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五十四章 波云诡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五十四章 波云诡谲

    天曜帝京,崇国公府

    满是春色的画面,接连几日在这府里轮番上演。老夫人颇为忐忑的看着这府里的女人从红润着小脸抬进,到惨无血色的哀求,她真的有些慌了!时至今日,她的崇儿怎么还是没有半分起色?

    “老爷,怎么办?妾身不能没有崇儿啊!这么几番折腾,崇儿的身体要是……唉,到时候咱们府里的香火可怎么办呐!”老夫人抹着面上的老泪,拉着崇国公不停哭诉着,崇国公阴鹜着一张脸,很显然这种事情,太医院的那些庸医们,丝毫没有半点法子!

    猛地,不知想起了什么,老夫人哭诉的声音戛然而止,怒这一张老脸说道:“老爷,万花楼的那花魁可真该死!要不是她,咱们的崇儿又何至于此?咱们大可……”

    “一介妇人,你懂什么!”崇国公冷嗤一声,“哼,老夫早就查出来了,这件事情和左相府那只叶老狐狸脱不了干系!放心吧,太后和老夫已经答成了协议,他敢算计到老夫的头上,他以为他还有什么日子好过?”

    “那咱们崇儿……老爷,陷害咱们崇儿那女人可就不能这样算了呀!你要替崇儿做主啊!”老夫人犹豫着,可到底心有不甘,谁敢动她的心肝儿,她定要让她拿命来换!毕竟,能在崇国公府稳坐主母位置二十余年的女人,那手段怎是寻常人可比的?

    “夫人放心,这自是不能善了!”崇国公拂袖冷喝一声,那群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莫要休怪他老夫!

    外面的商讨还在继续,里屋的索求也从未有过休停。颜崇猩红着一双眼,不停撕叫着,拉扯着,任凭女人在他的身下不停抓挠、捶打。他就像是入了魔的兽,咆哮着想要拥有,可那短暂的欢愉,直到极致,却恍若白光闪过,快得他根本就抓不住。

    这让他感到暴躁!十分地暴躁!

    他猛地拉扯身下女人的头发,那女人猝不及防地痛呼出声,突地,他发出像野兽般的嘶吼,“噗——”

    “啊!”鲜血迷离了那女子的眼,崇国公夫妇一察觉不对,忐忑地对视了一眼,随即猛地上前推开了门。

    看到里屋狼狈不堪的情境,老夫人急急跑到颜崇的身边,她双腿一跌,搂住浑身是血的颜崇,整个人霎时之间,像失了魂一般,不停呢喃着:“崇儿,崇儿……”崇国公生生压下口中的一抹猩甜,阴沉着脸,命令道:“来人,把这些女人全都给老夫拖出去!拖到乱葬狗喂狗!”

    “叶老匹夫,老夫绝不会将你放过!”

    淡金色长袍淡淡地扫过长廊,涂满豆蔻的指甲,却是故作亲密的在天成的掌心划过,“天成,你玄逸皇兄近日回京,你可曾见过?”夙太后说着,拿起一旁的茶杯微微啜饮了一口,眸底暗自掩下一抹流光,一切算计得刚刚好。

    “母后,玄逸皇兄根本就没有回逸王府,你说他能去哪儿?更可恶的是,叶君卿那个女人!真是不知廉耻!当着整个天曜帝京百姓的面,公然勾引夜统领不说,居然现在还大着胆子把目光放在了摄政王的身上!母后……”

    天成说着说着,察觉到了夙太后冷下来的眸光,她不甘地嗫嚅了嘴,却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终是不敢忤逆。

    “或许你说的没错,倒是哀家疏忽了。叶家的女儿……”夙太后缓缓起身,淡金的长袍,勾勒出她的尊贵,“天成,哀家倒是可以让你把心吞回你的肚子里。那个人,只要是你的,论谁,也不敢抢!”

    狠厉在她的眸中乍现,掩藏在光明底下的阴暗,从来就不止于此。

    时至午时,书锦再次给他家主子斟茶,将茶壶放好之后,又是一番“吱吱呜呜”的比划。对此,北辰玄逸了然的笑了笑,宽慰着书锦几句,表示他并不着急。

    半晌,他淡淡地起身,吩咐道:“书锦,走吧。看来逸王府,如今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天曜帝京,定国公府

    “素问,小姐怎么样了?她没有大碍吧?”蝶儿来回不停地踱着步,一看见素问诊完脉,就赶紧跑上前去,拉着她的袖子担忧地说着。素问淡淡瞥了她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

    君卿半躺在软榻上,发丝被汗水浸湿,紧闭的双眸,长长的眼睫,宛若蝶翼一般,不安的翕动。内里的火热不停将她炙烤,恍若行走在沙漠上的人,她感觉自己的嘴唇越发的干裂,水,她需要水……

    “这是什么?”蝶儿眼见素问的指尖夹着一颗黑色的药丸,正欲给君卿服下,蝶儿咋咋呼呼地问了一句。素问将君卿的身子扶好,让蝶儿给她再次擦了擦身,这才道:“这是天山雪莲。”

    “你居然有天山雪莲?这个,小姐吃下去真的有用吗?”蝶儿半信半疑地扫了素问一眼。“她体内有股真气乱窜,这种时候我并不能给她加以引导,为今之计,只能如此。”

    然而,君卿却发觉自己,她在沙漠上走着走着,突地跌了一跤,她力竭,想要闭眼。但恍然间,她又想起,前世的时候,她好像徒步穿行过这里。

    前世……徒步……

    等等?她这是在哪儿?

    绯红似血的曼珠沙华,艳靡地侵蚀着她的脚步,枯腐糜烂的断桥,缓缓在她脚下伸展。

    黄泉路,奈何桥……

    那么,桥的另一端在哪儿?

    她一步一步踏上去,仿若失去了灵魂的牵线木偶。

    突地,一阵刺眼的金光传来!那是什么?满是冷厉煞气的紫金面具,仿若吞噬暗黑之势的夜魔,孤绝而又冰冷!

    冷!

    她浑身发了发颤,潋滟的瞳孔猛地睁开,浑身的黏腻,让她像是被人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她试图动了动手指,微微张了张唇,嘶哑着声音,“水……水……”

    蝶儿趴在君卿的手边,咕哝了声,迷蒙的睁开了眼,随即大叫道:“小姐!小姐!太好了!素问,快过来!小姐她醒过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五十四章 波云诡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五十四章 波云诡谲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