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五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五十章

    皇太子带着安国公主出去后,女皇又落下了几子后就开始说话了:“子琰,你有没有想过出宫居住?”

    李子琰一愣,不解地看向女皇。

    女皇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李子琰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样,继续说:“这些年来,朕觉着因为你皇夫的身份桎梏了你,你既不能做官,也不能逍遥自在地活着,朕实在觉着亏欠你颇多。而朕觉着你跟朕也不能回到刚成亲那几年了。与其朕收许多男宠和女宠戳在你眼里,朕想你还不如出宫去住。当然,你可以经常回宫来看望下恩成和凤芷,你意下如何?”

    “这……”李子琰手里攥着棋子,低下了头,心绪起伏得厉害。

    其实他很明白女皇的意思,那就是女皇对他的感情已经淡了,这从这几年来甚少来到景福宫就可以看出来。犹记得当年,先帝下旨让他尚主时,他爹爹就说这对李家来说是一场祸事,真后悔自己的儿子去考了进士,并且得中状元郎,宁愿他生得蠢些笨些都好。

    可当时的他在金殿上见到女皇的一刹那,就钟情于她了<a href=" target="_blank">倾城帝妃</a>。

    于是他对父亲说,成为女皇的皇夫也没什么不好,顶多就是不做官了,其实人生一世,齐了家对他来说已经足够。至于治国嘛,女皇比他更能干,由她去做不是更好吗?

    他爹爹当时听了他的话,直骂他是傻子,说真要成了女皇的皇夫后,不一定有他想得那么好,因为他的妻子是皇帝,不是平常的女子,做女皇的丈夫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

    、

    不过,他爹爹抱怨归抱怨,最后还是乖乖地让他成为了女皇的皇夫。

    刚成亲那几年,女皇对他不错,他也认为爹爹说得那些太武断,不过,在女皇生了第二个孩子,而先皇也驾崩之后,女皇就变了,对他日渐冷淡,最后还大收男宠女宠,丝毫不顾忌他这个皇夫的感受。

    他不快是不快,但是他也知道他想要女皇这个妻子忠于他一人想法是多么幼稚和可笑。那个时候,他想起了他爹爹曾经说过的话,开始有一丝后悔了,他想,当时要是他抗旨不愿意成为女皇的皇夫,先帝顶多不让他在朝为官,也不会要他的脑袋。甚至牵连到他爹做不成国子监祭酒,那回老家就是,做个富足的乡绅还是可以的。

    不过,谁叫他对女皇一见钟情了呢,这是命中的劫数,逃不掉的。

    成为女皇的皇夫,他这个男人就必须对女皇忠诚,而女皇呢,尽管是女人,但她是皇帝,当然可以享有宠幸许多人的权利。这必然使得他这个男人难堪不快,但又必须接受。所以,这些年来他都在不断地说服自己要接受女皇做的那些收男宠和女宠的事情。到最后,他不介意了,接受了女皇所做的一切,绝对不会在女皇跟他同床时膈应女皇的这具身体不贞。只可惜,他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女皇却再也没有跟他同床过。

    他也是正常的男人,这些年来被女皇禁锢在景福宫,没有女皇相伴,他非常寂寞和难捱。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过来的。

    每当他的家人进宫来探望他的时候,他还要强颜欢笑应付他们。

    自从成为女皇的皇夫入住景福宫,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自己的家,女皇也没有下旨让他省亲过,他曾经有多么想回家,再在他的书房里看窗外的榆钱树在春天长出翠绿的榆钱,吃一碗母亲做的冷浇面,还有跟父亲在他的充满墨香的书房里下棋聊天。可是,他知道这些都是已经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了,成为女皇的皇夫,并且跟她生儿育女,他就被钉死在这皇宫里。

    当女皇说出他可以出宫的话时,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是在做梦,但仔细听清楚之后,他知道这不是做梦。有一瞬间他是极端高兴的,不过,很快他就又难过了,并且非常吃惊。

    吃惊于这几年越来越冷酷的女皇变得通情达理起来,她竟然主动提出让他出宫去住,他当然想很快答应她。只不过,他也想到这应该是女皇彻底厌弃他了,所以才有这样的不符合规矩的提议。本来,他作为女皇的皇夫,就算女皇不喜欢他,厌弃他了,他死也该死在宫里,不能出宫的。就像是大夏前面的那些帝王们的皇后和妃嫔们进了宫就没有出宫回家的理,作为皇帝的女人,她们被厌弃打入冷宫后,也是死也要死在宫里的。

