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23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23章 夏听音

    看着那俩人一前一后追跑出去。

    楼上,周策无限感叹,“这种日子,太轰轰烈烈了,这才是谈恋爱。年轻就是好。”

    “怎么说?”赵亮跟着他下楼。

    周策说,“以前的人,都怕别人因为钱爱上自己。可现在不同了,很多人都图省事,恨不能为了钱,直接爱上,意图分明,一个买,一个卖,谁也不吃亏。”

    他的语气中,有淡淡的羡慕遗憾。

    乔宴走在前头,闻言回头看他一眼。

    周策说,“我说的不是我!”他看了看楼下空无一人的地方,“我也不是想……有个那样的女朋友对我什么都来真的,喜欢也是真,发脾气也是真。我就是纯粹感慨一下,现在的时代变了,没钱真的寸步难行。乔乔,你今晚上手吧……别和昨晚一样不玩。”

    乔宴立时加快了脚步,赵亮笑着跟上。

    走到一楼的时候,周策一抬眼,看到刚刚初依站过的地方,忽然说,“咦,对了,她的衣服拉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的。”

    赵亮摇头示意不知道。

    乔宴没说话,心里又忍不住想骂他,“真眼瞎,明明是两件不一样的衣服,那件拉链不好的,带帽子。这件是可以拉锁拉到下巴下面的,没有帽子。这样都看不出!”

    ******

    外面,

    阳光很高,天特别特别蓝,纯粹的漂亮。

    祁白拿着初依的运动衣追上去,给她把衣服硬搭在身上,“你先把衣服穿上,脖子上还有印呢。”

    初依知道,如果铁蛋他们看到又是事,就抽过衣服自己穿了,拉上拉链。

    祁白小声说,“我知道你生气,可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只要咱俩好,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初依摇头,一丝犹豫也没有,“不行。”

    她疾步往前走,她们来的时候自己开车,现在要走,如果祁白不一路,她们车不够,所以已经有几个被泥蛋打发坐出租走了。

    此时泥蛋,铁蛋和强子,站在铁蛋家的桑塔纳前面等初依。

    祁白伸手拽住初依,“坐我的车,咱们在车上再慢慢说。”

    初依手肘挣脱,有点忍不可忍,差点冲口而出,“你怎么能这么做?做人要有骨气,你既然要和家里决裂,为什么还稀罕家里的钱?”可转头看着祁白,她又泄气了,因为,他的理由是为了她!

    如果他一个人,他说他什么也不怕。他只怕她吃苦……那她还能说什么?

    说什么都是没良心,不识好歹。

    初依摇头,看着祁白,只得含糊不清地说,“这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做人有可为,有可不为。你这事……算了,我不说了。”

    她转身跑了,几步过去钻进铁蛋的车里。

    三男一女,正好一辆车。

    铁蛋钻进车里,关上车门。

    初依坐在后面中间,车转眼就开了。

    祁白的车本来就歪七扭八停在门口,此时正好,毫不犹豫开车就追了上去。

    强子坐在初依旁边,一个劲回头看,又看初依,“初依——他还追呢。”

    初依不说话,也不看。

    她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更没什么好说的。

    这事情令人除了憋屈,没别的。

    开车的蛋泥说,“追有什么用?再追也改变不了事实——他家狗眼看人低!他自己没工作,以前我催着初依上班,就是知道关键时候他肯定靠不住。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妈的还没嫁给他,就得受窝囊气。”

    铁蛋说,“那他也是为了初依,他说的那些话也不全错。”

    “哼——”蛋泥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他刚刚说那些话,今天一定要他和王鹏去做病友!不过,还是越想越操蛋,他在外头弄了个这事,昨晚上……”他话到嘴边,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初依沉默地听着,轻轻深呼吸,缓解情绪。

    过了会,对蛋泥说,“我爸不在的时候……他一直陪着我,没有他,也许我那时候真的抗不过去。这事情你们都知道,我也不说了。这几年,他也没有对我不好……所以你们谁也别去找他的麻烦。”

    蛋泥从倒后镜看她,看了好一会,问了一句,“那他昨晚上碰你了没?”

    初依坐的很直,心里紧了紧,但还是清楚地说,“没。”

    蛋泥没再说话,沉着脸,一路把车沉默地往家开。

    没出这事,初依和祁白是正常的男女关系,怎么都好说。但祁白要是明明知道和初依就快没戏,昨晚上还动了初依,那就是找死了。

    强子一路往后看,“他还跟着呢。初依——回家你还得和他说一次。”

    初依说,“把车停一边吧,我和他说清楚,免得回去闹的大家都知道。”

    蛋泥把车靠边停了。

    初依下车,发现他们正巧停在九中门口,因为国庆节长假,学校门口很冷清,她爱吃的串串香也没在,但空气里仿佛还有那香辣的味道。

    祁白的车跟在他们后面停下。

    他开车门下了车,走过来。

    大家这次意识到,离家出走他还没忘车。

    祁白不惧旁边三个人都在,旁若无人地看着初依,心平气和地说,“那是我爸妈,父母生了孩子,养育孩子是父母的义务。我拿家里的钱,是,是有不对的地方!可这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妈妈如果以前不同意咱们俩,她可以说。她一直都是同意的,就是因为你姐出了这事,她才变成了死活不同意。我在家人和你之间,只能选一个。初依,我选了你!”

