹烟灰说,“是我师妹男朋友的妈妈,男方家里不同意始终是问题,所以办事挑紧要的来!”

    周策看着他都愣了,定了几秒,隔着桌子靠近说,“……咱们再说上班的事情吧,我发现和你说话特别投机,底薪再给你加两千怎么样?”

    ******

    再势大,没有钱也是白搭。

    酒吧老板,是位快四十岁的女士,让初依称呼她晴姐。初依是来她这里找的工作,她不知道初依的“来历”,就觉得长得不错,也挑不出明显的性格问题,就收了她。

    “你先干,试用期先一周,过了试用期再说。”

    初依点头。

    晴姐又问她,“你除了喝酒,还有什么特长?”

    初依说,“我身体不错,你需要搬东西也可以叫我。”

    晴姐怔了怔,抬手拍上初依的肩膀,笑起来,“你这女孩真逗,我的意思,会不会唱歌跳舞的。如果还有这方面特长,我也可以替你发掘发掘。”

    初依说,“那个我真没有。”

    “那嘴甜吗?——不甜也没关系。”晴姐说,“把你化妆品拿出来,先去花个妆。咱们这儿得自己花,可不像那些大的夜场,都是统一给画。”

    初依没问,什么地方可以统一画,她其实也想被统一画,她画不好。

    就说,“一定要化妆呀?我……我不画行吗?”

    “那绝对不行!”晴姐啧啧摇头,看着初依,酒吧上面的射灯打下来,照在初依白生生的脸上,特别好看,于是她说了一句特实在的话,“觉得自己天生丽质是吧?到了晚上你就知道,都是天生丽质的,不天生丽质的,不敢随便出来吃这碗饭。”

    这句话原本有些令人心酸。

    但初依神经比较粗,在祁白之后,已经不会轻易体会心酸。

    就照直说,“我没有带化妆品。只画个口红可以吗?那个我可以去超市买一根。”

    打拳的抹口红,是挺惊悚的一件事,所以她真的连支口红都没有。

    又想到几天前,祁白给她买过的那些,她还没机会看,不过,估计没机会用了。

    晴姐人挺好,看着她,思量了一会,从吧台下面捞出自己的包说,“我这里有几个化妆品送的赠品,你先拿去用吧,回头记得买。”

    她掏出几样化妆品,放在深棕色木头的吧台面上,有金色的化妆盒,墨蓝色的眼影盒,还有卡在纸卡里的睫毛膏,小口红,显得特别高档,初依拿起来看,“这贵吗?要太贵你就别给我了。”

    晴姐说,“雅诗兰黛的。”

    初依看着她,“那好像是挺贵的。”

    晴姐塞包回去的手顿住,打量了她一阵,看她真的不像说假话,才说,“算了,我给你画吧。”

    又奇怪,这女孩,怎么和社会脱节成这样,估计也是没经历过夜生活的。

    *****

    另一边,周策和泥蛋也谈好了,明天开始上班。

    泥蛋站起来,看了看时间说,“我还得去接我师妹,那就先走了。”

    周策又奇了怪了,“你刚刚不是说不着急吗?”

    “那是我都安排好了。”泥蛋说,“我不去,也有人去。我晚点去也来得及。再说那地方离这里近,十分钟的路。”

    周策愣了几秒,抬手按了电话免提,顺便对铁蛋说,“你等等!”

    号码一通,那边人冷淡的声音说,“有话快说——”

    周策抓起电话,很热情地招呼,“乔乔,快收拾东西,我们去给初依捧个场,她今天去夜场上班了。”

    泥蛋:“……”

    ******

    酒吧里,

    晴姐打开那赠品的化妆盒,这里面一般送的颜色都不怎么样,她自己看不上,对灯看着,顺嘴问初依,“你以前干什么工作的?”

    初依好奇她拿的东西,就伸着脖子看,也顺口说,“和朋友开了家打小三的公司,后来倒闭了。”

    晴姐拿着化妆盒,看着里面,红的,绿的,心里和那天的周策乔宴三人差不多。

    但她是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就忍着没抬头看初依。

    刚想再问。

    酒吧门被推开了,门上的风铃乱响。

    晴姐抬头说,“还没开始营业。”

    “找人!”一个女声传来。

    初依看过去,认出人,而后对晴姐说,“我出去一下。”

    来的是祁白的小姨,她也认识。

    她没说话,和人家向外走。

    祁白的小姨在前面说,“祁白的妈妈也来了,和祁白在外头。”

    初依跟着上了台阶,不知道她们怎么找到了这里。

    几步就走了上去,外面还是白天,从昏暗的地方出了,一时阳光有点过于刺眼。

    李屏的车停在路边,是一辆很气派的银色座驾。初依知道她的这辆车,据说很贵,祁白说过一次,几百万的,不过初依觉得离自己太遥远,就没有记。

    此时看了也认不出,只是觉得李屏,不当自己未来婆婆的时候,有点陌生的严肃。

    李屏也在打量她,看到她身上的小短裙,金黄色,目光就淡漠地挪开了,转向旁边的祁白,瞪了他一眼,而后没什么表情地看向初依说,“初依过来,阿姨有几句话和你说。”

    祁白硬气地说,“你说什么也没用,有话和我说。”

    李屏看也不看他,看到初依走到近前,就说道,“阿姨知道你是有骨气的人,不像祁白,还是个孩子。你是好姑娘,就是和祁白不合适。所以你和祁白的事情,我们家重新考虑……”

    “考虑什么?”祁白站在初依面前挡住,对他妈妈喊道,“是你们自己考虑的,没有我!我要娶的是初依!”

