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四十八章 绝不能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四十八章 绝不能留!

    君卿一行人颇为低调地回到定国公府上,然而她的一双手脚被宫夙夜缠得正紧还来不及下车,就猛地听到君老爷子的一声嚎:“你个小孙子!当我老头儿这儿是专程收留难民的吗?出去一趟,就给老头儿又带些不干不净的人回来!女娃子留下!其余的全都撵走!走走走!趁我老头儿没发火之前赶紧走!”

    君老爷子一看到素问那妥妥的外貌协会的毛病又犯了,整张脸上独独那浑浊的双眼放着精光,饶是在君家呆了多年的蝶儿看到这副样子的臭老头儿都有些敬谢不敏。她不由得一把将素问护在了身后,拧着眉不满地和君老爷子对着嘴,“老头儿,你是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看!看什么看?当心把你那双眼珠子都给瞪出来!”

    暗六刚把马车停下,眼见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也是颇有几分无奈。对于君家这老爷子的性子,他还是有几分耳闻的。毕竟他每一次见君老爷子,他总是欢快得那么脱线。

    要不是亦白这小子这两日离开了王府,而主子又把素问给派了出去。到时候主子一旦寒毒压制不住的发作,那身边要是没有一个可靠的人怎么行?

    冰冷,火热!

    如同两重天,在宫夙夜的体内不停翻涌!

    凌乱的发丝如同互相交缠的水草,无端凄迷的眼神,仿若他快要溺水身亡。突然,他抓住了一根浮木,便怎么也不愿意撒手!

    “嘶!”这个时候,君卿不得不痛呼一声。宫夙夜的那一双铁臂桎梏在她纤长的脖子上,要不是她早有防备差点儿就被他给活生生地勒死。君卿拢在袖袍里的红衣针朝他腰间一刺,终于,难得宫夙夜的眸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喂,你还想干什么?还不快放手!都到……唔……”顿时,宫夙夜锁紧她的眸光一凉,接着她只觉唇上一热,君卿猛地瞪大了一双眼!

    若说上一次的吻,后来她可以调侃的解释为都是月亮惹的祸,那么,现在呢?

    “咚咚!”“咚咚!”感受着此刻那胸腔里恍若擂鼓般的心跳,她不经意间,脸颊便已染上一抹绯色,熨烫到她的心尖。但无奈她的大脑还来不及作出下一步的反应,青紫寒兰的气息便猛地扑面而来!

    那人明明夹藏着浑身的冰冷,可是她一触及的便是他的那抹温软。他十分强烈地侵占气息,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霸道朝她不停席卷!他不停地在她娇俏的唇边啃咬,咬得狠了,她张唇微呼,不经意间竟让他得逞!

    他像一头发狠的野狼,逮住她的丁香小舌便不停地吸允。她想要挣扎,却早已被他桎梏了手脚。他想要拉着她的舌头一起共舞,分外不满她的欲图躲避。于是,这二人你追我赶,暧昧的气氛在车厢里节节攀升!

    逼得急了,他像是一个得不到糖的孩子,索性直接触碰到那粉嫩的舌尖儿,重重地咬了她一口!

    她粉嫩的舌尖霎时迸出一连串的血珠,“嘶——”这下子,君卿潋滟的瞳孔是完全褪去了迷离之色,黑白的瞳孔万分清明!该死!她不禁暗骂一声,两手更是加大了力度不停地挣扎推拒。

    然而君卿舌尖儿上的那抹猩红,却尽数被他一一吞咽下去。他不肯停,却察觉出了她的反抗。他微怔,但随即又很快被心底涌起的一股迫切给掩下。

    伴随着“嘶啦”一声,宫夙夜直接扳过君卿那想要逃离的脑袋,根本不给她一丝喘气的机会,直接粗暴地拉扯掉她衣袍的一角,一处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大手正要迫不及待地覆上来,却乍然听到君老爷子猛地一声嚎叫。

    “好啊!你们真把我老头儿当猴耍是吧?你们看看这……”马车的帘子猝不及防地被人掀开,车内的情形毫无阻碍的被暗六等人尽收眼底。就连大声嚷嚷着要把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撵出去的君老爷子,他洪亮地说话声也被这副情境惊得戛然而止。

    “你你你……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对我们家宝贝儿孙子做了什么?!”君老爷子一愣过后,被急得脸红脖子粗,有生以来说话的声音这么颤抖!

