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6章

    “西关饭店”门口

    蛋泥站在门口张望,一看冯哥正出来,他就站着没动。等冯哥走到身边了,他就自动说,“咱初依,就吃亏在从来不包装。”

    冯哥觉得这人的思路实在异于常人,从小认识也摸不准,“你自己谈事情,拉上初依干什么?”

    “你懂什么。”蛋泥说,“我刚刚就是试探一下,这个来找我的老板,大家是不是一路人。”

    冯哥无法表态,他虽然是老油条,但是对上这种话题,也无从搭起,试探什么?试探对方是不是和他们思想水平一致吗?不然怎么检测是不是一路人。

    就问,“那是不是一路?”

    蛋泥却看他一眼,好像看透了他的不懂装懂,用眼神略微谴责了下这种没诚意,说道,“我就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好色的人,如果是一见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人,我还不敢让初依去呢。”

    冯哥抬头看看天,这话初依听到大概也不会高兴,一两个好色的男人,就是后面加个零,还能把她怎么样。

    真是杞人忧天。

    但他不想和以前的泥蛋,现在的蛋泥在这地方争执这个,就说,“……祁白不是说,他们都要结婚了。”

    “要结婚而已……”蛋泥说,“再说,结婚还有离婚的。女人就是得有自己的事业,结不结婚另说。”

    冯哥觉得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了,转头传到初依的耳朵里,可没好果子吃。人家婚还没结,就咒人家散伙。

    于是他巧妙转了个话头说,“那你和初依说,让她多买几件衣服呗,刚刚那衣服也太寒酸了。又不是五岁,还穿她妈妈给她做的衣服。”

    谁知这才是踩了蛋泥的神经线,蛋泥有些反应过度地说,“你又外行了,咱初依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我问你?”

    他一拍自己的蛮子脸,有气有力,“你以为真的是漂亮在脸蛋?——是在心里!念旧,又长情!不然谁还会和她一样,5岁就是这种打扮,这么多年都不变。你以为我刚刚真的在夸她的脸蛋?那是以貌取人,肤浅!”

    冯哥惊讶地看着他,看着蛋泥今天为了见客特别换的新衬衣,还有取的那英文名。

    还有,刚刚谁说的初依就是吃亏在包装?

    感情从来都是双标狗,别人都不能说,就他可以<a href=" target="_blank">[HP]霍格沃茨一段往事</a>!

    冯哥忧郁地把毛巾搭在肩膀上,摇了摇头,先撤了。

    九街十六巷,很多人都怕泥蛋,他以前还有点不明白。现在……以泥蛋的性子,等着看热闹就行。

    ******

    天蓝的通透,六角小燕塔,在阳光下风姿绰约。

    九月,虽然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可里面并不热。

    乔宴站在大门处,看着两边参天的银杏树,有点惊讶。

    全是百年的老树,枝繁叶茂,阳光从叶子上洒下了,星星点点落在叶子上,金光四射,令人不舍得落脚。

    连周策都忘了抱怨自己的裤子,直感叹,这地方太诗意。

    赵亮介绍说,“这六角小燕塔,是唐朝修的,当初,据说庙里埋着高僧的灵骨,但在清朝的时候,寺庙里的殿宇毁于大火。现在这些大殿的房舍错落有致,却都是新建的。因为建国后,因为这六角小燕塔,这处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了古迹。”

    乔宴抬头望着远处的高塔,那塔挑檐而出,坠着铃铛,风过无声胜有声,他往前轻轻地走,“有什么特别的?”

    “金榜高中,雁塔提名。”赵亮说,“那会中了举的,都可以在上面提下自己的名字。”

    乔宴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那边,无意间想到:以前的人,都很在意自己的名声,讲究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但现在的社会,信息爆炸,网络两千块钱就能黑一个人。可见,以前的那套,早就行不通了。现在只要是出名的人,无论是谁,在网上一搜也有负面的信息。

    那过去爱惜名声如命的人,放在现在可怎么活?

