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29章 丫头丫头(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29章 丫头丫头(四)

    “是,万岁爷!”林保忙应了,去西暖阁皇帝的御案上拿那一方汉瓦砚去了。

    “微臣多谢陛下赏赐。”李子琰又向皇帝躬身一礼道。

    在女皇身后站着的卫倾城看着李子琰对女皇这样讲礼的样子,还有看女皇跟他之间说话,要是不知道李子琰是女皇的皇夫的话,就会认为这只是君臣之间在说话而已,根本不像夫妻。

    前世卫倾城跟女皇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未听她提到过皇夫李子琰,好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也许,在女皇的心中,李子琰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其父皇替她安排的一个生育工具而已,仅此而已。她不讨厌他,但绝不爱他。

    女皇颔首,接着看向宝珠带了笑道:“宝珠,你呢,又给朕送什么来了?”

    宝珠一看到女皇向她微笑着说话,立刻就来劲儿了:“陛下,臣妾今儿一早起来亲自下厨给您做的荷叶饼,新鲜着呢!臣妾几日没见着您,心里牵挂得很……”

    所以,后面一句话才是重点吧,荷叶饼后面,那可是一颗思念和牵挂的心啊。

    卫倾城看着宝珠向皇帝含娇带俏的说话,如此腹诽道。

    这个宝珠还真是敢说,当着这么多外人,尤其是当着皇夫李子琰,表露着对皇帝的情意。想必皇帝心里一定受用得很,她被她盛宠的女宠如此惦念。宝珠真是太会说话,太会争宠了。才一开口,就把皇夫李子琰那张口闭口的微臣给比下去了。任是谁也喜欢宝珠这样的话。

    想到此,卫倾城瞟向女皇,看她的表情,以及想听她会怎么对宝珠说话。

    女皇脸上有笑意,她的表情比看向李子琰的时候生动多了,只听她和声对宝珠道:“你的心意朕知道了,对了,昨儿听说你练琴伤了手指,今日手指可好些了?”

    宝珠嘟着嘴,向皇帝举起了一只手,给皇帝看包扎好的一只手指,说:“陛下真狠心,昨儿也不来瞧臣妾,臣妾好伤心。”

    她一撒娇,水汪汪的桃花眼里面的湿意就更甚了,让人看了心里都被那水波浸没了,心下一片柔软<a href=" target="_blank">夏宝传2</a>。

    女皇也不是神仙,不可能不被这种样子的她诱惑,甚至她还很喜欢看宝珠这样撒娇,所以便见她丹唇边的笑意更甚,还呵呵笑出了声,随后说:“朕这就赏你暹罗进贡的止血奇效的药膏,还赏赐你一副最新的内造的头面作为补偿如何?”

    宝珠其实好想说,这些她都不想要,只想要皇帝能去陪她,她就满意了。可是这种话,她再大胆,也不好意思当着外人说的。所以,只见她抿抿唇,幽幽地看了皇帝一眼,一切没有说出口的情意尽在那一眼里了,然后屈膝下去向着皇帝道谢。

    皇帝的眼光闪烁了下,明显躲闪她,接着叫起,让她把手里抱着的装了荷花饼的食盒放到膳桌上,林保这时候已经捧着那盒汉瓦砚台来了,皇帝就指一指李子琰,林保就把那盒汉瓦砚台交到李子琰手中。

    接着皇帝又让林保去拿她要赏给宝珠的东西,于是林保又连轴转地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林保捧了东西来,皇帝让他交到宝珠手上,宝珠接了赏赐,向着皇帝谢了恩。

    皇帝就端起了茶,这意思就是李子琰和宝珠这两个来见她的人都可以退散了,颇有点儿朝堂上,有事上奏,无事退朝的意思。

    李子琰和宝珠当然懂这个意思,就算李子琰心里有小小的不舍,宝珠心里有大大的不舍,他们也该知趣儿向皇帝告辞。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向皇帝告退。

    皇帝端着茶慢慢品着,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算是说她知道了。

    林保这会儿又主动地干起了送李子琰和宝珠出去的活儿。

    跟前没人了,皇帝才将手上的茶盅放下,看了看膳桌上的那两盒子点心,转脸看向卫倾城,温声道:“丫头,这两盒子点心赏你吧。”

    卫倾城“啊”一声,心想,这可是皇夫李子琰和女宠宝珠特意送来给皇帝吃的,她却要赏给自己,这似乎有点儿不妥当。别看这只是两盒子点心,完全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儿,可这是人家李子琰和宝珠的心意啊。

    “陛下,这……承蒙陛下抬爱,可这是皇夫和贵人对陛下的心意,奴婢要吃了,似乎……似乎不妥。”她断断续续地说出自己的意思。

    女皇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妥的,你只对朕说,你是想吃还是不想吃就行了。”

    卫倾城其实非常垂涎李子琰送来的那盒子应景的榆钱糕呢,哎,自从昨日想起了她娘在她幼时做给她吃的榆钱糕,她昨晚梦里都是榆钱糕在调皮地向她招手,她扑过去咬,却咬住了幼时厨房里的那张小方桌的桌沿,磕牙,然后就醒了。