    初依嘴边的话,一下被噎了回去。

    她第一次发现,祁白口才比她好。

    祁白说,“你知道普通人存这些钱要存多久?你家不是出事了吗?我不这样,咱们怎么还你家的债?难道我看着你家的房子就那样没了?一个月三五千,咱们俩不吃不喝,这些钱也得存四五年,你明白不明白?”

    初依站着看他。

    有什么东西在荒芜。

    祁白又说,“要不我把钱还回去,然后咱们俩一个月三五千的慢慢存,看什么时候可以把债还清?”

    初依心里搅着搅着,

    大路上,不断有车过去,

    一辆宝马,

    一辆奔驰,

    又过了会,过去一辆别克,

    凌志……

    她摇头说,“不是这问题。”转开脸,风凉凉的吹着,她觉得心情澄净,好像终于组织到了语言,她说,“以前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努力在做一点事情,到最后,总可以越过越好。”

    她看到街上,有年轻的女孩背着名牌包走过……

    几步就一个。

    她说,“就像那些省吃俭用买名牌,用名牌的女孩子一样,她们努力拥有那些东西,其实心里是觉得,那些东西才是她们想要的。潜意识或者还觉得,不过是提前消费,有一天,她们会理直气壮地过上,应该拥有那些东西的生活。”

    祁白双眼疑惑紧盯着她。

    另三个,干脆听不懂。

    初依抬手,压下被风吹起来的头发,看着祁白,一字一句地说,“其实从你家有钱搬走开始,咱们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就像你带我去的那些地方,咱们说结婚的时候,你妈妈挑的那高档西餐厅……那是你的生活。我的生活在这里,我们不是一个层次了。我以前不知道,但就像你刚刚说的,原来等自己真的要去计算花多少时间,多少年的时候,就会发现,你的生活,现在所在的高度,我根本很难达到。”

    她有点想笑,以前总听人说,“你太好了,我要不起”。她觉得这话空洞而可笑,不过是不够喜欢。

    现在却发现,真相是,她可以受委屈,却承担不起,让祁白为了自己,做到这一步。

    “祁白。”她伸手拍了拍祁白的手臂,说,“咱们这件事里面,两码事:第一件,你拿家里的钱跑出来,对或者错,我没办法说,因为你是为了我。我只说另一件,就是咱们俩的问题,我家出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可能,拉着你陪我,给我家还债!”

    她的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祁白和她从小认识,深知她脾气,她越平静,那是越没转弯余地。

    可他也觉自己一片丹心,是初依还不够现实,就决定再说的明白一点,他左手拉住初依,怒其不争地说,“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好!咱们今天把话说明白。”

    他一指强子,“强子之前出去找工作,人家给他一个月多少?——两千!”他不等强子说话,又指着蛋泥,“泥蛋呢?他倒是想的都清楚,可能干什么,还不是跟人家去收账?你准备找什么工作?”

    他看着初依,语气咄咄逼人中有种恨不能同归于尽的恨铁不成钢,“你说,你可以找什么工作?你去给人教功夫吗?先不说,那城东城西,你的师兄弟饭碗都让你抢了,你敢教吗?”

    你敢教吗?

    一句话,

    初依的脸白了!

    初依学的拳,和他们都不同。

    这门功夫有点旧规矩,师父收徒弟,有些只能亲传,四面墙里偷着教,不让别人学。

    能教的,都不是真东西!

    ——这些大家都知道,只不过从来没有说出来。

    初依死死盯着祁白!

    祁白也盯着她,眼神千言万语,又有种,初依从来没有见过的盛气凌人。是有钱人不由自由的那种气焰。

    “还是……”他看着初依又说,“你要去求认识的熟人,帮你介绍工作?”

    一句话,断了初依的后路。

    或者掀了她的底牌。

    又或者是他们俩的底牌。

    初依感受到祁白的绝望,他说的越明白,她越清楚,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个没心没肺的人,曾经为自己,付出了多少。

    她慢慢地说,“你说的对!我不能教!可不代表,我找不到一个工作。”

    “为了争那一口气,有什么意思?”祁白摇着她,“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我家又不缺那点钱,那是我妈,我拿她点钱又怎么了?你也知道,她根本不会真的生我的气。咱们暂时委屈点,以后一样有好日子过。好不好?你别为争一口气,和自己过不去。”

    初依又好气,又好笑。

    想到父亲以前说,“不明白的道理,任你怎么说,对方也是不明白的。”