    走了一段,转到寺内,没有房子的地方,就开着各种花,玉兰,风信子,淡黄,粉白,正红,一簇簇的,开的正艳,花香醉人。

    周策看到还有很多名贵的品种,又想到一早晨的见闻,不由又感慨,“还真让我说中了,周围住着那些人,实在是糟蹋。他们懂的欣赏什么。”

    乔宴的嘴动了动,觉得这理论有点强盗,他知道以前有人看上别人家东西,也是这么说,“这东西怪好的,放你家不合适,我家才衬。”

    却听赵亮说,“还有更漂亮的地方。”

    往前几步,前面一座雄伟的大殿,香火缭绕,赵亮没进,而是绕过庙堂正殿,顺着一条石子路,走到了后面。

    风送来清香,乔宴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

    随即,

    一片亮色猛然迎面扑来,花香飘摇。

    是一整片的花树,粉白,亮黄,顺过去是由浅至深的桃红粉红。

    六角小雁塔婷婷二十米开外。

    乔宴和周策吃了一惊,停下脚步。

    乔宴盯着路小路的尽头,那里是一条横长的石栏杆,宽半米有余,石栏杆内围的是六角小燕塔,小径两侧花枝错落交叠,把那里圈成了世间最美的取景框。

    而取景框正中,那石栏杆上坐着“熟人”——那对情侣。

    那男朋友背对他们,侧对高塔坐着,腾出腿,他的女朋友,正躺在那里,悠然自得地枕在他腿上<a href=" target="_blank">气布天下</a>。

    蓝天清澈,白云扯出轻薄的丝,淡淡挂在天上,燕子掠过天际,剪出好看的风景,而后轻盈落在塔内。

    女孩朝着那边抬手,好像那燕子是她的熟人。

    他们不知怎么了,觉得无法去打扰,就拐了弯,没有再向前走,而是平行走过。

    走了几步,乔宴又侧头,有了视角的错度,他看到树上的花瓣轻飘飘落下,粉色,白色的,落在他们脚边。

    那边,她的男朋友拉下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而后低声和她说话。穿小红衣服的女孩,躺在那里,抬着脚笑,满世界的纯洁美好。

    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有碎碎落落的光。

    天地开阔,寂静无声,

    乔宴站在那里,空茫地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从来没见过东西。

    有些东西,没见过之前,是不知道自己缺少的。

    满世界静谧清澈,他站着一动不动,看着那红衣白裤的女孩,她追着天上的燕子看,长发就垂下,将将及地,她男友熟练地抬手,轻轻帮她把头发拢回去,她无知无觉,继续抬手对天上的燕子挥动,满是热爱。

    她爱这片地方,这是她的家。

    那看着她的男孩子,满满宠爱,好像已经守护了她一辈子。

    风卷花瓣,从他们身边打旋过去。

    乔宴恍然间,觉得这画面,太美了。

    简直,仿佛四海八荒的花都是为他们在绽放!

    他挪开视线,突然都有点不敢看。

    这世间最大的骗局,就是“另一半”。

    好像每个人都理所应当有另一半,真爱也许迷路,也许来的晚,但总会来,总应该来。

    但如果,永远都不来呢?

    正在这时,就听周策不怀好意地询问,“你在看什么?都愣了。”

    乔宴心里空落落的,心不在焉随口说道,“没什么,我看那女孩那样躺着,也不嫌石板硬。”

    周策斜睨着他说,“也不知怎么长的,胸那么平,还敢说最漂亮!”

    乔宴惊讶了,莫名其妙多了被冒犯的感觉,忍不住反驳道,“她躺着呢。”

    “躺着怎么了,还是太平。”

    乔宴有点忍无可忍,对他说道,“以你平时选女朋友的眼光看,人家把硅胶放在脸上还是身上,你肯定分辨不出来。”说完就走了。

    周策大惊失色,这是嘲笑他以前的女朋友,身上都是硅胶吗?

    “……我勒个去,你中邪了。”

    平时这么黄的话,都是他承包的呀。

    乔宴已经走了,赵亮跟上。

    周策停了几秒,大声笑着追上去,“乔乔,乔乔,你怎么可能知道!——其实我明白你的愤怒,你可以去投诉那对情侣虐狗的,真的……我和赵亮一人带两个女朋友撑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6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