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四十九章 转眼,又是半世浮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四十九章 转眼,又是半世浮华

    夜,黑得深沉,然而此时的东芜苑,寂静如水。

    突然,一双犀利如锋的眸猛地睁开!那一瞬,浓浓的戾气在眸底氤氲,似海水般汹涌澎湃!他沉冷肃杀的端立在那儿,仿佛他就是那黑夜里的孤王!傲然而又怆凉!

    “啾啾”“啾啾”火火的狐狸嘴咬紧了那抹白色的袍角,蓬松的狐狸尾巴,焦躁不安地上下摆动着,湿漉漉地大眼睛极为委屈地转了又转。

    陡然间,比这之前更为黑暗的气息,乍然倾泻而出!黑夜暗藏星眸,霎时的璀璨却在下一刻转化为危机!

    熟悉的女儿香猛然间扑面而来,丝毫没有给宫夙夜任何防御的准备!素手一伸,就着那脖颈,正要狠狠一扣,暗夜里孤王蛰伏,骤然出击!

    君卿手腕儿卯足了劲力,手肘骨毫不留情地从旁侧击开那只拦截过来的大手,反手五指成爪,就势一抓。宫夙夜精致的凤眸一凛,那女儿香充斥着他的鼻翼,更加浓烈了几分。

    青紫寒兰的气息悄然加上了暧昧的蛊惑,他寒潭如冰的眸底潜藏的欲望在起伏。冰与火的交错,让他被反复炙烤灼伤而又冰冻结痂。他的胸口剧烈起伏,汗一滴一滴的从他额角划至颈间,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他的诱惑力!

    那不同于正常人的呼吸声很快让君卿发现了异样,刚才的出手,也就是她这么多年来察觉到危险地本能。那时,她背对着他。于是,她便本能的出手,本能的防备……

    她试探着的朝他的面颊伸出另一只手,黛眉微微蹙紧,他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做噩梦了不成?

    然而,她的手刚刚落下,就那一瞬间!带着薄茧的大手朝她猛地一抓!

    “嘭!”地一声,她竟然直接被那人一手甩到了床上!

    她愕然,瞪大了美眸,还来不及推拒,他的手脚便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将她缠绕,狠狠压在了身上。他一逮住她,整个人便如同着了魔似的,压住她的脖子不停地砥咬。

    牙齿侵入肌肤,那种微痛的刺入感,让她颇为不适应地“嘶”了一声。她哪里知道,这不但没有让压倒在她身上的男人停止住他的动作,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联系着今日马车上那么一出,饶是君卿再怎么样也想出了宫夙夜到底是哪里不对劲!靠,她就知道但凡是披着狐狸毛的家伙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要不是火火那死狐狸半夜三更扑腾到她的床上,扰了她的清梦,她又何至于被那小家伙牵拉着来此?

    “嘶啦”一声,白色的锦缎被人硬生生扯断,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又是几声裂帛声响,君卿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惊了又惊。

    胜雪的肌肤乍然暴露在空气里,清凉的夜风袭来,君卿眸光微敛,身子极为不适应地颤了颤。黑夜淡淡的光晕打在那张染上了几分娇俏的脸上,她泛红的脸颊,恰到好处的泄露了她的害羞。他粗糙的大手充满留恋的划过那圆润似玉的肩头,俯身,低头,啃咬!

    终于,暧昧与迷离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夜里,正肆意蔓延。

    天曜帝京,宴王府

    “明日下聘的礼单已经送过去了。这么晚了,请恕墨儿不知,父亲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北辰墨站在一灰色锦袍缎带的中年男人背后,恭敬地垂首。

    男人手里捻着佛珠,灰色的衣摆阴暗的随意耷拉在地上,他的嘴角不屑地向下一撇,敛了敛眸光,这才神色冷酷的抬起头,“不过区区一个叶家,竟然也有胆子敢跟本王斗!看来,哼,是他们好日子过得太长久!”

    北辰墨听罢,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拧,微微直起身子,试探着道:“不知左相府近日除了叶君卿那贱女以外,可是还有人犯了何事?墨儿如今并未收到任何消息。”

    “哼!你倒是好记性!依本王看,是女色把你迷昏了头!”宴王宽大的袖摆一甩,寂静的夜里,无端带出一阵冷风。很显然,宴王对于北辰墨的态度十分不满。

    “看来你倒真是忘了,咱们不谈朝堂的局势有多严峻,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左相府你都拿捏不住!你让本王拿什么信任你?如何才能放下心把整个宴王府交到你手上?”北辰墨听了宴王这话心下当即一惊,父亲这意思是……

    宴王冷眼瞥见北辰墨那副姿态微微眯了眯眼,随即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弧度,“太后以为今日行刺那煞星一事是本王一手督导,可那女人也舍不得动动脑子想想,本王真能有这么蠢?泼完脏水将祸事往自己身上引?别说其他,就单单本王的云王兄,可就不是吃素长大的。她如今倒是越发的小看我了!”