    醒了,一摸,唇边淌着口水,于是她一边笑一边怅惘不已。

    曾经想过,这进了宫了,跟那民间的吃食榆钱糕是要永别了,至少是在出宫前再也吃不到了,谁想,今日皇夫李子琰却给女皇送来了一盒榆钱糕。这真让她垂涎。可她知道,那是皇夫送来给皇帝吃的,她怎么能够肖想吃到一块。

    可哪想到,女皇最后却是要赏给她两盒点心,还是皇夫李子琰和女宠宝珠送来给皇帝吃的。

    这里头的情意啊,卫倾城暗自掂量掂量,心里头雪亮。

    如此重的皇帝对她的“情意”,卫倾城害怕,惶恐,可她又不能拒绝,先前拒绝皇帝让杨大妞等人去了趟慎刑司,这已经让她对拒绝皇帝的好意犯怵了。

    “陛下,奴婢,奴婢就要一盒子那个吧……”她指了指皇夫李子琰送来的放在膳桌上的那盒榆钱糕。

    女皇眉毛一挑:“哦,你也喜欢吃这个?”

    卫倾城微微点头<a href=" target="_blank">末世之幼龙分身</a>。

    女皇淡淡一笑:“好,朕就把这个赏你。”

    “奴婢多谢陛下赏赐。”卫倾城向着女皇屈膝道。

    女皇抬抬手,示意卫倾城站起来,然后她就坐在膳桌边,把李子琰送来的那剔红的食盒打开,接着点手招呼卫倾城过去,含笑对她说:“来,吃一个。”

    卫倾城尽管感受到了女皇那沉重的“情意”,但是榆钱糕本身对她来说是有吸引力的,而且她也不能抗拒皇帝的好意,就慢慢走了过去,一打眼瞧见了白白绿绿的榆钱糕,放置在干净的白色的锦缎上头,看起来特别漂亮。从那榆钱的鲜嫩的绿色来看,这绝对是出了蒸屉还不到一个时辰,也就是说这是皇夫李子琰一早起来做的,并不是像他嘴巴里说的,是昨日做得榆钱糕,然后捡了一些起来装好,今早给皇帝送来的。

    这里头的用心和情意,不知道皇帝明白不明白?

    不过,卫倾城想要帮一下李子琰,打算提醒一下女皇,所以她先赞叹了一下这榆钱糕很漂亮,紧接着就顺着这个话往下说:“想必这是皇夫今早起来特意做给陛下的吧,陛下,您看,那榆钱糕上头的榆钱多鲜嫩啊。”

    女皇“哦”一声,看了一眼那榆钱糕,眉眼之间并没有什么触动。

    卫倾城看在眼里,只能说女皇对皇夫的情意真是淡啊。看来,她的一番好心触到铁板了。

    “既然是今早才做的,想必更加新鲜好吃,来,丫头,别客气,尽管吃,这都是赏你的。”女皇拿起牙箸夹了一块起来,伸向卫倾城,笑眯眯道,“张嘴。”

    “……”卫倾城呆呆地看着那块被女皇用牙箸夹着送到她嘴巴面前的榆钱糕,说不受宠若惊是不可能的,只是这“惊”不是好的,而是最让她害怕的。

    她在心里哀哀地想,看来重活一世也无法逃脱那既定的命运了。

    “张嘴呀……”女皇看小宫女在那里呆呆的,不由得再次笑着催促她。

    “晤……”卫倾城跟个小猫一样扭捏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局促的声音,然后张开了嘴巴。

    她的牙齿是一颗颗的糯米牙,小巧洁白,舌头也是十分粉润,同样是小小的,那鲜亮的粉红色落到女皇的眼里,让她的心跳突然漏掉了几拍。

    女皇的心里陡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想吸吮住那小小的粉嫩的舌头,想让它被自己包裹,娇羞挣扎,意欲逃脱……

    一时间,连呼吸都烫了些。

    垂眸,女皇强自压下心中的这种渴望,然后将手中的牙箸夹住的那块榆钱糕放到小宫女的嘴巴里。

    女皇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冲动,不要让自己先前的努力功亏一篑,她一定给眼前这个小宫女尊重,一定要让她心甘情愿地爱自己。

    那一块榆钱糕被卫倾城吃到嘴巴里,虽然口感跟她娘做的稍微有差别,但是那榆钱的鲜嫩还是一样的,这让她感到了极大的满足,细细的咀嚼吞咽着。

    只是,她在吃榆钱糕的功夫,偷空看了女皇一眼,却发现她表情有些不自然,而且一侧的耳根那里还有些红。

    咦?皇帝这是怎么了?

    她当然弄不清楚此刻的皇帝心里正在进行激烈的天人交战,就因为她不经意间就把皇帝弄到了火上炙烤。皇帝还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儿呢,分明无比渴望一个人,却要压抑着自己不去唐突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29章 丫头丫头(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29章 丫头丫头(四)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