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六十三章 与惹她无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六十三章 与惹她无异!

    “是……”叶清兰的声音,此刻在叶清晚看来,宛如一个魔咒,紧紧地锢着她,“礼郡王!”

    “咚!”就像一记重锤猛地砸在了叶清晚的心上,被她掐住的那只手,都渗出了血丝,然而她却恍若浑然不觉。三房的贱人!她早就该提防!果然,这主意都打到她的头上来了!但愿,待会儿对叶清兰下手,为时还不晚。

    “呵呵呵,是礼郡王啊!”夙太后装模作样地笑了两声,但不知道为何这话听在叶清兰的耳里已没了刚才的亲近之意,“没错,的确是礼郡王。礼郡王殿下天人之姿,兰儿倾心于他已经日渐愈久,这段姻缘还望太后娘娘能够成全!”

    只要把话说开了,以叶清兰的胆子她自是不会怕,她面色坦然而又坚定地看着夙太后,仿佛她就是那个正上演着千里追夫的戏折子里的苦情女,离家之前要求得父母成全。

    沈惊郅慵懒一笑,微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他还真庆幸自己没被这女人拖下水。就她这样子哪儿像个苦情女啊?在他的眼里,这种没脑子的女人该拥有的表情是悲壮赴死才对。

    “哀家……”夙太后刚刚开了个头,北辰墨就自以为十分意会地从席间起了身,“还望太后容禀,儿臣已向左相大人提亲,只独独求娶叶清晚一人!叶四小姐的心,本王心领,但……”接下去的话,北辰墨并没有明说。不过,在场众人哪个又不是人精,毕竟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真要说出来,那才是伤了人小女儿的心。

    不!不!明明不是这样的!那几日她叶清晚卧病在床,明明他还专程前来左相府瞒着叶清晚那个贱人跟她私会。他说,他对自己情有独钟,对叶清晚满是厌恶。他娶她,图的不过是她的才名!然后顺理成章的拿回她手上象征宴王府权势的玉佩!她能给他助力,她是左相府的女儿,同样也能!为什么娶她叶清晚就行,娶她就不行?!

    “不!太后不是这样的!”她企图拉住夙太后华丽的衣摆想要解释,夙太后显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可她却宛如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我要和她比!我要和她比!做天曜帝京的第一才女,兰儿也可以!”

    “够了!”北辰墨厉喝一声,她让叶清兰这女人私底下做的那些,可不是为了在这种场合专程跑来丢脸。若真是这样,他不介意现在就派人把她送回去。

    “母后!母后……”就在这几方僵持不下之时,天成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夙太后担忧地直接起了身,淡金色的长袍拖曳在地,天成不管不顾的抓住了她的手,就想要一阵哭诉。

    夙太后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在她的耳边淡淡地说着,“好了,好了,这里还有这么多朝臣看着呢!告诉母后,这是被谁欺负了去?你有母后给你做主!”

    夙太后这番话就仿若慈母,丝毫听不出她言语里的威胁。听了她的话,天成仿佛这才回神,当下明白了这是什么场合,在夙太后的面前也就不再闹腾。

    “母后,天成先去换件衣服,待会儿再来侍奉母后!”天成满是孝心地说着,沈惊郅却是百无聊赖的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天成刚走不久,北辰玄逸二人与司徒空等人就来了一场巧遇。司徒空不高兴的瞪了北辰玄逸一眼,但碍于他的身份,不礼的行为也只好止住。

    “你这副受气包的样子,爷何时欺负你了?你这样甩脸子给我看?”君卿说是跟着北辰玄逸继续去赏花,可自从撞见了那事,她总觉得膈应、烦躁,根本没有半丝闲情逸致。所以这个时候,遇到了司徒空这个样子,口气自然没有客气到哪儿去。

    “哼,枉本小候称你一声君爷,你还真是和外面传言的一个样,见了美色就走不动路。怎么?逸王殿下,跟着咱们君爷,这是想要做老几?”司徒空的语气十分的臭,北辰玄逸早就看出了猫腻,但他并没有点破,冰蓝的袖袍无风自动,一丝内力悄然而出,司徒空的小心肝儿还是颤了两颤。

    “喂,司徒空,有什么话,你干脆点儿说出来!这么别扭,还真当自己是个受气小媳妇儿?”这下,见司徒空面色不是很对,君卿终是缓和下来了神色。

    “哼,亏你还是定国公府的人,这口气是我,我都咽不下!”司徒空还是不满地嘟囔了几句,这才把遇见了蝶儿和素问受委屈的画面,给她说着。

    君卿阴着一张脸,那副要杀人的样子让司徒空见了都有几分害怕,“君爷,你要杀人之前,要不要先自杀一下?这可都是因为你……”

    “你说够了没有?蝶儿和素问人呢?她们人在哪儿?还不带我赶紧去看看!”君卿眼神不善地瞥了司徒空一眼,心情顿时又抑郁了几分。敢动她的人,那就要做好她替她们还回去的准备!

    北辰玄逸在一旁目露担忧地看着,这种事毕竟他不好插手,司徒空硬要怪在他的身上也不是没理由。三两句话一说完,他们一行人早就没了赏花的心情。君卿倍感烦躁地拿下之前北辰玄逸簪在她头上的桃花,她随意地塞在了袖袍里,这让他的眸光顿时黯了黯。

    “小姐,小姐……你没事儿吧?都是蝶儿不好,害得素问跟着受了委屈!你打我吧……反正那一巴掌该受着的人是我!都怪我给小姐添了不该添的麻烦!”蝶儿边替素问抱着不平,一边把罪过都往自己身上揽。

    君卿凝眸自责的看了眼她们,“蝶儿这事不怪你,是我自己思虑不周,没有考虑过你们的感受。这事是小爷自己的错,就得我自己承担!素问,你放心,你挨的这一巴掌,你怎么挨的,小爷定会怎么替你还回来!”

    君卿说着,抬手轻抚了抚素问带着红印的脸庞,眸光隐下一抹狠厉,她,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惹了她的人,与惹她无异!

    素问素来波澜不惊的眸子难得的泛起了一丝感动,有这么一个主子,真是沧澜玉龙的幸事!

    ------题外话------

    礼郡王这种人不行哒,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种虚有其表,虚以委蛇的男人,看看就够哒!当然,南风见了这种人,哎哟!我怕眼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三章 与惹她无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六十三章 与惹她无异!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