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四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四十三章

    乾清宫西暖阁。

    皇帝坐在御案后正在翻看早朝上大臣们递上来的奏章,林保托着一盏茶进来,放轻脚步,将茶轻轻放到皇帝案头。

    听到了茶盏底部磕在案头的声音,皇帝抬起头来,一打眼却见到林保手里拿着个红漆描金的茶盘,眼睛盯着她的左手看。

    顺着林保的视线,女皇也看到了放在案头的那缠着一块手帕的手,从手帕上头还渗出了些许红色的血迹。

    她立即将手缩进了龙袍的袖子之中,但林保已经看到了,立刻紧张地问:“万岁爷,您的手伤了?”

    “哦……这个……”皇帝用右手敲了敲御案,不太好承认是伤了。

    她早起上朝一直将左手藏在袖子中,没有让旁边伺候的太监还有底下站着的大臣们看到什么。只是这退了朝回来,在西暖阁中看奏折,过于聚精会神,忘了左手被卫倾城咬伤这回事,两只手一起捧着奏折在看,让进来送茶的太监林保给看到了。

    好在,皇帝在西暖阁看奏折,或者她喜欢的那些话本子时,跟前只有林保这一个太监在伺候,即使被看到了也只有他一个人。

    林保奇怪的是,皇帝既然手受伤了,连包裹的帕子上都渗出了血迹,可见也算是见了血的伤口了,可为何竟然都没有传御医来瞧?按理说,皇帝哪怕手上有个只是擦破了皮,不出血的伤口,也会叫御医来瞧的<a href=" target="_blank">我的老婆是领导</a>。不管皇帝是怎么打算的,他这个在跟前伺候的奴才都该关心,于是他立马接着说:“万岁爷,要不奴才这就去传御医来替您瞧一瞧?”

    哪想到皇帝却拒绝:“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事儿你别管了,出去吧。”

    林保想说,都出血了,还不叫什么大事儿?只是皇帝这么吩咐了,他这个当奴才的当然是不敢管闲事了。只是皇帝受伤了,他心疼。伺候了皇帝这么多年下来,在林保心里,皇帝俨然是他的亲人了。如同母亲或者姐姐。他自小失去父母双亲,被大伯父送到宫里来做太监,从八岁上就在皇帝身边伺候,到如今已经超过十年,论起相处的时间,皇帝当然是最长的。他关心皇帝的起居吃食穿衣还有那些贵人们的进幸等,一切的一切。

    “万岁爷,您真没事儿吧?”林保忍不住多了句嘴,一脸担心的表情。

    皇帝见他这样,抿抿唇,添上了一句:“朕的手伤了的事儿,不许叫外头任何人知道。”

    “万岁爷,您真伤了?到底是怎么弄得,为何连御医也不叫,伤重不重?”林保一着急,连珠炮似地追问皇帝。

    皇帝不耐烦了:“还有完没完,跟你说了,朕的伤没事儿,还有这事不该你问,不该你管,朕自有分寸,你下去吧!”

    “是,万岁爷。”林保知道自己多嘴了,皇帝已然不悦了,再多嘴恐怕就要惹怒她了。所以应承皇帝后,手里拿着茶盘躬身却步退了出去。

    只是,他出去后,却没有就将皇帝的吩咐执行,那就是皇帝让他别管了,他想,作为皇帝跟前近身伺候的人,他哪里能真不管,皇帝的手都出血了,那伤是怎么弄的?

    他想,一定不是皇帝自己弄得,否则的话,皇帝可以大大方方地传御医来替她治伤,可现在,只是用一块手帕子包上就了事。

    对了,那块手帕子不是皇帝自己的,因为皇帝的手帕一律都是明黄色的,上面绣了龙纹,可那块帕子是块桃红色的,上头绣了花鸟。所以,这一定是哪一个宫女儿的?为何林保一下子就猜是个宫女的,因为最近一段儿日子以来,皇帝都是独寝,一直没有召女宠侍寝,在她跟前伺候的用桃红色手帕的必定只有宫女了。至于在她前伺候的也有太监,但是太监是不大可能用这种桃红色的手帕的。林保自己就是太监,他对宫里的太监的癖好非常了解,绝大多数人尽管净身了,但他们从不把自己当女人看,而是想方设法地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男人,每年有许多人一进了秋冬就进补,吃的都是各种壮阳的东西。至于手帕,他们也有,都是白色或者蓝色的,哪有桃红色,还在上头绣花鸟的。所以,那裹在皇帝左手上的手帕必定是个宫女的了。

    而皇帝手伤了,恐怕跟那宫女也有关,皇帝不想让外人知道她受伤,可能也是想保护那让她的手受伤的宫女。

    一定是这样!

    林保脑子好使,一会儿功夫就推断出这个原因来,只是,他推断出这个原因来后非常生气,心说,这谁呀,如此胆大包天,竟然伤万岁爷!他伺候皇帝超过十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谁让万岁爷受伤流血的呢!