    “那……”北辰墨刚想出声,就被宴王出手打断,他手里捻着的佛珠,速度越发的加快,那抹老谋深算的笑容,不知为何,让北辰墨看了,反倒比之前多了几分不安。

    “崇国公府小公子那一事,你倒可以好好利用,甚至你也可以在这上面联合着崇国公府大做文章。何况,刑部那块肥肉你不也盯了挺久?”北辰墨听了宴王的分析,心神当即定了定,整个人更加振作了几分,算计的精光流淌,使得他整个眸子都亮了亮。

    “至于你口里的兰嬷嬷,这种小人物还不足为外人道。左相府里的叶大小姐想来也定是个精明的!”宴王说着扫了扫,颇有几分与有荣焉的北辰墨,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墨儿,你好眼光!”

    带着几分清冷的夜风依旧在吹,风月街里却是一片灯火通透。

    “公子,七七伺候你就寝。”七七刚说完这话,条件反射的想要咬紧自己的唇,下一瞬,果不其然,就听到一阵旖旎地声线夹藏着几分暧昧的挑逗,“怎么?七七这是要给本公子暖床?”

    七七嘴角一抽,随即赶忙苦哈哈地笑了笑,连连摆手,示意着自己不敢不敢!开玩笑,他家公子可是万花楼的头牌,他哪里能逾矩啊?

    “公子,咳。据打探回来的消息,今日一早左相府就给小姐下了拜帖,还顺带了宫里的一张。请恕七七愚钝,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事儿。再者,小姐回府之时,赶巧的遇到了一场刺杀,您说,咱们到底要不要插手?”

    承影对于他的话,并未理会,反而是颇为妩媚的掩唇轻笑,只是眼里的微光荡漾,看似温柔却又透着层层杀机!华丽的衣摆层层叠叠地卸下,那浓妆背后的笑容,无人可知是有多么的冷漠!

    不过这个时候,那些暗地里的汹涌却是被他很好的掩下。他眉间轻蹙,绯红的嘴唇略微隐下一抹忧伤,纤长的手带着几分浓厚的哀怨划过微敞的衣袍,“你说她是不是怨我?亲亲自那日以后,她可是好久都没有来我这儿了。夜半三更,空房独守,奴家可该如何是好?”

    “噗——”七七实在一个没忍住,生生受着承影递过来的白眼儿,华丽丽地给喷了出来。要是他家公子真是个小倌,这世界还得了?这简直不能让他好好的活了……

    “明日准备准备,给本公子好好打听清楚左相府的动向,这样,你家公子辛辛苦苦栽培这么多年的好白菜,才不会被猪拱!”难得听到他家公子正经的话,七七不禁正色了几分。不过好白菜被猪拱,这比喻打得……七七暗自摸了摸鼻子,聪明的不再予评说。

    “那公子……”七七刚要出门,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唤住了他。承影颇为嫌弃地瞥他两眼,敛下眸子,啜了啜杯中的茶,淡淡道:“还有何事?”

    “嘿嘿,左相府的人咱不收拾?”听罢此话,他的动作倏地顿了顿,搁下了茶杯这才道:“如今,还不是时候……”

    承影最后的话消失在了夹藏了几分清冷的夜风中,这风涤荡起一阵灰烬,缓缓地却又归于一片虚无。齑粉缓缓自叶辰的指尖划过,她素来清丽的眸,酝酿起一股决然的危险。若是让叶丞相、二夫人等人知道了叶辰竟然有此等好功夫,指不定会惊讶成什么样!这样的宠辱不惊的气势,若是寻常人没练个十几二十年,恐怕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功力。

    不过,很显然,那些东西,她现在并不在意。她不甘屈辱,蛰伏这么多年,她觉得或许眼下便是个很不错的时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既然敢拼,就得敢赌!无论如何,这个时机,她必须得抓住!

    突然,她手里银白的宝剑乍然出鞘!无边沉寂的黑夜里,它陡然间锋芒毕露!“啪啦”“啪啦”“啪啦”,接连几声,仿若雷霆万雲之势,千军万马横扫。它誓要刺破这黑暗,劈开这荆棘之路,还她半世光明!

    “噗通”一声,她猛地跪下,扶住剑的手,完美的隐藏起那眸中的点点泪花,夜风撩起她凌乱的发。她闭上眼,是否转眼又是半世浮华?

    ------题外话------

    没错哒,就是你们想的这样,咱们的辰辰宝贝儿是个有故事的人!

    啦啦啦,放了这么多男主福利亲热戏,亲们的收藏有木有给力一点啦?

    多多支持南风,后面的文文会更精彩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九章 转眼,又是半世浮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九章 转眼,又是半世浮华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