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9章 爱的感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9章 爱的感觉

    乾清宫,东暖阁。

    皇帝纪华珺背后倚靠着一个织金盘龙大迎枕,手上拿着几本奏折,在如白昼般照耀着宫殿的宫灯下翻看着。

    殿上太监叶金荣领着司寝室局的崔尚宫和一位司设司的宫女轻步走了进去,到了身穿燕居服,倚靠在御榻的床头的女皇不远处站定。

    “万岁爷,到了您歇息的时辰了,司寝居的崔尚宫来了,请您挑选今晚侍寝的贵人。”叶金荣哈着腰恭声道。

    女皇头也没抬,只是淡淡吩咐了一声:“拿过来。”

    崔尚宫就接过那个红漆描金龙凤纹托盘,款步走到了女皇的御榻跟前,恭敬地将托盘托到齐眉处,再弯下腰,轻声道:“陛下,请您挑选今晚侍寝的贵人。”

    宫中把明德女皇宠爱的男宠和女宠称为贵人。

    因为纪华珺是女皇,所以她的女宠们都住在宫城中的六宫,而男宠们则是住在西苑的泰康宫。往往皇帝住在宫城中的乾清宫时,她当晚要求侍寝的人是女宠。而如果她住在西苑的永寿宫时,多半要求侍寝的人是男宠。

    在明德女皇之前大夏帝国的皇帝们都没有她任性,根本不遵守祖宗规矩。本来大夏的帝王们只要不出京,每晚住的地方就应该是乾清宫,这里是帝王的寝宫,别的地方是不能住的。但是明德女皇自从登基不久之后在西苑大兴土木,修建了不少宫殿之后,她经常到西苑游玩,有时候玩得晚了,就不回乾清宫,歇在了西苑的长寿宫。

    长寿宫从此以后就成为了女皇在西苑的寝宫。

    特别是最近五六来,随着皇帝怠政,好色荒淫,她在长寿宫歇息的时间更多。一年之中总有三四个月在西苑跟她的男宠和女宠们游玩宴饮,象是豹房,虎房那些皇帝常常停留的地方竟然成了司礼监的太监们向她禀告军国大事之处。

    女皇听了崔尚宫的话后,就将手中的那几本奏折放下,往崔尚宫捧着的那个红漆描金龙凤纹托盘上看,上面摆放着写了她的女宠的名字的两排绿色云头牌子<a href=" target="_blank">一枪好孕</a>。

    她抬起手在那些牌子上轻轻拂过,脑子里就想起了这些牌子的主人的容貌还有她们的风情……

    直到她的手扫到末尾,却无法挑出来一块。

    她突然发现自己,想要的人不在这些牌子上。

    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搓,她的手指间又有了那嫩滑的少女肌肤的触感。心里霎时就有一股火冒出来,灼得她有些口干舌燥。脑子里已经回想不起前世宠幸她的时候,那些欢爱的场景和感觉,记不起她的身体。只怪她前世宠幸的女宠太多,她们都是那样美丽娇媚,那些白花花的柔软的身子缠着她,太多了,女皇也记不得谁是谁了。

    这一世唯有今日手指间的那明晰的从她的下巴上传来的触感令她深深记得。

    而且因为她今日明显地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更让女皇产生了一种执念,那就是一定要得到她,让她身心都属于自己。

    前世的她以身饲虎,让女皇知道了原来有一个人是真正爱自己的,纵使自己对她如此的不好,厌弃她,把她打发到虎房那样一个地方做低贱的打扫的差事的宫女。可她却没有因此恨自己,反而是在自己深陷危难时,挺身而出,救了自己。

    从那一刻起,从来不相信世间会有一个人是爱她本身,而不是爱她的权利,爱她给人带来荣华富贵的女皇终于改变了固执的认定。

    但是似乎一切都晚了,她已经葬身虎口,女皇没法子再跟她好好相爱了。

    不过,谁知道她竟然可以重活一世呢,就在那个叫卫倾城的宫女进宫头一天。

    那一天,女皇前晚宿醉,酒醒之后,脑子里就多了许多记忆,都是三年之后的以及更久以后直到她龙驭宾天,一开始她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而且做了噩梦。

    她在床上躺了一天,仔细地去分析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些记忆,发现非常的真实,有细节,有色彩,根本就不像是做梦。

    而且梦中发生的的事情,有些似乎现在就能看到征兆。

    所以,她认为她应该是重生了!

