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娘子[重生]

第5章 如此节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句芒 本章:第5章 如此节约

    乾清宫,西暖阁。

    女皇纪华珺阴着脸坐在南窗下的宝座上,不发一言。

    殿上太监叶金荣垂着头,两眼盯着脚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殿中角落处站着的另外几个宫女和太监也是缩着脖子,紧张得头冒冷汗。

    叶金荣暗暗想,今日也不知道是谁招惹着皇帝了,一早皇帝早起就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就这样了。明明早起的时候,他看到皇帝脸色不错,就跟外头的春日一样美好。

    “叶金荣,去把陈国忠给朕叫来。”女皇忽然冷冷发话道。

    “是!万岁爷!”叶金荣立马躬身答应,然后却步退了出去。

    到了外间,他亲自去找御前总管太监陈国忠。

    半道上,他遇到了今日在女皇跟前伺候的太监林保,就问他皇帝今日出去都碰到什么事情了,怎么今日回来脸这么黑。

    林保偏着头想了想说:“万岁爷今日在宫里坐着肩舆转了转,她说天气好,然后就遇到了鸾仪卫新补选入宫的十几个人,万岁爷下了肩舆,停下来瞧了瞧他们,还说了几句话……对了!有一个宫女似乎惹得万岁爷不欢喜了,那宫女有点儿不识抬举,都不看万岁爷……”

    叶金荣赶忙问:“她都是怎么不识抬举的,都说给我听听。”

    林保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加油添醋的说给了叶金荣听。

    叶金荣听完摸着光光的下巴,望着天,想了一会儿说:“不对呀,万岁爷要是看不顺眼那个宫女,按照往日的性子,不早就命人把她给拖下去砍了吗?怎么会忍了,宁愿自己个儿生气,还放过了那个宫女<a href=" target="_blank">求你放我出去吧~</a>。你是没瞧见,万岁爷这会儿脸上就跟抹了一层锅底灰一样!”

    林保吓一跳:“我的娘!那宫女儿惹着了万岁爷,这会儿倒让我们跟前服侍的人遭殃,说不定,今日得有人掉脑袋。真要有人掉了脑袋,可得算在那个宫女儿头上!”

    “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儿?”叶金荣问。

    林保:“姓卫,名叫卫倾城,长得还算秀丽。”

    “这姑娘看来是落了万岁的眼了……”叶金荣半天冒出来一句。

    林保跟来喜一个表情,一样的话:“她?怎么会?”

    叶金荣神秘一笑,一甩拂尘,直接走了。

    不屑于跟林保解释,他跟元禄一样认为像是林保这种小太监眼力劲儿不够,哪里能揣度出来皇帝的心思来。

    御前总管太监陈国忠跟着乾清宫殿上太监小跑着去见驾,他可听说了,皇帝今日脸色黑,心情不好,一路上他的心都提起来了,就害怕去一会去见了皇帝,皇帝朝他发火。他对这位喜怒无常,近些年变得越发暴虐的皇帝可是相当忌惮的。

    进了乾清宫,陈国忠跪下向皇帝请安,说:“奴才陈国安叩见万岁爷。”

    皇帝都没叫他起来,直接吩咐:“你去安排,把尚寝局的司舆司的人都给换了,换成鸾仪卫的宫女,没有必要都干一样的活儿,还分什么司舆司和鸾仪卫。”

    陈国忠暗自咋舌,心想皇帝怎么一下子如此节约起来了。是,皇帝说的是,属于宫中六局一司的尚寝局的司舆司和鸾仪卫里面都有负责仪仗的宫女,可那个是不一样的啊,尚寝局的司舆司负责的是宫中皇帝进进出出的仪仗,而鸾仪卫是管的皇帝出宫需要摆的仪仗。自打大夏立国以来,这两个机构那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部门,再说了皇家也不差这点儿钱设置两个部门相同职能的人员啊。不说别的,皇帝一年光是在西苑太液池那里设置的宠物园,随便几只宠物吃的也够开给这些负责仪仗的宫女的工钱了啊。

    可皇帝说了,她要节约。

    好吧,这大夏国都是皇帝陛下的,她想怎么样不是一句话的事么?

    陈国忠虽然腹诽皇帝这别处心裁的“节约”,但是他知道自己脖子上只有一颗脑袋,用不着犯傻去指出来皇帝的这种节约有点儿不合规矩。毕竟大夏立国以来二百年,都还没有哪位皇帝这么“抠门”过。

    “奴才遵旨。”他在底下欠身恭敬道。

    陈国忠都没问皇帝这尚寝局司舆司裁撤下的宫女怎么办?要是这都要问的话,他这个御前总管太监也别干了。

    “出去吧。”吩咐了这个话后,女皇的脸色似乎好看点儿了,她挥一挥袖对底下站着的陈国忠道。

    “奴才告退。”陈国忠麻溜地却步迅速退了出去。

    出去后,他摸了摸后脖子,脑袋安稳的还在脖子上。都说伴君如伴虎,对于这一点儿,陈国忠有深刻的体会,自打女皇最近几年变得暴虐荒淫以来,他亲眼看到因为女皇心情不好,无辜被杀的宫女和太监不下百人。所以,到皇帝跟前伺候的太监们每次当值都会祈祷差当完了,后去时不缺胳膊少腿,脑袋还在,明早还能吃上早饭,这一天就是好日子。就算他是御前总管太监,是女皇还是皇太女时就在跟前服侍的太监,也一样会犯怵。