    她上前一步,抱上祁白,想到昨晚,她从背后抱他,心里觉得暖和,人也真的暖和。

    祁白连忙抱紧她,恨不能手脚并用。

    初依靠在他怀里,踏实而熟悉的感觉都在。

    他们从小搂搂抱抱,好像从一开始就抱了一辈子。

    她说,“祁白,你对我做到这一步,我真的很感动。可你想过没有,我也对你真心,你这样为了我,我心里该多难受?我——承受不住你对我做到这一步。”

    祁白搂紧她,半个字也听不进去,用尽自己一辈子的柔情,靠在初依耳边低声说,“完全不用有心理负担,你就是太老实天真,这事情根本不算什么大事,你想想,只要咱们有了孩子,我妈一定后悔。”

    他侧头,趁机在初依耳边吻了一下,更小声亲昵地说,“我是独生子,她就我一个孩子你忘了,他们以后会来求咱们的。你只要记住,咱们夫妻一体,同甘共苦!只要咱们俩好,比什么都好!你那房子一个月要还两万对吧,咱们俩这样至少可以撑十个月……早点注册,说不定半年我妈就能妥协。”

    他又吻又亲地小声说,“你也别生气她打电话的语气,什么零花钱,就是想巴结人家,你别上当,到时候我一定帮你出气,咱们别轻易原谅她。”

    他的语气认真虔诚,又带着种幸灾乐祸式的小孩顽皮。

    这语气,令人觉得甜蜜苦涩,又心酸。

    初依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纵然是青梅竹马,也要遇事,才能真正了解。

    她拍着祁白的背说,“你听不懂,没关系,我换个方式告诉你!”

    ******

    什么工作,可以简洁,快速,高效地挣钱?

    每个人都可以说出好多。

    不过那些真正挣钱,不犯法,不走灰色地带的人脉,初依是不可能认识的。

    但祁白有件事说的对,她不可能去抢兄弟的饭碗,更有一点,不怕她抢饭碗的那些人,她又张不开口去求人。

    而且更真相的是,求人,人家也不会因为关系好,就有本事给她找来月收入上万的工作。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一技之长,总能找到机会发光。

    初依很快就跌碎一地人眼镜,找到了一份,据说可以月入三万的工作。

    工作要求笼统说来三点:长的过去,拥有一定酒量,年轻。

    她够年轻,22岁。

    无需高学历,只要长的过去——她简直超额了!

    拥有一定酒量——她继续超额!

    于是,初依成功成为了一名某啤酒公司的酒水推广小姐。

    本来她还可以去更高大上的洋酒推广,但考虑那个地方上班的都是夜总会,受众都是她得罪不起的。

    她就选了据说受众是和白领打交道的啤酒推广,地点在一家酒吧。

    这下祁白傻眼了,当天就去和初依闹。

    一见初依穿着小短裙,条顺颜更正,和不认识一样,他都要疯了,“你这是干什么?这是陪男人喝酒,骗男人喝酒的行当你知道吗?”

    初依转了转手腕,就事论事的语气说,“你还怕我吃亏?”

    祁白喊,“我当然不是怕你吃亏!可你何必这样糟蹋自己,干过这一行,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你什么不能干呀?非要干这个?”

    初依用两天前祁白的语气问,“那你觉得我可以干什么?可以快速上岗,不要学历的。”

    祁白手一挥,烦躁地说,“反正不能干这个。”

    初依扁了扁嘴,慢声慢气地说,“所以你现在明白咱们俩的距离了吗?在你心里,一直觉得我有一天会变成你父母想你娶的那种女孩,一个白富美。可我其实本事就是这么大,当我真的要用钱的时候,得拉下身段,出来想办法挣钱。”

    祁白心烦意乱,根本不想听初依说话。生怕有熟人路过看见初依这打扮,那就完蛋了,这辈子别想进他家门。

    一推初依说,“别废话,赶紧,衣服先脱了去。”

    初依指着他的手,“你再推一下试试,让你当街躺到这儿!”

    祁白条件反射抬起双手,做了个快速投降的手势,一想又不对,也来了气。气自己低声下气,初依没完没了。更气自己掏心掏肺,爱上这么个不会脑筋转弯的。

    又一想初依的脾气,他觉得自己纯粹有病自虐。

    放下手说,“好!我就看着,等别的男人对你动手动脚占便宜的时候,我就等着看你怎么办?”

    初依没理他,一转头进去了。

    看着初依的背影,祁白气的恨不能冲上去扒了她的衣服,真是又气又恨,又隐隐觉得初依是在和他赌气,对着酒吧大门恨恨地骂道,“还挣钱,说的提成都是骗人的!真是天真透了,当小姐都挣不上钱,你以为这个就可以,真是不知道世道艰难!里面有给女人下药的色狼我告诉你,等着看你吃亏!”

    说着话,却伸手去掏手机,电话一通,就对着对面痛苦地喊道,“蛋泥!初依真的要去陪酒了,你们赶紧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3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3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