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22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22章 夏听音

    初依觉得,事到如今,其实祁白说什么都不用了。

    她也不想听。

    而且祁白傻站半天,就是诚惶诚恐看着她。她打发了蛋泥上楼去问大家,“看他们东西拿完没有,拿完了就走。”

    祁白这才知道,他们已经准备走了。

    他终于惊吓过后,说了一句囫囵话:“走也好,咱们去了你家慢慢说。”

    初依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下楼了。

    乔宴三人从楼上一前一后下来,准备去餐厅吃点东西,一转过二楼的楼梯,正看到那小两口一个走,一个追。

    一看就是事情败露,闹翻了。

    周策很意外,低声说,“这么快?”

    乔宴往前走了两步,从栏杆上可以眺望到楼下。

    那两人已经下到一楼。

    初依说,“你别跟着我,我以后都不想看见你!”

    祁白一看泥蛋走了没外人,这才急急地说,“你要相信我,我还不是为了咱们俩,遇到刀架在脖子上,不是只有硬扛着一种办法。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拉住初依,“我就是敷衍我妈一下,那是我妈,我不敷衍她能有什么办法!”

    初依一把推开他,冷着脸说,“你要敷衍谁,是你的事情,你拉着我干什么?”

    祁白说,“我怎么拉着你了?我还不是心疼你,想对你好!”

    “你的这种好,留给别人去!”初依说,“你现在别跟着我,我就想一个人呆一会。”她绕过祁白往门外走。如果王鹏都扛不住她打一下,那祁白半下都够呛。

    “我不要你一个人呆着生气!”祁白冲到她面前,挡住她说,“我妈一定要我去,机票买好,人都在机场等着。我不去没办法。这事情中间说起来话长,我本来准备慢慢告诉你,谁知道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初依气笑了,“就是,才一天!怎么我就知道了。你要说为什么昨晚不说?”

    祁白说,“我昨晚说和现在说,还不是一样?再说,我不是怕嘛。”

    铁蛋他们拎着东西从楼上下来,初依看到,对祁白说,“不想挨打,赶紧一边站着去!”

    祁白说,“我不去!我受那么多委屈是为了谁?”

    他的语气憋屈,好像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

    初依愣了一下。

    他一把拉住初依的手,半点不怕她,低声哀哀地说,“你以为我想去,我不去,我妈说以后不认我。她不同意我娶你了。我没事,我可以不要家!可我什么也没,怎么照顾你?我再喜欢你,现在你家出事,我帮不上忙有什么用?不止不帮忙,难道还拎着东西来住你家吗?”他晃着初依,“你再想想,我和我妈闹翻了,你家现在正有难,难道我就光嘴说,我用行动支持你,你会要我吗?你一定赶我走!”

    初依听傻了,木木地看着他。

    这一刻,初依忽然意识到一样事情,没有工作不是祁白的错,没有独立的经济,要受控与人,也不是祁白的错。

    他不和她一块,根本不会在经济上犯难。

    他甚至可以和一个有钱的女孩结婚,一辈子不为钱烦恼。

    他是因为——和她好——才走上了——这样需要为经济艰难的一条路!

    这条路线如此明显。

    初依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这一刻,竟然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感到身后蛋泥他们过来,她忙说,“我生你的气,但我也知道,这件事的起因在我家。所以就算了!”

    说这话的时候,蛋泥正好走到她身边,初依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话,其实她想蛋泥他们听,

    她不想这些人找后账,挑别的时候打祁白。

    一念而过,她觉得鼻子发酸。

    原来他骗了她,她也不舍得别人打他,是这种感觉。她忍着鼻子酸涨,眼睛也酸,心里却茫然,明明很气,却又不是那种纯粹的气。

    她知道祁白错,却也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他没错,是自己逼他,遇上了显得他没本事的事情而已。

    祁白察言观色,看她安静下来,连忙讨好地小声继续解释,“我本来准备慢慢和你说,你别理我妈,她说什么你都当没听见。有这钱,我不回家都没事。”他拉着初依的手,低低地说,“咱们俩都没存款,要存二十万,不知道要多少年,我就想至少拿点钱,再从家里出来。总不能拎着包就去你家住。”

    他把初依的手捂到嘴边,“我不听我妈话去日本,她不会给我这钱。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看我昨天一拿到钱,就存了你的名字,转头就来找你了。初依——”

    初依定了几秒,反应过来,“原来你准备拿了你妈的钱,以后不回家了?”

    “我还怎么回去,”祁白低声说,“她不同意咱俩!非要我和我爸介绍的那女孩好。”

    初依愣愣地站着。

    看着祁白,也好像看着自己。

    她怎么,把自己的男朋友,逼成了这样?

    大堂里格外空旷,周围小桥流水,景色宜人。

    初依耳力好,可以听见潺潺流水声。

    可一切的美,她都看不到了。

    20万,要挣多久?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东西。

    纵然口袋没钱,但心里有抱负理想。

    可自己的理想又是什么?

    锄强扶弱,打抱不平。然后把现实吃喝的烦恼,都留给真心爱自己的家人,现在还带给了喜欢自己的男孩。

    也许,曾经偶尔一个瞬间也想过未来,但傻气的雄心万丈,觉得只要自己开始挣,世界都在自己脚下,几百几千万,都是可以的。

    可是现在,为了20万,她逼的祁白要去骗他的妈妈。

    初依的眼泪差点落下来。

    祁白伸手抱住她,低声说,“以后我不回家了,咱们回头就去领证结婚。”

    初依摇头,心里乱极了,好像一堆现实的真相,接二连三砸向自己,她说,“以前我不懂,咱们俩一对啃老的。你家和我家,都惯着咱们俩,让咱们活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人没有钱,不是错。不努力,也不是错,你没错,都是我错了!我也其实没错,我没有想过害你和你妈妈翻脸。”

    她说的平淡,却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推开祁白说,“我家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以后不用管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这事情不该是这样。咱们俩不合适!”

