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21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21章 夏听音

    初依听着祁白糊里糊涂的话,说不出什么心情。

    感受着祁白被酒精壮胆后的热烈,他亲她的脸,亲她的耳朵,靠在她耳边说,“我做梦……梦到咱们俩真的分手,醒来吓死我了。”他的手,犹豫地在她身上试探,最后,他吻到她脖子的位置,就死命地开始和那里磕。

    他以前没有这样亲过初依,因为不敢。

    他们都怕初依的爷爷。

    初依仰着脖子,脖子皮肤敏感,被吸允的时候,陌生的痒,她也不会迎合,更忘了拒绝,只能仰着脖子,看着天花板,祁白翻身压在她身上,挡住了天花板。

    初依看着他,感受到他身上一处特别硬的压着她。

    祁白没说话,浑身和要炸了般,低头又吻住初依,手向初依的裤腰摸了过去,“咱俩试试吧,好不好?”他含糊不清地说。

    初依心里特别难受,祁白以前没有这样过,觉得还是自己家先出事,才令祁白这样不安,她搂上祁白,柔声说,“我不会离开你的。这次的事情,起因也在我家,我不和王鹏闹了,等国庆节一过,我去找他和我姐办了离婚,以后咱们好好的。我不惹事,你妈就不会说你了。”

    祁白摸她的手停住,趴在她身上一阵,抬头看她,初依的眼神纯真真挚,他对了一会,一翻身,倒在了床上,“下不去手!”

    初依转身,从后面搂上祁白,额头靠在他背后说,“最近我都没睡过好觉,被王鹏气的。今天你回来了……我觉得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祁白拉上了她的手,就那么握着。

    初依迷迷糊糊,靠着他,就暖和地睡着了<a href=" target="_blank">国师撩人,妖妻快逃</a>。

    ******

    第二天,祁白搂着初依从房间出来,准备趁着早晨,在外头逛逛。在电梯镜子里,初依看着自己脖子上的红印,直打祁白。

    祁白搂着她又要亲。

    初依和他闹着玩,电梯门开也没注意,可一转身,就对上三个人。

    她的债主。

    初依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熟人,一时愣住。

    乔宴周策和赵亮也很意外。

    有朋友请他们过来小牌局,昨晚玩了一夜,刚散场。

    对面的小两口,像是刚起床。

    而且他们眼尖,都看到初依脖子上带着“爱的印记”

    “早。”周策随意打了个招呼,抬脚进了电话。

    初依被祁白揽着肩膀带出来,从乔宴身边过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心里忽然觉得有点慌。

    乔宴穿着黑西装,手腕上露出的一段衬衫,是淡奶油色的黄,那颜色特别稚嫩好看,好像看到,心里都能生出柔软来。

    他抬脚往电梯走,没有和她说话,她闻到了他身上有男人香水的味道。

    肩膀上的手用力,她被抱到祁白怀里。

    走了两步,她好不容易想到要说什么,一转头,电梯门正合上,她看到乔宴一双眼,正在看她。

    她的心狂乱地跳了起来。

    电梯门合上。

    初依转身,对祁白说,“糟了,还是遇上了熟人。下次不能出来开房了,吓的我心乱跳。”她捂着自己心口,心有余悸。

    祁白瞪了那电梯一眼,搂着她说,“真是冤家路窄。”

    ******

    电梯走到三楼,门一开,乔宴先出来。

    周策说,“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上。”

    乔宴不说话。

    周策又说,“看到那脖子没有?真是没办法说她,也不知道遮一遮。”

    乔宴开了房间门。

    进屋后,赵亮忽然说,“周策,这女孩又要打人了!”

    周策困惑地看向他,眼神一亮,“怎么说?”

    乔宴也看他。

    赵亮却没有笑,也没有任何幸灾乐祸,而是用一种,看到社会悲催新闻,见怪不怪,很平淡的语调说,“她还不知道,她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出国去了。”

    “什么?”周策的表情如看到“晴天霹雳”。

    乔宴看着他问,“日本?”