    李屏看着他,从容地说,“好啊,你娶可以,那你把拿家里的钱还回来,还有你的车,那也是我买的。不是你的!”

    祁白一下傻了。

    随即伸手就去掏车钥匙。

    他小姨连忙上前劝他,“祁白你傻了,为了外人和妈妈吵架?你这样让初依怎么想,让初依怎么做人!”

    初依后退了一步,置身事外。

    这种两面三刀的话,她小的时候,她们九街十六巷的每一个妇女都擅长。

    都是粗浅的表面对你好,话里藏刀子逻辑。

    祁白当然也知道,一把推开他小姨,“去去,别废话,也别给我来这套。车给你。”他把车钥匙扔过去,砸到他妈脚下。

    “钱也拿来!”李屏说,“不还钱,我现在立刻就报警!”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了初依一眼。

    存折是初依的名字。

    初依觉得,那天电话里带笑的声音又来了,“祁白就是胡闹,照片上的女孩,是他的新女朋友,那钱,是让他带人家去逛街的。他一转眼,就全给提光了。不会是游戏里买了装备吧?”

    初依被祁白挡在身前,听他在和他妈妈吵架,听他在尽全力保护自己。

    却不知为什么,自己仍旧觉得在被人羞辱。

    李屏说,“初依,你也是阿姨从小看到大的。祁白不懂事,阿姨和你说,你知道现在民营企业家多难吗?家里没有背景人脉的,说倒就倒,那新闻上说的,有几十亿的民营老总,说出事就出事。阿姨这么艰难,还不是为了你们。你要是真的爱祁白,就等等!以后就算你们不结婚,他也可以照顾你,给你买房子买车,阿姨一定不拦着!”

    “妈,你胡说什么?”祁白急了。

    初依听的明白,

    这意思就是说,结婚面谈,但当情妇还是可以的。除了房子和车,料定她也不需要更高的追求……

    初依叫,“祁白!”

    祁白气的面红耳赤,一转头,初依一巴掌就抡了上去!

    “砰——”一下。

    祁白当时就懵了!

    不是形容词,是一下,头就直接懵的不着四六。

    初依手重,李屏都傻了,没想她会没素质的打人!

    或者,她现在来往的都是“上等人”,令她忘记了世上还有这么直白的处理方法。

    初依看着李屏说,“之前我打王鹏,是因为我知道,一但动手,大家就伤了感情。前几天你打电话羞辱我,我没有生祁白的气,今天我也没有生他的气。我打他,是因为我想打断和你们的关系!”

    她转头,又对着祁白说,“之前,我不舍得说你,做人得有气节,不能不劳而获是基本的。但我不怪你,你是想对我好。”话锋一转,她说,“但你妈妈欺人太甚,我不能打她,所以只能打你!打着孩子连着妈妈的心,我觉得,这样比打她还疼。”

    李屏和她妹妹都不动,神色复杂看着初依。

    初依说,“大家以后不要来往了,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你们已经是有钱人,不用刻意拐弯来告诉我差距,我都知道。这一巴掌,当我和祁白正式分手清账了!他之前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去日本,我打他,他也不亏。”

    李屏脸黑的不像样,明知道被打脸,也无计可施。拉着祁白上车,“走!人家先说分手,你可以死心了!”

    祁白整个人还在懵,初依没动他之前,他已经忘记了女朋友打人有多疼!

    这会,疼的半天缓不过劲。

    被他妈妈拉上车的时候,他看着初依,还是一副无法置信的样子。

    “分!分了好!我早说过,你娶她,一辈子被压着!”李屏把祁白塞进车里,转头对初依说,“那20万还写的你的名字,你要就留下!咱们就算两清了,你别回头又找祁白来要什么赔偿。”

    初依说,“李姨,我爸以前总说,人情似纸张张薄,我爷爷说,世事如棋局局新,我总不明白,这两句话干嘛要放在一起说。今天才算知道了。”

    李屏知道自己刻薄了些,初依和祁白认识多年,初依什么人她很清楚,不过,利益当前,她也是没办法。

    就说道,“有钱就是男子汉,没钱就是汉子难!你懂就好!”

    说完上车甩上了车门。

    转眼司机就把车开远了,融入车流。

    祁白的小姨开了祁白的车,后面跟上。

    一目了然,有备而来。

    初依回头,对着不远处的路口,歉意地抿了抿嘴,那里的人她一早发现了,铁蛋,冯哥,强子都在。

    李屏是街坊,又是长辈。

    所以就算他们在,也不能把李屏怎么样。

    她用她那贫瘠的情商,唯一能想到的找场子手段,就是不咸不淡抽祁白一巴掌。

    可惜,好像手还是有点重了。

    她说,“我进去上班了,你们别来捣乱。”

    说着疾步跑了进去。

    没人拦她。

    身后有车停下,在刚刚李屏停车的位置。

    那车窗开着,后座的周策问泥蛋,“她那一巴掌,会不会把男方打的耳膜穿孔什么的?我看她男朋友都让她打糊涂了。”

    泥蛋阴沉着他的蛮子脸,一副不讲理,不需要讲理的样子说,“前男友!”

    这一次,真的是前男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4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4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