    这会儿他虽然是皇夫,当作为皇帝的丈夫,似乎也该遵循这样的规矩。

    “陛下,难不成您不怕朝臣们会上折子抨击您让微臣出宫回家去是违反祖宗规矩的?”李子琰担心地问女皇。

    女皇的手指在几案上轻轻敲着,轻松地说:“这个不用你来担心,朕既然能向你提出来,自然是不怕那些御史们的折子。只是,朕有一条要你必须遵守,那就是你虽然出宫居住,但是要由朕指派的太监服侍你……”

    李子琰明白,所谓的服侍不过是监管罢了,就像是在景福宫里一样,到时候只不过换个地方,变成家里。但即便这样,李子琰也觉得能够跟日渐年迈的父母相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a href=" target="_blank">国师不是仙</a>。反正,他早已经被皇帝厌弃了,现在只不过是厌弃的更彻底而已。

    于是,便见他随后苦笑道:“那微臣多谢陛下隆恩。”

    女皇嗯一声,落下一子,再指一指棋盘:“子琰,该你落子了。”

    对于如何处置李子琰,这是女皇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让李子琰时不时可以出宫回家去住,这算是她最大的让步了,而且她还会让林保派太监监管李子琰,让他即便出宫也不能够做些出格的事情。比如说跟其她的女人发生关系,这是女皇绝对不能容忍的,她觉得自己对李子琰已经足够好了。按理说,李子琰就算自己冷淡他,他死也该死在宫里的,至于顾忌到李子琰享受不到女人,这是女皇想一想就觉得可笑的地方。试问,大夏的先皇们谁可以容忍自己的嫔妃给自己戴绿帽子,还有自己占有过的女人跟其他人发生关系?李子琰就算是男人,但他是皇夫,而自己是皇帝,他当然要对自己绝对忠诚,生是自己的人,死是自己的鬼。不然,她这个皇帝岂不是要被所有的天下人笑话?

    下了一局棋后,就到了晚膳时间,女皇和皇夫,还有皇太子以及安国公主,一家人在一起安静地用完晚膳,女皇又交代了几句话,就摆驾回了乾清宫。

    次日,女皇带着庞大的随行队伍出宫,先是坐着玉辇到达京东的大通桥,接着就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御船,沿着运河南下。

    南巡的第一站是山东临清。

    卫倾城跟杨大妞作为司衣司随驾的宫女,被皇帝安排到了第一艘船上,跟她同船。第二艘船上是太子纪恩成,第三艘船上是乐平长公主,至于司礼监掌印孙元杰则是坐在第四艘船上,还有些随行的官员,锦衣卫,太监等人则是坐在后面的船只上。在运河两岸的陆路上,沿河都有大批骑马的锦衣卫护驾。

    四月初的天气十分晴好,女皇坐在船首金顶龙亭的一把金丝楠木的宝座上,身边由小林子伺候着,一边喝茶一边吹着清爽的河风,欣赏河两岸的风景,不时和站在另一边的卫倾城说话。

    一到了御船上,女皇就自在了,她只安排了包括了小林子在内的少数几个太监伺候她,剩下的是一些锦衣卫的侍卫给安排在船尾护卫,最后她只叫上了卫倾城跟杨大妞两个宫女跟她同船。其她的那些伺候她的宫女们都在后面的大船上呢,只有女皇需要她们一些人来服侍的时候才会让小林子去传旨,让她们坐了小船过来。

    所以,这艘皇帝坐的御船前面非常的安静,这会儿就只有三个人,那就是女皇,小林子,还有卫倾城。杨大妞跟几个太监也在御船后舱候着,皇帝吩咐他们上前来服侍他们才会上来。

    而从船尾到船头有好几十米远,女皇在前面跟卫倾城说话他们也听不到。

    运河两岸的杨柳成行,被暮春的风一吹,吹起漫天柳絮,飘飘荡荡直往御船上扑来。本来金顶龙亭四面的湘妃竹帘是卷起的,那些柳絮太多,沾得女皇的龙袍上到处都是,有一些则是落到了她端着的云龙纹的茶盅内。

    小林子见状,就在一边建议道:“万岁爷,奴才把竹帘子都放下来吧,再替万岁爷换一盏茶。”

    女皇道好。

    小林子就上前去将金顶龙亭三面的湘妃竹帘给放下,这下子那些薄云一样的柳絮就扑到了竹帘子上,进不来了,只不过,放下竹帘后,皇帝的视线也被遮挡了,看不太清楚外面的景物了,这让皇帝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她想着这才开始南巡,才第一日,以后有的是机会看两岸风景,用不着着急。

    在观看两岸的美景时,她的眼角余光也不时悄悄地瞄一瞄站在身边的小宫女,见她一开始似乎有些表情板正,后面却是放松了,望着沿河的风景,脸上也露出了些微的笑。这让女皇觉得舒心,心想,自己这主意果然不错,看来出来南巡是对了!在这样轻松惬意的环境中,小宫女一定会慢慢地向自己敞开心扉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五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五十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