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六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六十章

    “卫姑娘,麻烦你来帮本公主磨一下墨,你瞧砚台里的墨都干了,本公主抽不出手来磨墨啊。”身着一袭香色四团龙亲王道袍,一手捏着袖子,一手执着紫毫笔的乐平长公主见到卫倾城进来,便笑嘻嘻地招呼她到跟前的紫檀大案跟前来帮她磨墨。

    “是,长公主殿下。”卫倾城答应道,她起先还有点儿忐忑,不知道这位宛如芝兰玉树般洒脱俊逸的长公主殿下叫自己进来做何事呢,这会儿听她如此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即便如此,卫倾城也有疑惑,那就是里外那么多太监,乐平长公主偏要叫自己进来给她磨墨?

    疑惑归疑惑,但不耽搁卫倾城顺从地走到那张紫檀大案前,拿起上好的松香墨锭,在一块澄泥砚台里开始磨起墨来。

    她还是没有适应新身份,总当自己是个小宫女,上位者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她在早起的时候没有阻挡女皇要册封她为贵妃,那么她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给乐平长公主磨墨了。而那册封的旨意传出去,也没有人敢让她磨墨,至少皇帝册封的旨意会让所有人都会认为皇帝是把卫倾城当回事,是看重她的,而不是像那些没有任何名分的后宫的女宠一样,不过是个皇帝喜欢了就玩一玩的玩意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自然,这样的人,乐平长公主也不会给予太多的尊重。

    所以,有名分和没名分是大不一样的。

    有了名分或者会面对很多的嫉恨,会面对很多的反对,生活不会平静。

    但是没有名分也不代表你能过上称心如意的平静的生活。

    就像现在这样,乐平长公主在书房里的支摘窗边看见卫倾城这个昨儿晚上侍寝的司衣司宫女后,一时兴起,让她进来伺候笔墨的原因。

    乐平长公主有自信,即便她叫刚成为了皇姐女宠的卫倾城进来伺候笔墨,皇姐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一个女宠哪里能跟她这么个天潢贵胄相比,不过一笑了之罢了。

    她就是想趁着叫卫倾城进来伺候笔墨的时候,仔细瞧瞧这姑娘到底有什么出色之处,自己的皇姐特地带了她出来南巡,然后临幸她<a href=" target="_blank">穿越贫家女</a>。一定程度上,这可算是相当浪漫,而且皇姐显然很心仪她,不然也不会后宫里的其她女宠都没有带了。

    乐平长公主一边笔走龙蛇,一边悄悄打量身边磨墨的卫倾城,发现她是个乌发白肤的清丽少女,眼睛圆圆的,还没有脱掉少女的青涩,因而表现出那种青色葡萄一样的可爱来。整体来说,她如同清泉一样,静水流深的气质就那么汩汩地冒了出来。

    就在书房里卫倾城磨墨,乐平长公主写字的这一会儿功夫,乐平长公主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美好。

    “对了,卫姑娘,我们是不是在漱芳斋见过,就是我皇姐请我母后还有我来看戏的时候?”乐平没话找话说。

    这个时候卫倾城也磨了不少墨了,就停了下来,垂着头回答:“是,见过。”

    乐平长公主“哦”一声,她忽地想起了那一日卫倾城偷瞄自己,被自己发现了,然后脸红垂头局促的摸样,这会儿想起来就想笑。

    她忽然想跟卫倾城开一个玩笑,遂问:“卫姑娘,要是本公主记得不错的话,当时你貌似在偷看本公主,本公主脸上难不成有什么东西么?”

    “……”卫倾城没想到乐平长公主当着自己的面重提那一日的尴尬事,一时之间脸是彻底的红了,比那一日更加局促,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乐平长公主,只是把头埋得更深。这样一来,乐平长公主就看到了她从右边侧脸到颈侧那些白腻的肌肤统统染上了粉色,而且还看到卫倾城两只手绞着,异常局促的摸样。

    她这种摸样落到乐平长公主眼里,无端平添了几分诱惑。

    乐平长公主也是风月场中老手了,都被这样的她弄得心痒难耐了。

    此时书房中静寂,只有外面院子里的树木上偶尔传出来的一阵蝉鸣声,两相对比,更显得书房中的气氛凝滞,卫倾城莫名觉得有些紧张。她虽然埋着头,但是似乎感觉到了乐平长公主的眼睛一直黏在她身上。

    乐平长公主抿了抿唇,盯着卫倾城问:“不知道卫姑娘可会写字?”

