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四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四十六章

    林保依照女皇说的去拿了好几张苏杭织造衙门上供的各色锦帕来给卫倾城挑选,这些锦帕都是素面的,没有绣上什么图案。卫倾城挑了一块豆绿色的配那副草叶上的蚱蜢,还挑了一块松花色的配那副荷花上的蜻蜓。

    女皇看了在一边称赞卫倾城很会配色,她说:“豆绿色的锦帕底子,上面用深绿色的丝线绣蚱蜢,绣好以后蚱蜢就要从帕子上跳下来了,至于松花配桃红,尤为娇艳。只是这种帕子朕用上合适吗?”

    说到这里,女皇难得的露出些尴尬之色来。

    卫倾城听了不由得呵呵笑出声,她懂女皇的意思,这两块帕子绣了草虫在上面,的确像是女孩儿们用的精致的手帕,不像是女皇这么一个至尊无上的帝王用的东西。她想起皇帝用的那些手帕子清一色都是明黄色,上面绣龙,绣凤,一看就是威严的皇帝用的。但是,皇帝再威武,她也是女人啊,难不成她就不能用点儿女人用的这些女气的手帕。

    在她的记忆里,前世女皇就一直用的明黄色的手帕子,从来没用过别的。这会儿看到女皇如此尴尬的神色,她自然就笑了。并且,她觉得此时的女皇真是她从未看到过的,她觉得女皇这种神情很可爱。

    卫倾城一笑,女皇就更觉得尴尬了,她问卫倾城:“丫头,你说,朕用这样的手帕子,臣子们看见了,会不会笑话朕呢?”

    “陛下,您大可以上朝的时候,见大臣的时候,还是用您的那些绣着龙凤的明黄色的帕子。私底下空闲的时候再用奴婢给您绣的。”卫倾城笑嘻嘻地回答。

    “哦,也是,丫头考虑周全,替朕想了个万全之法啊,哈哈哈哈!”女皇开心地大笑起来。

    在一边儿手里托着放了数块锦帕的托盘的林保抽冷子扫了皇帝和卫倾城一眼,低下头,勾唇笑了。

    心道,这两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合适,而那些话听起来也是蛮投契的。不管眼前这位卫姑娘如何不识趣儿,如何古板,但是万岁爷跟她一起显然是非常快乐的,阖宫里要找这么样一个让万岁爷如此开心的人的确是难,从今以后自己这个做奴才的可要可劲儿凑合卫倾城跟万岁爷在一起。

    又说了会儿话,皇帝就让林保拿了个盒子来,将她的那两幅工笔画,以及卫倾城挑选的两幅锦帕都装进去,让她带回去,并说,这要绣帕子的丝线以及针和绷子等物,她会叫人去准备<a href=" target="_blank">[413]祥随一生</a>。等到卫倾城明日来自己跟前当差的时候再给她。

    卫倾城拿着那个盒子应承了皇帝,然后屈屈膝,却步退了出去。

    等到卫倾城一走,皇帝便让林保到跟前来,吩咐他去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带人去将宝珠所在的永和宫里乱传话的奴婢找一个出来打十板子,另外去她的私库里找一对儿水头足的翡翠镯子给宝珠送去。第二件事情就是办妥了此事后,自己咬自己一口,咬在手背上,务必是下狠心咬,咬出血,咬出几个牙印儿,然后去找御医配药,并且多配些,回来好分些药给她用。这两件事办妥了,她有赏,赏一副她画的工笔草虫给他。

    林保听到前面,嘴巴张得老大,一方面是感叹万岁爷真是“足智多谋”,一点儿都不担心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自己这个奴才去做起来绝不会膈应,可是听到后面,他又要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了。因为万岁爷说这两样差事办妥了,会赏他一副她画的工笔草虫,老天爷,今天这个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多少年了,他看到万岁爷画的那些工笔草虫稀罕得不得了,做梦都想着这一辈子好好伺候万岁爷,到老了的时候能够祈求万岁爷赏赐他一副她画的工笔草虫,那样他这一辈子都知足了。

    哪想到,他今年才十八岁,就要得到这个梦寐以求的赏赐了呢,为了这个,别说让他咬一口自己的手背,就是让他缺胳膊少腿,他也不带含糊的。

    “奴才谢万岁爷赏赐!”林保激动地跪了下去向皇帝磕头道,又说,“奴才一定不负万岁爷所托,将万岁爷交代的差事办得妥妥当当!”

    女皇微笑着点头:“好,你去吧。朕一会儿就挑一张朕画的画出来给你。”

    林保再次磕头向皇帝道谢,这才爬了起来,满脸是笑地麻溜儿退了出去。

    ——

    卫倾城抱着皇帝给的那个盒子回去了,杨大妞见了就问她盒子里都是什么?还有这盒子是不是皇帝赏赐她的?

    本来不想对杨大妞说这盒子里面都是什么的,不过,后来卫倾城转念一想,跟杨大妞在一个屋,两人一起当差,一起休息,要是瞒着她,以后又怎么给陛下绣那两幅手帕子呢。所以,她就打开盒子给杨大妞看了,说:“陛下给了我两幅图样,让我给她绣两张手帕子。”

    杨大妞平时只对吃的感兴趣,一开始看到卫倾城手里抱的那木盒子时,就在猜是不是皇帝又赏赐卫倾城吃的东西了,所以她才关心起那盒子里面是什么。哪想到后来卫倾城打开盒子给她看,里面是两小副画,一张画上是蚱蜢,一张画上是蜻蜓,这种东西太普通平常,杨大妞根本看不出什么好来。所以看完后,她撇撇嘴说:“陛下喜欢的图样子好奇怪,也不是花儿朵儿的……”

    卫倾城简直汗,觉得杨大妞离吃货更近了一步。

    还没等她说话呢,杨大妞又问:“倾城,你给陛下绣了这手帕子她可有什么赏赐没有?”

