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六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六十三章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给我活下去的机会,”她愤怒地说,”无论如何,我还不是毫无办法,我要自己开.”

    当我想阻止她时已来不及了,她已从床上溜下来了,她从房间这边走到那边,脚步极不稳,把窗推开就探身出去,也不在乎那冷风像锋利的刀在割她的肩膀.我恳求着,最后打算把她硬拉回来.因为她在精神错乱时体力已大大超过我的体力(她确是精神错乱了,我看她后来的动作与胡言乱语才相信的).没有月亮,下面的一切都藏在朦胧的黑暗中:不论远近,没有一线光亮从任何房子里射出来......所有的亮光都早就熄灭了:呼啸山庄的烛光,这儿是从来也瞧不见的......她却还是硬说瞅见它们亮着.

    ”瞧!”她热烈地喊道,”那就是我的屋子,里面点着蜡烛,树在屋前摇摆,还有一支蜡烛是在约瑟夫的阁楼里......约瑟夫睡得迟,不是吗他在等我回家,他好锁大门.好吧,他还要等一会呢.那段路不好走,需要勇气.而且我们走那段路一定要经过吉默吞教堂!我们曾经常常在一起走,不怕那儿有鬼,互相比胆量,站在那些坟墓中间请鬼来.可是,希刺克厉夫,如果我现在跟你比胆量,你敢吗要是你敢,我就陪着你.我不要一个人躺在那儿:他们也不许,要把我埋到一丈二尺深的地里,把教堂压在我身上,可是我不会安息,除非你跟我在一起.我绝不会!”

    她停住了,接着,又带着一种古怪的微笑开始说:”他在考虑......他要我去找他!那么,找条路呀!不穿过那教堂院子.你太慢了!你该满意总跟着我吧!”

    看来,跟她的疯狂争执不休是白费精力,我就盘算着怎么能既不松开手,又能找些衣服给她披上.因为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敞开的窗子前.这时,使我大为惊讶的是听见门柄轧的一声,林敦先生进来了.他刚从书房出来,正经过走廊,听到我们说话,被好奇心或是恐惧感所驱使,想看看我们深更半夜还在说些什么.

    ”啊,先生!”我喊道,他一眼看到了这屋里的情形以及这凄凉的气氛时,正要惊叫,却给我拦住了.”我可怜的女主人病啦,她把我制住啦!我已经没办法管她了.求求你,来把她劝到床上去吧.忘掉你的怒气吧,因为她是很难听进别人的话的.”

    ”凯瑟琳病啦”他说,赶忙走过来,”关上窗子,艾伦!凯瑟琳!怎么......”

    他沉默了......林敦夫人憔悴的神色使他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恐怖地瞅瞅她,又瞅瞅我.

    ”她正在这儿生气哩,”我继续说,”没吃什么,也绝不抱怨:她不让任何人随便进来,直到今天晚上我才来这里.所以我们也不能向你禀报她的情况,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清楚.不过这也没什么.”

    我觉得我解释得极笨拙,主人皱着眉,”没什么,是吗,丁艾伦”他严厉地说,”你得说清楚点,为什么完全不告诉我!”他搂着妻子,悲痛地望着她.

    起初她瞅着他,好像不认识似的:在她那茫然的凝视里,根本就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不过,精神错乱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她把注意力从外面的黑暗中,渐渐地集中到他的身上,发现了是谁搂着她.

    ”啊!你来啦,埃德加.林敦,是你来了吗”她说,充满愤怒和激动,”你就是那种东西,在最不需要的时候出来了,需要你的时候就怎么也不出来!我看我们如今要有许多让人悲哀的事啦......我看出我们要有的......可是悲哀也不能拦住我不去那边我那狭小的家:我安息的地方.在春天还没有过去之前,我一定会去的,就在那儿,记住,不是在教堂屋檐下林敦家族的中间,而是在露天,竖一块墓碑.你愿意去他们那儿,还是到我这儿来,随你便!”

    ”凯瑟琳,你怎么啦”主人说,”难道我在你心中不重要了吗我在你心里已经无所谓了吗你是不是爱那个坏蛋希刺......”

    ”住口!”林敦夫人喊:”立刻住口!你再提那个名字,我就马上从窗户里跳出去,结束这件事!眼前你碰到的,你仍可以占有,可是在你再把手放在我身上以前,我的灵魂已经到达那儿山顶啦.我不需要你,埃德加,我要你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回到你的书堆里去吧.你在我心里一无是处,但我很高兴你在书堆里找到了安慰.”

    ”她的心乱了,先生.”我插嘴说,”整个这晚上她都在胡说,她需要静养和照顾,她会复原的.从今以后,我们一定要小心些,不去惹她了.”

