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17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17章

    初依从乔宴公司离开,就直接去了医院,路上顺便给她姐和妈妈买了点吃的。

    一进医院她就憋闷,那个女的有钱已经转院去了大医院。

    到了病房门口,刘雅琴正出来。

    初依连忙跑过去,“妈——”

    刘雅琴抬手在嘴上比了个“禁声。”

    初依往病房里眺望。

    刘雅琴拉着她往外走,初依手里提着塑料袋,举起来小声说,“我给我姐买的第一饭店的虾肉包子。还热着呢。”

    刘雅琴抬手摸了摸那白塑料袋,真的还热,“你跑着来的?”

    初依笑着眼睛弯弯,“我跑的快吧?”

    语气纯真,孩子般的无怨无悔。

    刘雅琴心里难过,说,“给你姐,你姐也吃不下。那个女的早上又来了,后来王鹏也来了,俩人又哭又打,狠狠在这儿闹了一场。”

    初依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想说,怎么不给自己打手机,想起来,自己今天才找回来手机。

    “那你怎么不给铁蛋他们打电话?”

    “打有什么用,等他们来,也闹完了。不过让人多看一场笑话。”

    初依把包子塞给刘雅琴,“让我去把王鹏打一顿再说!那天那个女的说让我姐离婚,给咱们钱的时候,我就准备打王鹏了,就是还没办!”

    刘雅琴一把拉住她,“别去,这事情咱们再想想。”

    初依说,“还想什么,我攒了一肚子的火。”

    刘雅琴摇头,“咱们家没人,妈妈就你和你姐两个命根子,现在你姐成了这样,醒来就不说话,躲在病房,连人都不想见。你再要出点什么事,妈妈怎么和你爷爷交代。”

    初依站在医院走廊,周围是消毒水的味道,这种是给人恐慌,又能给人安全感的味道,因为意味着伤害和救赎。

    这一刻,她才发现,有些伤,可能永远治不好。

    初依心灰意冷一个人回家,在公共汽车上,她打了祁白的电话,之前她没有打,心里是有点生气,觉得祁白应该先找她<a href=" target="_blank">天骄至尊</a>。可后来又觉得,或许他也有事,就像她这两天也忙的团团转一样。

    要给爷爷做饭,还得给姐姐送饭,给她妈换班。

    电话通了没开机,她挂了手机。

    心思转了转,打了铁蛋的电话。

    ******

    初依坐在麦当劳,没有吃东西。

    买了一杯饮料,等铁蛋过来。

    初依觉得,别的都好说,王鹏欺负她姐的事情不能揭过去,不然她每晚都没办法睡觉。

    铁蛋来的很快,反正都是无业人士。

    “你怎么没去医院?”铁蛋坐下来就问。

    初依说,“刚回来,王鹏和那女的今天又去医院闹了。”她手指轻轻挡开碍事的饮料杯,平淡地说,“我今天腾出点手,得把这件事办了!”

    铁蛋左右看看,他们坐在一个靠大窗的角落,也没人,这才放心说话。

    “其实我实话实说,你别生气。这事,王哥也是一时昏头了,这和咱们以前弄的那些家暴的事情,有本质的不同。如果他回头,以他对初静姐的感情,你觉得不应该考虑一下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初依看着他,很无法相信。

    铁蛋说,“我知道你生气,我也是实话实说,王鹏哥这事,不是错的没办法回头。他爱初静姐,外面那女的他又不爱。就是被缠上了,现在大家知道,把那女的赶走不就行了。”

    初依诧异地看着他,这一刻她发现,对于出轨这件事,对女人来说很严重,但对男人本身而言,他们可以觉得不是问题。

    她气道,“你以为是商场买错一样东西呢?买错了一扔。他和我姐结婚了,一点都管不住自己,你还同情他?”

    “不是同情。”铁蛋说,“那不然怎么办,那女的怀孕了,咱们又不能去打孕妇。不如你劝姐姐和王哥好好过日子,气死那小三。”

    “我……我……”初依一口气堵心口,“我呸!”

    呸了都不解恨,她说,“我要收拾王鹏一顿,让他想到这事,听到那女的名字就腿软。”

    “这怎么行?”铁蛋说,“这是那女人的错,怎么能是王鹏哥的错?而且我想了两天,王鹏哥又没有给她花过一分钱,那女的你没见,真的是一个难缠的。我那天见她撒泼,都有点同情王鹏哥,再说,王鹏哥真的没有对初静姐不好的地方,这两年,他公司再没钱,也没有亏待过初静姐一分对不对?而且他挣钱,也都是为了你们家。”

    初依瞬间沉默了下来,她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原来大家真的会这么想,王鹏公司的钱,一分也没给那女的花过。所以大家都觉得她们家占了大便宜。

    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初依不想争辩,王鹏当时要用钱,她们家想也没有想,房子就给他押了出去。那是她爷爷和她奶奶的老房子,她爷爷唯一的念想,院子里的树,都是她爸小时候种的。这份情义代表着什么?

