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5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5章

    初依被喊了回去,刚刚那响彻半条街的,是她妈妈刘雅琴的声音。

    她们家住的是她爷爷早年置办的房子,虽然是平房,但是独院,院子中间还有棵树。

    刘雅琴把半盆水倒在树下,浇树。顺便说她,“你爷爷要问你话,跑到现在才回来,换了衣服又跑。”

    初依扯着衣襟站在院子里,看到她爷爷的房门打开,她爷爷出来。

    要精神有精神,要神采有神采。

    爷爷在院子的树下坐定,“今天,干什么了?”

    初依跑过去站好,“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跑出去一上午。”

    初依低头,左脚并右脚,“爷爷你问,一定是已经知道了。今天……嗯,东关那边社区的李阿姨,求到咱们这边派出所的小许,小许是铁蛋他三姨的儿子,说有个女的被家暴,……大家都是看不过眼,你不知道,那女的没家里人,我们不帮忙,她要被打死了。”

    她妈妈从厨房出来,“你爷爷是担心你,怕你惹上惹不起的人。”

    “我知道。”初依说,“可是人都是活一辈子,都不容易,凭什么有些人那么倒霉,那么命苦?能帮忙的地方,为什么不帮?”

    “帮忙也得看自己的能力。”她爷爷半阖着眼睛,“问过你几次了,你又凭的什么?”

    初依不说话,她知道她家是普通人,以前父亲开武校的风光都已经过去了。财力,物力,她现在什么都没,只有一样——体力。

    她妈妈从厨房探头来说,“从小就爱管闲事,可现在世道不一样了,有些事情是你该管的,有些就不能管!”

    初依不说话,这件事她理亏。

    她从小就喜欢抱打不平,父亲的武校关门的时候,留下一批被耽误的师兄弟,虽然有些也继续上学了,可也有些不爱学习的。

    过了几年,大家找正经工作越发艰难,到处都要看学历。

    他们就商量开个没有人开过的公司,帮可怜人离婚,顺便惩治一下第三者什么的,也算独辟蹊径的伸张正义为民除害。

    而且初依心里有个隐秘兴奋的想法,谁也不知道。她当时捂着被子的时候,还做过春秋大梦,觉得可以像电视上演的掌门人一样,力挽狂澜。

    在她父亲死后,她也可以不坠家族名声,帮父亲照顾一班师兄弟,免去他们被叫“地痞混混无业游民”。

    真是还好她没告诉别人……

    “怎么不说话?”刘雅琴在厨房喊。

    初依嘟囔说,“那什么……才是我应该管的?因为自己没有权势,就不能帮人了吗?”

    这句是胡搅蛮缠,她干了三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别说权势,有钱的他们都惹不起,人家扔出几个律师就正大光明完虐他们,这道理现在小孩都知道<a href=" target="_blank">综韩剧我是狐狸?</a>。她没底气的地方在于,她这公司一开三个月就发现了问题,客源是不缺的,世上可怜人太多了。

    问题在于,难以维持,因为既然是可怜人,他们就算帮了忙,又怎么好意思收人家的钱?!

    唉……她都不想回忆,当初张罗开公司的时候多风光。

    还有每次兄弟们倒贴的窘境。

    爷爷睁开眼,看着她,“怎么,不高兴?还不是怕你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吃亏就来不及了。”

    “啊,怎么会?”初依连忙回神,伸手搂上她爷爷,“爷爷我知道。我又不傻,帮人也是问清楚的。我知道咱们家是普通人,您怕我闯祸,更怕我摊上大事,坠了我爸的名声。我都知道。”

    说完又搂紧她爷爷晃,“当然更有爷爷您的名声。以前大家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来找您,您在咱们九街十六巷的威望,没人能比,我都知道。”

    她爷爷神色不动,“每次都说一样的。”

    初依搂着她爷爷撒娇,“可怜人太多了,有时候,不想管可心里过意不去。我答应我妈会换工作,今天真是给人帮忙去的。”

    她爷爷被她晃的东倒西歪,推开她,“你不许和人动手,别忘了!”

    “这个我真不会忘。”初依连忙站的直直的,“我怎么可能和人打架?先不说,他们哪里经得住我打!你也知道,其实他们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全都就跑光啦。我只能装作很淡然的样子。”

    她说着抬起手腕,转了转,语气还蛮遗憾的。爷爷被逗笑了,抬手拍拍她,“人要有格局,不能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是!”初依抱了个拳,有模有样,放下手又去抱她爷爷,跟牛皮糖一样,“爷爷,今天那个男的你没见,我敢保证,如果我爸在,也会想打他一顿的。他老婆快要被他打死了。”

    她爷爷皱眉,“怎么又遇上这么坏的人。”把她推开,“去吧,去吧,玩去。”

