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10章 小火慢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10章 小火慢炖

    “去。”女皇挥了挥手,往后一靠,脸上露出明显的愠色。

    “……”

    不但是崔尚宫,就是叶金荣也暗自不安。他们可是很少见到女皇在乾清宫歇息时不召女宠来侍寝的。也不知道为何女皇会这样。

    但是既然女皇如今这样吩咐了,他们当然不敢对此表示任何异议,不敢问为什么。

    “是陛下(万岁爷)。”崔尚宫和叶金荣一起躬身道。

    随即两人慢慢地却步退了出去。到了乾清宫外面,崔尚宫实在忍不住了,悄悄问叶金荣一句:“叶公公,陛下今日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么?或者政事上有什么难处?”

    叶金荣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低声道:“万岁爷的心思谁敢猜,我们这些奴才更不敢了<a href=" target="_blank">一枪好孕</a>。还有政事上,不是只有司礼监的掌印才知道么,咱们呀,当一日差,恰如秃瓢撞一日钟算一日,明儿早上脑袋还在肩膀上,还能吃艾窝窝,就着酱菜,再喝上一碗小米粥,就是美事儿喽!得,都散了吧,散了啊……”

    崔尚宫暗忖这些没根的货就知道得过且过,就知道吃吃吃,在皇帝跟前当差不过是应付了事,真是白吃了皇粮。

    司寝局的崔尚宫总有个奇怪的感觉,要是皇帝没有召幸那些贵人就是她这个尚宫的过失,看来皇帝对以前的那些女宠们没什么兴趣了,又要挑选新鲜的货色往皇帝跟前送才行了。

    皇帝的那些女宠和男宠的来源以鸾仪卫那里最多,赶明儿得去跟鸾仪卫的首领太监元禄商量商量,看他那里新进的侍卫和宫女都有些谁长得可人意儿的,往女皇跟前推一推吧。

    乾清宫东暖阁的巨大的龙床上,皇帝倚靠在床头出了会儿神,收回神思,将没看完的司礼监送来的那些经过内阁拟定的奏本继续往下看。要是搁在以前,她也就是做个样子,随便翻上一本,剩下的就撂下了。反正有司礼监跟内阁两个部门替她处理那些让人头疼的政事,她乐得清闲。

    大夏帝国延续了二百多年,除了以前几代的皇帝励精图治,诸事喜欢亲力亲为。后面随着内阁和司礼监两个部门的建立和完善,大夏的皇帝们也是越做越轻松了,基本上可以当甩手皇帝,有些喜欢修道的就修道,喜欢念佛的念佛,还有些喜欢当匠人,当画师的,反正各人发展各人的爱好,这帝国的江山依旧稳固,朝政也没见溃烂下去。

    到了明德女皇这里,发展到了巅峰,她不像先祖们那样就算发展自己的各人爱好,也没有招惹着朝臣们的三观,不会被太多人诟病。

    好色,而且是登峰造极的好色,既有男宠,还有女宠,还喂养猛兽,效仿商纣王弄什么酒池肉林。随便杖杀大臣,随便砍掉身边服侍的太监和宫女的脑袋,长期怠政不上朝,比上古的暴君商纣王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让朝臣和百姓们都有点儿怨声载道了。

    可是她前世却并不知道朝臣和百姓们已经如此憎恨她了,更不知道连自己的亲生儿子皇太子纪恩成都已经和他们一样,最后在仅仅十三岁时就发动宫廷政变夺了她的帝位。

    女皇怎么也忘不掉皇太子在饲虎园对她说的那些话,他的那种仇恨和冷漠的表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亲生儿子变成了那样呢?重生了以后,她在今日第一次见到太子,发现他虽然丑陋,但依然不过是个善良的孩子,从他关心妹妹,以及看她这个母亲时,眼底暗藏的渴望亲近的情感,她可以看出来他还并没有变坏。如果说那怀是对她这个母亲丝毫没了孺慕之情的话,如果那怀是指他竟敢做出忤逆之事,甚至想将他这个亲生母亲推进饲虎园去喂猛虎的话。

    想到那个饲虎的场景,她立时又想起了卫倾城,想起她为了自己以身饲虎。

    女皇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感激,以及感动。她出身帝王之家,很小就被册封为皇太女,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她的父皇母后,还有祖母太皇太后都无比宠爱她,底下的宫女太监都对她奴颜婢膝。外廷的臣子们见了她也多是恭敬有加,阿谀奉承的大有人在。