    卫倾城想说就是这两幅画,不过,她转念一想,就算杨大妞现在并不知道皇帝画的这两幅工笔草虫的珍贵程度,但是不代表以后跟人说起,人家不会告诉她。为了避免以后出现这种麻烦,她只能说什么赏赐都没有,以前吃了皇帝赏赐的榆钱糕,如今给皇帝绣手帕子也算是报答了。

    杨大妞听完后摇头道:“果然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吃了陛下的东西都是要还的……”

    卫倾城笑着点头:“是啊,大妞你说得不错,所以,这件事情拜托你不要跟别人说了可好?要不然将来万岁爷知道那榆钱糕也不是我一个人吃的,凡是吃了的人将来都要分派什么事情干,就会给司衣司的李司衣等人惹麻烦了。”

    杨大妞闻言想起自己也吃了一个,要是万岁爷知道了也给她弄个什么活儿干,那她可惨了。所以,她赶忙向卫倾城保证,她绝不会透露这件事情给外人知道,否则就叫她嘴上长疮,吃不得东西<a href=" target="_blank">何处无月明</a>。

    卫倾城知道,这种誓言对于杨大妞来说也是毒誓了,因为杨大妞是个吃货,嘴要是烂了,那就不能吃东西了,这跟要她的命一样。所以,她这会儿放心了,杨大妞是绝对不会把这事情给透露出去了,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

    次日,卫倾城去皇帝跟前当差时,替她穿了龙袍后,照旧问起她手上的伤怎么样了,好些了么?

    皇帝就说,昨日下晌,林保去拿了御医开的治伤的药来,替她抹了药酒,换了药,又吃了药,今日早起觉得好多了,并叫卫倾城再替她换换药。

    本来换药这种事情女皇叫林保做就行了,而且像这样外伤的药,并不需要每日更换。但是女皇为了让卫倾城看了伤口,又升起同情心还有愧疚,同时还想要享受她小心翼翼替自己换药的那份儿惬意,便带着些撒娇意味的开口叫卫倾城再替她换药了。(¯﹃¯)

    卫倾城听出了女皇那带着撒娇意味的话,不由得头皮发麻,悄悄瞄了眼女皇,心道,陛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只不过,能见到她不为人所知的女人的一面,也是甚为难得呢,至少在前世,女皇最宠爱她时,都没有在她面前暴露过这一面。

    不得不说,卫倾城尽管年纪不大,但是她心中存有所有的女子的母性,非常自然地喜欢给向她撒娇的人以呵护。

    说不出是何种心态,卫倾城无比小心地替女皇换药,解开包裹女皇手的帕子,她看到女皇手背上的青紫还有伤口周围的肿都消散了很多,很明显,林保去找御医开的药非常管用,比那单纯的什么“御用一捻散”好多了。

    拿着女皇放置在一旁的药替女皇抹了,再用干净的锦帕包裹上,卫倾城笑眯眯地说:“好了,奴婢看到陛下的伤好些了,不知道多欢喜。”

    女皇痴痴地看着小宫女在自己面前的轻松的笑颜,心中擂鼓般跳。

    卫倾城抬眸一打眼见到女皇痴看自己,忙调开视线,再看向别处,她提醒女皇:“陛下,奴婢替您包好了伤处。”

    “哦,好,好,那个……你陪着朕去吃早膳吧,吃完早膳,朕会让林保把你要刺绣的丝线还有绣花针以及绷子都给你……”

    女皇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也紧接着描补。

    吃完早膳后,女皇带着卫倾城进了西暖阁,然后让人传了林保进来。

    林保手里托着皇帝叫他准备的东西进来了,接着一样一样的交给卫倾城。

    卫倾城看到他左手包着跟皇帝一模一样的手帕子,不免有些赧然,她知道林保的伤是怎么起的,心想,这都是自己把人家林公公给拖累了。所以,跟林保说话的时候分外客气,本来以为林保不会给她好脸子的,没想到林保却是一说一个笑,看得出来,他心情好得很。

    这是怎么回事?卫倾城迷糊了。

    想不清楚,她也不想了,领了东西回去,就开始一心一意地绣手帕了。皇帝最近让司衣司派给她的差事都是每日清晨去皇帝跟前服侍,这样一来,她当了早差回来,就可以有一整天绣帕子了。

    手上有活儿干,她的心也不烦了,后面她恍惚听到宫里有个宫女被打了板子,好像是跟自己的流言相关。只是那宫女被打了板子后,她觉得流言也并没有停止发酵,她依然会感到有许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只是,现在她没有再计较这些,因为她觉得皇帝已经帮了她了,没有再计较的理。

    就在她给皇帝绣的帕子刚绣了个草叶时,宫里许多人都开始兴奋地讨论一件事,那就是皇帝即将南巡,这可是大夏多少年以来都没有过的盛事,这一次不知道是哪些幸运的人会被皇帝带上去南巡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四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四十六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