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六十七章 驸马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六十七章 驸马是谁?

    叶清兰暗自咬了咬唇,这贱人是什么意思?就凭她那花痴草包的废物,父亲大人怎么可能给她立下婚约?哼,这贱人依借着她的手段定然很好拿捏!

    她隐下眸子里的怨毒,面上温婉一笑,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羞端坐在了那里。她的眸光时不时地朝北辰墨所在的方向扫去,她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心,跳动得到底有多剧烈。

    若是被礼郡王那样的男人喜欢上,将自己纳在他的麾下……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清丽的一张小脸,没来由的染上了几分红晕。

    一首曲毕,叶清兰仍旧没从她的幻想中回过神。纤如碧玉的小手愣是将一曲高山流水弹得缠绵悱恻,让在座几人的脸色都变了又变。

    然而此时的叶清晚对上北辰墨朝她这边射过来颇有深意的视线,她坦然一笑,大方起身,唤道:“长公主在此,做臣女的怎敢轻易逾越?清晚就不急着上去献丑了,倒不妨长公主先请?”

    这番话说罢,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叶清兰,手里的方帕微微拧紧,贱人,还真是会见缝插针!竟敢当着太后的面这么埋汰她?她这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暗指她和君卿都不守规矩不知礼数罢了!

    天成倒是颇为赞赏的睨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左相府的千金看来也不都尽是些不知事儿的。然而,坐在一旁的夙太后却是别有深意地扫了叶清晚一眼,端庄一笑,没再说话,由着天成迫不及待地坐在了琴弦旁抚起了弦。

    天成得意地朝着君卿扬了扬眉,那副傲娇孔雀的姿态不言而喻。君卿敛下眸中暗藏的精光,再抬首,如若不是素问那依旧有些红肿的脸颊,证明着刚才那一段不愉快地插曲,不然这里的一切,觥筹交错,美好得都快要闪瞎了司徒空的那双眼。这时,司徒空已经避开了众人的视线,拨开了瞅着他,嘟着小嘴的蝶儿,悄然绕到了君卿等人的身边。

    “喂,君爷,待会儿你可千万别怪本小候没提醒过你,得罪天成这种丑女人可以,但这老妖婆她可不是凭咱俩轻易就能惹得起!到时候,要是这篓子真的捅大了,咱家那老爷子还指不定要把本小候怎么收拾。君爷,无论如何,你可一定得护着我!”

    司徒空趁着这空隙,紧紧地拉扯着君卿的袖子,一张被肥肉挤满的脸,爬上了几分焦躁。他嘴上随时这么说着,但眼底的恶趣味却是丝毫未减。

    君卿潋滟的眸光流转,对此并没有说什么。然而,站在一旁的北辰玄逸,却是默默地将这一切都收在了眼底,他瞥了君卿一眼,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公主府的好戏说不定就会轮番上演。

    果不其然,就像是即刻验证了北辰玄逸的想法似的,夙太后及时的拍了拍手,唤回了众人云游天外的神志。她的脸上端庄而又疏离的漾起了一抹满意地微笑,淡金色的长袍划过长廊,恰到好处地光芒掩藏住了潜藏的那股阴暗。

    天成显然没有想到夙太后会亲自起身,作为这天曜帝京的长公主,她如何能不知道在这波云诡谲之际,接下来由母后嘴里说出来的事情有多重要。

    嘁!什么天曜帝京的第一才女?她才不稀罕!

    她可是贵为天曜皇朝的长公主!

    她根本什么都不用去争,只需要坐在那里笑一笑,自然就有人把一切都给她双手奉上!

    这不?这就来了!

    她明媚的眸子,唇边勾起妩媚一笑。她温柔乖顺的将手放进了夙太后的掌心,跟随着她的步伐,一步步走过这锦园长廊的尽头!所过之处,众人不明,唯有俯首瞻仰!

    也只有那一刻,天成心中顿起一股无上的荣光!

    看吧,果然有些人生来就该高高在上!而有些人世世代代都只配低贱如泥!

    “依哀家看,天成的琴技这几年是越发的精进了!她乖巧温顺,贤良淑德,倒还是个做妻子的好人选!恰巧如今又逢,天成正值二八年华,今日,哀家倒不妨借着诸位在场,告诉大家一声,其实哀家……早就替她物色好了驸马!”

    “啊……”夙太后的话音一落,众人无不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为什么他们这里的不少人都身在朝中,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

    早就说了这堂堂赏花宴即便是长公主,也不过是闺阁女儿家举办的聚会罢了,哪里又值得他们这般兴师动众?这一次的赏花宴,素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右相大人来了不说,就连离京十年的逸王也突然出现在公主府,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只有身居高位的那几人才真正的心知肚明。

    而他们不过只能敲敲边鼓打打锤,随意揣测罢了。虽然众人心中惊疑,但也都不敢在这种时候做枪打出头鸟的事情,把那些好奇活生生地给吞在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叶清晚听罢,暗自敛下了眸,暗自揣测着长公主的驸马,到底会是个什么角色?只要,不影响了她接下来的计划……

    叶清兰的想法自是与她相差无几,只要长公主的驸马不是北辰墨那就碍不着她什么。她爱嫁谁嫁谁,与她叶清兰何干?

    北辰玄逸眸色幽幽地望着那象征着后宫权势的淡金色长袍,他微眯了眯眼,或许,他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他不禁自嘲一笑,夙夜,有些事看来是不是注定了的?

    不过,司徒空倒是与他们几人不同,他不甚在意的瞅了君卿一眼,没想到竟然瞥见了她一闪而过的凝重的眸色。他撅起嘴,瞅着天成那边,心下越发的不满。

    那丑女人,真是碍人眼!要是君爷狠不下那个心来动手,他司徒空可是不同,早晚找个机会给那女人点儿颜色看看!真是,长得丑,就不要出来遛!说不定遇到瞎眼的,就会把你当成狗!

    司徒空默默的诅咒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身旁的素问同样越发凝重的眸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七章 驸马是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七章 驸马是谁?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