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五十二章 酝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五十二章 酝酿

    “七妹这番话说得自是不错。这本来就只是为了多添一点雅趣,清兰你又何须多过计较?”叶清晚温婉大方的说着,偏偏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暗地里攥着的手是有多紧。

    叶清兰撅了撅嘴,她当然也知道此举很有可能引起旁人的不满,但是她就是气不过,她能怎么办?这贱人,还有这叶清晚,哪个又不是让她恨得牙痒?哪怕刚才只是个巧合,那贱人的嘴竟然如此伶牙俐齿,真是让她出尽了风头!

    “呵呵,看这样子,说不定这昔日左相府的叶七小姐一张利嘴,倒有几分上不得台面的本事。若是这样,那可就休怪本公子,拿出看家本事!”兵部尚书家的小公子陈凌,霍然起身。为了博得美人儿一笑,很显然,他今日可是有备而来!

    “有木便为桥,无木也念乔。去木添个女,添女便为娇。阿娇休避我,我最爱阿娇。”说完,他颇为得意地挑了挑眉,那意思很明显,让她直接放马过来。

    面对世家公子如此轻浮之态,君卿听罢,倒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朝他意味深长地笑笑,接着便道:“有女便为粮,无米也念良。去米添个女,添女便是娘。老娘虽爱子,子不敬老娘。”

    “你!”陈凌当即脸色一变,猛地拂开身前的茶座,气怒得愤然直指。

    “怎么?公子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过区区对诗而已,怎能让你如此认真计较?”君卿冷冷抬眸,目光在众人之间,逡巡而过。

    “扑哧”承影这下真是有些乐不可支了,实在憋不住笑,开口道:“亲亲,这是他们技不如人罢了!你可千万别恼!”承影说着,又转头瞅了瞅陈凌,“白纸黑字,愿赌服输!三局两胜,如今已是两局,剩下的那一局,依承影看恐怕是没有比的必要!”

    “你不过出身青楼的小倌,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置喙?哼,晚儿姐姐可是一局都还没有跟她比过,谁敢这么早就下结论?你别忘了,晚儿姐姐可是这天曜帝京的第一才女!某些人,算是个……”

    “清兰闭嘴!”叶芙蓉皱着好看的眉头,当即呵斥道。她这妹妹,如今是越发的不懂规矩了。叶清兰不满地睨了她一眼,随即懊恼又带着几分不甘的跺了跺脚,戏都唱到这个位置了,她叶清晚自然不会让她善了。是她太过着急了!

    “那既然如此,清晚作为众望所归,倒是不得不献丑了。”叶清晚说着,君卿却是冷哼一声,这女人倒是会把自己的地位抬高。

    “有水也是溪,无水也是奚。去了溪边水,添鸟便成鸡。”

    “有木也是棋,无木也是其。去了棋边木,添欠便成欺。”

    “有水也是湘,无水也是相。去了湘边水,添雨便成霜。”

    “……”叶清兰许久不见君卿答话,她的脸上当即便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窃喜。当然,于她而言,无论是叶君卿,还是叶清晚,只要她们二人鹬蚌相争,那么她就可以渔翁得利。如此,礼郡王妃之位,只会是她的!而君卿她本就该是一颗弃子,活该被人狠狠丢弃!

    “哈哈!怎么?咱们昔日的左相府叶七小姐这就答不出来了?呵,这名动天曜帝京的叶大小姐,第一才女之名,果然不虚!那女人,她不就区区是个花痴草包的废物,她答出来,是逞能!答不出来,倒也理所当然!”陈凌说着,接着便是一叹,“这赌约,依本公子看,还是作废的好!”

    “哈哈哈!哈哈哈!”此话一出,立即引得周围交好的几个公子哥哄堂大笑,就连北辰墨都极其轻蔑不屑地扫了她一眼。

    “谁说小爷对不上了?”君卿眸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她就那么姿态从容地站在那里,一时间也不做多余的解释。

    “哈哈哈!听到没有?本公子就说她那个花痴草包的废物怎么可能对得上!呃?对……对得上?”陈凌惊愣了一下,随即就有些不淡定了,他不禁从头到尾的把君卿打量了一番。

    君卿潋滟的瞳孔微闪,丝毫不顾众人诧异而又惊愕的表情。这期间只有叶清晚的脸上很明显的僵了一下,随即又被她很好的掩饰下去。“你们听到的不错,我自是有这个自信接下去。只是我有几分好奇,就是不知道身为咱们天曜帝京的第一才女知不知道这后面的几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清晚拧了拧眉,颇有些不安的问道。