    不管是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又或者是重生,女皇认为她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珍惜那个以身饲虎愿意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的叫卫倾城的宫女。她要专宠她,要好好爱她,要给她所有自己能给的东西,不管她想要什么,都会给她弄来呈现在她眼前。

    于是,在卫倾城进宫的第二日,她一早就起来,好好收拾打扮了一番,然后去那条宫中显得有些偏僻的鸾仪卫的太监领人进宫的夹道处等着。

    女皇到的有点儿早,她从肩舆上下来,往那条夹道看去,夹道上还空无一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些紧张,这太不像是一个皇帝,想她登基十五年以来,经历过多少大事小事啊,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让她有这样紧张的感觉。哪怕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女皇,竟如同一个初初恋上某人的少女那样,对于即将出现的恋人,怀着期待和忐忑,还有那一声一声擂鼓般的心跳昭示她的这不同寻常的从未对某人产生过的爱的感觉。

    终于,远远的那一队人过来了,她赶紧整肃容颜,假装从此路过一样,向着鸾仪卫太监来喜领着的那队人走过去。

    其实,她不知道,身后的那些太监宫女们这之前都非常诧异,皇帝今儿是怎么了。莫名其妙坐着肩舆到了这么一条僻静的夹道转弯处,下了肩舆仰面看天,于是他们都朝天上看去,除了那湛蓝的青天,以及偶尔被春风吹过来的薄絮般的白云,连一只鸽子也没瞧见飞过。所以,这天到底是有什么好看的?但是他们吧,看到女皇还看得挺有兴致,久久不愿挪动脚步<a href=" target="_blank">[猎人]奇犽的诱惑</a>。

    这个……毕竟是至尊无上的万岁爷,她的心思要是有人能揣摩着,能明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被女皇一个不高兴拖出去杖毙或者砍了脑袋的人了不是?

    当时,没有一个人敢多嘴去问皇帝在这里站着望天,到底是看什么呢。

    在这里望天小半个时辰后,女皇终于挪动脚步往前走了。

    在她身后的一众太监和宫女们终于长出一口气,实在是凡是在皇帝身边伺候的时候,往往静寂的时候他们越害怕,越心惊。

    他们跟在女皇身后往前走,见到了鸾仪卫的太监来喜领着一队新进宫的鸾仪卫的人向皇帝磕头请安。

    这下他们明白了,怪不得皇帝要挪动步子了呢,原来是又有新的鸾仪卫的俊男美女进宫了,对于这些备选的男宠和女宠,新面孔总是会勾起皇帝的兴趣的。

    女皇假装信步从那一队跪地向她请安的鸾仪卫的年轻男女身边经过,她尽量保持着平常的步子,眼光从那些埋着头的人的头上和身上扫过。终于她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瘦削的香肩,如云的乌发,露出的后颈那一小块白腻的肌肤。

    她心里窒了一下,缓缓地停住了脚步。

    再看到她的那一刹,她甚至生出泪意,可是她深吸口气,让自己忍住了。

    她接着对跪在地上的鸾仪卫的所有人说都抬起头来让她瞧瞧。

    那些人都赶忙抬起了头,让她看,可那个人除外。也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反应迟钝,总之在跑过来伺候的小太监来喜的催促下,她才缓缓抬起了头……

    女皇的眼光立即就落到了她身上,锁定了她。

    好生清丽柔美的美人儿,就跟三月的烟柳那样清新,又如同三月的春风那样轻逸。她黛眉细细,眼睫纤长上翘,垂眸时在眼下打下浅淡阴影,秀气的鼻子,小小的樱唇,唇色鲜艳,看得女皇心中一热,就想一亲芳泽。

    不过,女皇明白这会儿可不能表现出猴急的样子来,那样肯定会吓坏眼前的美人儿的。她已经打定主意,必定要这个叫卫倾城的女子心甘情愿地爱她,心甘情愿地投入她的怀抱。

    她绝不会仗着自己皇帝的身份唐突佳人。

    对上卫倾城的那圆而清澈的双眸后,女皇更加对她动心,心里在想,为何自己“以前”就没有发现她是如此的夺人心魄呢,恰如明珠蒙尘……

    伸出手去扣住她小而尖的下巴,在她下颌的肌肤上轻轻摩挲了两下,女皇心里一片火热。

    又望进她的眼里去,想看到她因为自己这样的举动而羞涩,而像别人那样隐含欢喜。

    可是,女皇下一刻发现她的眼里空濛一片,根本就没有那些因为自己的亲近而该带有的怀春少女的情绪。

    女皇迷惑了,要是自己的梦没有错的话,或者说三年后的那一幕没有错的话,卫倾城不该是发狂地爱着自己吗?否则她也不会为了自己舍弃性命,以身饲虎了。

    可她现在对自己如此漠然,冷淡,显然对自己没有什么喜欢,更谈不上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还没有到喜欢自己的时候,又或者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她喜欢上了自己?

    但不管是哪一种答案,一惯高高在上的她的自尊心都受到了打击。

    她暗自恼怒不已,她不许她看上的人不喜欢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9章 爱的感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9章 爱的感觉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