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四十七章 你不是叶君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四十七章 你不是叶君卿!

    经历了这么一遭,饶是君卿等人有再好的心情,也完全没有了心思逛下去。一番商议之下,素问便决定跟着君卿二人一同打道回府。

    然而此时,一辆低调黑沉的马车里,宫夙夜正斜倚在榻上,那双狭长的凤眸微眯,眸光颇为不善地盯着眼前的这只红毛小家伙。

    “啾啾!”“啾啾!”气死狐了!真是气死狐了!都怪那个坏女人!哼,明明主子在遇见她以前,他的一切都是狐的!为什么如今就连她不在的时候,主子都不肯分半丝眸光给它?呜呜,这个世界太没爱了!呸,这破杯子!谁稀罕和那女人一辈子?

    火火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万分哀怨地摇着那条蓬松的大尾巴,尖尖的狐狸嘴里却是任宫夙夜那眸光怎么威胁恐吓,就是死咬着那矮几上的檀木杯不松口!

    突然,宫夙夜浑身的气息猛然一变!眸光骤然一凛!火火那个胆小的家伙立时一吓,嘴里的檀木杯“嘭”地一声,掉在了车厢。小家伙“啾啾”叫了两声,小爪子一蹬,顿时恍若化作一道火焰一般,“嗖”地就蹿出了车厢。

    不过眼下宫夙夜早已顾不得这些,那带着煞气的凌厉箭矢,已如阵阵箭雨簌然而下!

    暗六刚把车赶到这附近,就察觉到了周围气息的不对。他剑眉紧蹙,肃杀的气氛,瞬间铺天盖地!

    银白的剑光一闪,伴随着“锃”地一声清鸣!雪亮的短剑自行脱鞘而出,在暗六膝旁陡然一横,化作一道淡青色的剑光,卷叶裂风而去,无声凛冽直刺其深处,仿佛要透过暗六直接将那尊修罗般的那抹绯色身躯贯穿!

    暗六心下猛然一惊,大呼了一声“主子!”,宫夙夜却是沉冷地抬眸极为不屑地扫了眼前这黑衣人一眼,掌中暗自凝气,煞白的冷光骤然凝聚。那黑衣人眼见不妙,暗叫一声不好!但是此刻却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伴随着他一声诡异的哨响,其余的黑衣人立刻改变了策略!显然,这完全是有备而来!

    暗六的眸光沉了沉,主子的寒毒在身,刚发作不久,根本就不能妄动内力。这个时候,对方的人马已经越来越多,攻击的力度也越来越猛,要是再这样坚持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锃锃锃锃”一连串密集的刀锋出鞘声连绵响起,十数把锋利钢刀带着一股有往无回的气势决心,伴随着这些黑衣人的轻吐浊气声,他们一刀一刀地向身前空旷处斩去,“唰唰唰”!

    如此密集的攻击,暗六应付起来稍稍有了些吃力,宫夙夜汇聚在掌心的那一股寒芒蓄势待发的正在瞅准某个时机。只见他凉薄的嘴唇紧抿,绯色的锦衣竟无端衬得他的肤色,有了一份不正常的白。他狭长的凤眸,闪过一抹狠厉,嗜血的腥气不断地在他的舌尖翻涌。

    突然,“哧”地轻微一声,仿若脚踏枯叶时不经意地声响,这给人的感觉并不比纸片更坚硬的剑影,轨迹难以捉摸,灵动有若幽魂,在“哧”的一声转向飞离过程中,贴着一名黑衣人的刀锋,闪电上遁,擦过了他的下颌,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下一刻,无数鲜血从这道血痕里迸发而出!

    黑衣人右手提着刀,左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颈部,鲜血自指间狂溢,他怒目圆睁盯着某处,缓缓前倾倒下,直到死亡的这一刻,依然不知道到底是谁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劲力。

    银白色的光影在空中画了道圆融的弧线,闪电般再次穿掠回刀阵之前,倏然在前,倏然在后,轨迹鬼神莫测,根本无法捕捉,转瞬间又有数名黑衣人倒下。

    血珠在空中缓缓飘落,暗处的黑衣人首领表情冷鹜平静,双手紧握细长的刀柄,盯着那抹绯色的身影,忽然左脚向前一踏,腰腹骤然发力,刀锋斜斜向下闪电劈下,同时暴喝一声:“给我射!”

    暗六眸光骤然一紧,只见漫天的火光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这时,他猛然大喝道:“夜鹰!”

    伴随着他的一声话落,半空中仿若兵从天降一般,数十道银白身影飘身即落。那种常年在黑暗里挣扎生存的气息,哪怕是被身上的白色掩盖,也依然隐藏不了。

    眼见都这个时候了,宫夙夜这个最大的对手都还没有除去,黑衣人首领难免心下有些焦躁。压抑的闷哼不时在火箭刀阵内响起,有了夜鹰的加入,局势很顺利的转变,黑衣人那是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就在这时,才有人偶尔注意到了那抹穿梭在刀剑阵中的一道道银白光晕,然而竟然却始终无法有人将它拦截。黑衣人首领的表情渐现不安之色,压抑的气氛中,他往前再踏一步,双手横握长刀柄,暴喝一声“再射”!

