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天色正晓

第1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听音 本章:第1章

    《他来时天色正晓》

    小饭馆

    积了油渍的吊扇悬在半空,苍蝇嗡嗡嗡盘旋,过塑菜单浮着油腻,第一行,凉拌黄瓜,8元,

    一排数字下去,最后的鱼香肉丝22元。

    四人的长条桌,塑料桌布上,也是满满陈年油渍,一边坐着两个女人,另一边,一个面容凶悍的男人,额头有条刀疤。

    年轻女服务员端着盘子来上菜,“凉拌黄瓜,油炸花生米<a href=" target="_blank">红楼同人之月度银墙</a>。”

    菜放在桌上,男人抽过那油腻的菜单,看着说,“点热菜。”

    服务员看向他,眼神奇怪,又看一眼他对面的女人,开口道,“我看不用。”

    说完转身就走。

    男人愣了,一拍桌子站起来:“他妈的这什么态度?”可头一转,对上旁边几桌,一桌有三个,另一桌五个,都是男人,地痞流氓的样子。

    他忽然心里有点怵,服务员已经推门进了后厨。

    他转身坐下,低声骂道,“什么破地方,服务员都他妈的有病。”夹了块黄瓜扔进嘴里,喝了口二锅头,心里有气没处撒,夹起一个黄瓜砸向对面的女人,“有话就说,就屁就放,都是你,非要来这破地方。”

    对面的女人额头被黄瓜砸中,她抬起头,眼圈乌黑,肿的几乎睁不开,面颊骨上全是青紫,她用一个毛巾捂着眼睛,毛巾上都是干黑的血迹,她含糊不清地说,“我求……求你,和我离婚吧。”

    男人又扔到嘴里一块黄瓜,嚼吧了几下,斜睨着满脸伤的女人,“没挨够是不是?”

    女人哭出声,脸上又疼,哭声就变得压抑而诡异。

    “哭你妈哭!”男人一双筷子扔过去,砸在女人受伤的头上,筷子弹开,掉在地上。他顺手捞过女人的筷子,夹着菜说,“哭丧呢,等我一会回去收拾你,有什么话不能在家里说,非要来这。”

    女人压抑的有点像断气,哽咽畏缩地说,“回家……回家,你又……又打我!”

    小饭馆瞬间一静。

    男人转头对周围说,“家务事,家务事。”又警告般看着被打的女人,“你皮痒了!”

    “不是……这不是家务事,我去了派出所5次,为什么都要说是家务事……”一脸伤的女人用毛巾捂着脸,想哭,好像脸疼的不敢哭,想说话,又疼的说不出的样子,就只捂着脸,继续发出诡异的闷哼。

    男人越看越气,“你等着,没事找事,知道在这地方吃饭要多少钱?还非要来这里!”

    “是我请你的。”旁边人冷然地搭话。

    男人的视线转过去,看向他老婆身边坐的女孩,二十出头,穿着白色拉链带帽运动衣,干干净净,又因为太年轻,还漂亮,他就没好意思骂脏话。

    “你坐了半天一句话不说,还以为你不爱说话。”他换了语气,问他老婆“这是谁,怎么没见过?”

    被打的女人使劲忍了哭,小声说,“这是我请来……嗯,我家亲戚。”

    “亲戚?!”男人挑眉,脸上的刀疤动了动,“不是说你父母都死了,什么时候来的亲戚?”他看向穿白运动衣的女孩,“你叫啥名字?”

    女孩没回答,她从包里掏出一个作业本,作业本对折着,皱巴巴的,她翻开,找到一页,念道:“刘姗说,你们结婚四年,从来没有断过打她。一次比一次重。去年一年,就打了她七次,最后三次,她都住院了。今年年后,你把她关在家里,整整打了她两夜,她脸上现在的伤,都是你用鞋底打的,是不是?”

    男人脸上那一点点和颜悦色消失,轻蔑望她一眼,“怎么?就凭你也想和我算账?”

    女孩抬手,把运动衣袖子扯了扯,又问,“是不是?”

    “呸!”男人朝地上吐了口痰,“怂玩意<a href=" target="_blank">宠妻无度:首席强制爱</a>!她自己摔的,我不知道!”

    “够胆子做,没胆子认?!”女孩对旁边捂着脸的女人说,“我就说,他也会有怕的人。”

    “呸!”对面的男人骂道,“把你口气大的,实话告诉你,白道黑道,你随便找人。这事情,警察那边几次了?人家管不管!管不管我问你?那他妈的是我老婆,我想睡睡,想打打!那是我们家务事!懂不懂家务事!他妈的给谁吹牛逼?”