    她说完向外走,蛋泥他们站在门口等她。

    大堂豪华,初依又猛然想到,离开祁白,也许以后她都不会有机会来这种地方了。原来,他们曾经在一个世界,但现在早已经在两个世界。

    她错了,不该拉着他。

    祁白却两步追上她,“你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初依在门口停下,自动门在她旁边一开一关。

    她看着祁白,硬起心肠说,“你就算什么理由都有,但毕竟背着我,陪别的女人去日本了!你说了你的理由,我不怪你,只觉得咱们俩不合适,今天就分手吧!”

    祁白一步上前抱住她,“分手!我不分手!”

    他急了,抱的初依死紧。

    蛋泥上前扯他,“放手!”

    祁白喊,“她要和我分手!初依不要我了!”他声音带上哭腔,“初依——我也是无辜的,我都给你说实话了,我以后不回家,不回家了!我也没学历,我不是没想过从家里空人出来,可我挣一个月几百块钱,咱们怎么办?”

    初依被抱着,浑身都凉了。

    祁白竟然都被逼想到了这一步,她,罪大恶极。

    大厅人来人往,他们这里闹的不可开交。

    祁白也不要形象了,哭着说,“我……我还能怎么做,你教我!你不爱我,罗密欧和朱丽叶私奔的时候,一定也是从家里拿了钱的。哪一对私奔的情侣,不带细软?我知道你心里气,觉得被侮辱了。可他们要的就是你生气,然后甩了我呀!”

    蛋泥在旁边,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曾经说过,如果祁白对不起初依,他一定不答应。

    他们这些人,对初依和初静的感情不一样。初静大,和他们差好几岁,可初依小,初依爸爸出事之后,他们都是看着初依长大的,谁都在初依跟前找过存在感,觉得初依是他们“照顾”大的,所以他们理应填补上,初依生命中缺失的“父兄”类的角色,去保护她。

    今天知道的时候,都很生气,但现在知道祁白做到这一步,蛋泥觉得,虽然其罪当诛,但也算其情可悯。

    初依也有点心软了,只要爱,有什么不能慢慢说呢。

    可就在这时,强子看祁白可怜,说了句惹祸的话,他插嘴道,“不过你家也是的,还请人去日本,咱们这边又不是没有日本餐厅,乱花钱。”

    祁白吼道,“请客也要看人,我爸要巴结人家,去日本餐厅有用吗?再说关我什么事,我又没有给她花过一分钱!”

    初依一把推开他,意识到深层次的问题。

    祁白再想抱她,她手一抬,反手一搭就滑着他的手腕上去,掐住了祁白的肩膀,一招擒拿的手势。

    大家都没看清她怎么出手的,祁白就被控制住了!

    每个人都神情惊悚,他们可知道厉害,这一招,他们师父以前可以掐碎砖头。

    瞅着初依,生怕她失手!

    祁白当然更晓厉害,当下就不敢再动,只望着初依说,“我就是为了从家里拿钱,而且一见你,就都给了你,初依——”他的语气眷恋不舍,好像恨不能把初依的名字咽进肚子里。

    初依冰冷冷地看着她,稚气的脸上,是明辨是非后的决断。

    她说,“王鹏也和我姐说,他没有往外拿过一分钱,都是那女人倒贴钱给他。”

    “我怎么可能和他一样?”祁白无法置信,“你把我和那个渣男比较?”

    初依冷冰冰地说,“那你说,你们有什么不一样?他当年追我姐,比你对我还好。你说说,你们又有哪儿不一样?他为了贪那个女的帮他公司还钱,所以越陷越深,还说挣的钱,都是为了给我姐花。而你为了我,要去应酬别的女孩,骗取家里的信任。你说,你和王鹏,又有什么不一样?”

    祁白摇头,心里溃不成军,他知道不一样,觉得自己一定是不一样的。他对初依是真心的。他爱初依,爱死了。

    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

    他抬手拉初依,拽着她运动衣的袖子,哭着,说不出话。

    电动门在初依身后神经病一样的开——

    合——

    开——

    合——

    祁白死不松手,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谁也不会松手。

    初依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独一无二的。我今天才明白,不是独一无二,而是每个人,都有井底之蛙的时候。”

    他倔强地看着初依,眼泪一个劲往下流,“我没错!我没干对不起你的事!你不爱我,我为了你,家都不要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他越说越委屈,盯着初依说,“你知道什么叫卧薪尝胆,难道为了国仇家恨,可以忍辱负重的,就可歌可泣。我为了咱们俩的将来,就不能不道德一次?”

    蛋泥,强子,外头站的铁蛋,全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情侣为结婚和家里闹翻的,太正常了。可要不要顺便卷走家里的钱,这个……

    初依的袖子被一点点拽紧,她站了一会,收回掐祁白肩膀的手,把运动衣拉链拉下,脱了那件衣服。

    然后人走了,把衣服留给了祁白。

    祁白站在那里,手里抓着她的运动衣愣了一会。

    又拔腿追了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2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2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