    最后存活下来的黑衣人齐声暴喝,不要命般向那抹绯色身影扑了过去,以自己的身躯和手中的刀光布置了最后一道屏障。

    又是“嗤”的两声轻响,两名黑衣人的身躯毫无气息地摔落于地。突然,就连藏身在暗处的黑衣人首领的耳垂被整齐的切掉一半,鲜血滴落,身上多了几道淋漓血口,像是某人醉后放肆的狂草。

    那道银白的光晕数次被黑衣人的刀锋斩中,速度比最开始时已经变得缓慢了很多,然而终究是没有被击落,振鸣着缓慢飞行着,突破了刀阵,来到了那抹绯色的身影之前。

    “铿”地一声,光晕与刀剑陡然间狭道相逢!那银白的光晕被顿时撞得偏离了几分原来的轨迹。

    这时候包含暗六在内的夜鹰等人大惊!齐齐大呼一声:“主子!”,暗六此时已经急红了眼,恨不得他现在直接就能飞身上前,替他主子挡那么一劫!

    待得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那道银白光晕,却是夹藏在君卿手里的几枚红衣针,黯淡的针尖极为纤薄,没有残留丝毫血痕。此刻,浑身鲜血的黑衣人首领拄刀单膝跪下,他低头咬着牙不甘想着只差一步,只差一步!

    随即,他骤然起身,刀剑穿过火圈再一次向着宫夙夜飞掠过去。然而垂着眸子的宫夙夜自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之后始终闭着双目,仿佛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没有人注意到,君卿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双手拇指快速在中食指的两道横纹上按下,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似乎正在进行某种极为复杂的计算。

    就在那把无柄剑飞到他身前,距离他眉心不足一尺时,宫夙夜终于睁开双眼望了过去。而他就这么一眼望过去,那无柄剑便悬在空中如凝固一般,动不得丝毫!

    君卿本来正要倾身替他挡下,见了这情境不由得一愣,就在这时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她往后猛然一拉,早已凝结在他掌心的寒芒,转瞬间汇聚成一点,朝前乍然轰出!

    “嘭嘭嘭”接连着几声巨响,地上早就没有了全尸。

    而独自默默站在一旁的暗六,看了看宽大手掌间被自己砍断成破铜烂铁的雪亮飞剑,怔怔发呆,终于猜到刚才那银白光晕到底是怎么回事,抬起头低声怒吼道:“你不是叶君卿!”

    “……你是兰姨!”

    “噗——”就在暗六对自己的怀疑进行质问的时候,宫夙夜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红色的鲜血在绯色的衣袍上滴落成梅,大朵大朵的晕开。浑身上下被青紫寒兰的气息所包裹,浓郁而又让人险些窒息。

    “主子!”暗六低呼一声,想要上前搀扶,却不料宫夙夜此刻难得清醒一丝的理智,颇为嫌弃地避开了他,反而是紧紧抓住身旁的人不放,贪婪地吸取着身边人的气息。暗六不禁尴尬地瞥了君卿一眼,使得她好不容易正色下来的脸,险些在他这颇为幽怨地一瞥下破了功。但也好在大家都知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一行几人倒是动作迅速地在现场处理干净之后,抬着人往定国公府里行去。

    这一路上,蝶儿瞅着赶车的暗六脸色越发的难看,频频回头瞧了瞧车厢却是欲言又止。素问好笑地看了蝶儿一眼,淡雅的仪态恣意得体,惹得暗六又是一阵冷哼。

    要说此番带着宫夙夜等人前往定国公府,君卿自是有她的一番考量。如今这天曜帝京堂堂天子脚下,就已经有人如此明目张胆!想必幕后其人野心必定不小!所以若是此刻,宫夙夜再回到摄政王府恐怕后续又会闹出一连串的幺蛾子,根本就不利于他养伤。

    况且,她君卿除了定国公府的势力之外,若是真正的想要独善其身更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保障,反正他俩本来也是合作关系。互利共赢,谁也不欠谁来着,再让她这么小小利用一下,又不会怎样,她何乐而不为之?

    毕竟比起她前往摄政王府,比宫夙夜屈尊降贵委身定国公府,后者显然更有说服力。

    因此,也就常年跟着亦白那只披着狐狸皮混的暗六,才在转瞬间想通君卿提议前往定国公府的心思,他本意定是要拒绝的,但谁叫他看到他家主子竟如此的不给力,偏生使劲儿扒拉着人姑娘家的袖子,怎么也不撒手。于是,他也只能咬了咬牙,一口应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七章 你不是叶君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七章 你不是叶君卿!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