    只是,回头一想,他也憋闷,万岁爷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如此袒护一个宫女,按理说,谁让万岁爷受伤流血,这都是杀头的大罪啊。即便那些万岁爷喜欢的男宠和女宠做了这样的事情,万岁爷也不会心软饶恕。

    就他知道的,以前有几个只不过在言语上冒犯了万岁爷的男宠和女宠,万岁爷也让人把他们拉下去进了慎刑司,一番痛打之后,各个毙命。

    可现如今这个,都让皇帝受伤流血了,皇帝却要袒护她。显见,皇帝有多在意她,或者说喜欢她,甚至比喜欢更进一步的是爱她。

    好吧,他倒要查一查这个宫女到底是谁,其实,他一想到这里,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冒出来一个人的,这个人就是卫倾城,只是他还没调查一番,暂时不愿意把这事情直接跟卫倾城挂钩<a href=" target="_blank">回到大汉盛华夏</a>。不过,他相信,只要他紧接着去问一问,昨儿晚上到今早是谁在皇帝跟前当值,一切就会大白于天下了。他记得很清楚,昨日万岁爷在漱芳斋听戏,晚膳是和皇太后等人一起吃的,当时他就在皇帝身旁伺候呢,哪个时候他可没看见皇帝左手上裹着那么一块桃红色的手帕子。直到吃完晚膳回到乾清宫东暖阁的寝宫后,他退下,皇帝还是好好的呢。所以,他断定,一定是昨儿晚上在皇帝跟前伺候的宫女做了这种让皇帝受伤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把茶盘交给了外面立着的小太监,去找乾清宫的殿上太监叶金荣了,他可是负责调配乾清宫在皇帝跟前当差的宫女和太监的人,找到他,问一问,啥都清楚了。

    ——

    卫倾城不痛快了一夜,次日早起依旧是和杨大妞,还有另外两个司衣司的宫女一起去乾清宫皇帝跟前当差。因为今日皇帝不早朝,所以,她们去伺候的时间也要晚一些,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禁城笼罩在一片天清云淡的晨光之中,春日的朝阳也才微微冒出一个头,阳光非常的和煦,一切看起来都充满生气。至少跟卫倾城一起的其她三个宫女是这样,卫倾城呢,情绪有点儿低落。

    她想起了昨日在鸾仪卫的宫女的住处,遇到金舒媛和郑香儿,她们两个喊她卫贵人的事情。当时金舒媛跟郑香儿走到她跟前,跟她说话,一改往日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两个人都对她特别和气,不管说什么话都是一说一个笑。开口闭口都是卫贵人,仿佛她真得已经成了皇帝的女宠,或者说成为皇帝的女宠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说起来,卫倾城特别讨厌别人叫她卫贵人,而且她也很反感金舒媛她们这种明目张胆的奉承,也许她们只是在表面上奉承她,背地里却是阴阳怪气地贬损她。这些她都能想象出来。后面,她都没有跟她们多说两句话,就拉着杨大妞回屋了。

    当晚,她睡不着,失眠了,不知道是白天睡多了,还是非常介意宫里的这个对她不利的流言,总之,直到后半夜,她才勉强睡着了,但是总是做一些让她惊慌失措的梦。早起的时候,精神就很不好,来乾清宫皇帝跟前当差的时候,一直打哈欠,眼皮子重得很。

    这让皇帝跟前伺候的太监林保出来宣她们四个司衣司的宫女进去伺候时,特意好心的提点她:“卫姑娘,您瞌睡不要紧,回头要在万岁爷跟前再出岔子,那可怎么办好?”

    一个“再”字,让卫倾城的瞌睡虫一下子飞掉七七八八,剩下不多了。

    她立时一身体一震,抬眼去看林保,林保却对她笑了笑,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僵硬。卫倾城直觉林保似乎知道了些什么,话里有话。她吞了口口水,一下子清醒多了。她暗暗猜测,难不成林保已经知道自己前天晚上咬伤了皇帝的手的事情。

    要是他都知道了,那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了呢?

    一时之间,她的心高高提了起来。想着自己该要大祸临头了吧,昨日阖宫里都在传她被皇帝给幸了,就要成皇帝的女宠了。今日见到林保,从他的说话里,又感觉到了她咬伤皇帝的手的事情也泄露了。

    被幸的事情虽然是假的,是流言,但是这种流言会让她难以做个普通的宫女,那种想要安静度过三年宫中岁月的愿望是彻底破灭了。

    更可怕的是,要是皇帝被她咬伤的事情传开来,她不但做不成宫女,还有性命之忧。能够不牵连家人都是烧香拜佛了。

    这样一个对许多人来说都是美好而充满生气的春日清晨,对卫倾城来说却如同乌云压顶,她跟在林保身后一步一步往皇帝所在的乾清宫东暖阁寝宫走的时候,步子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

    直到见到皇帝那一刻,她见到皇帝微笑着看向她,不知怎么的,才觉得头上的乌云霎时被皇帝的笑给驱散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四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四十三章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