    穿运动衣的女孩脸色一变,“嘴不干不净!”拿起面前的茶杯砸了过去。

    男人一闪,茶杯飞过他耳侧,落在后面。

    男人得意笑道,“就凭你!”

    厚瓷茶杯哐哐当当地滚向后面那桌。

    那桌的几个男人却一下站了起来,用河南话骂道,“谁他妈的找事呢?”

    一看惊动了那些“地痞”,男人连忙陪笑着说,“不是我扔的,是她!”

    他指着对面的女孩。

    女孩站了起来,长发,细长的身条,背脊笔直,带着誓不低头的挑衅意味。

    男人觉得足够转移地痞们的愤怒。

    谁知地痞们却看也不看,反而对他喊道,“不是说是你家亲戚你媳妇吗?她们找事当然是你出头。”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圆凳就砸了下来。

    蛮横粗犷的样子瞬间吓蔫了刀疤男,他抱着头喊,“有话好好——”

    “说”字都没机会出口,就直接被砸倒在地。

    女孩拽起来满脸伤的女人,躲着桌椅板凳乱飞,从门口出去。

    下了台阶。

    旁边的门打开,服务员看到她们,走过来对穿白色运动衣的女孩说,“初依,你咋不亲自教训他?”说着话,走过去把门直接给关了。

    初依说,“我刚刚看到包间里好像还有客人?”

    “没事,我问过了,他们说约了等人,不想换地方。”服务员走到刘珊面前,看到那毛巾上干巴的血迹,面露同情说,“他打你,你怎么不跑?”

    刘珊手上的毛巾松了松,低低地说,“跑过,抓回来,打的更厉害……一说离婚,也会加倍受罪……他爱喝酒,你看早上就开始喝,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她捂上脸,“喝了酒就打我。”

    服务员看到那脸上的血迹黑青,恨声说,“这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真正的恶人,除非你把他打怕,不然他就会一直欺软怕硬。”

    这个刘珊当然知道,但要找到可以压住恶人的人何其难。她看向初依,这次要不是社区的好心人点了一条路,找到这个女孩帮忙,她一定是死路一条。

    初依还惦记另一件事,抬手敲了敲身后的门,对服务员说,“小红,怎么能有客人?说好了午餐前用你们的地方,就是不想被人看见。”

    “哎呀,今天是赶上了,人家一来点了一桌子菜,四叔那个人你还不知道,有钱不挣吗?再说里面是好事,欺负女人的男人,就是该打。看见就看见了。”

    初依说,“不好,万一被录像什么的发网上,又是麻烦事,你还是去看看,把包间的客人请走吧。”

    “行。”小红推门进去,“那我去赶人,先说好,客人要不买单,那一桌的账也得算你的<a href=" target="_blank">斯巴达战神</a>。”

    初依连忙伸手去口袋掏,“让我看看今天带了多少钱。”

    门开的瞬间,刘珊转头偷望过去,看到有人正轮着鞋底在抽地上的男人,那男人捂着脸,痛哭流涕在求饶。

    那个凶神恶煞的魔鬼,完全变了个人般。

    她看的直了眼睛。

    抡鞋底的喊:“你刚不是挺厉害的,打女人,和我们打!”

    男人捂着脸,跪在地上喊,“不敢了,不敢了。”

    门关上。

    刘珊想到自己曾经挨打的夜晚,也是这样苦苦求他。却没有人帮,没有人相助,绝望,无助,心里求神拜佛,希望男人早点打完,打累……

    角色换位太快,她一时怔忪。

    “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初依轻声安慰。

    刘珊收回视线,“都怪我娘家没人,父母都死了,要不然他也不敢这么欺负我。”

    “不对。”初依摇头,“要是有亲戚,他正好可以威胁你。你如果有父母,或许还得担心他去打你的父母。”

    刘珊有点愣。

    “怎么?”初依看着她,“我说的是真的,你没看新闻,有人把女人从娘家抓走,然后打死的事情。”

    刘珊捂着脸,蹲在门口的台阶上痛哭起来。

    ******

    小红进去,一路拐到里面的包间,

    这个小饭店唯一的包间。

    她在门口深吸一口气,觉得很有压力,里面的客人,她们这小饭馆不常见。

    门一推,十人的大圆桌前坐着三个男客人,她和早前一样,余光一扫就觉得,都穿的似模似样,这样的人,不该屈就在这小饭馆,应该去那高墙围着,传说中有钱人扎堆的会所。

    再一看,桌上的菜竟然没动!