    “妈,我出去了。”初依对着厨房喊了一声就跑了。

    她妈妈追出来,看着她迅速跑远的身影,还是个小女孩无忧无虑的样子,关上了院门。

    “这都要结婚了,还像个孩子。”

    初依拐了个弯,就看到了祁白,直接跳上了他的车前梁,祁白递给他两支冰棒,“再不出来该化了。”

    ******

    乔宴周策一行三人,周策左手抓着西装,右手用纸巾擦着裤子上的水,“这地方,我真的要忍不住骂粗口了。”

    赵亮抬头看看大太阳,“太阳大,一会就能干。”

    蓝天白云,远处的六角小燕塔是他们的目的地。

    “今天真不应该把车停在那边。”

    乔宴拿出烟,刚准备抽。

    肩头被人拍了下,烟掉了。有个迷信的说法,掉烟要挨打,他虽然不相信,可还是用目光谴责无缘无故拍他的人。

    对上周策,周策一丝歉意没有,视线死死锁着前方,“看那边。”

    乔宴转头望过去,街道宽阔敞亮,就见前方十米的小十字路口,右边正拐出来一辆自行车,那个叫初依的女孩被男朋友放在车前梁上,她左右手各拿一根冰棒,红的和黄的,自己吃一口,另一个还给男朋友喂,给人家喂的时候,还不忘自己吃着……

    周策说,“我一裤子的水,都亏了这位<a href=" target="_blank">重生之就这么幸福</a>。”他有点死活想不通,看着那长发飘飘的女孩,“漂亮,我承认也有点样子,可什么地方,能靠上那个“最”漂亮?这地方呆的久,我都怀疑自己的审美有问题了。”

    赵亮觉得每个人的审美不同,可也不想辩白,周策的问题不在这里。他看着周策滑稽的西裤,笑着问,“那咱们明天真的还来吗?”

    刚刚因为周策裤子湿了,事情没说完。

    周策耿耿于怀那个最漂亮的说法,就说,“也许这女的是漂亮。”

    赵亮看他。

    他恨声很气地说,“男人一见都湿裤子,确实漂亮。”

    这话太黄,赵亮笑着摇头。心里却明白周策的怒气:

    说来说去,心里觉得是自己没把事情办好,几年前,小额贷款公司正火的时候,周策和乔宴这边有亲戚介绍,就搭伙弄了一家,后来钱不够用,就又弄了家p2p,无本买卖想的很好,但也只是想想。

    结果他们公司开了不到一年,整个市场就忽然艰难,他们这边一下倒了1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周策那家公司虽然苟延残喘,可外面欠他们的烂账太多。加上周策在家里闯了点祸,所以来这边避祸,顺便想着把这两家公司拾掇拾掇,起码得养活自己。

    那个泥蛋,赵亮有辗转认识的关系,就夸下海口,可以用这边的人,地痞流氓去收账,那是理所应当的专业对口呀。

    却没想这地痞如此不专业。

    赵亮说,“看来你们和这地方气场不合,我再帮你们公司找别人吧,明天咱们不来了。”

    周策没说话,他觉得赵亮也许只是过意不去,他们不能太强人所难。

    远处的天湛蓝清澈,六角小燕塔在远处遗世孤立。越走越漂亮,地方还特别大,周围全是花香,却不知从何而来。

    周策嚷嚷,“这地方的容积率打败了城里所有的高档住宅区吧?让这帮人占着这么好的地方,真是牛嚼牡丹。”

    乔宴也觉得这地方和自己以为的不同,但没什么兴趣,对赵亮说,“走吧,这地方……”

    话说一半,他的视线落在远处,正看到那俩人骑的悠闲自在,一路s形向前。女孩坐在男孩车前梁上,从后面看,像是男孩把女孩拥在怀中。

    车晃悠悠停下,却是女孩跳下来,左右看了看来往没车,她跑到路中间,把那里的一个白色塑料酸奶盒捡了起来,然后几步跑到旁边的垃圾桶,扔了进去。而后她又跳上了单车。

    周策也看到了,笑道,“这女孩够大妈的,真当她家门口……什么都管!”

    乔宴平静瞭望,远处花树开出一串串的粉白,鲜嫩而稚艳,一看就有年头了。

    城市变迁,多少人对着熟悉的家乡,日日走过的街道,见面不相识。能够有一条街,一棵树,年年依旧,也许对有些人只是一条路……可守护那条路的干净,那棵老树的漂亮,也许对某个人是信念。

    乔宴收回视线,没什么情绪地转了想法,说道,“还是去那六角塔看看吧,旧城改造,多少古迹都被拆了,城门城墙都保不住,能留下的,都值得一看。”

    “那确实值得一看。”赵亮顿时笑容满面,一边带路一边说,“那边有好多古树,这个季节也开花,漂亮的不得了。咱们去看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5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