    ”我不想听你的任何劝告了.”林敦先生回答,”你知道你的女主人的性格,而你还鼓励我去惹她生气.她这三天来是怎么样的,你也不暗示我一下!真是没有心肝!几个月的病也不能引起这么一个变化呀!”

    我开始为我自己辩解.要我因为他人的任性而受责,可真太过分了.”我知道林敦夫人的性子拗,霸道,”我喊叫,”可我不知道你甘心情愿听任她发作!我不知道为了顺着她,我就应该假装没看见希刺克厉夫先生.我尽了一个忠实仆人的本分去告诉你,我现在得到了作为一个忠实仆人的报酬啦,好,这可教训我下次要小心些.下次你自己去打听消息吧!”

    ”下次你再要对我搬弄是非,我就辞退你,丁艾伦.”他回答说.

    ”那么,林敦先生,我猜想你宁愿不知道这件事吧”我说,”你准许希刺克厉夫来向小姐求爱,而且每次乘你不在家的机会就进来,故意诱使女主人对你起反感,是吧”

    凯瑟琳虽然心乱,但她的头脑还是很灵敏地注意我们的谈话.

    ”啊!耐莉作了奸细,”她激动地叫起来,”耐莉是我们暗藏的敌人.你这巫婆!你真是寻找小鬼用的石镞来伤害我们呀!放开我,我要让她悔恨!我要让她号叫着改正她说过的话!”

    疯子的怒火在她眉下爆发起来了.她拚命地挣扎着,想从林敦先生的胳臂里挣脱出来.我无意等着出乱子,决定去找医生来帮忙,就离开这卧房了.

    在我经过花园走到大路上时,在一个墙上钉了一个系缰绳用的铁钩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个白的什么东西乱晃动,显然不是风吹的,而是另一个什么东西使它动.尽管我匆匆忙忙,但还是停下来仔细查看它,不然以后我还会在我的想像中留下一个想法,以为那是一个鬼呢.我用手一摸,比我刚才光是看一眼更使我大大地惊奇而惶惑不安了,因为我发现,这是伊莎贝拉小姐的小狗凡尼,被一条手绢吊着,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赶快放开这个动物,把它提到花园里去.我曾经看见过它跟着它的女主人上楼睡觉去的,我很奇怪它怎么会到外边来,有什么样的坏人要这样对待它.在解开钩子上的结扣时,我好像反复听见远处有马蹄奔跑的声音;可是有这么多事情占着我的思想,不容许我有空想一下:虽然在清晨两点钟,在那个地方,这声音可让人奇怪呢.

    我走到街上,凑巧肯尼兹先生刚从他家里出来去看村里一个病人.我把凯瑟琳.林敦的病况向他讲述了一下,他马上就陪我回头走了.他是一个坦率而质朴的人.他毫不迟疑地说出他怀疑她是否能安然度过这第二次的打击,除非她对他的指示比以前更听从些.

    ”丁耐莉,”他说,”我不能不猜想这场病一定另有起因,田庄上出了什么事啦我们在这儿听到些古怪的说法.一个像凯瑟琳那样的健壮活泼的女人是不会为了一点点小事就病倒的.而且,那样的人也不应该如此.这病是怎么开始的,要使它退去可不容易!”

    ”主人会告诉你,”我回答,”可你是熟悉恩萧家的暴躁脾气的,而林敦夫人更是超群出众.我可以说的是:这是由一场争吵引起的.她在一阵暴怒下就像中了癫狂似的.至少,那是她的说法:因为

    低声点,玛丽......怎么回事”林敦先生说,”你们小姐她怎么啦”

    ”她走啦,她走啦!那个希刺克厉夫带她跑啦!”这姑娘喘着气说.

    ”那不会是真的!”林敦叫着,激动地站起来了.”不可能是真的.你脑子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丁艾伦,去找她.这简直是没法相信的:不可能.”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仆人带到门口,又反复问她什么理由能使她说出这种话.

    ”唉,我在路上遇见一个到这儿来取牛奶的孩子,”她结结巴巴地说,”他问我们田庄里是不是出了乱子.我以为他是指太太的病,所以我就回答说,是啊.他就说,'我猜想,有人追他们去了吧,我愣住了.他看出我根本不知道那事,他就告诉我,过了半夜没多久,有位先生和一位小姐怎么在离吉默吞两英里远的一个铁匠铺那儿钉马掌!又是怎么那铁匠的姑娘起来偷偷看他们是谁:她马上认出他们来了.她注意到这人......那是希刺克厉夫,她拿得准一定是他:没有人会认错他,而且......他还付了一个金镑,把它交在她父亲手里.那位小姐用斗篷遮着脸;可是她想要水喝的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三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