    赵亮才从日本回来。

    “嗯<a href=" target="_blank">情敌太多:绝世城主淡然妻</a>。”赵亮说,“我在那边正好遇上他。中国人,都跟旅行团。他妈妈也在。”

    “会不会看错了?”乔宴问。

    赵亮摇头,“我听了几句,他妈妈的口气,那女孩说是他女朋友。他在旁边都没反驳,帮人家拎着买的东西。”

    “他没认出你?”

    赵亮有点尴尬,他当时其实是让司机去听的,但说出来显得太八卦,就说道,“没。我开始不知道是他们,听了几句,一抬头,才认出来人。”

    周策不可思议消化着这个消息,而后看着乔宴,这……他实在觉得自己失语了,姐夫出轨都被打。

    她自己的男朋友,去和别的女人出国,回来还和她开房?

    他一念至此,终于选好了感慨点,说道,“她这个男朋友,胆子挺大的!”

    随即一拍赵亮,“她在我们公司的丰功伟绩,还没来得及和你说。这是个人才。”

    赵亮半点不想听,他对初依印象不错,那女孩一脸少有的纯真,就算不得好姻缘,至少也不应该被欺骗,就说道,“和她男朋友在日本的那女的,一身爱马仕,和男方妈妈关系很好。我看到,像是两家关系都定了。”

    乔宴说,“应该很快就知道了,”他走到窗前,去推开窗,外面花园没有人。

    周策走到他身边说,“也算熟人,给她提个醒吧,不然多睡几晚,万一怀孕了什么的。她男朋友,说不定想生米煮出熟饭,然后让她当个没名没分的二房。”

    乔宴懒得理他。

    周策一说完,也觉得不可能,又想了想初依那样子,忽然也没了玩笑的心思。

    看着乔宴,嘴动了动,“算了,我什么也不说了。先看看她怎么对她男朋友再说吧。”

    乔宴又盯着花园看了一会,就在刚刚,他很幼稚地和老天打了一个赌,他输了,关上窗,他说,“能怎么样,不过是一样,伤心。”

    门上响起敲门声,赵亮说,“咱叫客房服务了?”

    门一开。

    他看到外头的人,对着里面喊,“找……找你们的吧?”

    乔宴和周策回头一看,初依正站在门外。

    ******

    他们非常意外,把人让了进来。

    初依有点拘谨,不过好歹收拾过自己的样子,至少现在运动服拉链拉的很高,挡住了她的脖子。

    她说,“我想来和你们商量一下还钱的事情,不知道方不方便。本来假期不应该说工作的,可我刚刚想,还钱是好事,所以就来了。”

    周策问,“你男朋友呢?”

    初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乔宴,说,“他家里有事,让他回去一下,我就趁机过来,也把该办的事办了!”

    乔宴说,“你有钱了?”

    初依点头,伸手去掏存折,放在桌上说,“这里是二十万。我先还给你们,后面的分期可以吗?”

    乔宴看着那存折,崭新的。

    周策已经伸手过去,拿起来打开一看,问道,“这是你和别人借的钱吧?来路我们要知道<a href=" target="_blank">一直在你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等你</a>。”

    初依说,“钱的来路是正当的,我男朋友给我的。”

    周策叹了口气,卖身钱,有血有泪呀。

    存折被抽走了,乔宴看也没看,递给初依说,“放假的时候不谈公事,你拿回去,放完长假再来我们公司。”语气没什么感情。

    初依连忙站了起来,接过存折,又看到他袖口的那一点点衬衫,心狂跳起来。

    她觉得这是之前的后遗症,忽然就变得笨嘴笨舌起来,平时说的场面话,都忘了。

    周策看着她站着不动,淡淡稚艳,身条纤细,举手投足干净利落,这女孩浑身是劲,床上腰力一定很好。

    想到此处,心里陡然生出深切的可惜来。

    ******

    另一边,

    祁白心烦意乱地赶回家,一回家,看到门口的车,他就想掉头走。

    但毕竟也只是想想。

    他进了屋,沙发上的女孩站了起来,李屏坐着没动,不怎么高兴地说,“一回来就跑没影了,不是说,你要带肖楠出去逛街吗?”

