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1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14章

    冯哥进病房以前,纯粹是想着,他们初依在受委屈,所以也要故意说点冤枉人的话,让那装病的娘们也难受难受。却完全没想到,会听到关于王鹏的其他事情。

    让他更没想到的事,这事情还让他胡乱给说中了。

    初静的确是被有意引到那儿去的。

    王鹏回来的很快,他离的也不远,直接弄了辆车,连夜开回来。

    王鹏对初静上心,所有人都知道,当年追初静的人多的数不完,他凭着心黑手狠,才把初静追到。所以当他半夜风尘仆仆出现在医院的时候,聚集在那里的冯哥铁蛋,都不觉得意外。

    初静和那从天而降的第三者都在这家医院。

    王鹏直接先去的那“第三者”的病房,冯哥一看,心里有数了。

    他们习惯都是先算账。

    铁蛋追着王鹏告状,“就在这边夜市的西市,一帮女的围着初静打,你知道初静身体不行,哪里会打人。她给初依打了电话,初依20分钟跑过去,人已经被打昏迷了,当时衣服都快被扒光了……现在还没醒。这叫汪晴的女人,硬说肚子疼,说初依打她,害的初依被关在拘留所,我们把东关北关的兄弟都找回来,也没把人要出……”

    他一个“来”字还没说完,王鹏已经到了病房门口,一脚踹开了病房门。

    病房里的汪晴一下被惊醒。

    她矜贵,还住的单间。

    还没反应,就被人二话不说,揪着头发给揪了起来!

    随即对上一张很男人,很英武的脸孔。

    “王鹏?”她喊出声,同时浑身产生了激烈的快感,好像根本没有觉得疼,那揪头发的动作,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王鹏盯着她,“你活腻歪了,算计到我头上。”

    “我怎么算计你了?”汪晴喊道,“我怎么你了?”

    王鹏手一紧,把她从被窝里揪出来,“你把静静怎么了?”

    汪晴被揪的头皮发麻,一听“静静”两个字,却心堵的连头皮疼都不觉得。

    “别闹,让我一个静静!”

    “静静是谁?”

    连这样一个笑话,都是她的噩梦。

    她挣扎着喊道,“我没怎么她,是我和朋友约了去吃饭。她忽然跳出来问我是谁,还动手先打的人!”

    王鹏一巴掌抡过来,“你编!”

    汪晴只觉的左耳“咚”的一下,而后就嗡嗡嗡没声了……仅右边耳朵能听到王鹏的声音,“……你糊弄谁?……我的车在公司,你偷着开出去,你自己有车不开开我的?你知道她今天过来这边,初依要和婆家谈结婚……你他妈活腻歪了<a href=" target="_blank">重生之就这么幸福</a>。”

    汪晴拽着头发和他僵持,她就知道骗不住他,她能故意开车去勾初静,打初静一顿出气,就料到了这一步。但她不怕!她就爱王鹏的这股子劲,不像现在的男人,都娘里娘气。

    汪晴喊道,“我骚,我贱,我就是活腻歪了,我给她家贴钱,给你做牛做马,我也高兴!你打死我吧,你嫌我脱了她衣服,那你把我衣服也扒了呀,”她说着去扯自己的衣服,“……反正我也是你的人!”她穿着病号服,那衣服脱着很麻利。

    一扯胸就露出来了,没戴胸罩,最少d,圆滚滚的半球,一下把铁蛋给“惊吓”出去了。

    王鹏一把掌扇过去,阻止了她继续撕自己病号服的动作!

    铁蛋和冯哥站在门口,互相看了一眼,往外走了。

    大家都走了,就剩他倆。外头很黑,初秋的夜特别凉,没有星。

    铁蛋被吓的不轻,心乱极了,“我开始还以为中间有什么误会。这女的,怎么这样?”

    冯哥拿出烟来抽,递给他一支,说,“怕了吧。告诉你一句,‘再厉害的良家妇女,也拼不过不要脸的*。’”

    铁蛋心有余悸地说,“咱们九街十六巷,还真没有这样的女人。我还以为,女孩都和咱初依一样,脸皮都薄。”

    冯哥嘲讽地笑了笑,“那是你见的人少,不要脸的女人多的是。不信你看,这件事初依家也没办法。”

    “你意思是初依不能报仇了?”