    “哼,明明是有的人自己蠢笨无虞还偏生要找借口!这种人真是……”

    “看来,你们这是非要让我接下去不可了?”君卿不咸不淡的问着,只是凝视着叶清晚的眸光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深意。

    “有水也是溪,无水也是奚。去了溪边水,添鸟便成鸡。得势猫儿雄似虎,褪毛鸾凤不如鸡。有木也是棋,无木也是其。去了棋边木,添欠便成欺。鱼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有水也是湘,无水也是相。去了湘边水,添雨便成霜。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呵呵,就是君卿不知,后面几句暗讽,叶大小姐可曾熟悉?”君卿勾唇,冷冷地笑着,仿佛完全没有看见叶清晚那一瞬煞白的脸色。她这种大家闺秀,怎可能在外人面前,做出这种有失身份的事?

    几乎是不用犹豫的,北辰墨的天平就直接倾倒向了叶清晚的那一边,“君卿!你真是够了!别以为你现在成了定国公府的嫡女,本王就拿你没有办法!只要你敢欺负晚儿,休怪本王无情!”

    君卿默默腹诽,开玩笑,这人什么时候难不成对她有过情?

    “北辰墨,你这人有时候还真是太过自以为是!小爷欺负叶清晚?呵,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打她了?还是骂她了?打的是哪里?骂的又是哪句?麻烦你在自作多情,对号入座的同时,请千万别自恋的带上我!小爷自认没有她叶清晚那么幸运!”君卿心下不嗤,但难得的她竟然忍住了,她此时倒想看看,叶清晚有什么反应。

    叶清晚感觉自己头有些晕,脸色苍白得看起来她整个人如今摇摇欲坠,那副委屈的样子欲言又止。这样的演技,当真是不去当影后有些可惜!

    “郡王爷,晚儿相信这只是七妹的无心之过,并无大碍。倒是今日这场对诗,晚儿难免有些好奇,七妹这是得了哪位高人的指点?”

    哟呵!这下君卿想不乐都不行!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拐着弯儿的在说她作弊!

    “你真想知道?”君卿故作疑惑的问,“这是自然,学无止境。”叶清晚当然没有思考的,就跟着顺坡下驴。

    “那你甭问了!”君卿一听叶清晚这话顿时乐了,感叹道:“她呀,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

    须臾,不知是谁虚咳了一声,打破了这画舫里诡异的沉寂。在场的人除了承影和君卿相处得颇为怡然自得以外,其他人不由得都有些羞恼的面红耳赤。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花痴草包的废物何时竟会如此藏拙?此人,这般深的心思,转眼间就兵不血刃,大获全胜!

    那群公子哥里,竟早已没有了人敢说她一句不是。然后接连着,这些公子哥儿们纷纷都寻了理由,尴尬地出了船舱,连称这里太闷,自己急需出去透透气。

    叶清晚她们这边还没有缓过来,就突然听见有人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快救人呐!有人跳水了!有人跳水了!”

    这一下子,弄得北辰墨越发的没了游湖的心思,赶忙带着叶清晚等人急奔出来,当即有些不悦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船夫顿时被他横眉怒眼的样子,弄得有些害怕,“支支吾吾”地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北辰墨只得命人松开了船夫的领子,把他丢到一边儿,然而他刚一回转身,就看到了让他更加憋闷的一幕。只因刚才突然跳水,现在正在水里一个劲儿扑腾的人,正是兵部尚书的小公子陈凌。

    虽然他并没有脱去外衣,但是那张不停张合地嘴唇,还是让他听清楚了他口里喊的话,“我不要脸!不要脸!打死我都不要脸!我不要脸!不要脸!打死都……”

    “……”有那么一刻,北辰墨觉得,他完全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恨不得立马甩手走人!

    船舱内,承影谄媚而又讨好地冲着君卿笑了笑,丝毫没有一星半点的不请自来的无措感。君卿意味深长地瞅了他两眼,也没再说话,反而是朝着船舱外抬步而去。

    刚一走出船舱,君卿便发现了不对。原本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湖面,忽然之间她感觉到了一股来自于黑暗气息的沉溺。

    只是这次,想要前来索命的人,是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五十二章 酝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五十二章 酝酿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