    祁白说,“我才刚进门,让我喝口水不成吗?”

    沙发前面站的女孩立刻说,“我去给你倒!”

    祁白没她动作快,看到女孩对自己家已经这么熟悉,他一时有点愣神。

    李屏站起来,两步走到他跟前,低声骂道,“你想作死你?我给你的钱呢?让你带肖楠出去买东西,你跑哪儿去了?”

    “钱我花了。”祁白说。

    “花了?”李屏眉梢都没挑一下,“花给谁了?”

    祁白说,“我自己花了。”

    李屏笑起来,说,“儿子大了,会给妈妈玩花样了。你六岁的时候,我就听人说,儿子呀,只有六岁以前是妈妈的,以后,都是别的女人的。”

    她回去沙发上坐下,“现在竟然连虚与委蛇这招都用上了,我是你的阶级敌人是吧?”她神色一变,异常严厉道,“你想的美!去日本的事情,我已经和铁蛋打电话说了,你——心眼不少,把初依的电话号码都换了,你这是掩耳盗……”

    她话没说完,祁白就一阵风般的冲了出去。

    他一路把车开的飞快,打着铁蛋的电话。

    铁蛋接的很快。

    祁白对着那边喊,“什么都别说,初依呢?”

    铁蛋说,“蛋泥把她叫出去了。”

    祁白觉得眼前的东西都要看不清了,“我妈,我妈和你说的什么?”

    “没说什么呀?”铁蛋说,“我还以为她找你呢。”

    祁白皱眉,觉得这事情不对,“你帮我去看看初依,我20分钟就到。”

    他加快了车速。

    过了会,他的手机又响,他心急如焚地接了,对面还是铁蛋,铁蛋喊道,“你是不是去日本了?”

    祁白差点一把方向开到另一边高速去,“你怎么知道?”

    铁蛋说,“你完了,强子刚刚告诉我的<a href=" target="_blank">嫡女为王</a>。”

    祁白喊,“他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铁蛋也对他喊,“你咋能这样对初依!你不知道她才伤心过?她姐夫才出过轨,你疯了吗,挑这时候出轨!”

    “我没出轨!”祁白喊着挂了电话,又去打强子的。

    几声。

    就通了,前面已经看到路口指示牌,他喊道,“强子,我马上就到,你到度假村门口等着我,谁告诉你我去日本了?”

    强子说,“泥蛋哥和我说的。还有,哥,我接你的电话,就是为了说一句,你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

    然后强子挂了电话。

    祁白把车慌不择路地开进度假村。

    随便一停,甩上车门就向里跑,一边跑,一边打蛋泥的电话,这些人他都可以解释,只要他们不告诉初依就行。

    刚进大堂,就看到强子,手里正拿着东西,像要走。

    他连忙过去扯着他,“蛋泥呢?”

    强子说,“哥,初依……你敢骗初依,以后不准备去九街十六巷了?”

    祁白吼道,“她知道了?她人呢?”

    强子说,“我不知道,泥蛋哥在二楼的休息区。”

    祁白扔开他就向楼上跑,一抬腿跨三阶台阶,冲到楼上。

    一拐进休息区,就直直对上初依和蛋泥。

    他们俩坐在一个三人长沙发上。

    初依看过来的样子,令祁白神魂具碎。

    ******

    他硬着头皮走过去,小小声地说,“无论听说了什么,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初依一瞬不瞬看着她。

    泥蛋冷笑着要站起来,被初依一把抓住。

    初依说,“什么不是真的?”

    祁白低声下气地说,“不是真的!你听我慢慢说。”

    初依说,“好!”她把祁白才给她买的新手机扔在桌上,上面有张照片,背景是日本,前面是祁白,他身边站着个初依不认识的女孩。

    初依说,“这照片是你妈妈发给我的,她还说,那二十万,是要你带人家这个女孩去逛街用的。”

    她把兜里的存折掏出来,一并扔在茶几上,“原来你给我的聘礼,是你家给人家准备的零花钱。”

    祁白的脸,白的和纸一样。

    千言万语,脑子里却乱成了麻,不知道该从哪儿解释……

    恨不能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1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1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