    所以,除了父皇母后以及太皇太后之外的人,她从不觉得那些人里面会有一个人是真正爱她,对她有真实的情意的。再加上,她受的教育,告诉她,做为一个帝王,她什么都能给周围的人,官位封爵,金银珠宝,但就是不能给真情。于是,等她长大以后登基为帝后,就是一个标准的冷情的君王,对谁都没有付出过真情实意。

    如果没有遇到卫倾城为她以身饲虎,女皇大概一辈子就会这么过下去,一直到死,都是一个只追求肉|欲之欢,而忽视真正的爱情的人。

    女皇一边看着奏折,一边心里念着卫倾城,她希望那个小宫女快点儿学会宫中的礼仪以及如何当差,然后被派到自己身边来,那样一来她就有机会跟她亲近了<a href=" target="_blank">[猎人]奇犽的诱惑</a>。先前,她已经裁撤了尚寝局司舆司当差的那些宫女,不过是想卫倾城能够多些到自己跟前当差的机会。

    本来,她可以直接将卫倾城弄到自己身边做女宠的,但是她想了下,还是决定不要这么做。大火烧开的肉汤和小火慢炖的肉汤比,哪个更美味呢?当然是后者。

    重活一世,她想好好的珍惜那个小宫女,给她尊重,不愿意唐突她。

    女皇自认为都没有跟她谈情说爱就让她变成自己的女宠是一种亵渎,对自己,对她都是。

    唯有她爱自己,那么自己才有了和她欢好的条件。

    女皇想要跟一个人好好谈情说爱,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这种对一般人来说必然会经历的事情。她从今日见到卫倾城时,心绪起伏,暗生泪意,以及在等待她出现时心如擂鼓,已经品尝到了原来爱上一个人时,竟然是如此美好而奇妙的感觉。怎么说,她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觉得很新奇。

    曾经她对围绕她身边的那些俊美的男宠,娇媚的女宠,也是喜欢的。

    以前她认为这就是爱,不然为何叫宠爱呢?

    但是今日她才知道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爱情里面有更多的未知,更多的忐忑,更多的冒险,你会害怕失去,又会哭,又会笑,还会心跳。

    这如此众多的复杂而微妙的情绪,她只在卫倾城身上能够体会到。

    女皇看完奏折,决定明日上朝,跟阁臣们商量下久旱的河南放粮之事,还有跟工部说一说那海宁修筑堤坝之事……

    这一夜,女皇独寝,辗转反侧良久,在一种莫名升起的相思以及忐忑之中沉沉入眠。

    次日,女皇寅时就起来了,身边服侍的宫女和太监们帮着她洗漱,换龙袍,用早膳,完了上早朝。

    朝臣们无比惊讶最近几年怠政,尤其是今年已经好几月没上朝的皇帝竟然上早朝了。

    早朝上皇帝思路清晰的跟阁臣们说了关于久旱的河南放粮,以及溃堤的海宁修筑堤坝之事。她说了下自己的意见,然后让内阁按照自己的意思拟票,报司礼监批红。

    大事说完了,又听朝臣们说了些小事,再言简意赅的说下她的意见,接着便吩咐退朝。

    整个过程十分的简洁明了,就像是五六年前她还是明君时的作风。

    不少的老臣们下了朝后,都拿官袍的袖子抹眼角因为激动而流出的眼泪。

    更有老臣去拉住内阁首辅梅宜川问:“首辅,陛下这是怎么了?最近宫里没发生啥事儿么?”

    梅宜川摊摊手,说他也不知道,尽管他的姐姐是当今皇太后,可是貌似最近他进宫去探望姐姐时,她除了让他去看看她新养的皇帝孝敬的兰花,啥也没说啊。

    但是,他打算下了朝再进宫去探望下皇太后姐姐,问下她,他的这位皇帝外甥女没受什么刺激吧?怎么突然一下子性情大变?变得都快让人不敢相认了?

    却说女皇才下朝回到乾清宫,她的一双儿女,皇太子纪恩成,还有安国公主纪凤芷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一见到他们,她就知道他们为何而来了。

    今日是皇夫李子琰的生辰,她昨日答应了他们要去为他庆生的。

    于是,她换下了衮服,换上了交领的四团龙直身龙袍,由一双儿女陪伴着去位于宫城最东北的景福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10章 小火慢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10章 小火慢炖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