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9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9章

    人事部经理,给了蛋泥致命的打击!

    “让我们去催收部?”蛋泥的圆寸都炸毛了,“——不是说,你们的公司是p2p吗?为什么我们来,还是变相收账的?而且按照你说了,更多的我们要收你们那什么贷款公司的账?那我们不是成了为高利贷服务的黑社会?”

    人事部经理姓王,个子很小,三十多,戴个眼镜,蛋泥觉得自己一只手可以捏扁他<a href=" target="_blank">不念,不忘</a>。不等对方说话,他就又说,“要是愿意当黑社会,我还用来你们这儿,你知道一年到头,多少人去九街十六巷,想用我们那边的人?!”

    他长得蛮,瞪眼睛的时候,真的可以传神地表达,“蛮不讲理”的意境。

    可王经理得了交代,也不是吃素的。就推了推眼镜,以他从业六年,专业包装的厚脸皮回复道,“你误会了。当然你是周总,和乔先生的关系,刚刚的谈话,主要是我提议一下你适合的位置,这是熟人的优待。那咱们换个方法面试吧,请问,你有经济专业的特长吗?”

    蛋泥:“……”

    “那么,人力资源方面也可以……跟着我干。”王经理的语气令人如沐春风。

    蛋泥:“……”

    王经理好脾气地继续,“那么……从另一个角度,市场拓展部,产品研发部,风险控制部,法务部,信息技术部,营销推广部,还有运营管理部,你喜欢干哪一个?”

    蛋泥:“……”去他妈的,他首次发现,敞开了让他挑,他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人才市场竞争激烈,没有专业专长,那他们,还可以做什么?

    最后他一想,又问王经理,“那你觉得我可以做什么?”

    王经理也露出苦恼的样子,愁的要命,最后说,“要不……还是催收部?”

    蛋泥心里踢里哐啷一阵跳,他不笨,意识到自己可能中计了!

    以前不是没人去他们那儿找人收烂账,可他们都是直接拒绝,这次,竟然把他骗到这里来。而且,用这种方法,试图让他认清现实。

    不知为何,明明该生气的,可还有点感激。

    又想到师父说,别人对自己有一分好,也该记住……

    他们大家,其实都有眼高手低的毛病。

    可一想到在家那边对师妹夸下的海口,还有师父以前常提的气节,就说道,

    “我知道你们周老板和乔老板想告诉我什么:认清现实是重要,但气节更重要!我们不为有钱人当打手!你告诉你老板,想要我们来,没门。”

    说完摔门走了。

    人事部经理真真吃了一惊,好像非常意外,他还能有这智商?

    *******

    另一边,初依也有点不愉快。

    祁白不喜欢初依头上拽着别人的纽扣,所以出了餐馆,拉着初依到小卖铺,二话不说,要了老板的剪刀,把初依的头发剪了。

    剪了就剪了,初依也没什么,可祁白有点气,剪的就有点多。

    右边就比左边少了一大段。

    看着地上的头发,初依心里有点不舒服,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舒服。她答应家里出来一下,结果又陪祁白吃了个饭。就也没多想,急火火回了家。但她一回家,她妈妈立刻就发现了那头发,问清楚怎么回事,她姐先不高兴起来。

    初静说,“他要剪你就让他剪,你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初依趴着她姐给她新换的床单,摸着床单很爱的样子说,“他失手了,我也觉得有点难看,但又安不上,还能怎么办?”

    初静靠在门框上,无语地看着初依:她觉得这不是难看不难看的问题,是一个人,这样对女孩的头发,代表他根本不珍视这个人<a href=" target="_blank">绯色交易,总裁你好坏</a>。

    真爱一个人,那是哪儿看哪儿好,怎么舍得这样一剪子下去,给头发剪掉一大段。

    可说祁白不爱初依吧,她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不爱。那人醒来就跑过来,睡觉前还在这边,不爱初依,为什么成天泡在这边。

    初静也不想继续这问题,就换了话题,“你这房子太寒酸了,那给你添几件家具吧。”

    初依趴在床上,按着手机说,“祁白说,周六见过面,最迟明年就结婚,留着钱到时候一起买吧。”

    “明年能结?”初静有点意外,初依还小呢,才22。

    “差不多吧……”初依说,“明年不结,后年也可以。反正迟早要结,到时候买家具,还可以买质量好点的。”

    初静说,“那当然没错,用一辈子的东西自然要买好的。不过能结吗?我觉得他妈对你态度一般。”

    初依沉默了一下,这也是她的问题,她总觉得祁白的妈妈不是很喜欢她。但结婚是她和祁白的事情。

    “能结的!”初依放下手机,身子一扭,支着脑袋看着她姐,“他一会来,要不你自己问他。”

    “那他现在呢?”

