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20章 夏听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20章 夏听音

    初依解了半个心事。

    正好是国庆长假,晚上祁白叫了大家一起出去玩。他们跋山涉水去了家新开的度假村,祁白请客,准备美美的玩几天。

    祁白,铁蛋,强子,泥蛋都在,后来又来了几个,七八个大小伙挤在一间标间打牌。

    一桌麻将,一桌纸牌。

    初依也不觉得吵,不觉得烦,坐在床边看电视,心里惦记计算着,有了二十万,等长假一过,她就可以和人家公司谈一谈。

    剩下的钱分几期还。

    她觉得这点面子,对方还是应该给的。

    铁蛋得了空,挤到她身边,“现在还生我的气吗?”

    “你还怕我生气?”初依瞅着电视说。

    铁蛋说,“当然怕了。我帮了你‘仇人’,还给你爷爷告密,你估计都想套麻袋把我打一顿。”

    初依嗯了一声,不咸不淡的意思,“原来还知道。”

    铁蛋说,“可你想想,我和你关系好,还是和他关系好?”

    “我不知道。”初依赌气说。

    “不知道?”铁蛋说,“你会不会想呀,就是因为我对你好,给你才说不吃亏的方法,初静姐的年龄你考虑过没有?这个年龄离婚,对她能有什么好处?你不同意,大家可以讨论嘛,你不用干脆就不理我了。还和我们散伙。好歹以前关系好了那么久,说翻脸就翻脸。搞的我吃饭都不香。”

    初依被逗笑了,换了语气说,“下次再胳膊肘往外拐,我就真不理你们了。”

    铁蛋一看她笑,也跟着笑起来,趁机抱怨说,“我真的怕,更怕蛋泥每天追着我问,怎么你了。搞的我每天不敢去西关饭店吃卤豆腐干。”

    初依伸手勾上他的脖子,捏着他的脸说,“吃货!”

    “干嘛呢?”祁白手里拿着几张外卖的菜单,把铁蛋推开,“初依过来,商量叫什么吃的。”伸手给初依。

    初依被拉着,跨过床上坐的,地上坐的,被祁白拉到洗手间,

    祁白把门关上。

    外面立刻有人喊。

    “叫外卖,关门干什么?”

    初依笑着,被祁白一把抱了起来,放在洗手台上,他挤到初依腿中间,低声说,“咱们去隔壁房吧,趁着没人。”

    “那怎么行?”初依说,“大家正玩呢<a href=" target="_blank">苍穹九界</a>。”

    祁白头顶着她的头,不说话,

    眼睛离的很近,互相呼气都可以感觉到。

    祁白说,“要不咱们再开一间。”

    初依摇头,“我不要。”

    祁白抬手,扶着她的脸,“这么多人,晚上怎么睡。都是男的。”

    初依说,“都是一块长大的,我和他们小时候,哪一个没睡过。”

    “胡说!”祁白亲她,又笑,“睡草地也算睡。那你现在都长大了,只能跟我睡。”

    初依还是摇头,“这么多人,我和你单独住,回头让我爷爷知道,你就该倒霉了。”

    祁白又亲她,把她压在怀里,一点点不准备妥协地说,“咱们都要结婚了,爷爷现在也没空管你了。”

    初依只是摇头。

    祁白靠在她耳边说,“一周没见你,我想你,咱们不干什么,就好好说说话。”

    初依心里觉得这样不好,可对着男朋友一再要求,又说不出哪儿不好。

    祁白说,“你正好和我说说,你这周都干什么了,我怎么听说,你还去蛋泥说的那个公司上班了。”

    门上响起敲门声。

    “有人!”祁白对着门喊。

    外头传来强子怯怯的声音,“哥,——我要尿!你俩要不介意,放我进去一下。”

    初依和祁白都笑了。

    祁白抬手拧开门,对着外头说,“进来吧。”

    初依坐在洗手池上不动,看着强子说,“进来呀,又不是没见过。”

    强子夹着腿求饶,“真不行,我刚喝了两瓶啤酒,姐,我求你了。”

    初依笑着跳下来,把地方给他腾了。

    门一关,强子就在里头喊,“泥蛋哥,铁蛋哥,你们一人欠我五十块钱,他们俩衣服好好的,没干坏事。”

    初依扭头看着床上的泥蛋,又看去铁蛋,“你们敢用我打赌?”

    铁蛋一扔纸牌就跳上床,跨过三个人,一脚跨上窗子,对祁白说,“我敢跳!如果让我选一样,被初依打还是跳楼,我选跳楼!”

    说完又对蛋泥说,“我已经选了,你不能和我一样。”指着蛋泥对初依说,“所以你先打他吧!”

    初依:“……”

    ******

    房间的垃圾桶满了,旁边堆满垃圾。

    大家吃了饭,继续打牌。

    祁白拉着初依,又躲在洗手间里,给初依洗脚。

    “晚上怎么睡?”初依站在浴缸里,祁白用花洒冲着她的脚。

    初依说,“就熬夜不睡了呗。”

    祁白说,“房间我弄好了<a href=" target="_blank">深宫娘子</a>。”他从口袋里掏出房卡来,“我就想咱俩呆着,说说话。”

    初依一看,就没再说话,从浴缸里伸脚出来,穿凉鞋,“那你不早说,还让我洗什么脚。”

    祁白弯腰帮她穿鞋。

    初依出去对泥蛋说,“祁白又开了一间房,你和铁蛋一会到要睡觉的时候,过来跟我们睡吧。反正本来两间房也不够睡。”

    祁白扯着她,把她拽走了。

    铁蛋追着他们说,“一会我就去!”