    卫倾城答:“不会,奴婢自小只学过如何写自己的名儿。”

    “哦,那劳烦姑娘写给本公主瞧一瞧可好?”乐平长公主笑着发出了邀请。

    卫倾城赶忙拒绝:“奴婢,奴婢写得不好,不敢写出来污了长公主殿下的眼。”

    “本公主的字在全大夏,也足以排进前十,卫姑娘今日可是个大好机会哟,本公主可以指教你如何把你的名儿写得漂亮些。来,快写给本公主看一看!”乐平长公主虽然还是笑着说话的,但是任谁也听得出她的话里带着不可拒绝的强硬。

    卫倾城当然也听出来了,她在心里快速地思忖,是不是要顶着压力拒绝乐平长公主的这个提议。但是想了一想,她认为乐平长公主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写个字而已,而且还说了要指点自己,自己何苦拒绝她,惹得不高兴呢。

    写个字也不会怎么样。

    于是她下一刻便点头答应了,走到那张紫檀大案后面,乐平长公主退开两步,让她站到自己原先站的位置,然后将蘸了墨汁的笔递给卫倾城,又指了指案上铺着的纸张空白处:“喏,写到那里吧。”

    卫倾城拿起笔,认真地一笔一画写下她的名字。其实,她的字也不是多差,勉强算得上工整,当然,和乐平长公主这种书法高手比,那是太差劲儿。

    就在她写下自己名字的最后一撇时,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乐平长公主忽然上来,站在她身后,伸出一只手握住她写字的手,说:“让本公主来教你写这三个字,你看你这凡是竖画都不垂直,要这样写……”

    卫倾城骤然一惊,完全没想到乐平长公主居然贴上来,站在她身后,并且握住她的手写字<a href=" target="_blank">拐走十四爷</a>。

    她吃惊之下,嘴中冒出一个“不”字,想要甩开乐平长公主握住她的手掌的手,然后离乐平长公主远点儿。

    没想到,乐平长公主的手就像是铁钳子一样,她根本甩不掉。

    而且她这一动作,乐平长公主的左手就抓住了紫檀大案的边儿,这样一来就将卫倾城圈在里面了,本来隔着卫倾城的背还有一指远的身体一下子就紧贴在了她的后背。

    “卫姑娘,何必如此呢,本公主是真心想教你写字啊,你瞧,这个字比你自己写得好多了……”乐平长公主在卫倾城耳边吹气般地说着。她语调温柔,带着浓重的诱惑。

    卫倾城被她嘴中呼出的气刺激得耳畔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过,却不是带电的那种,而是惊悚。

    “长公主殿下,求您放手,奴婢已经是陛下的人了!”不得已,她只能急切地说出事实,这话底下的意思就是乐平长公主此时的行为是极端不妥当的,因为自己已经是皇帝的人了,成为了皇帝的人,乐平长公主这么做就是冒犯皇帝,这是大不敬。

    “是吗?”乐平长公主闻言假装愣了愣,再贴着卫倾城的耳朵说,“请卫姑娘恕我莽撞,本公主并不知道姑娘已经是我皇姐的人……实在是本公主那一日在漱芳斋见了姑娘一面之后,心生爱慕之意。奈何深宫之中,又无法轻易见到姑娘,今日好不容易见到姑娘,就脑子发热,做出了不妥当之事……”

    她就像是在对着情人倾诉爱慕之情一样,语调里又何来半点慌张,完全是胜券在握之感。

    卫倾城对她说的这些话半信半疑,但是她不想这就弄清楚乐平长公主到底对自己是否有什么倾慕之情,她只想快点儿脱离乐平长公主的控制,结束这样极为不妥当的事情。

    “长公主殿下,请您放手好吗?”卫倾城再次恳求道,一边说一边手又挣了几下。

    “卫姑娘,那你原谅了我吗?”乐平长公主却钳着她的手继续追问道。

    “奴婢……奴婢不怪长公主殿下了,不知者不罪。”

    “那么,你不会对我皇姐说我今日冒犯你了吧?”

    “不,不会。”卫倾城急于脱离乐平长公主的控制,说出了违心的话。说实话,她还真有向女皇告状的冲动,乐平长公主这样做,分明就是轻薄自己,虽然她以喜欢自己的名义。可是这样的喜欢,她承受不住。

    要是,她没有和女皇发生了如此亲密的关系,再次重新爱上女皇,也许芝兰玉树般俊美无双的乐平长公主如此撩拨她,表露对她的爱慕,或者她会砰然心动。尽管她知道乐平长公主此举颇为轻浮,实际上根本不值得当真。

    “好,我信你。”乐平长公主最后吹气般在卫倾城耳畔柔声道,然后松开了钳住卫倾城的手,抓着紫檀大案边缘的手也松了。

    卫倾城赶忙放下手里的笔,像个惊慌失措的小鹿一样几步就跳开去。

    她觉得自己就算得罪乐平长公主,也不能再在这个书房里呆下去了,而且,她现在还很后悔,一开始要是拒绝乐平长公主,不进到这书房里来,就不会发生刚才的事情了。

    “哎,卫贵人,何须如此惊慌,你瞧,我皇姐喜欢你,本公主也喜欢你,这是好事啊。只有出色的人才会被很多人喜欢。真是可惜了呢,在漱芳斋那惊鸿一瞥,本以为会成就一段良缘的。对了,你不要为方才本公主的莽撞有任何负担,若是有一日,我皇姐厌弃了你,本公主这里,永远会为你留一道方便之门。”乐平长公主望着卫倾城幽幽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六十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