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六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六十七章

    又过了一个星期......健康和春天离我更近了!我现在已听完了我的邻人的全部历史,因为这位管家可以从比较重要的工作中腾出空闲时间常来坐坐.我要把她自己的话压缩一点继续讲下去.总的说,她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我可不认为我能把她的风格改得更好.

    晚上,(她说):就是我去山庄的那天晚上,我知道希刺克厉夫先生又在附近,就像是我看到了他;我不出去,因为我还把他的信搁在口袋里,而且不愿意再被吓唬或被揶揄了.我决定现在不交这信,一直等到我主人到什么地方以后再说,我不知凯瑟琳收信后会怎样.结果是,这信过了三天才到她的手里.第四天是星期日,等到全家都去教堂后,我就把信带到她屋里.还有一个男仆留下来同我看家.我们经常在做礼拜时把门锁住,可是那天天气是这么温暖宜人,我就把门都打开,而且,我既然知道谁会来,为了履行我的诺言,我就告诉我的同伴说女主人非常想吃桔子,他不得不跑到村里去买几个,明天再付钱.他走后,我就上了楼.

    林敦夫人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衣服,和往常一样,坐在一个敞开着的窗子的凹处,肩上披着一条薄薄的肩巾.在她初病时她那厚厚的长发曾被剪去一点,现在她简单地梳梳,听其自然地披在她的鬓角和颈子上.正如我告诉过希刺克厉夫的一样,她的外表是改变了;可是当她是宁静的时候,在这种变化中仿佛具有非凡的美.她眼里的亮光已经变成一种梦幻的.忧郁的温柔;她的眼睛不再给人这种印象:她是在望着她周围的东西;而是显现出总是在凝视着远方,遥远的地方......你可以说是望着世外.还有她脸上的苍白......她恢复之后,那种憔悴的面貌是消失了......还有从她心境中所产生的特别表情,虽然很凄惨地暗示了原因,却使得她格外令人爱怜;这些现象......对于我,我知道,对于别的看见她的人都肯定会认为......足以反驳那些说是正在康复的明证,却标明她是注定要凋谢了.

    在她面前的窗台上摆着一本书,打开着,令人感觉不到的风间或掀动着书页.我相信是林敦放在那儿的:因为她从来不愿读书,或干任何事,他得花上许多钟头来引她注意那些以前曾使她愉快的事物.她明白他的目的,在她心情较好时,就温和地听他摆布;只是时不时地压下一声疲倦的叹息,表示这些是没有用的,到最后就用最悲惨的微笑和亲吻来制止他.在其它时候,她就突然转身掩住脸,或者甚至愤怒地把他推开;然后他就小心翼翼地让她自己呆着,因为他确信自己已是无能为力的了.

    吉默吞的钟还在响着;山谷里那涨满了的水溪传来的潺潺流水声,非常悦耳美妙的声音,代替了现在还没有到来的夏日树叶的飒飒声,等到树上生了果子,这声音就湮没了田庄附近的那种音乐.在呼啸山庄的附近,小溪在风雪或雨季之后的平静的日子里总是这样响着.在凯瑟琳倾听时,那就是,如果她是在想着或倾听着的话;她所想的就是呼啸山庄!可是她有着我以前提到过的那种茫然的.捉摸不透的神气,这表明她的耳朵或眼睛简直不能辨识任何外界的东西.

    ”有你一封信,林敦夫人,”我说,轻轻把信塞进她摆在膝上的一只手里.”你得马上看它,因为等着回信呢.我把封漆打开好吗””好吧,”她回答,没改变她的目光的方向.我打开它......信很短.”现在,”我接着说,”看吧.”她缩回她的手,任这信掉到地上.我又把它放在她的怀里,站着等她乐意朝下面看看的时候;但是她总是不动,终于我说......

    ”要我念吗,太太这是希刺克厉夫先生写来的.”

    她一惊,她竭力使自己因回忆而苦恼的神色镇定下来.她拿起信,仿佛是在阅读;当她看到签名的地方,她叹息着;但我还是发现她并没有领会到里面的意思,因为我急着要听她的回信,她却只指着署名,带着悲哀的.疑问的热切神情盯着我.

    ”唉,他想见见你,”我说,有一个人向她解释是十分必要的,”这时候他在花园里,很想知道我将给他带去什么样的回信呢.”