    ******

    到了房间,祁白反脚踢上门,就一把搂上初依,“故意的对吧!”抱着初依往床上去,一下把她扔在了床上。

    初依笑着躲开,祁白扑了个空。

    初依指着那床披,“揭了揭了,酒店的这个都不干净。”

    祁白跳下床,一把掀开床披,指着白床单说,“这个够干净了吧?”

    初依走过去开了窗,给房间里通风,外面天已经黑了,树影晃动,有路上的灯,闪出一排蜿蜒的光,通往远处的黑暗,这度假村很新,没什么客人,房间里还有甲醛的味道,不好闻,但令人觉得很新,“我想出去转!”一转头,祁白已经站在她身后。

    初依略奇怪,“你今天怎么了?一副猴急样。”

    祁白伸手拉上窗帘,伸手把初依又抱住,压在窗边说,“想你了。咱俩多久没在一起了。”

    初依说,“是你自己一跑一星期。”

    祁白紧紧用身子压着她,痴缠地说,“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初依躲开他,“你想干嘛?”

    祁白忽然神秘一笑,拉着她往门口走,走到壁柜的位置,一拉开,变魔术一样,里面挤着一大束的玫瑰花,红色的。

    好大好大一捧。

    初依惊讶极了,又开心。

    她看着祁白,也不说话。

    祁白弯腰把花抱出来,“可真沉!”他递给初依,“快你拿着。”自己又弯腰去拿里面的东西。

    初依稳稳地接过花抱住,觉得挡着视线了,她就换了单手,一想又不对,赶紧又换回了两只手。看到祁白拿着一个冰桶出来,还有两瓶酒。

    “咱们今天也浪漫一下。”祁白说。

    初依跟着他往屋里走,把花放在桌上,看祁白拉开抽屉找开酒的,“你一早就安排好了?”

    “当然!你还不过来。”祁白眼神抱怨,“我都想好了,不过来,我把你晚上偷偷抱过来。”

    初依感动极了,她和祁白从小认识,从好了以后,也总在家门口,他们有自己的快乐,熟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他们好了之后,就是众人皆知的情侣。所以没有刻意像一般情侣那样恋爱过,甚至没有出去看过几场电影。

    当然,是初依觉得看电影有点浪费钱。

    她自己不舍得,又不好意思花祁白的钱。

    更有深层次的原因,她离开家门口,总是心里欠缺底气的,和她打扮一样,知道不打扮还好,如果打扮,就容易出错<a href=" target="_blank">重生之第一夫夫罗曼史</a>。

    所以祁白这样,她真的很感动。

    走过去,站在祁白旁边,有点茫然地看着他开酒,也不知道可以帮什么忙。

    祁白用开酒器开着红酒,抬头在镜子里看到初依,她站在旁边,乖乖地看着他。

    那眼神,他知道没几个人能享受到。

    他对着镜子说,“初依,现在还生气吗?”

    初依摇头,抬眼看他,笑了,“原来你害怕我生气,才这样。”

    祁白扒开瓶塞说,“让酒醒一醒。”转下瓶塞,弯腰找垃圾桶。

    初依抓住他的手,“给我,别胡扔,我想留着。”

    祁白勾头看着她,找她的眼睛,低头说,“你这慌里慌张说话的样子,可爱极了。”

    初依说,“我才没慌!”

    话没说完,就被祁白吻住了。

    他轻轻地,一点一点吻她,“说想我。”

    “没想。”初依说。

    祁白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你去那间公司上班了?”

    初依侧头笑,“醋坛子!”

    祁白自己也笑,他都打听的清楚了,初依去干了三天,还把人家用了一场。

    转头去拿了酒杯,倒了酒和初依喝。

    开了音乐,又搂着初依跳舞。

    初依不会跳舞,他也不会,俩人就搂着一起晃,也觉得高兴。

    不知不觉,两瓶红酒就喝光了,不过他们俩都是脑袋里没多少东西的人,就知道对着对方傻笑,说话的内容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句。

    初依以前也不爱聊心事,但这次家里事情多,就想和祁白说一说。

    可祁白正高兴,她又觉得说那些有点扫兴。

    就只抱着祁白,陪他说笑。

    祁白也分外高兴,喝干了两瓶红酒,觉得还不够,又去铁蛋他们那里,拎了几罐啤酒过来。

    初依和他换着洗了澡,上了床又继续喝。

    祁白喝的有点多,搂着初依最后都不愿放手,“你酒量怎么就那么好,今天铁蛋说,如果要灌醉你,不如让我直接拎两瓶白的。然后你知道强子说什么?”

    初依问,“说什么?”

    他们俩枕在一个枕头上,距离很近,初依搂着祁白,手臂被枕着,可以摸到祁白的头发。

    祁白大模大样枕着她的手臂说,“强子说,如果我拎两瓶白的,那你一定直接抡我头上,意图太明显!”

    初依笑的不行。

    祁白抬头看她,她的眼睛里都是欢喜的笑,还有很好说话的包容。他就向上蹭了蹭,又吻了上去,喃喃地说,“初依,分开的这一周,我怕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0章 夏听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20章 夏听音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