    大方格玻璃上挂着门帘,此时看人家三人坐的淡定,外面打人的声音好像根本不存在,小红觉得初依还是多虑了。有钱人,都没时间管闲事。

    看看人家这素质。

    小红说,“客人您还有什么需要的没有?”

    桌后左边的客人,拿起一只筷子,点了点中间的水煮鱼,“这不会是回锅油做的吧,刚刚我忘说了,愿意多加一倍的钱,你们给我们换新油做。”

    小红的任务是要来赶人的,一听这话,犹豫说,“外面出点事,有两桌客人打起来,您不觉影响您用餐吗?”

    “打架了吗?”左边的客人穿着黑西装,很正派地样子,往外看了一眼说,“会打到包间里来吗?”

    “啊?!”小红摇头,“那绝对不会。”

    被打的没有那个战斗力。

    “那不就行了。”那客人抬手略不耐,“去上菜吧,怪饿的。等半天也没人来……”

    小红顿时无语,刚刚是她是跟这客人点菜的没错,但那时候另外两个客人还没来,现在菜都上齐,正常速度都该吃一半了……她们不来,客人也可以主动叫人的呀<a href=" target="_blank">重生魏延</a>。

    那客人看她不动,手一抬,搭在旁边人的椅背上,“我们等的人来了,还要谈事。”

    这是赶人了,小红嘴里也正憋着赶人的话,就好奇看过去,被搭椅背的客人正在听旁边的人说话,他侧着头,右手搭在桌上,手里轻转着个打火机,旁边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递给他一支烟,他露出很淡的笑,右手抬起来,手指一勾,不知怎么弄的,火苗就“吧嗒”蹿了上来,他侧头点了烟。

    缱缱绻绻

    烟飘上去,时光仿佛按了暂停。

    小红顿时觉得自己失语了!

    她连忙拿起茶壶装着倒茶,又偷偷打量那客人:

    浅色的西装,衬衣是奶油色系的粉,打眼一看,绝对是锦衣玉食养大的那种“社会蛀虫”或者“纨绔子弟”。

    但却不知为什么不令人讨厌,反而觉得那骄矜流转着潇洒倜傥,令人很想探究。

    旁边人说完话,

    他望过来,双眼奇亮,夹着烟抬了抬指说,“我们是来吃饭的,不管闲事。”

    那一抬手,一句话,驾轻就熟间全是撩人的神韵。

    小红顿时慌神,扔下茶壶随便端了两个菜,“这就给您换。”

    另两个男人却都看着她,笑了。

    小红觉得莫名其妙,转身要开门出去。

    “新价钱也拿过来看看。”“纨绔子弟”范儿的又说,“一分价钱一分货,能换的菜也给换好的!就是你端的那些。”他夹着烟随意点了点。

    小红的心,跟着又乱跳,点头说,“我们这里做生意很老实的。”说完她端着菜出去了。

    外面人还轮着鞋底抽人,她目不斜视,甚至忘了走后厨,慌不择路从前门就出去了。

    门口的初依正在数钱,一沓零钱,但最大面值的五十,看着她,奇怪道,“小红,你端着两盘菜干什么?”

    小红低头一看,糟,端错了东西!刚刚让她只换水煮鱼,她怎么胡乱端了别的?

    难怪另两个客人都笑自己。

    初依却很高兴,“客人要走?他们自己买单吗?”

    小红摇头,又反应过来,那“纨绔子弟”说让她把菜一起换了,是为了免除她的尴尬吧。就说道,“没,人家是有档次的客人,在里面谈事情,根本不管闲事,也没准备走。”

    初依茫然地看着小饭馆……

    里面打成那样,隔着一道门在谈事情?这样的小饭馆里……还有档次?

    ******

    包间里。

    穿黑西装的男人一跳而起,几下蹿到大窗前,挑起布帘子,外面跪着的人被抽的嗷嗷直叫,他倒吸气说,“乔宴,你还没说,刚刚出去那俩女的,这都是一伙的吧?”

    乔宴转着左手的打火机,右手在烟缸上磕了磕烟灰,咬着烟嘴点头,“嗯,花了门票钱,你看个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他来时天色正晓》,方便以后阅读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第1章并对他来时天色正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