    陈国忠退出乾清宫,摸了脖子才一转身就瞧见了十岁的皇太子纪恩成领着其妹只有七岁的安国公主纪凤芷过来了,他赶忙上前两步向两人请安:“奴才陈国忠给太子殿下,公主殿下请安<a href=" target="_blank">农门娇之悍爱九夫</a>!”

    皇太子叫起,让他自己个儿该干嘛干嘛去,他们两兄妹要去探望母皇。

    陈国忠应了,退到一边,看着皇太子和安国公主进了乾清宫,这才转身快步离去。

    他本来想要提醒皇太子一句,万岁爷这会儿不太高兴,让他进去小心点儿的,但是他想到皇帝最不喜欢他们这些奴才多嘴,特别是在御前伺候的更要管好嘴巴,也就算了。

    所以,皇太子纪恩成和安国公主纪凤芷进去的时候就毫无意外的看到了他们母皇的那阴着的脸,也猜到了他们的母皇这会儿心情不太好。

    “儿臣给母皇请安!”纪恩成拉着妹妹纪凤芷一齐向明德女皇行礼道。

    “都起来吧。”皇帝抬抬手,看到一双儿女,她的唇边总算是有了点儿笑意。

    等到他们站起来后,皇帝就对女儿纪凤芷招招手:“凤芷过来给朕看看。”

    只有七岁的安国公主长得很像其父,皇夫李子琰,白皙文雅。

    纪凤芷快步走到女皇身边,伸出手去搂住了她的脖子,女皇便在她的脸上亲了两口,纪凤芷甜甜的笑了。

    站在底下的纪恩成见了,心中好生难受。尽管带皇妹来见母皇,这种局面是在意想之中的,可他还不得不带她来。因为他觉得带皇妹来求母皇的事情,母皇更容易答应。从小到大,他的母皇可从未这么对他过,他已经记不得母皇也这样抱着他,在他脸上亲上一口的时候了,也许在他不记事的两三岁以前也曾得到过母皇的亲吻。

    等他长大以后,右边脸上那一块青色的胎记越长越大,最后几乎将他的右眼都给遮住了,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丑,也越来越难得到母皇的爱了。他常常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母皇跟他说话的时候,看着他的脸时,似乎眼中总有怜悯。可这种怜悯,却常常刺痛他的心。

    “母皇,明日就是爹爹的生辰了,芷儿请您明日去景福宫与爹爹庆生可好?”纪凤芷搂住女皇的脖子撒娇般脆声要求道。

    皇帝一愣,扫了眼底下站着的皇太子,皇太子垂眸,也跟着皇妹纪凤芷向女皇请求。

    出乎皇太子的意料,皇帝很快答应了:“好,明日朕会去景福宫,为你们的爹爹庆生。”

    她就知道太子领着公主来可不是来真得向她请安闲聊的。帝王之家亲情淡薄,轮到她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同。身为帝王,她更多的是属于帝国,属于朝政,属于她自己,而不是属于儿女以及所谓的皇夫。所以,她其实一年之中能够抽出时间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太子和公主是她生的,这还要好些,至于跟她生了两个孩子的皇夫李子琰,她在十九岁时生了女儿安国公主后,对他的感情就越来越淡。最后到了二十岁以后开始广收男宠女宠,李子琰被她彻底抛到了脑后,除了每年李子琰生辰时,她的一双儿女会来提醒她还有这么个皇夫存在,她已经彻底忘记了他。李子琰所在的宫城东边的景福宫几乎成了冷宫,皇帝难得踏入一次。

    “儿臣替爹爹谢母皇圣恩。”皇太子已经跪了下去向皇帝磕头,脸上有少许的激动之色。

    皇帝望向他,淡淡嗯了一声,随即让他起来,她说:“今日朕有些空闲,春光又好,就带着你们去西苑散散吧。”

    皇太子更惊讶了,安国公主则是拍着手高兴地连声叫好,因为他们的母皇还从来没有单独带着他们两兄妹去皇城西苑玩过。皇城的西苑是母皇钟爱的皇家园林,自她即位为皇后,西苑经过了多次修建,那里如今已经成了皇城景色最美之处。平时,也只有母皇还有她的男宠和女宠才能在里面游玩饮宴,就算他和妹妹贵为太子和公主,也是非诏不得入内,更别说由母皇领着他们进西苑去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娘子[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锦衣娘子[重生]第5章 如此节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娘子[重生]第5章 如此节约并对锦衣娘子[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