    “我俩刚遇上,吃了个饭,他去车上拿了东西,再找人说个事就过来。”

    “什么事?”

    “一个游戏的什么东西,我不懂。”

    初静也对游戏没兴趣,刚想说话。

    “初依——,你出来,我把头发给你剪一剪。”刘雅琴在院子里叫。

    初依连忙跳下床,穿上鞋跑出去。

    院子里,

    刘雅琴拨拉着初依的头发,“一个扣子能占多大地方,看看这头发,少一撮多难看。”

    初依说,“过几天就好了。”

    她姐跟出来说,“妈,要不这次去发廊吧。”

    刘雅琴用直梳给初依梳了几下,说,“你俩我从小剪到大,去那儿干什么。能有我剪的好。”

    “我想她顺便剪个刘海,总这个样子,咱们看着不烦,别人都烦了。”

    初依她妈一抖手上的布,问初依,“那你想去外头剪不?”

    “剪了刘海总得剪。”初依说,“费钱。”

    “小气鬼!”她姐走到跟前,戳了下她的脑袋。

    “怎么弄都好!练功的人,有气势,站在那里就鹤立鸡群!你太婆在的时候常说,女孩干干净净就行。”初依的爷爷初海唐从外头进来,搭上了话。

    “爷爷——”初依想扑过去。

    却被她妈摁在小板凳上,刘雅琴也很有劲。

    “听你爷爷的没错!”刘亚琴一语定乾坤,抬手,“咔嚓咔嚓”,就手法利落地一路修剪过去。

    初静又拿着初依的运动衣出来,“妈,那你说说让她换衣服,穿个裙子高跟鞋,别老穿运动服<a href=" target="_blank">替身天使:腹黑爹地难管教</a>。”

    初依这次反应很快,就说,“我不爱穿裙子,每次穿都倒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每次穿都倒霉,那是因为你穿的少!”她姐说,“从概率上讲就是。”

    初依反驳道,“跑步走路不方便,腿都抬不起来。”

    她妈用梳子敲她的头,“你又不准备打人。”

    初静说,“——还不是因为她14岁那年的事。”

    “我不爱穿!”初依急了喊起来。

    “好好,不说不说。”刘雅琴笑。

    她爷爷进屋端了茶出来,坐在树下他的圈椅上,看着孙女。

    没什么表情,可心里舒坦。

    刘雅琴也想女儿穿裙子,就趁机说,“爸,你说说初依,女孩家,花一样的年纪总穿运动装,让她换个裙子多好。”

    初海唐看着初依,中气十足地淡然说,“不用换,身体好,就是最好!”

    刘雅琴动作利索,说着话,剪刀走的也很准确,“我说的又不是这些不好,只求我儿无病无灾,笨点傻点都无所谓。——现在不是要结婚了吗?”

    初海唐长长叹了口气。

    孙女一转眼就大了。

    风吹着云,从天上慢慢走过。

    初静说,“爷爷,你现在不出去,不知道外头女孩都打扮的多好看。”

    初海唐靠向椅子背,闭上眼,谁也不看,慢慢地说,“做事,不能为了讨好别人。日子,能过就过,不能过再说。”

    初依坐在小板凳上,很热情地插嘴,“爷爷,原来你对婚姻的想法这么新潮。我以为你会着急我结婚。”

    “胡说,”她爷爷睁开眼,眼神精明犀利,轻蔑地用眼锋压着她,慢声说,“我意思是……他又打不过你,他要觉的过不下去了,到时候再说。”

    初依:“……”

    初依妈妈一想,就接口说,“你爷爷说的对,男人不能惯。反正他又打不过你!你以后管着他的钱和人就行,别的别管。”

    初依连忙拦,没拦住。

    就听她爷爷幽幽地说,“……怪不得我儿子去的那么早。”

    刘雅琴愣了,“爸——我这是顺着你的话说的呀。”

    “哼”初海唐又用眼锋压着她,说,“我能说,你能吗?”

    刘雅琴感觉很冤枉,“可……可初依他爸车祸去的呀。”

    初依笑的不行,初静也是。

    初海唐也哼了一声,笑了,他这个儿媳妇,没什么心眼。初依最像她妈妈,都是没心眼的人。

    世道如此艰难,一家人,说说笑笑,每天过的好,比什么都好。

    就是……怎么一转眼,小初依也长大要结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9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