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六十四章 没人能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六十四章 没人能欺!

    天成换完装出来,一袭缥缈裙纱,显出了她玲珑剔透的诱人身段。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之下,暗暗透着清幽的蓝光。

    她不善的瞪了叶清兰一眼,娇嗔地贴近了夙太后的身旁耳语。夙太后眸中风云涌动,面上却依旧慈爱万分的拍着她的手,同样附耳在她的身旁,“天成,此事有母后给你撑腰!你大可放心!不过,既然他身为摄政王胆敢如此这般,对待我皇室中人,你可要让他知道,咱们也是不好惹!”

    夙太后说着若有所思的顿了顿,眸光微微流转,随即朗声笑道:“此时距离巳时三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今日赏花宴不知各位文武大臣,名门千金都缔结了哪些良缘?不过,这前有左相府四小姐祈求姻缘,后又有那么多小女儿家的心思哀家不好去揣测。为了这世上少一些痴男怨女,依哀家看来,倒还不如今日这才艺展示若有谁夺得了头筹,无论亲疏,只要敢提,哀家定满足她一个要求!在座各位,觉得如何?”

    天成听罢顿时得意地扬了扬眉,楚依依的眉眼恰到好处地掩下了一抹娇羞,而叶清兰粉拳紧握,叶清晚却是别有深意地朝她瞥了一眼。

    “太后的提议甚好!”谁也没有料到,就在众人要扬声附议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女声从长廊外传来。夙太后饶有兴致地抬了抬眼,可一当她看到那人的面容之时,她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就阴鹜了几分。

    长廊里,众人闻声纷纷抬首,乍然倾泻在眼前的的是那抹素白与冰蓝相映的身影。

    只见,那人冰蓝色的锦袍映衬着他的肌肤,他那清凉的眸子就仿佛是天山上的圣水,神秘得让人不可侵袭!而与他携手之处,那抹素白的锦衣,玄紫色腰带勾勒。霎时间,这二人徐徐走来,举手投足之处,波光流转,尽是风情!

    他抬眸,长长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投掷出一抹阴影,众人看得呼吸一滞,这样的人儿,真是天人之姿!不不不,这该是神仙眷侣也不为过!

    这这这……这人是谁?

    众人心下都在仓皇的揣测,但当他的身后紧跟着书锦身上的那紫檀绿琦,顿时回过了神!难不成……这是逸王殿下?!

    这离京十年的逸王殿下何时回的京?他们为何一点消息也没有?

    沈惊郅见状,别有深意地勾了勾嘴角,众人面前,他率先举起了杯,“微臣见过逸王殿下!”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众人只得纷纷跟着跪拜。

    北辰墨纵心有不甘,他也得称他一声皇叔,然后众人再次落了座。

    淡金色的长袍丝毫都映衬不出她精致的容颜,她心下有怒,但碍于逸王的面前,她一时也不好发作,涂满豆蔻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掌心,天成顿时痛呼一声,“母后,你弄疼我了!”

    夙太后仪态大方地对众人笑了笑,眸光敛下那层阴鹜,宽慰地拍了拍天成的手。天成心有怨怼地撇了撇嘴,她一时并没有什么话,要跟她这皇兄说。

    “许久不见,天成还是老样子。”北辰玄逸在众人面前状若寒暄的先开了口,天成被弄得心下有些羞恼,暗地里忿忿瞪了他身后的君卿一眼,她算是认出来了,这女人到底是谁!

    不就是那日她私自出宫去找摄政王之时,遇到的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么?她算是什么人?不过一个花痴草包的废物,哪儿来的资格坐在这里?

    哼,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就连她的丫鬟都如此大胆!丝毫没有把她这个公主放在眼里!等着,待会儿她定要她好看!

    自打来了这长廊,就默默站在一旁的君卿,早就察觉到了夙太后那暗藏下去的不善的眸光,她眸光冷冷地勾了勾唇,这女人,绝不是个善茬儿!

    “母后,赏花宴都到了这个时候,的确是该才艺展示了!为了不说咱们皇家偏心,今日这题目的答案,可是要接受大众审判的!想来左相府的叶大小姐也该知道,这天曜帝京第一才女的名声可没那么好得!既然如此,那倒还不如就先从这新晋的君家大小姐开始!”

    天成这番话说得,无不讽刺。什么叫做新晋的大小姐?她家小姐从来姓的都是君!蝶儿心下不满地抱怨着,但她也知道这是个什么场合。为了不再给主子增添麻烦,她只好担忧不已地望着君卿的背影,讪讪地闭紧了小嘴。

    君卿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坦然一笑,对天成接下来的话她表示洗耳恭听。毕竟待会儿在打脸之时,没有把对方捧高一点,让她摔疼一点,这又让她如何体会到打脸的乐趣?

    公主府的仆人们会意的摆出事先准备好的笔墨纸砚,夙太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天成说得不错,此番赏花宴,哀家难得亲自前来。如此,哀家倒也献献丑,就替你们这些个晚辈们,出出题。毕竟,这说出去可是咱们天曜帝京的第一才女,定要名副其实才是!”

    沈惊郅听罢,隐下眸中的那抹深思,转眸,对上北辰玄逸向他这边投掷过来的目光,他勾唇微微一笑,将杯中好不容易寻来的花酒,一饮而尽。

    叶清晚微凉的手指紧握,这贱人!上次要不是多亏了那些刺客,她不相信姨母给她的药,能让她活到今天!

    叶君卿,叶清兰!你们都给我好好地等着吧!

    只要是属于她叶清晚的东西,就注定了没人能抢走!

    北辰玄逸收回目光,他或许有些明白此刻蝶儿眼中的担忧,以及众人面上那幸灾乐祸,摆明了看好戏的表情。但是,他的眸光微黯,状若不经意间扫过她素白的袖袍,她的背后有他,那就没人能欺!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不知道的角落里,那抹绯红的身影,紫金面具下掩藏着的却是白如薄纸般的苍白无力,暗六在马车外担忧地唤道,“主子!主子!主子……”

    绯色的衣袍微微绻起,狭长的凤眸紧闭,凉薄的嘴唇抿了又抿,“本王……无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四章 没人能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四章 没人能欺!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