    “怎么报仇?”冯哥问他,“那女的坏了孕,王鹏最多也就扇她几巴掌,还能怎么样,而且看那女人的样子,根本是个不怕挨打的。”

    铁蛋想到病房里的初静,又想到初静结婚那天,红纸满天飞扬,九街十六巷都被堵了,为了看初静出嫁。

    王鹏那一天,羡慕死了多少人。

    这才几年。

    *******

    病房里

    刘雅琴坐在凳子上,王鹏跪在初静床边,初静醒了,又打针睡了过去。

    刘雅琴说,“这事情我管不了,答应家里的事情,你回头等爷爷回来和他说。或者去你师父坟头上说。你和初静的婚姻,是你们俩的问题,等她醒来,你们俩商量。”

    王鹏低着头,伸手在眼睛捏了一把,捏出里面的眼泪,说,“妈,我……我……”

    刘雅琴说,“我不是你妈,你和初静的婚姻是你们的问题,但咱们的情分尽了,你别叫我妈,我受不起。”

    王鹏低着头,想说话,却又觉得委屈呛着嗓子,令他连句完整话也说不出。

    “都是我没本事,没有做生意的本事……公司一直赔钱,这个女的是两年前认识的……”他觉得自己的脸皮都干脆被扯掉,扔到了膝盖下面,可有些话也说不出:

    他做生意不行,这女的从认识他就一眼看上了他,死缠着。

    他这样的人,一般女的,被凶几次早跑了。但汪晴是一个真正的*,他越骂她,她越贴的紧。

    他公司账期紧了,她就给他打钱<a href=" target="_blank">宠妻无度:首席强制爱</a>。

    他骂她,她反而享受,他打她,她都喜欢。

    他觉得最贱的是他自己,在这种发泄的过程中,他竟然还找到了另一种乐趣。不要廉耻,没有理智,他永远不敢,在和初静发生关系的时候,骂初静“*”,而这女的,变着花样讨好他,他敢想的,她能干,他不敢想的,她也能干!

    *,贱货……他怎么折腾她都行。

    王鹏心里憋着股子说不出的委屈,他是真的觉得委屈,他明明很爱很爱初静,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床上躺着的,是他曾经说过要拼命保护的人,可是为什么,他把她害成了这样……

    ******

    天蒙蒙亮的时候,泥蛋他们下了火车,王鹏去火车站接的人。

    另一边,汪晴顶着一脸伤,亲自去派出所消案。

    初依被放了。

    从派出所出来,她对初依说,“我和王鹏的事,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就把对冯哥的那些话对初依说了,又说,“你回去给你妈说,王鹏做生意不行,当初他被人欠账,押了你们家的老房子,他现在和你姐的两室一厅,是贷款买的,还有快20年要还,如果你姐同意和他离婚,我把你家的老房子赎回来,还有你姐住的那房子,我给她买了。”

    初依被关了一晚上,没睡觉。一早清早,饿着肚子就又收获了这么大一块石头。

    她的裙子皱皱巴巴,盘的头发,两鬓落下细细碎碎的头发,凌乱而稚气。

    她看着汪晴,“你挺有钱的?”

    汪晴笑了,说,“比你想象的有钱点。”

    初依不知道她,但她对初依家知根知底。

    初依说,“那你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和饥民一样,对别人的男人也饥不择食。我家不富,可我妈也教过,别人家的东西再好,也不要稀罕。”

    汪晴的手扶在肚子上,笑着说,“我听王鹏说,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做饭,你姐不上班,在家都不做饭。他不止要上班,回家做饭,还要做家务。你姐,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一把。有些男人,娶错老婆也是糟蹋了。”

    初依觉得鼻子发酸,王鹏当年舔着脸追她姐,跪在她家求她爸,答应一辈子对她姐好,因为初静身体不好,所以信誓旦旦不让她做家务,现在倒好,全成了她姐的错。

    汪晴看着她,“如果嫌钱少也可以说,为了王鹏,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他那么男人的一个爷们,真是让你姐给毁了。”

    这种情况,初依以前常常遇上,她帮别人“伸张正义”的时候。可她现在才知道,帮别人,和事情摊在自己身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放在别人的时候,这种情况,她通常都会轻描淡写先挖苦一下,口气那么大,先拿一亿出来看看,一亿都没,也好意思开这种口。

    但此时,她只觉得一腔愤怒,被人抢了东西,还要被践踏,只是因为她们家没有钱。

    风吹着,初依的裙子晃,轻飘飘的好像在梦里,初依忽然觉出一种荒谬来,她说,“我知道你要什么,你闹一场,让我姐丢丑,也不过想她和王鹏撕破脸。我今天把话给你放在这儿,我姐不要他,他也不会要你!别看你怀孕了,从今以后,我要你连他见都见不着。”

    汪晴的手放在肚子上,忽然,有点害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4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