    她姐嫁给王鹏也不是为了钱。

    她心口堵着堵着,但又没太多墨水,不懂疏通这种委屈,只能恨恨地说,“我今天才知道,男女的价值观真的不一样,一夫一妻制,是法律规定的<a href=" target="_blank">[黑子的篮球]赤女</a>。不代表男人心里都认同,如果放开了,大概很多人都想娶好几个。”

    铁蛋说,“也不能这么说……你是没见那女的,她那天在医院撒泼,一把就把自己衣服给扯开了。不是我说,你去打她,她都不怕,我觉得那女的有点被虐狂的病。”

    初依说,“那为什么男人被戴了绿帽子,会那么生气?”

    铁蛋说,“这怎么一样,你怎么还是不明白。王鹏真的是倒霉摊上了那女的。”

    初依问,“是你一个人的想法,还是大家的?”

    铁蛋没直接回答,诺诺地说,“……他不是,还不是因为没钱了嘛。”

    初依看着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她心里泛起真切的难过,这件事,不止瓦解了她姐姐的婚姻,更瓦解了她和一帮师兄弟的感情,因为她现在才知道,从根子上男人和女人的想问题是不一样的。

    对于男人来说,没钱显然是更重要的。

    她一口气喝干净了饮料,站起来说,“走吧。”

    铁蛋连忙跳起来说,“走什么?我买点东西给你吃,吃了心情就好了。”

    初依不是笨人,想的很快,知道不久也会有人说,甚至王鹏和那女的,也是因为她姐给的经济压力太大。

    甚至有很多人,会觉得王鹏是值得同情的那一个。

    她什么都没说,径直往外头走。

    铁蛋连忙跟上。

    从麦当劳出来,风很大,吹着初依的头发,她站在熟悉的城市,觉得陌生,她转头,手插在运动衣口袋里,看着铁蛋说,“铁蛋,人死了,说死了的话。活着,还得办活着的事儿!”

    ******

    王鹏有家建筑公司,这行业最多三角债,初依以前隐隐知道,但没上心。

    和铁蛋分手之后,她就直接自己找王鹏去了。

    欺负了她姐,她不找他,他就该偷笑,还敢去医院。

    初依觉得王鹏确实欠收拾。

    但走到一半,就收到了初海唐的电话,把她叫了回去。

    回去才知道,铁蛋不止不帮她,还和初海唐告了状。

    初依跪在她爸的牌位前面,听初海唐训话,“那是你姐夫,更是你师兄,同门不得相残,你忘了?”

    初依说,“没忘。”就是选择性忽视了。

    初海唐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问她,“你学拳为什么?”

    初依答:“形意拳讲求正大光明,我不是为求胜负,也不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家人都保护不了,我为什么学拳!”

    初海唐略意外地睁眼看她,这次的答案,和平时不同。

    他叹了口气说,“你练了十年形意的劈拳劲,他能受你几掌?”

    初依直着腰板说,“我俩没交过手,但他早不练功,而我这些年日日在练,我估计,最多三下<a href=" target="_blank">网游之邪圣皇尊</a>。”

    初海唐说,“他要是没经住你三下,一下就不行了呢?”

    初依:“……”

    初海唐说,“下手没轻重,一招就出事的又不是没有。为了那个人,值不值得?”

    初依说,“可我都和那女的放话了。人得说话算话。”

    初海唐说,“那你就动动脑子,用一个不伤自己的方法,想好了你再站起来。”

    初依低头看着地上的青砖,想了一会,左右看看,一甩头发站了起来,说,“行!我答应你了,不和他动手。”

    初海唐说,“也不能强迫铁蛋他们去。”

    初依撇了撇嘴,说,“告状的叛徒,我们算是彻底散伙了!”她一扭头,甩门帘走了。

    她说话算话,一言九鼎。

    初海唐很放心。

    但周策不好了。

    因为初依转头就回到了他们公司,并且要求上班。

    一个月一万……好贵的打手呀。

    初依对乔宴说,“我想了想,还是骑驴找马比较明智。”

    周策很苦恼地吐糟,一万块钱一个月,还只是“驴”。

    乔宴非常了解他的小心思,这女孩来了,理应是催款部,催款部没有那么高的底薪。但他现在倒不想这女孩去,那地方不好干。

    于是问初依,“那你有什么特长,和周总说一下。”

    周策弹弹裤腿,翘着二郎腿,等着初依说,“会打架。”

    没想到她站的笔直,很自信地说,“我能喝酒!”

    乔宴:“……”

    周策觉得九街十六巷的人,真真是人才,好奇问,“喝啤酒。”

    初依轻蔑地说,“当然是白的。”

    周策觉得这口气,像是最少一斤的量。

    乔宴说,“算了,你就去催款部吧。”

    一个很能打架的业务员,他们都不敢想那后果。

    初依很爽快就去了。

    他们的催款部是现成的,也有人。就是平时都是些吃干饭的家伙。

    初依熟悉了一下,很愉快地就表示,她没问题。

    可以跟着大家跑业务了。

    周策和乔宴说,“这女孩虽然贵了点,但终于还算有个优点,挺听话。”

    乔宴没说话,他总觉得这事情有点什么地方不对。

    于是三天后,初依就跟着大家第一次出去催款。

    当天,到下午的时候,乔宴收到了一个极之爆炸的消息:

    ——初依带着他们公司催款部的人,去把她姐夫给打了一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7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