    暗六则是被完全地惊到了,他根本就想不到原来主子……咳咳,这么的欲求不满。然而,蝶儿此时却是完全不同于素问的一派悠然淡雅,她眼刀子“唰唰唰”地朝暗六直射过去,恨不得她能将他一把推搡在地,狠狠地用武力来修理修理。

    眼见当下情形越发的不对,君卿用力一偏头,宫夙夜的吻,立马落了空。他极为不满的就想要追上去,却无奈君卿猛一回头,就着他那脖颈处狠狠一咬,宫夙夜的眼神在清明与迷离之间交错,那种温软舒适的感觉,让他止不住地想要呻吟。

    “嘭!”地一声,君卿故作淡定地站起了身,颇为嫌弃地把宫夙夜猛地敲晕,就直接扔在了车厢上。她深呼吸一口气,顶着一张绯红的脸颊,红肿不堪的嘴唇,在众人热切地目光注视之下,腿脚发软的跳下了马车。

    蝶儿见状,立马迎了上来,眸光忿忿地瞪了暗六一眼。暗六无辜地摸了摸鼻子,这事儿能怪着他吗?谁让他主子的洁癖这么严重?这么多年以来,也就君家姑娘能近得他家主子的身。别的女人,他家主子都吝啬于多看一眼。毕竟都禁欲这么多年了,软玉温香在怀,要是还把持得住,那还能是男人么?

    别说,君卿今日露的那么一手,还是引起了暗六对她的很大改观。花痴草包废物什么的,此刻早就被他抛在了九霄云外。要不是他在这之后好生盯着那张脸仔细研究了一番,打消了他心底的疑惑,他还真会怀疑到底是谁冒充了叶家的七小姐。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她韬光养晦了这么些年?那般敏锐的身手,她一直待在左相府又是从何而来?

    暗六的心思转瞬间又饶了多少个弯弯绕,君老爷子自是不知道。他本来还因为外面跑来的狐狸精占他孙子便宜这种事,大为光火。而孰料他突然又眼见着他家小孙子,典型地将人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这才让他怔愣在那儿,险些一时没反应过来。

    “宫……宫……那是宫家丫头?”听到君老爷子略带迟疑地声音响起,搀扶着宫夙夜的暗六,脚下不由得一顿,脑门上儿感觉有根筋在直抽抽。估计整个天曜上下,也就君老爷子才有勇气把这么一个杀伐狠厉,冷血无情的男人认成一个温顺且恭良宜室宜家的小丫头。

    要是换了另外的任何一个人,恐怕早就得被暴尸荒野,更甚者则是尸骨无存。

    然而,自打君老爷子知道那“狐狸精”是他认可的宫家丫头以后,对待君卿、暗六等人的态度那才叫一个天差地别!譬如,她的闺房竟然要腾出来给宫夙夜那厮住!让她自己住到客房去!再者君老爷子给宫夙夜那厮上的菜,那可都是她君卿垂涎已久的金樽斋里最有名的特色!直到暗六被君卿那眼神盯得虚汗直冒,这才推诿着说,他家主子饮食近日不宜荤腥,这才让君卿看他的眼神有了那么一点收敛。

    于是,暗六躲在背后默默地咽了咽口水,转过身来笑着说,没事没事……

    入夜,定国公府,东芜苑

    素问眸光淡淡地收回了手,暗六却是目光急切地在宫夙夜的身上来回瞅了瞅,“主子他到底怎么样?”“不容乐观。”素问直截了当的回答,让暗六的心不由得紧了紧,他兀自握紧了拳,好似这才让他有勇气听素问接下来的话。

    “我已经封住了他体内的几处大穴,身中寒毒这么多年,也多亏了灵狐的血,才能勉强护住他的心脉。”素问说着,好似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这才道:“接下来的日子,你要看好他!务必别让他妄动内力,否则要是再出了什么事儿,恐怕后果,到时候就连大罗神仙也难说。”素问说罢,眸光微微远眺,暗自敛下一抹深思。

    暗六点了点头,记住了素问的吩咐,至于今日胆敢对他主子下手的人,他绝不会就此放过!

    与此同时,伴随着“啪”地一声响,上好的骨瓷被猛地摔在了地上,那人缓步而下,淡金色的长袍拖沓在地,涂满豆蔻的指甲,徐徐刮过,狭长的眸光掩下一抹狠意,“谁给你的胆子擅自动手?没有哀家的命令,宴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风儿,我这是为了你好……”跪在地上的宴王,微抬起首,饱经风霜的一张脸上,那深沉的眸光在眼前之人的身上凝了凝。

    “闭嘴!你是不是真的为了哀家,哀家自有一番思量。你这般打草惊蛇,还让哀家之后要怎么做?”夙太后口气冰冷地训斥着,抬眸冷睨了跪在地上的人一眼。

    “不过,今日这番试探,传令下去!叶君卿此女,绝不能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八章 绝不能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八章 绝不能留!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