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4章

    她男朋友正进来,手里端着个白色的一次性饭盒。

    “祁白来的真是时候。”老板走出来,“又给初依带的吃的。”

    让人拿了盘子出来。

    初依看着祁白笑,这男人来的时候,好像外头的好天气都带了进来。

    看着老板让人把牛肚豆腐皮都装进盘子里,混合芝麻酱红辣椒的汤汁也浇上,顿时一盘子鲜辣红艳。

    和大家打了招呼,祁白拉过张圆凳,坐在初依身后,左手搂上初依的腰,右手顺手拿起一串牛肚,小心翼翼抖了抖多余的酱汁,递到初依嘴边。

    初依看着那红彤彤的辣椒,嘴里开始冒口水,转头和他说,“刚刚就想吃,结果走到跟前没吃上。都怪冯哥。”

    祁白笑

    冯哥在隔壁桌扭头来说,“你说,你比别的女孩能吃,是不是因为现在阿爷还每天早上让你挥刀五百下?”

    初依说,“我吃的不多。”

    全餐馆的人都笑。

    祁白搂着初依说,“我家初依苗条,吃多少都不胖。”

    初依:“……”这是帮她说话吗,还不是变相承认她吃的多。

    对面人摸了摸自己的圆寸头,开始皱眉,“祁白,你说说初依,我这正和她说,有家公司想来咱们这儿请人,她换个工作多好。”

    没人理他,初依又拿起一串豆腐皮。

    圆寸头又说,“我知道初依觉得出去找工作有压力,当年学校倒了,弄的咱们全都高中没毕业。但这次是人家找上门来。”

    祁白说,“以前也有过,不是收保护费就是帮人家看地方。这次又是什么?”

    “这次真的不一样。”圆寸头伸手朝初依面前的桌子敲了敲,“初依,你别那么不开化,不与时俱进,我是你师哥,还能害你。”

    强子从外面走进来,对祁白说,“哥,把你的车给我们开开。”

    祁白用竹签子点了点桌上的车钥匙,“去把你的自行车推过来。我要带你初依姐到燕子塔玩去。”

    圆寸头又说,“你对她好,总带她玩有什么用,没工作就没有钱。”

    “她没钱还有我。”祁白伸手,把桌上的盘子挪了挪,露出下面带油的手写账单,他抖了抖那单子,看着说,“你又让老板在隔壁小卖铺给你买东西……”

    他竖起那账单,“蛋泥,——那你这钱给了没?”

    对面,一直苦口婆心的圆寸小伙生气了<a href=" target="_blank">[黑子的篮球]赤女</a>。

    “我不叫蛋泥y!丹尼,你的音不会提一下吗?”

    祁白轻轻哦了一声。

    初依接口说,“你以前叫泥蛋,我们……硬改过来已经不错了。”

    “再……再改一点不行吗?”蛋泥有点急,“不会说,可以说中文,丹尼,炼丹的丹。师哥要去高大上的地方工作,叫那个名字,该穿帮了!”

    初依摇头,“我不开化,不与时俱进。”

    “好好好,我说错了,”蛋泥不惧周围人都笑,开始和初依说好话,“你喜欢干现在的工作没错。师哥错,师哥多事了好吧。”

    初依笑的不行,蛋泥只比她大一岁,今年才23,不装老成的时候,就是个泥蛋蛋,随便她捏。

    不过蛋泥不这样认为,他在自己心里,觉得自己坚毅而高大。祁白说的很好,可以有他,可问题是,祁白自己都不上班。

    看祁白搂着初依爱不释手,他就忍不住又心疼地看着初依唠叨,“不过你这样不是个事,当初跟过你爷爷和你爸学功夫的人,现在都跟了大地产商,要不是去了夜总会,大公司。以前是拳头的天下,现在是有钱,有权人的世界,来找咱们的,是一家p2p公司,这种公司,你听说过吗?”

    初依摇头。

    “祁白呢?”

    祁白还没说话。

    蛋泥说,“你家是暴发户,一定也不知道。”

    初依用竹签子点了点他。

    蛋泥立刻说,“我知道,知道了。不能说他,他咋那么有福气,有你护着他。”

    祁白根本不理他,除了初依的吃相,什么都看不到,叫了老板来点菜,和初依开始吃饭。

    买单走的时候,蛋泥看他俩亲亲热热,有点不死心,拎起桌上手机看了看时间,“人家一会就来,要不要你们一起见一下?”

    “不见。”祁白拉起初依的手站起来,对大家说,“其实,初依和我要结婚了,结婚后还要生孩子,说不定就不上班了,还换什么工作。”

    大家都看他俩,各种表情。

    包括初依。

    俩人笑着从小饭馆出来,外面已经是正午,阳光很烈。

    远处塔寺里花都开了,空气里各种花香,混合着西关饭店里的各种饭菜香。

    在初依的记忆里,这混合着的,就是令人眷恋的味道,从小就在她身边,还有身边的人也是。

    旁边传来问话声,“怎么不说话?”

    她看去祁白,他眼睛如同长在她身上,时刻都注意着她的表情,她习以为常了,埋怨说,“结婚的事情,家里还没有谈,怎么和他们说。”

    “不过早几天。”祁白抬手,在她嘴边擦了擦,“周末咱两家吃饭的时候,我妈就会正式提咱们结婚的事。”

    初依说,“那也不应该说,还没定的事情<a href=" target="_blank">综韩剧我是狐狸?</a>。”

    “啧啧。”祁白搂上她,“说的好像谁不知道一样。不信你从第一街问上来,看看谁不知道你是我的。”

    初依笑起来,“别胡说,让爷爷听到你又倒霉。”

    祁白连忙竖起手指挡在嘴前,又轻轻拉住初依的手,“好好和你说,别着急换工作的事情。”

    “我没急呀。”初依做出不在意的样子,但连蛋泥都知道,也不知道大家都是怎么看出来的。

    祁白抬手,摸着她的头发,“那这周末吃完饭,周日开始,咱们就去逛街好不好?商量商量结婚都要买什么,你好久没出去逛过了。”

    “我不爱出去。”初依说,“外头人多,商场里到处都是人。”

    “结婚也不去?”