    在我说话时,我看见躺在下面向阳的草地上的一只大狗竖起了耳朵,仿佛正要吠叫,然后耳朵又向后平下去.它摇摇尾巴算是宣布有人来了,而且它不把这个人当作陌生人看待.林敦夫人向前上气不接下气地探身倾听着.过了一分钟,有脚步声穿过大厅;这开着门的房子对于希刺克厉夫是太有诱惑力了,他不能不走进来:大概他以为我有意不履行诺言,就决定随心所欲地大胆行事了.凯瑟琳紧张地热切地盯着她卧房的门口.他并没有马上发现应该走进哪间屋子:她示意要我接他进来,可是我还没走到门口,他已经找到了,而且大步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了.

    有五分钟左右,他没说话,也没有放松他的拥抱,在这段时间我敢说他给予的吻比他有生以来所给的还多:可是是女主人先吻他的,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由于真正的悲痛,简直不能直瞅她的脸!他一看见她,就跟我同样地确信,她是没有最后复原的希望了......她命中注定,一定要死了.

    ”啊,凯蒂!啊,我的命!我怎么受得了啊”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那种绝望是声调掩饰不住的.现在,他这么热切地盯着她,他的凝视是这么热烈,我想他会流泪的.但是那对眼睛却燃烧着极度的痛苦:并没化作泪水.

    ”现在还要怎么样呢”凯瑟琳向后仰着说,以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回答他的凝视:她的性子不过是她那常常变动的精神状态的风信标而已.”你和埃德加把我的心都弄碎了,希刺克厉夫!你们都为那件事来向我哀告,好像你们才是该被怜悯的人!我不会怜悯你的,我才不!你已经害了我......而且,我想,还因此心满意足吧.你很强壮,我死后你还可活许多年呀!”

    希刺克厉夫本来是用一条腿跪下来搂着她的.他想站起来,可是抓住他头发的手又把他按了下去.

    ”但愿我能抓住你不放,”她辛酸地接着说,”一直到我们两个都死掉!我不该管你受什么苦.我才不管你的痛苦哩.你为什么不该受苦呢我可在受呀!你会忘掉我吗等我埋在土里的时候,你会快乐吗二十年后你会不会说,'那是凯瑟琳.恩萧的坟.很久以前我爱过她,而且为了失去她而难过;但是这都过去了.那以后我又爱过好多人:对我来说我的孩子比她可要亲多了;而且,到了死的时候,我不会因为我要去她那儿就高兴:我会很难过,因为我得离开他们了!,你会不会这么说呢,希刺克厉夫”

    ”不要把我折磨得跟你自己一样地发疯吧.”他叫着,扭开他的头,咬着牙.

    在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看来,这两个人形成了一幅奇异而可怕的图画.凯瑟琳很有理由认为天堂对于她就是流放之地,除非她的精神也随同她的*一起被抛开.在她现在的面容上,那白白的双颊,没有血色的唇,以及闪烁的眼睛都显出一种狂野的要复仇的心态;一把头发还留在她紧握的手指之间.至于她的同伴,他一只手撑住自己,一只手紧握着她的胳膊;他对她那种温存,对于她当时的健康状况是很不合适的.在他松手时,我看见在那没有血色的皮肤上留下了四条清清楚楚的紫痕.

    ”鬼是不是缠住你了,”他凶暴地追问着,”在你要死的时候还这样跟我说话你想没想到所有这些话都要烙在我的记忆里,而且在你丢下我之后,将要永远更深地啮食着我你明知道你说的我害死你的话是说谎;而且,凯瑟琳,你知道我无论如何不会忘掉你!当你得到安息的时候,我却要在地狱的折磨里受煎熬,这还不够使你那狠毒的自私心得到满足吗”

    ”我不会得到安息的,”凯瑟琳哭着,感到她身体的衰弱,因为在这场过度的激动下,她的心猛烈地.不规则地跳动着,甚至跳得让人能觉察出来.她说不出话来,直到这阵激动过去,稍微温和一些了才又接着说.

    ”我并不希望你受的苦比我受的还大,希刺克厉夫.我只愿我们永远不分离:如果我有一句话使你今后难过,想想我在地下也会感到一样的难过,看在我的份上,饶恕我吧!过来,再跪下去!你一生从来没伤害过我.是啊,如果你生了气,那今后你想起你的气愤就要比想起我那些粗暴的话更难受!你不肯再过来吗来呀!”

    希刺克厉夫走到她的椅子背后,向前探身,他那因激动而变得发青的脸,她是看不到的.她回

    不久,我看见一群仆人走过大路,向厨房那边走去.林敦先生在后面不远;他慢慢走过来,自己开了大门,大概是要享受这风和日丽.宛如夏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七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