    “那要买结婚的东西,不想去也得去呀。”初依装出很勉强的样子。

    祁白笑着把她拥进怀里。

    “热。”初依推开他。

    祁白推过来强子的自行车,用纸擦着车前梁,准备好给她坐,“早上怎么样?”

    “带着铁蛋他们去的。”初依收起了笑容,“那女的今天就能离开,被打的很厉害,社区的人会联系人照顾她。”

    祁白叹了口气,把纸扔了,笑看着她,“上来。”

    初依看着那车前梁,没动说,“你等我一会,我回去和我妈说一声,中午热了,也顺便换件衣服。”

    “那我带你去呀。”

    初依靠在他耳朵旁,小声说,“你今天别去我家,你一去,我妈又要问你买房买哪儿的事情,等咱俩商量好再去。”

    祁白点头,看着初依往家跑,他把车骑到路边等着。

    不一会,远远看到三个男人走过来,西装攥在手中,其中有个男人,穿着粉色的衬衫……把这种颜色穿的好看的人真不多,他就多看了两眼。

    那男人脸上停留几秒,长的不错,可是从穿衣服看,一副被宠坏的富二代样子,他们走近了,他的视线停留在那男人的西裤上,也许因为裤缝笔直,衬的那男人的腿特别长,身形出挑,

    他微不可见的,错开了目光。

    以为是来旅游的。

    蛋泥已经从里面迎出来。

    迎的正是周策,乔宴和赵亮。

    打了招呼,蛋泥发现祁白还在,就很熟稔地喊,“祁白,一块来坐坐。”

    祁白摇头,远处初依跑着出现,他平淡地收回目光,心里有些不想这些人看到初依,就不着痕迹抬了抬手,示意有事。

    蛋泥却眼尖,已经瞅见初依,就站着不动说,“我师妹初依来了。”

    大家出于礼貌,就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看到个姑娘正跑来,太远了,得个影。

    乔宴渴的不行,想进去喝口水。他刚不知道是约的这种地方,不然宁可在小卖铺买水喝。

    蛋泥却站着没动,反而感慨说,“漂亮吧……那是我们九街十六巷最漂亮的姑娘<a href=" target="_blank">重生之就这么幸福</a>。”

    另三人:“……”

    真是一句话就得罪人,说得好像人家三个人没见过世面一样,一个漂亮姑娘,有什么稀罕。

    乔宴秉承节省时间原则,就淡声说,“进去谈事情吧。”

    他进了小餐馆,却发现环境很不理想,但刚刚一路上来,周围显然也没有更合适的选择。不过细微一想就知道,“地痞”和人打交道,都喜欢选自己熟悉的地方……为了自在。

    蛋泥跟上,“坐这儿,这里。”他招呼,还是刚刚的位置。桌子已经要人收拾过了,看着像刚来。

    一坐下,他却又对乔宴说,“您,有喜欢的人吧?”

    乔宴看着他,都愣了。

    谁会第一次见面,和人家说这个呀。

    却听对面那自报家门叫danny的“地痞”说,“我们初依,上学的时候,没有男生不爱看她,除了喜欢男人的和有女朋友的。您……一看就不像会喜欢男人的。”

    乔宴:“……”他竟然不知道是不是该说谢谢。

    周策看赵亮,用眼神询问,“这人是在开玩笑吗?”

    赵亮是介绍人,顿觉没脸,用本地话对老板喊,“先来三瓶矿泉水。”

    矿泉水放在桌上,可一时间,大家完全都没了说事情的*。

    关键不知道和这种人怎么说话。

    外面有人喊:“初依——”嘹亮的女声响彻半条街。

    他们三个不由回头,

    正看到个长发少女,一阵风似的门前拐弯跑过,上身是件红色的无袖短坎肩,袖子上带荷叶边,随风乱摆,下身白色棉绸中裤。一身衣服,绝对不超过20块钱。

    这是一天三次,他们见初依最近的距离。

    虽然换了衣服,但也好歹认出来,是早上见过的那位。

    又想到刚刚介绍人说的,“这是我们九街十六巷,最漂亮的姑娘……”

    乔宴心里无意识闪过一句,原来这里最漂亮的姑娘,就是穿着睡衣满街跑的。

    转回目光,视线正巧对上周策,看到周策一脸懵逼,显然是想不通,打扮成这样怎么敢称“最”漂亮。不过这一点乔宴理解,因为周策曾经说过,他来往的女人,在床上都是要化妆的。

    蛋泥却误会了他们三个多看两眼的意思,独自感慨道,“确实好看吧?纯天然,现在女孩都微整,可我们初依半点没整过。”

    乔宴实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但看对方与有荣焉,就想岔开话题,拧着水瓶随口说:“那她是干什么工作的?”

    他是纯粹觉得那人时间太自由,满街乱晃。

    “她呀,”蛋泥喝了口水,很荣幸的语调说,“她做的工作不是我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专治贱人病的,——情场伸冤人!”

    “噗——”周策,赵亮正仰头喝水,实在没忍住。

    乔宴平静地捏着手里的水,不敢喝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4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